考信录

考信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2章 崔德皋先生遗书(11)

“诗以道性情”一语,今人视为老生常谈矣。余谓作诗必本於性情,犹为国必以仁义也。虽是极平常道理,然当邪说误人之际,此即为对症要药。孟子当战国时,以仁义劝齐、梁之君,为其君皆骛於功利也。诗道自王阮亭之後,人不复知有性情矣。故今日必以“诗以道性情”一语为标的。

《杜诗存没口号》二首,每首二人对起,亦以二人对收;非章法当然,乃文义必如此方清晰也。注杜者引黄山谷诗云:“闭门觅句陈无己;对客挥毫秦少游。正字不知温饱味,西风吹泪古藤州。”为学杜此体。然山谷诗後二句竟似一人之事,则以不解文义故也。

余最爱杜少陵“吾宗老孙子”一首,乃近体中之汉、魏也。字字常,句句真,而风韵气骨无美不备;极意雕琢,而元气浑涵;此五言律中第一首也。馀诗视此,非剑拔弩张则涂朱抹粉矣。

少陵赞太白云:“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偶举所长,非谓太白之诗尽於此,亦非谓诗必当如是也。後人以出自少陵、太白二大家,遂以清新俊逸为诗之标准。不知刻意清新,必失纤弱;刻意俊逸,必失轻滑;美未必臻而累随之矣。赵饴山有言:“清新俊逸,老杜所重。要是气味神采,非可涂饰。”愚谓清新俊逸必当於沉雄稳老中见之。

韩文公识高一代,於唐人诗独推李、杜,他人则不置论。《调张籍诗》一首,推之至矣。至《荐士》则云:“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勃兴得李、杜,万类困陵暴。後来相继生,亦各臻阃奥。”虽语属兼及,而分寸自在。後人井娃之见,何不以韩文公之言为折衷耶?

少陵於当时人,多推许其诗。於孔巢父则云:“诗卷长留天地间。”於李白则云:“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清新庾开府;傻逸鲍参军。”於毕曜则云:“才大今诗伯。”於薛华则云:“座中薛华善醉歌,歌辞自作风格老。近来海内为长句,汝与山东李白好。”於许十一则云:“诵诗浑游衍,四座皆辟易。应手看捶钩,清心听呜镝。精微穿溟氵幸,飞动摧露雳。陶、谢不枝梧,风骚共推激。”於郑谏议则云:“思飘囗物外,律中鬼神惊。毫无遗憾;波澜独老成。”於阮隐居则云:“清诗近道要。”於孟浩然则云:“赋诗何必多,往往凌谢、鲍。”於严武则云:“新诗句句好。”於高适、岑参则云:“高、岑殊缓步,沈、鲍得同行。意惬关飞动,篇终接混茫。”於张彪则云:“诗兴不无神。”於郑审、李之芳则云:“律比昆仑竹;音知燥湿弦。风流俱善价;惬当久忘筌。”於刘伯华则云:“神融蹑飞动;战胜洗浸陵。妙取筌蹄弃,高宜百万层。”於薛璩则云:“曹、刘不待薛郎中。”於孟囗卿则云:“数篇今见古人诗。”於王维则云:“最传秀句寰区满。”如斯之类,未可悉数,几於家探骊珠,人怀和璧矣。然他日诗又云:“才力应难跨数公,凡今谁是出群雄?却看翡翠苕上;末掣鲸鱼碧海中。”则举当时能诗之士又一洗而空之。乃知此老许可之馀,另有皮裹阳秋耳。

