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人规

第7章 经脉类(6)

麦冬(四两) 甘草(一两半) 龙脑薄荷叶(一斤) 阿胶(炒) 人参(各二两) 黄 (炙一两)生地(六两另为末) 木通 银柴胡(各二两。此二味用沸汤浸一日,夜绞取汁)上用好白蜜二斤,先煎一、两沸,却入地黄末,不住手搅,徐加木通、柴胡汁,慢火熬成膏,然后加前诸药末,和丸如豌豆大,每服二十丸,随证用引,送下。如室女虚劳,寒热潮作,用人参柴胡汤下。一方如前,有黄连一两。

杀血心痛

陈临川《良方》云:“妇人血崩而心痛甚,名曰杀血心痛。由心脾血虚也。若小产去血过多而心痛甚者,亦然。用乌贼鱼骨炒为末,醋汤调下,失笑散亦效。”失笑散(见经期腹痛)立斋曰:“前证若阴血耗散,用乌贼丸收敛之。若瘀血不散,用失笑散行散之。若心血虚弱,用芎归汤补养之。若郁结伤血,用归脾汤调补之。”乌贼鱼骨丸(见《妇人规古方》)此即内经治血枯方。

乌贼鱼骨(去甲四两) 芦茹(一两即茜根)上为末,以雀卵捣丸小豆大,每服五丸或十丸,鲍鱼煎汤下,以饭压下。鲍鱼即今之淡干鱼也。

芎归汤(见《妇人规古方》)一名佛手散,亦名当归汤。治产后去血过多,烦晕不省,并一切胎气不安,亦下死胎。

川芎(二钱) 当归(三、五钱)上咀,每用半两,水煎服。若腹疼加桂;若腹痛、自汗、头眩、少气,加羊肉,若不应,用八珍汤。若用下胎,当为末,以酒调服。

归脾汤(见经不调)附案 一妇人血崩兼心痛三年矣,诸药不应,每痛甚,虚证悉具,面色萎黄。余曰:心主血,盖由去血过多,心无所养,以致作痛,宜用十全大补汤,参、术倍之。三十余剂稍愈,百余剂全愈。

愚谓杀血心痛,既由血去过多而心痛甚,明属心无所养,但当专用甘温以养营气。如十全大补汤、大营煎、小营煎、五福饮之类为宜。若失笑散者,惟气滞血逆而用以行之、散之则可,必不可以治血虚也。再如乌贼丸,乃《内经·腹中论》用治血枯者,亦恐于血虚心痛未必即效,用者审之。

热入血室

妇人伤寒,或劳役、或怒气发热,适遇经行,以致热入血室,或血不止,或血不行,令人昼则明了安静,夜则谵语如见鬼状者是也。

若热因外邪由表而入者,宜一柴胡饮,或三柴胡饮,或四柴胡饮,或良方黄龙汤加生地,酌而用之。

一柴胡饮(见《新方八阵·散阵》)一为水数,从寒散也。凡感四时不正之气,或为发热,或为寒热,或因劳、因怒,或妇人热入血室,或产后经后,因冒风寒,以致寒热如疟等证,但外有邪而内兼火者,须从凉散,宜此主之。

柴胡(二、三钱) 黄芩(一钱半) 芍药(二钱) 生地(一钱半) 陈皮(一钱半) 甘草(八分)水一钟半,煎七、八分,温服。如内热甚者,加连翘一、二钱,随宜。如外邪甚者,加防风一钱佐之;如邪结在胸而痞满者,去生地加枳实一、二钱。如热在阳明而兼渴者,加天花粉或葛根一、二钱,热甚者加知母、石膏亦可。

三柴胡饮(见《新方八阵·散阵》)三为木数,从肝经血分也。凡人素禀阴分不足,或肝经血少而偶感风寒者,或感邪不深,可兼补而散者,或病后产后感冒,有不得不从解散,而血气虚弱不能达者,宜此主之。

