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州曹山本寂禅师语录

抚州曹山本寂禅师语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日本沙门玄契编次

上堂僧问。如何是大阐提人。师曰。不惧业。僧云。如何是无明人。师曰。始终不觉悟。僧云。此二人谁在前。师曰。无明者。僧云。阐提人为什么在后。师曰。向去者。僧云。恁么则无明者不从今日去也。师曰是。僧云。既不从今日去。无明从何处来。师曰。光处不敢入。僧云。岂不是不明不暗。师曰是。僧云。正恁么时如何。师曰。不受触。师复曰。阐提有多种。一类者。是杀父。杀母。出佛身血。破和合僧。毁坏伽蓝。此克定实报受种种苦。一类者。亦所作如前。此则为杀无明父贪爱母。不信有佛法僧可破有伽蓝可坏。计为业心所得。故堕亦受种种虚妄果报。如前升降不同。一类者。知有自己本来事。呼为父母。不因外得。无修无证。非因非果。不因师受。不从证行所得。不起父见曰杀。不起母见曰害。即是一切本分事不取不存故曰杀害。才有纤毫奉重。得味不成。知有自己事也。故曰大阐提。以此动拨妙力。即是从上宗乘体会家事承当。要截玄道破诸迂曲。即如新丰老人所玄示也。

忠国师蓦唤侍者。侍者来立。国师低头。侍者立多时出去。国师唤侍者。如是三度了曰。将谓我罪负汝。汝却罪负我。百丈举问赵州。国师三唤侍者意作么生。州曰。如人暗里书字。字虽不成。文彩已彩。又后有人。举问师。国师三唤侍者意作么生。师曰。侍者第二遍回来。云某甲不信和尚唤。

南泉曰。未具胞胎时。还有语也无。有人举问雪峰。峰曰。道有道无。则吃三十棒。又问招庆。庆曰。从他自道。又举问师。师曰。有。云请和尚傍瞥。师曰。将什么物闻。云聋者还闻也无。师曰。聋者若得闻。则具耳目。云什么人得闻。师曰。未具胞胎者。

僧问师。教云。一句能吞百千万义。如何是一句。师曰。针札不入。

有一座主。辞南泉。泉问。什么处去。对云。山下去。泉曰。第一不得谤王老师。对云。争敢谤和尚。泉喷水曰。多少。座主便出去。师曰。赖也。

沩山一日唤院主。院主来。山曰。我唤院主。汝来作什么。院主无对。师代曰。也知和尚不唤某甲。又令侍者唤第一座。第一座来。山曰。我唤第一座。汝来作什么。师代曰。若令侍者唤。恐不来。

有僧。辞药山归乡去。药山问。有一人。遍身红烂。卧在荆棘之中。僧云。恁么则学人不归去。药山曰。但知归去。与尔休粮方。问如何是休粮方。山曰。每日上堂不咬破一粒米也。师曰。只如古德有云遍身红烂底人。秖是丑陋底人。一切人近不得。无拈掇处。更道卧在荆棘之中。只道在如今日用。也亦无作拈掇处护持保任边事。时有僧问师。遍身红烂时如何。师曰。荷负。云荷负什么人。师曰。勿红烂到阇黎。又问。丑陋人与满身红烂底人。阿那个是重。师曰。大丑陋底人重。师又举问僧。大保任底人保任个什么。自代曰。终日在背后。不曾觑著。

俱胝和尚凡有诘问。唯举一指。后有童子。因外人问。和尚说何法要。童子亦竖起一指。胝闻遂以刃断其指。童子负痛号哭而去。胝复召之。童子回首。胝却竖起指。童子忽然领悟。胝将顺世。谓众曰。吾得天龙一指头禅。一生用不尽。言讫而寂。师曰。俱胝承当处莽卤。只认得一机一境。

洞山上堂。道无心合人。人无心合道。欲识个中意。一老一不老。后僧举问师。如何是一老。

师曰。不扶持。云如何是一不老。师曰。枯木。

僧问师。维摩默然文殊赞善。未审还称得维摩意么。师曰。尔还缚得虚空么。僧云。恁么则不称维摩意也。师曰。他又争肯。僧云。毕竟有何所归。师曰。若有所归。即同彼二公也。僧云。和尚又作么生。师曰。待尔患维摩病始得。