寸心知诗集

颉刚案

〔右诗两卷,古近体凡二百五十首。录出其目,以便观览。陶梁《畿辅诗传》卷四十四载先生《杂诗》一首,《薄命辞》一首,皆此册所未有,则知陶氏未见此书,而先生之诗实不止於是也。东壁先生於《考信附录》中谓其“少年颇好词赋,凝《上沐》、《七发》等体,缤纷陆离,读书几不能句。尤爱小词,仿宋柳耆卿,名其稿曰《步柳集》。”又记其所著书曰:自订其诗曰《寸心知集》,凡二卷;词曰《梦窗呓语》,凡一卷。”《步柳集》与《梦窗呓语》,当为一书之异名。今其赋之存於文集者仅二篇,而词乃不存一首。然即此遗诗,已足见先生一生之经历与心情,其颠连憔悴於贫病之间,欲读书而不得,欲仕宦而不能,困之以顽童,厄之以猾吏,百感交侵,呻吟待尽,较之乃兄之遭遇,痛苦奚止十倍。然後知一文人或一学者之成就,虽云穷而益工,淡可养志,要必具有维持生活之最低限度,方可言之;苟并此而不存,则惟有以哀伤折其天年,又安所望於著述乎!先生秉卓荦之才华,副之以锐敏之观察,为文为学,两可成功。不幸赋性绝俗,遂寡交游,名场失志,横逆频来,年未三十,已婴痼疾;自後以底於亡,长为病废之人。然己病,而家中大小十六口,蓄养之责萃於一身,何有养息之望;身既陷於绝境,是以虽谙医理,曾不得自疗也。此中悲愤,岂丰衣足食者所可识知乎!後之读此书者,苟其境尚不如先生之厄尽,必当有以自释其牢愁,而努力於其所蕲向之业矣!一九三五年四月二十五日记。

又案:以此集与《知非》、《二馀》、《针馀》诸稿合读,得稍稍识其消息。卷一有《和家兄秋兴原韵》,检《知非集》,知是《秋思》之误。又有《和嫂氏书怀原韵》,今原作不见於《二馀集》,知已亡失。成孺人自序云:“所作多率意,过即弃之,所存无几也,”可证其不虚。卷二《雾树》诗二首,为和东壁者;惜原作不存;不克一较高下。其《小庭中丁香桃花金雀三种盛开漫成》一题,适与《针馀吟稿》中《慈母命咏金雀丁香桃花三事》合,意者亦山於母命乎?《步韵酬广平学博孙子明》一诗,与《知非集和广平孙学师寄赠原韵》为一事。又《红瘦》、《绿肥》二首,与《知非集》中《绿添》,《红减》遥相应和,虽非同韵而为同体,意者亦埙篪之酬倡乎?独是东壁夫妇诗篇赠答,彼此列於集中,而德皋夫人刘氏,据《野纪便览》,亦颇能诗,今《寸心知集》二卷中乃不睹其一字,何也?同日记。〕

寸心知诗集自序

吾之诗何作?作吾诗也。吾有诗乎?吾有性情,则安得无诗。古之作诗者众矣,其品格高下将何学?吾无学也。世之论诗者众矣,其优劣去取将何从?吾无从也。吾自作吾诗云尔。马祖曰:“即心是佛。”吾於吾诗亦云。

吾之诗与古今同乎?吾不得而知之也。吾之诗与古今异乎?吾不得而知之也。吾之诗为汉、魏乎?六朝乎?李、杜、韩、白乎?欧、黄、苏、陆乎?吾皆不得而知之也。非特不知也,吾亦不问。是与非,悉听之人。吾自作吾诗云尔。庄子曰:“呼我为马者,应之以为马;呼我为牛者,应之以为牛。”吾於吾诗亦云。

吾初作诗,皆不存。自庚辰始存诗,其间忽作忽辍,以至於戊子之冬,凡九年矣;合之得若干首,录为一卷。有吾索者,吾与之观。有吾爱者,吾与之观。否则吾秘之。索与否吾亦不强也;爱与否吾亦不求也。吾自作之,则吾自存之云尔。扬子曰:“後世复有子,则知子霎矣。”吾於吾诗亦云。

──乾隆戊子十二月初三日,枝人书。

寸心知诗集

五言古体

【春日晓起】

我生懒成性,况复春宵短。晓梦觉苦迟,日高不知晚。

起来出庭院,两目春光满。语燕穿天低;微风弄树软。

万物何欣欣,会心不在远。大哉造化机,胸中暗流转!

【古意】(三首)

君层山之巅;我居水之曲。茅屋各数间,幽清隔尘俗。

愿同君来往,此外休置足;君有琴一张;我有剑双股。

君应为我弹;我应为君舞。试问风尘中,更有知己否?