柴胡(二、三钱) 芍药(一钱半) 炙甘草(一钱) 陈皮(一钱) 生姜(三、五片) 当归(二钱,溏泄者易以熟地)水一钟半,煎七、八分,温服。如微寒咳呕者,加半夏一二钱。

四柴胡饮(见《新方八阵·散阵》)四为金数,从气分也。凡人元气不足或忍饥劳倦,而外感风寒,或六脉紧数微细,正不胜邪等证。必须培助元气,兼之解散,庶可保全,宜此主之。若但知散邪,罔顾根本,未有不元气先败者,察之慎之。

柴胡(一、二、三钱) 炙甘草(一钱) 生姜(三、五、七片) 当归(二、三钱,泻者少用) 人参(二、三钱或五、七钱酌而用之。)水二钟,煎七、八分,温服。如胸膈滞闷者,加陈皮一钱。

《良方》黄龙汤(见调经论外备用方)若或怒、或劳,火由内生,其人多汗而无表证者,宜保阴煎、清化饮、当归六黄汤之类加减主之。

保阴煎(见血热经早)清化饮(见血热经早)当归六黄汤(见《古方八阵·寒阵》)治盗汗之圣药。

当归 黄 (蜜炙各二钱) 生地黄 熟地黄 黄连 黄芩 黄柏(各一钱)水二钟煎服。

若病虽渐愈,但元气素弱,而热有未退、血未止者,宜补阴益气煎,或补中益气汤。若脾气素弱,宜归脾汤;血气俱弱者,宜十全大补汤,庶无误矣。

补阴益气煎(见《新方八阵·补阵》)此补中益气汤之变方也。治劳倦伤阴,精不化气,或阴虚内乏,以致外感不解,寒热 疟,阴虚便结不通等证。凡属阴气不足而虚邪外侵者,用此升散,无不神效。

人参(一、二、三钱) 当归(二、三钱) 山药(酒炒二、三钱) 熟地(三、五钱或一、二两) 陈皮(一钱) 炙甘草(一钱) 升麻(三、五分,火浮于上者去此不必用)柴胡(一、二钱,如无外邪者不必用)水二钟,加生姜三五七片,煎八分,食远温服。

补中益气汤(见经不调)归脾汤(见经不调)十全大补汤(见调经论外备用方)若血热多滞者,宜小柴胡汤加丹皮、红花、当归。

小柴胡汤(见崩淋经漏不止)

辨经色

凡血色有辨,固可以察虚实,亦可以察寒热。若血浓而多者,血之盛也;色淡而少者,血之衰也。此固大概之易知者也。至于紫黑之辨,其证有如冰炭,而人多不解,误亦甚矣。盖紫与黑相近,今人但见紫色之血,不分虚实,便谓内热之甚,不知紫赤鲜红浓而成片成条者,是皆新血妄行,多由内热。紫而兼黑,或散或薄,沉黑色败者,多以真气内损,必属虚寒。由此而甚,则或如屋漏水,或如腐败之宿血,是皆紫黑之变象也。

此肝脾大损,阳气大陷之证,当速用甘温,如理阴煎、理中汤、归脾汤、四味回阳饮、补中益气汤之类,单救脾土,则陷者举,脱者固,元气渐复,病无不愈。若尽以紫色作热证,则无不随药而毙矣。凡肠 便血之属,无不皆然。学人于此,最有不可忽者。

理阴煎(见血寒经迟)理中汤(见血虚经乱)归脾汤(见经不调)四味回阳饮(见《新方八阵·热阵》)治元阳虚脱,危在顷刻者。

人参(一、二两) 制附子(二、三钱) 炙甘草(一、二钱) 炮干姜(二、三钱)水二钟,武火(即较旺之火)煎七、八分,温服,徐徐饮之。

补中益气汤(见经不调)