洞山到椑树。椑问曰。来作什么。山云。亲近和尚。椑曰。若是亲近。用动两片皮作么。山无对。师曰。一子亲得。僧问洞山。三身之中。阿那身不堕众数。山曰。吾常于此切。僧问师。先师道。吾常于此切。意作么生。师曰。要头便斫去。

洞山将圆寂。谓众曰。吾有间名在世。谁人为吾除得。众皆无对。时沙弥出曰。请和尚法号。山曰。吾间名已谢。师曰。从古至今。无人辨得。

无著吃茶次。文殊拈起玻璃盏问。南方还有这个么。著曰无。文殊曰。寻常将什么吃茶。著无对。师代曰。久承大士按剑。为什么处在一尘。

师曰。谓然灯前有二种。一未知有。同于类血之乳。一知有。犹如意未萌时得本物。此名然灯前。一种知有。往来言语声色是非亦不属正照用。亦不得记。同类血之乳。是漏失边事。此名然灯后。直是三际事尽。表里情忘。得无间断。此始得名正然灯。乃云得记。

解释洞山五位显诀

(夫先师所明偏正与兼带。等用先师本意。不为明功进修之位兼涉教句。直是格外玄谈要绝妙旨。秖明从上物体现前。冥叶古圣之道。今见诸学士诠拣先师意度。似有误彰。不免聊为叙其差。当愧在不混其功。于中或有借位明功借功明位。缘绪多端。功在临时。看语来势。不负来机。妙在佳致尔)。

正位却偏。就偏辨得。是圆两意(正位却偏者。为不对物。虽不对物。却具 正中无用为偏。全用为圆。是两意。问如何是全。云不顾者得底人也。此正位不明来也。若佛出世也恁么。若佛不出世也恁么。所以千圣万圣皆归正位承当 正中偏却具此一位。第一不得动著 如学士拣独脱物外。起众圣之前。云是正位却圆。其实屈正位也。此例语是古人道过迹尚存。犹未得语中无语。此复呼为非正位也。为语中有语故。此可呼为有病兼带。不得呼为相兼带来耳)。

偏位虽偏。亦圆两意。缘中辨得。是有语中无语(为用处不立的。不立的则真不常用也 偏位虽偏亦圆者。用中无物不触。是两意虽就用中明。为语中不伤。此乃竟日道如不道一般。又曰。偏位却圆。亦具缘中不触)。

或有正位中来者。是无语中有语(正中来者。不兼缘。如药山曰。我有一句子。未曾向人说。道吾曰。相随来也。此是他妙会得。如湖南观察使语。此例甚多。事须合出不得混尊卑。呼为无语中有语。又我有一句子。未曾向人说。此问答家。须就出不得乖角。乖角则不知有故 句句无语不立尊贵。不落左右。故云正中来也 正位来。明正位不涉缘。又引语例者。如黑豆未生芽时作么生。又如曰有一人无出入息。又曰未具胞胎时还有言句也无。十方诸佛出身处也。此例唤作无语中有语 又有借事。正位中来者。此一位答家。须向偏位中。明其体物。不得入正位明也。此一句要知。如先师问新罗僧。未过海时在什么处。无对。自代曰。秖今过海。也在什么处。又如先师代慎微长老出拄杖语曰。如今出也有人辨得么。此例虽缘中认得。不同向去。辨不得。恐后人收落功勋。将为向上事 如诸学士拣问祖师意。答待特牛生儿则向汝道。曰此是正位中来。此一例语切不得呼为正位中来。可曰玄学路中问答。俱然也别是一路。又不得呼为相兼带。为显明故。纵宾主回互秖得呼为有病兼带)。

