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贼

第23章 以箭论道

众人在一番问候和寒暄之后,张苍和韩非也是见到了嬴郯,随即拱手施礼,道:“这位是?”

“在下嬴郯,两位好。”嬴郯客气了一下,毕竟,这些人都是有名的人物,对人家客气一点,总归是好的。

“嬴郯,你就是嬴姓十四氏的首领,嬴郯?”张苍惊讶的说道,似乎在这里见到嬴郯,感觉到很意外。

嬴郯一听,这倒是有点稀奇,平时其他人见到的时候,都不提这事情,这人倒好,把以前的故事给透漏出来了。

“首领莫提,现在不过是始皇帝眼中的贼子而已。”嬴郯说道,有点无奈。

“嬴姓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没有想到郯公子这么年轻,而且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我觉得郯公子的做法,非常对,牺牲一人,换的嬴姓氏族大部分人的地位,倒是……”

“咳咳……”这个时候,韩非咳嗦了几声,示意让张苍不再说下去,因为嬴郯的表情已经告诉其他人,他不想听下去了。

“被逼无奈啊!”嬴郯等着张苍不说了,无奈的说道。

“郯公子能够好好的站在这里,我就放心了。”张苍似乎觉得刚才说错了什么,于是立即闭嘴。

嬴郯对于这件事情,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是对是错,要是当初没有父亲的那把匕首,估计嬴无风他们已经到阎王爷那里报到了。

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绝对不能连累到身边的人,连累到关心自己的人,这是嬴郯的想法。

“来,来,远方的来客,请坐下!喝杯水解解渴。”古凡大师让人搬出来了一张桌子,在外面宽阔的地方下,摆上了桌椅。

“这天气,倒是凉爽,在这外面,正和我的心意。”张苍干笑了一下,施礼感谢之后,便是坐了下来。

随后,古凡大师将冢剑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韩非和张苍。

对于冢剑的丢失,韩非和张苍也甚是遗憾。

“古凡大师不必自责,这次师傅未能前来,是因为在齐鲁之地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所以就派我们两人过来。”韩非说道。

不过,嬴郯一直在在想不通的是,这韩非不是法家的吗?为什么荀子是他的师傅?

“好像李斯的师傅也是荀子吧。”嬴郯想着,不过,这也是证明了儒家的人,博学多才,在这一方面特别突出。

“这都怪我,太过于自负了。”古凡叹息一声,暗自的责怪自己。

明明知道有人来抢剑,还故意让人家抢,这不是将剑送到人家手中吗?

说完之后古凡觉得没有什么脸面在见到荀子的弟子,于是站立起来,说道:“你们聊着,我去做事情。”

他可是答应了嬴郯要做出十支箭头的,所以,便是低着头,缓缓的走向了茅庐中,准备起火,打造箭头。

嬴郯看着这儒家的两人,也跟着起身,想要去看看古凡打造的箭头。

“郯公子,始皇帝通缉你为贼子,我一直不明白,还请郯公子相告。”张苍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他想要问的,便是一定要知道,不管是得罪人与否。

闻言,嬴郯嘴角微微一翘,道:“张苍兄想多了,不过就是一个罪名而已,无关其他。”

“可我不明白,想当年,嬴政和你的父亲嬴昭,他们共同退敌的时候,那份情感,如今,何以称为贼。”

面对张苍的喋喋不休,嬴郯还真的是无法回答,目光移到了禹子的身上,希望这个时候,禹子能够出言相救。

禹老头也知道嬴郯的想法,于是阻止道:“关于这嬴姓家族的事情,太过于神秘,也说不清,或许,嬴政就想给嬴郯一个罪名,好追缴吧。”禹子说了说,这么说了,可是张苍似乎还不满意,但是,禹子的面子是要给的,接下来便是闭嘴。

见到古凡大师重新打造陨铁,李斯想了想,这箭头是有了着落了,但是这箭矢,箭羽,还有弓,要去哪里得到呢?

“弓太大,不方便携带,要是能够有什么东西,将他折叠起来,那就好了,毕竟,这弓是对称的东西。”嬴郯想着,便是在这茅庐的周围,找一些合适的东西。

韩非和张苍坐着无聊,和禹子谈说的一些理论,似乎也差不多了,于是便是走过去,看古凡大师打造箭头。

“古凡大师,你不是打造剑吗?怎么是这个形状,这还是剑吗?”张苍问道,觉得很奇怪,这剑怎么这么短,甚至没有剑身。

“此箭非彼剑。”嬴郯在一边说道。

“郯公子,莫非你也知道这剑道之礼?”张苍看了一下嬴郯,觉得他就是没有什么本事,不然也不会让嬴政追了。

嬴郯看着张苍的眼神,他知道,这个张苍正在鄙视他。

“剑道之礼,我是不懂,到这这弓箭之礼,我多少还是知道的。”

“哦?弓箭,郯公子,你的想法,甚是奇怪,不过,似乎走不通,就算是你拿着一块陨铁来铸造箭头,没有好的弓,一样无济于事。”张苍说道,这个嬴郯不懂得剑术,而且,仅仅是打造这么一个箭头,那算是弓箭哦。

韩非看到这两人的有互不相让的态势,而且他为了检测一下这个嬴郯,于是对着两人说道:“张苍师弟,郯公子,不然我们来这样好不好,以剑论道。”

“他的剑,和我的箭不同,观点不同,怎么论?”嬴郯不满的说道,这个张苍一来,就针对自己问个没有没了的,现在好了,还要来挖苦自己。

“我到不这么觉得,这箭中的基本道理,都是用来保卫自己,杀死对手的,都是兵器,哪有何来不同之说?”韩非说道,似乎处事,倒是很淡定。

闻言,嬴郯停顿了一下,思量起来。

而一边的禹子没有说一句话,但是他的内心,也是希望嬴郯和张苍以剑论一下道,毕竟,禹子也是希望自己的弟子获胜嘛,但是从嬴郯这几天看来,他所掌握的知识,绝对不比这个张苍差。

禹子对嬴郯有信心。

“这是威胁,好吧,真的勇士,敢于面对挑战。”嬴郯捋了捋额前的发丝,这古代的发饰有点不适应,不过也好,有发簪捆着,倒也没有什么事情。

看来嬴郯不露出一点本事,是得不到这个张苍尊重了。

辛若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