君有一斗酒;我有双尾鱼。有鱼复有酒,不乐将何如?

去去共沉醉,携手返太初!

【旅合偶成】

梦中故乡近;梦觉故乡远。故乡本不远,铜壶漏自短。

【苦寒吟】

囗惨日月冷;风悲天地鸣。愁人亦切切,浩歌心不平。

入骨皆寒气;出口成寒声。悲鸟牛空立,和歌韵亦清。

与君不相知,何为如友生?回看华檐雀,一粟群相争。

【不寐】(二首)

九月二十七日夜,崔子读书既倦,乃灭烛而寝,拥布被,倚角枕,敞罔徙倚,营营至曙,目终不可得合。斯时於耳,则为水增波,为树叶落,为大风仆物,为人语,为犬吠,为人呼犬,为栖鸡振翼,为归鸿叫群,为蛩鸣,为鼠斗,为鼠入橐中,不得出:众声繁会,胥人所不愿闻者。於身,则为乍塞乍热,为右股麻木,为腹胀,为胃脘痛,为肠鸣幽々,为蚤啮痒不可支,为搔多肤破,血满指甲。於口,则为消渴,为嗳噫,为喘,为叹。苦状丛Ш,胥人所不能受者。变态杂出,不可究诘,然皆总汇於心。心故多愁,酒不得而驱;多思,禅不得而伏。今乃愁益甚,思益深,欲以梦辟除之,梦居无何有之乡,闻予有烦於彼,去而益远;使者冠盖相望,而卒不可招致。不得已,勉强收心定志,遗弃一切,游思骋神,赋诗二章。吟甫毕,而日光融融射目矣。

秋风入我骨;秋月照我颜。对景不能寐,枕衾如水寒。一身集百忧,梦短心不闲。贫病交相侵,亲知谁相关?虫鸟而情物,中宵伴长叹。

当昼日偏疾;入夜日独迟。知我不慊夜,相虐故尔为。古人欲夜长,打杀长鸣鸡。我今反其意,长昼无夜时。无夜天何晓,鸡亦不须啼!

【夜闻风雪】

入夜窗不黑,疏帘动有声。

犹覆昨日衾,微觉轻寒生。

梦回闻簌簌,方知风雪并。

【馆中书怀】

结根不得地,栓柏同椿樗。抱才无人识,骥骥为蹇驴。

平生负奇气,郁郁无时舒。今春别家室,授徒来村墟。

荆棘满地生;鹿豕盈村居。村童十馀人,顽然皆狂且。

只可事耕凿,而乃来读书。颜面积灰尘;衣裳无襟裾。

惟知爱嬉戏,不知惜居诸。提撕复鞭朴,童心难暂除。

善诱虽有方,蒙昧吾莫如。有如石田耕,手足空拮据。

茅屋两三间,庭院五尺馀。柴扉日长闭;十朝头一梳。

无人共往来,形影自相於。花开映阶戚,月光照庭闾。

对此时独酌,顽然卧、孤鹤立鸡群;清荷生污渠。

只因贫所累,遂负心之初。泽中非可猎;山头非可渔。

微利向此觅,贫室。胡不一审详,而遽登征车?

既来难即去,譬彼涸辙鱼。一身集百忧,临风向谁摅?

时於深夜中,面壁长欷。高堂有椿萱,深闺有茹{艹虑}。

骨肉轻别离,终为计之疏。“归与”赋应早,去去莫徐徐!