或有偏位中来者。是有语中无语(偏位中来者。则兼缘。如曰即今底呼作什么即得。无对。先师自代曰。不得不得。此例亦多。唤为有语中无语也 语从四大声色中来。不立处所是非。故曰缘中辨得是偏位中来也。引语例者。如曰什么物恁么来。亦曰光境俱忘复是何物。亦曰定慧等学明见佛性。此例亦多。唤作有语中无语 偏位中来者。就物明体。如曰什么物恁么来。又光境俱忘。复是何物。此一例语寄功明位。亦是余旧举例。什么物恁么来。此一例语虽缘中认得。不同向去。又定慧等学明见佛性。此理如何。此一例语亦余初举例语。又如光境俱忘。为是教中之则。不同玄学。只要于他教则出宗门中。玄学外事也 秖如出息不依众缘。入息不居蕴界而住。此语全是功不同缘中认得。亦是予旧举例。主家抽入正位。云有一人无出入息。令渠知有正位 更有挟功极则净洁位。亦得呼为偏位中来。此难辨。须拣得出 如学士拣僧问先师。如何是玄旨。师曰。如死人舌。又问。十二时中将何奉献。曰无物。曰是偏位中来。此二例语不得呼为偏位中来。须各拣。若是玄旨一例语。可同于功勋也。此二例语并不得呼为偏位及兼带也。前已明破了。是借功明位。借位明功。同于此也)。

或有相兼带来者。这里不说有语无语。这里直须正面而去。这里不得不圆转。事须圆转(相兼带来者。为语势不偏不正。不存不无。如全不全。似亏不亏。唯得正面而去也。去则不立的。不立的则至妙之言。境不圆常情之事。如先师代文殊吃茶语。曰借取这个看得么。亦如翠微曰每日噇什么)。

然在途之语。总是病。夫当人先须辨得语句。正面而去。有语是恁么来。无语是恁么去。作家中不无言语。不涉有语无语。这个唤作兼带语。兼带语全无的的也(相兼带来者。不落有语无语。如药山带刀语。此是兼带语临时看语来势。或当头正面而去。或异中虚。此若不妙会。则千里万里也 引相兼带来语例者。如文殊吃茶语。及这个人如今什么处去也。云岩曰。作么作么。又曰。即今作么生。此例甚多 亦有功勋中兼带。似向上事。临时辨取。如落净妙之处。则须知有事在。要去则去。要止则止。千万宛转不得莽卤。夫问答两家语势相报。皆不出五位也。但语有粗细。答有浅深。所以先师于非言句中。强以言。皆为对缘。而设斯要耳。如大无明底人。为全体。不同阐提。阐提则知有事却鞔虽鞔却成孝养。鞔者不存祖佛及自己本分父母也。红烂底人为不归全担荷不立至尊。大保任底人为刺脚入泥里。非小小护持 夫相兼带来者。直须似文殊吃茶语。及先师答云岩锄姜语。并安和尚法堂语。及药山淳布衲洗佛语。于中最妙兼带。无过药山答道吾带刀语。及百丈下堂大众欲散未散时问云。是什么。药山遥闻此语。云在此。便道暗头兼带。借功明物。借物明功。借过明功。借功明过。等来若是。药山与新礼并前诸德所出超过入正位。是玄谈奇特句已。次到小小得力者。则抽入正位。此例语。常用也。吾缘住持多绪。不及子细。略明少分许。汝等诸人。不须容易轻慢。若更有凝滞。旋当决了。直须励力修行。令未来际不断此事。不得慢泄。或值纯朴者。是奇器。亦不可隐耳)。

他智上座临迁化时。向人道。云岩不知有。我悔当时不向伊说。虽然如此。且不违于药山蔡子。看他智上座合作么生老婆也。南泉曰。异类中行。且密阇黎不知有。

注释洞山五位颂

正中偏(暗里点头)三更初夜月明前(黑白未交时辨取 萌芽未生之时 只今是什么时 此中无日月。不说前后去也)莫怪相逢不相识(忘却也 就也。又作么劫中违背来。恁么则俱拱手去也)隐隐犹怀旧日嫌(此两句一意。终不相似 又曰。圆也 又今日重什么 又恁么则不自欺得)。

偏中正(缘中会也)失晓老婆逢古镜(露也 适来又记得。又是什么模样 恁么则别不呈色)分明觌面更无真(即今会也 只者个便是也 失。又恁么则未有真时较些子)争奈迷头还认影(不是本来头。又莫认影即是又终不记得。又恁么则改不得也)。

