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通志台湾府

第57章 海防(4)

鸡笼港在厅治东北二百五十里海中,突浮一大屿,周可十余里,环山包裹,澳港深阔,可泊巨舰。西北有沟曰八尺门。又转而东北为深澳,亦泊所也。其地与福宁沙埕、烽火对峙,为台郡北洋第一扼要之地,属艋舺营分防。炮城在鸡笼港北,当入港之口,荷兰时筑,俗呼「红毛城」。

澎湖厅

澎湖在海中,环衍可二百余里,擅三十六屿之胜,为清漳、温陵二郡门户,西控金、厦,东屏台湾,北起北山,南尽八罩澳。若北山、龙门港、丁字门、西屿头曰最冲,娘宫、前莳、上澳曰次冲(按方舆纪要,澎湖面案山,右西安,俱设铳城,左风柜山,山高七、八丈,红毛坳其中,上垒土若雉堞,今毁其城,仍分军戍守,与案山、西安相犄角。最南之冲有猪母落水。铳城东南龙门澳、西北丁字门、水吼门,俱设戍守。又北有镇海港城。又北太武山,与中墩称两太武,最高,便于瞭望)。县志:岛屿最险要而纡回,狭口不得方舟,而内港可容千艘。今设副将驻防。

噶玛兰厅

噶玛兰即厅治,北界三貂,东沿大海,生番聚处。时有匪舶潜〈舟宗〉。又治西有鸟石港,与海中龟屿相对。夏秋间港流通畅,内地商船集此。设炮台防守。嘉庆十七年,设噶玛兰营。道光四年设郡司,驻五围城内。

苏澳港在厅治南,港门宽阔,可容大舟,属噶玛兰营分防。又后山大洋北有钓鱼台,港深可泊大船千艘。崇爻之薛坡兰可进杉板船。

历代守御

元至元二十六年,尚书省臣奏请自泉至杭海站一十五,置船五艘专运番夷贡物及商贩杂货,且防御海道;从之。元末置巡检司于澎湖屿。明洪武间,信国公汤和经略海上,以澎湖民叛服难信,尽徒置漳、泉间,废巡司而墟其地(台湾县志)。

(明)嘉靖二十四年,都督俞大猷逐海寇林道干,留偏师驻澎湖。道干遁,驻师亦罢,仍设巡检司,寻裁(台湾见闻录)。

国朝顺治十八年,迁沿海居民,以垣为界,三十里以外悉墟其地。

康熙十八年,命沿海二、三十里量地险要,各筑小寨防守,限以界墙(耿逆之乱,迁民悉复故土。及康亲王平定闽疆,疏称迁界累民,听其自便。至是督抚上请,遂再迁焉)。

康熙四十二年,覆准沿海各营洋面,有岛有屿,宜另为派定船只,以将备带领,常川驻守,其余各汛,以千把游巡。又是年覆准各处商船出东洋者,必由定海镇所辖要汛挂号;往噶喇吧、吕宋等处船出南洋,必由澎湖、南澳所辖要汛挂号。其或由浙入闽、由闽入浙者,则必经定海、黄岩、温州、闽安、海坛、厦门、澎湖、南澳各协镇所辖要汛挂号。

康熙五十六年,覆准海坛、金门二镇各分疆界,为南北总巡。每岁提标拨船十岩,将六只归于巡哨南洋总兵官调度,四只归于巡哨北洋总兵官调度。其台、澎二协副将、金门、海坛总兵官,均于二月初一日起至九月底止,期满撤回。又是年覆准台湾米粮应着落台湾镇道将内地一体严加查禁,不许私运出洋偷卖。至漳、泉、厦门地方米少价贵,该督抚即酌定应需米谷数目,行文台湾镇道量拨米谷,验给照文,护送兵船逐汛严加押送,令地方官亲看发卖,并将原照申送督抚销案。

康熙五十八年,覆准凡往台湾之船必令到厦门出入盘查,一体护送,由澎而台;从台而归者,亦令一体护送,由澎到厦,出入盘查,方许放行。又往台之人,必由地方官给照;单身游民无照偷渡者,严行禁止,如有违犯,分别兵民治罪;不许地方官滥给照票,如有哨船偷带者,将该管专辖各官分别议处。

乾隆十一年,奏准台湾南北洪波,有小船不从汛地出口,由小港私运米谷至内地;又厦门往台有横洋船,并无货物舵水人等,额配过多,往往贿兵顶冒私渡,整饬以清积弊。

乾隆五十五年,奏准海岛居民搭寮,均着仍旧居住,免其驱逐。惟该沿海官弁实力稽察,编列保甲,如有盗匪混入及窝藏为匪者,一经查出,即将该犯寮房概行焚毁。其渔户出入口岸,务取结给照,登记姓名;倘渔船进口时藏有货物,形迹可疑,即当严行盘诘,无难立时拿获。

--以上录自重纂福建通志卷八十六。

事宜

仇俊卿(明闽县知县)云:沿海地方,人趋重利,接济之人,在处皆有。但小民勾诱,其事易露,而法亦可加。漳、泉多倚着姓,宦族主之。间有一、二官军捕获寇盗,人船解送到官,彼为巨盗大驵屯住外洋者,反役智用幸,致使着姓、宦族之人出官明认之曰,是某月日某使家人某姓某处粜稻也,或买杉也,或治装买疋帛也,家人有银若干,在官捕者利之,今虽送官报赃,尚有不尽,法合追给。或者有司惧祸,而误行追惩,官军之毙于狱而破其家者不知其几也。彼巧于谗而计行,此屈于威而难辩。以致出海官军,不敢捕获,不若得货纵贼无后患也。奈之何哉!