【天久不雨,一夕喜见阴囗】

弥月不得雨,我忧心如焚。微风东南来,矫首见氤氲。

长官畏荒歉,祈祷将浃旬。诚意果感格,自由天公仁。

不忍久赫炎,坐令饥馑臻。所以泰山中,触石生密囗。

旱魃已就戮,神龙来效勤。伫望顷刻间,滂沱遍坤垠。

【馆中对月】

称坐不觉暮,矫首见明月。斜光入低廊,照耀愁人。

小楼初徽平,高天渐能抹。今昔此一规:悲欢共圆缺。

往当童稚时,知识未开豁,良夜长徘徊,光辉爱清绝。

嬉戏父兄前;往来子弟列。吟玩不知疲,每欲高飞掇。

幼小倏成长,世事渐改辙。阳侯肆猖狂,狼狈逃水厄。

甲第委波涛;图书就沉没。阖家五六口,性命仅能活。

四处寄踪迹,一身独萧瑟。露宿大堤头,两耳波声聒。

四顾何茫茫,月夜自呜咽。转辗六七年,阅历多曲折。

浮迹几飘流,清晖数明灭。奔走足生胝;旷望眼流血。

贫贱身何底,功名志难夺。读书恨无成,从师自愤发。

朋友四五人,时时共欢悦。乐饮醉无归;清谈夜不歇。

靓妆妒霓裳;高居羡瑶阙。晨夕送迎间,朔南分手别。

零陵迫行舟,秋风五两疾。南望楚天长;北征卫水阔。

往者射策初,霜蹄曾一蹶。璞玉终须剖,忍便老蓬摹!

再作长安游,丹桂问月窟。战艺棘闱中,斗大室。

搴帘肠乍回,伏枕心如结。月色何苍凉,旅情共凄切。

高堂在故乡,客子独天末。举目无亲知,惨澹向谁说。

归来为饥驱,村塾帐偶设。顽童勤嬉游,终日费嗔喝。

茅屋两三间,未能避风雪。六月炎蒸时,晚照烁肌热。

况此村居人,性情尽恍惚。酬酢懒々;朝夕甘兀兀。

每於深夜中,皓月沁肌骨。对此心不怡,浩歌声激烈。

浮生事无常,嘉会欢易竭。日月隙中驹;繁华水中沫。

胜地弹指变;佳筵转头失。昔日周旅人,或化为异物。

即今在乡曲,偃蹇未超越。後遇知何如,回思已骚屑。

二纪年未至,百境值将毕。万事梦中过,梦醒知何日?

却羡天边轮,千秋长皎洁。

【杂诗二首】

贫为士之常,乐天心不忧。高堂有老亲,禄仕终必求。

怀奇赴京阙,再献乃一收。仕路限资格,家食归故邱。

小得竟何益,不足梁稻谋。郁郁奇士心;戚戚贫子羞。

会将笔砚焚,努力服田畴。养亲贵养志,岂必在宦游!

著作归传世,操觚念身後。德艰功在时,立言亦不朽。

早年慕古人,高怀欲尚友。纸笔随地置,苦吟赠辍口。

冥心狂搜索,忄然如木偶。吐词神鬼惊;落笔蛟龙吼。

闭门造古车,新辙不可走。问世亦有心?持赠更缩手。

名山且珍藏,无令覆酱瓿。

【客夜秋雨】

扰扰愁千斛;盈盈泪万缕。今夕最凄凉,凄凉在何许?

远道久客夜,孤眠听秋雨。

【不寐二首】

尘世多苦心,睡乡颇适性。秉烛游何为,高眠夜必竟。

迩来事多忤,不寐为我病。夜长梦不长;身定魂未定。

倚枕忧万族,纷来不可罄。渺哉陈希夷,千古睡之圣!

震雷破我梦;暴雨清我神;惊电照我眼;疾风吹我身。

众蚊肆长喙;呜蛙声纷纭。遐哉北窗下,高卧羲皇人!

【遥送朱松田自永州归囗南二十韵】

相识已十年,相处才五月。相别卫水长;相思楚天阔。

我昔年一纪,甲子君与同,而我应府试,识君官署中。

八哉家兄交,还往余偶尔。岁在壬之春,始克同砚几。

我生鲜青眼,对君不自知。君意不可见,颖脱余未期。

怜才今古殊,肝胆谁相闻?零陵去舟迫,双袂无言分。

别来三年强,诗筒识精进。我亦投俗好,鹏翮偶一奋。

去年我书往,意气慨以慷。今年君书来,规劝理亦长。

性命期深交,愧谢还自许。相知同席时,异地复何取?

君今归囗南,此去何日返?所嗟会面难,不惜去益远。

闻君启行日,临风遥送君。凭将河北泪,洒向荆南囗!

(以上少作焚馀)。

崔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