正中来(过也)无中有路出尘埃(无句中有句 相随来也。又从来事作么生。恁么则不相借也)但能不髑当今讳(傍这个 早是傍也 自是一般人 恁么则尽大地无第二人也)也胜前朝断舌才(非默 更切于这个又终不切齿 恁么则叮咛不得者)。

兼中至(有句中来)两刃交锋不须避(主客不相触 彼彼不伤也。箭箭相抂脉脉不断 不相敌者又恁么则却不相管)好手犹如火里莲(坏不得 谁是得便者 弱于阿谁。又恁么则终不作第二人也)宛然自有冲天气(不从人得。又恁么则不借也 非本有。又恁么则己亦不存 非己有)。

兼中到(妙挟)不落有无谁敢和(不当头 他是作家 正好商量。唤什么作商量。道将来云问)人人尽欲出时流(皆欲出类 有什么出头处。又动则死。又恁么则随处快活也)折合还归炭里坐(一也。即可知也。将知合作么生 谩他不得。又恁么则赖得是某甲 此位中事总就正位为主。若是正位中。兼无言说。亦无对宾底道理。若是对宾。偏位极则处。呼为对宾也。若是兼带等。总是临时索唤不同。或时对。或时不对。亦呼为有语中无语。无语中有语。广如偏正位中所明。更有不入偏正位子语。方难为人。须是明眼底人始得。不受指东划西)。

三等之堕

夫沙门取食。有三等堕。作水牯牛是沙门堕。不受食是尊贵堕。不断声色是随类堕。只堕去是甚么人分上事(欲知则是入异类中。不认沙门边事。所以古人权借水牯牛为异类。只是事上异类。非言语中异类)。

若是言语中异类。则是往来言语尽是类。所以南泉道。智不到处切忌道著。道著则头角生。唤作如如。早是变也。直须向异类中行。如今须向异中道取异中事。夫语中无语始得。若是南泉病时有人问。和尚百年后向甚么处去。泉曰。我向山下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去。云某甲拟随和尚去。还得么。泉曰。若随我。含一茎草来(这个是沙门转身语。所以道。汝拟近。含一茎草来。亲近渠。是呼为无漏始堪供养渠)。

又曰。随类堕者。只今于一切声色物物上。转身去不随阶级。唤作随类堕。又曰。尊贵堕者。法身法性是尊贵边事。亦须转却。是尊贵堕。只如露地白牛。是法身极则。亦须转却免他坐一色无辨处。并是称断供养边事。欲须供养。须得此食。所以无味之味。亦曰无漏是堪供养。并余触污之食。非无漏解脱之食也。有人问百丈。以何为食。曰无漏为食。云岩曰。莫将以味为供养。道吾曰。知有保任处。尽是供养。

夫取正命食者。须具三种堕。时有僧问。被毛戴角是甚么堕。不断声色是甚么堕。不受食是甚么堕。余曰。被毛戴角是沙门堕。不断声色是随类堕。不受食是尊贵堕。不受食尊贵堕者。是本分事。知有不取。故曰尊贵堕。被毛戴角沙门堕者。不执沙门边事及诸圣报位也。不断声色随类堕者。为初心知有自己本分事。回光时。摈出诸色声香味触法。得宁谧则成功后不执六尘。堕而不昧。任之无碍。故曰。外道六师是汝师。彼师所堕。汝亦随堕。可以食。食者则是正命食也。亦本事也。只是就六根门头见闻觉知。不被染污。呼为堕。不同向前怕也。本分事犹不取。况其余(沙门取食有三种堕。作水牯牛。是甚么堕。代曰。不处正位。不拣其身。始唤作沙门堕。不断声色。是甚么堕。代曰。凡情得尽。圣量亦忘。声色尘中不应更断。乃可取食。是为随类堕。又曰。彼师所堕。汝亦随堕。乃可取食。沙门堕者。亦不无其行。亦不无其间。虽有其间。常无其间。虽有其行。常无其行。其中此事切须知时节莫东西)。

问如何是彼师所堕。曰田舍翁入聚落。眼耳鼻舌身意俱失却。云如何是随类堕。曰不断声色。又曰。不失香味。云如何是彼师。曰六处云如何是汝亦随堕。曰存。云存个甚么。曰不得动著。又不离声色。