又曰:海寇有冤抑难伸、愤而流于寇者,有货殖失计、困而营于寇者,有功名沦落、傲而放于寇者,有佣赁作息、贫而食于寇者,有知识风水、能而诱于寇者,有亲属被拘、爱而牵于寇者。诸如此类,不无可矜。正在盗贼之日,未必无求生之心,可以招徕,为攻心之谋。伐交之计,揭榜通衢,于贼所出入之处,明谕贼党中有愿归籍者,许令不时投首,官给口粮,分递本籍,传亲邻保认,实时释放。中有豪杰能以智力取贼首来献、或说诱谋主出降者,准奏予官职。如此,则彼心疑惑,其党易散。又闻寇至,地方必先掳其土著之人以为向导,吾即以乡人之智巧者遗之掳去,行反间谍,或假作接济之人与之往来,使不相疑,或暗贻之,则使厚相结,兼馈饮食使相狃。如此,则彼之情得而可行吾计以取之矣。

胡宗宪曰:广、福、浙三省,大海相连,缉捕之谋,赖于相须。如在福建者,下则哨至大城千户所与广东之兵会,上则哨至松门千户所与浙江之兵会。在浙江者,下则哨至流江等处与烯火之兵会。在广东者,上则哨至南澳等处与铜山之兵会。互为声援,海患岂有不戢哉?

茅鹿门曰:使船必用造船之人,则不吝工料,而且知爱惜。领兵必用练兵之将,则用心训练,而自相识认。凡练兵者,不但练其艺,必先练其心。

又曰:守险者必先设险于险之外,设战舰,备火攻,谨斥堠。贼未泊岸,则当夹水而阵以邀击之;贼既及岸,则当随贼艘所泊而直捣之。此海上格闘之兵、将之最猛、兵之最精者,可以当才。

又曰:为大僚者,当令郡县长吏及其佐杂并量其才而器使之。大约近海者则择强智精悍之才,一切练军实、筑城堡、谨斥堠、严部署,皆藉之以备缓急;而其余腹里郡县,则择其宽和柔静之士,慎出纳、谨筦钥,务令与民休息。此择有司之略也。

唐顺之曰:军贵以气胜人。将官栖泊海岸,日遇海风则头晖目眩,夜闻潮声则耳聋心惕,望其长驱海岛、扫清大〈敦上灬下〉,能乎?督师宜时御戎服,出入军中,发扬蹈厉,以作武夫之气。大将遇有贼战,戎服出入阵中,以作偏裨小校之气。将校遇有贼战,戎服先登,以作士卒之气。又于临阵作战间,取溃校逃卒,遵奉旗牌事例,百万中忽然斩戮一、二人以变士卒之耳目,使我之气日益精明,贼之气自然销沮。

方廉曰:用兵之际,冲锋为难,斩级次之。海上战船初来,能迎其锋犁沈一船,饱去之贼犁沈一船,均当受上赏。如不能对敌、摇驾小船、捞取首级者,不惟不赏,合以退缩论。又乡村零斩,必要审地方邻证,见贼犯某处,从何斩获,取有结状,方可照格行赏;查系假冒,即当以妄杀平民论。临阵不妨生擒,在野不可妄杀。又去船杀人劫财,已厌其欲,杀一贼止是一贼;若杀却来贼一人,是全了几个好人性命。故论功行赏,当以海中击来船为奇功。

出入波涛,冒不测之险,人情所甚不堪。但地理有险夷,而土著者无险;人情计利害,而利重者忘害。沿海诸军,自少至长,身履目击,习于波涛,若于垂危冒险,转战穷追,亦只同常廪,无以作其气矣。今须多给行粮,丰其犒赏定格。将弁兵民能使贼船不得登岸,而于海洋擒斩首级,得叙异格,比内地所获,赏之加倍。若只获贼船,但在洋面,亦以大小论级。则人皆争奋而无不堪之情矣。(洋防缉要)

胡默林曰:御海洋者,离内地太远,声援不及,接济不便。风潮有顺逆,碇泊有便否,蛟龙之惊,触礁之险,设伏击刺之难,命危累卵,无惑其争执难行也。如愚见哨贼于远洋,而不常厥居;击贼于近洋,而勿使近岸,是谓善体法外之意云。

