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说

第126章 会见卢国公

突兀的声音将刘傲心中想摸大莲的手的兴趣消失个干净!大莲飞快的将手缩了回去,脸色红红的退下!

刘傲拨开纱帐,眼前站着一个大胡子的老汉,花白的连边胡几乎看不见嘴。一身粗布衣也不知道哪弄来的,上面还有两个补丁!不是老程是谁,正戏谑的看着自己。

“咳......程伯伯来了!”刘傲讪讪笑着下了马车。看看日头,没睡多大会啊!还没到中午。

林中两人就坐在树底,没看见哑叔,子木远远的朝林子深处走去,可能是去弄野味,做午餐。大小莲拿布巾用水打湿,拿给刘傲搽脸。

“说吧,你小子不声不响,跑到这里干啥?没看见这里乱成一锅粥了?”程咬金完全一副长辈的态度。

“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个高手,你这个手下可不简单啊!”

刘傲搽了一把脸,睡觉睡的一头汗,留个长发可真不舒服啊。接过小莲递过来的葡萄酿,给老程倒了一碗。

“小侄也不愿意来啊!不来,估计陛下不会放过我啊!谁让平安的一个红颜牵扯到这里里面了呢!左诗,您可能不认识,陛下估计没给您说,但是您一定知道玉女门,这个处默兄弟就知道。

左诗是这代的入世行走,咳……那啥,不是经常接触么,就……”刘傲说话吞吞吐吐。

但是程咬金是谁?粗中有细,那些精明都是在实际的和满朝的牛人相互间搏弈累积起来的。早听明白了。

再说,玉女门,作为到了程咬金这个阶层,不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虽然没见过,但是,人的名,树的影,那些传闻早就知道。洛阳和长安相距不远,暖春阁的名头,你要说这个老程不知道,还真不可能。

老程来时,多少会了解一些这次的起源。其实自那一次,一早被传到宫里议事,就知道,提供情报的是刘傲了。

“哦,年少风流,也不算什么。“边说眼睛不停的急转。“小子哎,你伯伯这次麻烦大喽。你那个到还好弄,玉女门毕竟同陛下表明了立场。阴妃的待遇都调了上来,可是你伯伯如今一脚踏到这个淤泥坑才难过啊!”

刘傲一听坏菜,肯定是罗素的事情。

这个真不好弄。造反是大罪,这个和你是不是有心,还是无意无关,哪次抄家灭族不是有大把的无辜?可是帝王要的就是这冲效果,杀鸡敬猴啊!

要说无辜,窦家的五百口里不可能没有无辜,可是还不一样掉脑袋?早知道不见了,直接通知他一下进城得了。

可惜,没卖后悔药的啊,自己还是年轻,没经验。

“恩,这话从何说起啊?”刘傲也只有先当作不知道这事,看这他怎么说。

“咳,说了你也不知道,长安我那秦兄弟如果知道这件事情,还不知到会怎样呢!你是高人子弟,看看还有没有办法。伯伯我也是病了乱投医啊!,”

接着,真的将罗素的事情讲了一遍。只是将那两声爆炸的东西,丝毫没提,刘傲知道,这个东西,估计还是保密的武器,程咬金不是被逼急了,是不会使出来的。

这次带出来些,在反贼身上实验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历史上,再次出征突厥,就要开始了吧?

这个,说实话,也和《唐律》的不普及有关系,别说在如今的唐朝,就是在后世,一样会有法盲,何况在信息流通这么封闭的大唐?

那罗素,一直在罗家堡长大,没在长安这个政治中心呆过,可能再隐居的地方偏远些,长年不出来。

古时候,在大山里的隐居的人们,有时候,改朝换代了都不知道也都有的。

“这个罗素也是个糊涂蛋。他如今已经被伯伯拿下,进入囚车了吧?”

“恩,你怎么知道?”程咬金没说这个啊!疑惑的看着刘傲。

“这个是不用想的,不这样的话,苏定方那关都过不了,不要说陛下那里。江南道的守军牺牲了这么多,不拿下他,您让苏定方以后怎么活?。

这样,最少有了回旋的时间。毕竟是无心的被人利用。小侄这里有些话,不知道您能不能用的到。

第一,苏定方将军如果要配合您,还是可以扭转的,如果不配合,那是没办法的。毕竟死了那么多的朝廷守军。以平安的意思,这些人就是该死,没脑子不要连累别人啊!

可是您念旧情,那就让这个罗素,去擒拿窦青山两兄弟。这件事情如果还没有被反军知道的话。让罗素,假装兵败,退入岳洲城。

岳洲城您是必然要拿下的。相信陛下也不允许这个岳洲城在反军手里,您手里有那家伙,破城不难。

可是,岳洲城也算是一个古城啊,毁了也太可惜,里面还有七、八万的民众呢!

能兵不血刃的拿下岳洲城也算是大功一件。

虽然不能抵消造反的罪,可也给陛下一个交代,就算到时候,陛下怪罪,也只是罗素一个人倒霉而已,罗家堡的罪稍微可以商榷。

再就是您和翼国公,以此子年幼,教育封闭,不熟悉唐律为由进行求情,罗家出猛将,陛下爱材啊!

让这个罗素,将这一生卖命给陛下便了,不然,没其他法子,关键是,他还要在这场平乱中活下来。

第二,罗家军,必须解散,或者,充斥到您的麾下,不能再让陛下听到罗家军这几个字,这个世上,也不允许存在罗家军,这一定要苏将军配合您。

大家都是武将一体。你去说,应该是可以的。哪怕让些利益给他也行啊!”

刘傲说完,程咬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可是这个也不好操作啊!

任何军队,你要说里面没有陛下安插的亲信,是不可能的,要怎么说的不失实,而又有些地方可以模糊过去,是要好好的考量一下的。

“你什么时候进城?”程咬金还在消化刘傲给的建议。没有注意刘傲话里提到的那句:您手里有那家伙,破城不难这句话。

“明天,一定是在城里了,至于什么时候,也不好说。”事实上,刘傲还不清楚子木是怎么安排的。

“行,我会安排人和你接头的。”说话间,子木提了几只野兔子回来……

PS“第二章:感谢《阎判》作者润德先生的大力支持!

今晚的烟花吵死人了,从旁晚到现在,比过年还热闹,可怜的棋盘,被吵的烦躁啊!静不下心码字,以后买房子,打死不买热闹的广场旁边。祝大家元宵节快乐!继续各种求。

十九平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