问不受食甚么堕。曰了达正因。不存胜解。故曰尊贵堕也。

又沩山曰。我百年后。作一头水牯牛。左胁上书沩山僧某甲一行字。汝道。当见之时。唤作甚么。无对。后师代曰。唤作水牯牛。

问未审此水牯牛还解耕稼否。曰灼然。云是甚么类。曰被毛戴角者。云四时食何水草。曰不入口者。云如何是水牯牛。曰不证圣。云如何是含一茎草。曰毛羽相似去。

问是超圣。是超类。曰是超圣。

问如何是水牯牛。曰冥冥朦朦。云如何是含一茎草来。曰古人道了。也毛羽相似去。又曰。一草者。秖是明得不变异也。

余曰。祖佛不知有。狸奴白牯却知有。云为什么狸奴白牯却知有。曰秖是百无所解。云秖如祖佛。为甚么不知有。曰祖为执印。佛为相似。云秖如狸奴白牯。知有个甚么。曰秖知有狸奴白牯。云如何是狸奴白牯知有底事。曰不从东西来。不从三十二相。

问如何是祖。曰上有。云如何是佛。曰相似去。

四种异类

一者往来异类者。如今一切声色言语阶级地位舍父逃逝。尽皆却向上祖。又得为异类。又天堂地狱饿鬼畜生修罗等。皆是异类。二者菩萨同异类者。先明自己然后却入生死异类中摄他。已证涅槃之果。不舍生死类。自利利他。愿一切众生皆成佛。从末后成佛。所以大权菩萨若不先化众生。己事无由得成办。故南泉曰。先过那边知有。却来遮边行李。菩萨具六度万行。教云。若有一众生未度者。吾终不成正觉。誓愿无边。众生无边。如是行持。故名菩萨同异类。三者沙门异类者。先知有本分事了。丧尽今时一切凡圣因果功行。始得就体一般。名为独立底人。亦名沙门称断事。始得表里情忘三世事尽。得无遗漏。得名佛边事。亦云一手指天地。亦云具大沙门。转却沙门称断边事。不入诸圣报位。始得名为沙门行。亦云沙门转身。亦云披毛戴角。亦唤作水牯牛。恁么时节始得入异类。亦云色类边事。所以古人道。头长三尺颈长二寸。秖是这个道理。不得别会。四者宗门中异类者。如南泉曰。智不到处。切忌道著。道著则头角生。唤作如如。早是变也。直须向异类中行。道取异类中事。洞山曰。此事直须妙会。事在其妙。体在妙处。余自道。此事直须虚一位全无的的也。觌面兼带始得若是。作家语不偏不正。不有不无。呼为异类中虚此事。直须作家横身。逢木著木。逢竹著竹。须护触犯。嘱嘱嘱嘱(有人问余。如何是异。曰我若向汝道。驴年得异否。所以有人问南泉。百年后向甚么处去。泉曰。山下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去。云某甲随和尚去得否。泉曰。尔若随我。含一茎草来。余曰。此水牯牛不同沙门水牯牛。直须子细始得。不迷时候)。

问如何是往来异类。余曰。未知有自己。又曰。一切言语声色是非总是往来异类。云如何是同中异类。余曰。不择其身。云如何是被毛戴角。余曰。不立触净。又非时答触。即触遇净即净。云如何是宗门中异类。余曰。要头则斫将去(洞山先师因僧问沙门行。先师答曰。头长三尺颈长二寸。又问余。此意如何。余曰。胜句妙句。僧云。唤什么作胜句妙句。余曰。胜句妙句有三种。一者诸佛出世四十九年施设方便。十二分教。百千三昧。妙门个个穿究。尽是胜句妙句。此是出世边说。二者从凡入圣。洞达自己与佛无异。得无遗漏始得通身。始唤作一尘一念十方婆伽梵一路涅槃门。到恁么时节。不处正位。不择其身。却入异类中。被毛戴角。无异念。故云一切物类比况不得。诸佛诸祖计挍不成。所以古人道。沙门语不得将尺寸语与人。故唤作胜句妙句。此是色类边语。三者一切所有底物比不得。始呼为胜句妙句。所以古人道。千般比不得。万物况不成。智者不能知。上根亦不识。亦曰。本来无相似。故胜句妙句。胜句妙句者。天上人间测度不得底事。故古人曰。唤作超始终句。借此为语类边说行)。