蔡汝兰曰:茫茫巨洋,极目无际,虽于要害之处,联舰设备,而疾风怒涛不时,亦必择善地而停泊焉。岂能扬帆起碇,常出洋口,而能尽阻贼船之不出入哉?必欲尽取全功,以为经久不易之图,在于水陆夹攻。探有贼船潜入海口,水兵星罗于外,陆兵云布于内,其将至也击其困惫,既至也击其先登,既登也击其无备;以疲惫仓皇之贼,而当我养盛豫备之兵,一鼓成擒,可不血刃矣。

凌云翼曰:哨探者,兵之耳目也。哨探既真,则先事有备。宜饬各哨官弁多置蜈蚣及梭船,精选知水性之人远出外洋,分投哨探。如有声息,先来传报。附近各港官兵,一闻警急,随合〈舟宗〉约会,截击大洋,庶可获制胜之功。

魏校曰:海寇须开其自新之路。王守仁曰:出给告示,凡胁从皆不问,虽尝受贼官,能逃归者皆免死,斩贼归降者给赏;使内外居民四路传播,以解散其党。

吴子孝曰:治兵以得民心为本。今海隅之民,富者遇劫掠而尽其赀财,贫者谋逃徙而不得耕种。居城郭者官,役其力而无所给,取其有而无所偿。书曰:怨岂在明,不见是图,必须轸念恻怛恺悌之念抚绥之,而后可以得亲上死长之心。抚绥之道奈何?曰,缓催科、轻徭役、禁酷暴、戒苛罚。

章焕曰:贼势之炽,凡以乡民奔窜、奸民惑乱、助其声也。有城堡则居者守、逃者归、耕者敛,远近安堵,什伍相联。奸民无所容,则无乡导,贼何能深入?居民不散,田野不芜,赋税不乏,根本之要务也。

靖海侯施琅曰:论粤中事宜者曰:海寇负海作讧,外以诸夷为逋薮,内藉山寇为腹心,吾民介于二寇,善事之则通有无而得利,不善事之则并其身家以靡也。又曰:海寇潜结山寇,继而吾郊郭之民亦阴托于二寇。故必除山寇,尽去郊郭之为寇侦者,而后可从事于海寇。兹二说者,夫固各有所当也。尝取而论之。海寇之诪张,即被勾之山寇亦不能知其底里。而其实不过张声势以摇惑乎人心。以鄙意推测,绝峤孤屿难容多人,海外诸夷互市为利,禁令亟严,谁肯比附为奸?考海患见之载籍者,莫剧于嘉靖之世,而各传所称,真倭无多,徐海、汪直之党亦数不盈万,特以东南民气脆弱,闻警逃窜,奸民乘乱劫夺,均托之于海寇。又明末郑芝龙称十舶长,又以台湾为老巢,澎湖为门户,金门、厦门为藩帘,盘踞三十六岛,祖孙相承四十余年。是自来海寇之雄盛,未有若郑氏者。然自一意征讨,稽其荷戈之众特二万有余,出战之船不踰三百,岂非以重洋阻隔,别无生聚之方?逃军闪民潜入某党,亦不易蹈海相从,而修造船只工费不赀,岂洋面穷贼所能支给乎?近时海寇更不能若郑氏之显为号召。海外诸夷各守其疆,又未闻窃据地方,若澎、台地广林深,可为巢窟,可供采伐修造者。贼船以风潮为聚散,号令未能画一。我隔重洋而难以搜捕,贼即隔重洋而难为招纳。我不能驱商船而供征战,贼讵能尽劫商船以肆侵犯?而语贼势者动曰,战船无数也,技勇不可当也。夫此无数战船,何处得来?不可当之技,谁与角试?彼倡为此言者,不过追蹑兵弁利贼之奉,或张贼以文其退缩,而无左证以诘之。波涛浩渺,形迹莫窥,贼之情不能众着于沿海居民弁兵之心目,而惑于无稽者之涂说,是贼尝得虚声摇我也。如知贼虽狡如徐、汪,强如郑氏,其伎俩不过如此,则皆壮其胆而思持梃以制之矣。

广西狼兵出自东兰那地丹州者,能以少击众,十出而九胜。其军令极严。凡一人战殁,左右夹击者斩,一伍之众论罪以差。退缩者斩。走者斩。言恐众者斩。敌人冲而乱者斩。敌既败走,佯以金帛遗地,争取而不追蹑者斩。号令画一,故能成功。(以下俱洋防辑要)

周文襄巡抚江南,凡父老士庶无不延访,或时在路,亦止舆受言。始则集众人之细长,终则成一人之大智。阳明先生自入仕以至节钺,动随生徒,顾问帷幄。后值濠变,龙光、黄受诸人,或为间谍,或潜伺察,或通机密,皆以平日腹心为之,遂能成功。

贼远来,持升米之粮,未达岸,多苦饥矣。徒以海滨廪藏露积,故贼至而掩据之,因财以为用,因粮以为食,奸人为之党而穷民为之役,故所向无前。如使多为城堡蓄积,而野无所掠,贼不能宿饱,则不能深入;不能深入,则不能多获;不能多获,饥疲易制,不可烦兵而守矣。

佚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