血枯经闭

《评热病论》曰:“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得下通,故月事不来也。”《阴阳别论》曰:“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女子不月。其传为风消,其传为息奔者,死不治。”《邪气脏腑病形篇》曰:“肾脉微涩为不月。”血枯之与血隔,本自不同,盖隔者,阻隔也;枯者,枯竭也。阻隔者,因邪气之隔滞,血有所逆也。枯竭者,因冲任之亏败,源断其流也。凡妇女病损,至旬月半载之后,则未有不闭经者。正因阴竭,所以血枯,枯之为义,无血而然。故或以羸弱,或以困倦,或以咳嗽,或以夜热,或以食饮减少,或以亡血失血,及一切无胀、无痛、无阻、无隔,而经有久不至者,即无非血枯经闭之候。欲其不枯,无如养营;欲以通之,无如克之。但使雪消,则春水自来,血盈则经脉自至,源泉混混,又孰有能阻之者?奈何今之为治者,不论有滞无滞,多兼开导之药,其有甚者,则专以桃仁、红花之类通利为事,岂知血滞者可通,血枯者不可通也。血既枯矣,而复通之,则枯者愈枯,其与榨干汁者何异?为不知枯字之义耳,为害不小,无或蹈此弊也。此之治法,当与前血虚、肾虚二条察而用之。

寇宗 曰:夫人之生,以血气为本,人之病,未有不先伤其血气者。若室女童男,积想在心,思虑过度,多致劳损。男子则神色消散,女子则月水先闭。盖忧愁思虑则伤心,而血逆气竭,神色先散,月水先闭。且心病不能养脾,故不嗜食。脾虚则金亏,故发嗽。肾水绝则木气不荣,而四肢干痿,故多怒,鬓发焦,筋骨痿。

若五脏传遍,则必至于死。此一种于劳中最难治。盖病起于五脏之中,无有已期,药力不可及也。

若或自能改易心志,然后用药扶接,如此则可得九死一生。举此为例,其余诸方,可按脉与证而治之。

张氏云:室女月水久不行,切不可用青蒿等凉药。医家多以为室女血热,故以凉药解之,殊不知血得热则行,冷则凝。《养生必用方》言之甚详。此说大有理,不可不知。若经候微少,渐渐不通,手足骨肉烦疼,日渐羸瘦,渐生潮热,其脉微数,此由阴虚血弱,阳往乘之,少水不能减盛火,火逼水涸,耗亡津液。治当养血益阴,慎毋以毒药通之。宜用柏子仁丸、泽兰汤。

柏子仁丸(见《妇人规古方》)治血虚有火,月经耗损渐至不通,日渐羸瘦而生潮热,慎勿以毒药通之,宜柏子仁丸。

柏子仁(炒研) 牛膝(酒拌) 卷柏(各半两) 泽兰叶 续断(各二两) 熟地黄(三两,酒拌蒸烂杵膏)上为末,入地黄膏加炼蜜丸桐子大,每服百余丸,空心米饮下。

泽兰汤(见《妇人规古方》)治劳怯经闭。

泽兰叶(二钱) 当归 芍药(炒各一钱) 甘草(炙五分)用水煎服。

立斋曰:夫经水,阴血也。属冲任二脉主。上为乳汁,下为月水。其为患,有因脾胃虚不能生血而不行者,调而补之;有因脾郁伤血,耗损而不行者,解而补之。有因胃火血消烁而不行者,清而补之;有因劳伤心血,少而不行者,静而补之;有因肾水亏不能生肝血而闭者,补脾肺;有因肺气虚不能行血而闭者,补脾胃。

经曰:“损其肺者益其气,损其心者调其荣卫,损其脾者调其饮食,适其寒温,损其肝者缓其中,损其肾者益其精。”审而治之,庶无误矣。

五谷入胃,化以为血,以荣四末,内养五脏六腑。若服苦寒之剂,复伤胃气,必致不起。

经闭论外方

子和通经散 (见《古方八阵·攻阵》)治妇人气逆血闭。

陈皮(去白) 当归(各一两) 甘遂(以面包,勿令透水,煮百余滚,取出用冷水浸过,去面焙干一两)上为细末,每服三钱,温汤调下,临卧服。

佚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