稠布衲问。如何是色类。余曰。被毛戴角。云如何是云语类。余曰。曹山只有一双眉。又问。如何是水牯牛。余曰。蒙蒙瞳瞳。云此意如何。余曰。不知有天地。稠又举。上座问云居。先师有言。自少养一个儿子。头长三尺颈长二寸。如何是自少养得底儿子。居曰。日给难忘。云如何是头长三尺。居曰。不奈何。云如何是颈长二寸。居曰。至今还奈何得否。云如何是日给难忘。居曰。常在则是。云如何是常在。居曰。不违背则是。云如何是不奈何。居曰。到恁么时甚么人奈何得。云至今还奈何。此意如何。居曰。三世诸佛不奈何。问余。如何是头长三尺颈长二寸。余曰。不是从来底事。云如何是从来底事。余曰。唤作甚么。问沙门行个甚么行。余曰。畜生行。云如何是畜生行。余曰。被毛戴角。云如何是沙门。余曰。物物不间断。云不间断底事如何。余曰。始得行。云如何是被毛戴角底人。余曰。不惧业。云为甚么到恁么地。余曰。若不惧业。甚么处不到。问从凡入圣则不问。从圣人凡时如何。余曰。水牯牛。云如何是水牯牛。余曰。蒙蒙瞳瞳。云此意如何。余曰。但念水草。余无所知。云成得个甚么边事。余曰。秖是个逢草吃草。逢水饮水(又曰。这个语有力。欲知有力。此人不执沙门边事。亦不入诸圣报位便是入异类。是异类是被毛戴角。唤作沙门行。亦唤作沙门行李处。亦唤作头长三尺颈长二寸。欲知此意。到沙门行时。不欲将尺寸分亲疏。不得说张三李四 又头长三尺者。只得从小至大今日功成。得到恁么时。唤作胜句妙句。颈长二寸者。是不坐沙门位。亦不处诸圣报位。故为颈长二寸。恁么时不得说著称与不称。所以道。不将尺寸来向这里思量也。虽然如此。犹是类边事。须知有异类中事。不见道。智不到处。不得说著。说著即头角生。唤作如如。早是变也。须向异类中行。唤作虚一位。唤作觌面兼带。全无的的也)。

云如何是类。余曰。被毛戴角。云如何是异。余曰。作么作么。云如何是行。余曰。要头则斫将去(云只如异类。成得个甚么边事。余曰。此事有二种异类。一者沙门异类。二者事上异类。事上异类者。狸奴白牯是也。沙门异类者。触处得自由。始得不变易。不同那个。先师问余。甚么处去。余曰。不变易处去。此不变易事有二种。一者人人尽有本分事。二者知有底人。不舍一切声色是非。于一切物物上不滞。呼为一切处不易。亦唤作被毛戴角。亦唤作入泥入水。亦唤作行李底汉)。

云如何是入泥入水。师曰。不变易。云转身也否。余曰。不转身。云此人屋里事如何。余曰。诸圣测不得。云为甚么测不得。余曰。是伊不同诸圣。云此犹是类边事。还有向上事否。余曰有。云如何是向上事。余曰。向汝道。则恐落类边去。

八要玄机

回互。不回互。宛转。傍参。枢机。密用。正按。傍提。

五位旨诀

正中来者太过也。全身独露。万法根源。无咎无誉。偏中至者中孚也。随物不碍。木舟中虚虚通自在。正中偏者巽也。虚空破片处处圆通。根尘寂尔。偏中正者兑也。水月镜像本无生灭。岂有踪迹。兼中到者重离也。正不必虚。偏不必实。无背无向。又曰。心机泯。色空忘。更无覆藏。全体露现。是曰正中偏。山是山。水是水。无人安名。无物比伦。是曰偏中正。净裸裸。赤洒洒。面目堂堂。尽天尽地。独尊无二。是曰正中来。宛如寰中天子。不借禹汤尧舜令。眼见耳闻。终不借他力。耳之不入声中。声之不塞耳根。里头才转身。尘中未带名。是曰兼中至。不是心不是境。不是事。不是理。从来离名状。天真忘性相。是曰兼中到。

佚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