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下带编

不下带编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姑苏有徐部香者,以滑 【骨】 稽游士林间,亦一吻流也。适督学岁考按,部香诙语于广座中曰:「有父子畏考者,百计难免。其子忽得一计,则狂喜曰:『妙甚!妙甚!』父急讯曰:『计将安出?』子答曰:『阿爷但假死数日,则考俱免矣!』父亦狂喜,遂诈作 【佐】 死状,牒报果免,而犹延僧修忏,以饰耳目。一僧手疏词高声朗赞:『先考某府君……』则其父大惊,跃起谯曰:『所以假死者,求免考耳,乃欲先考吾耶!是真逼之死矣!』」座咸绝倒 【上】 。客戏为一绝云:「岁考难逃父子愁,父装假毙子丁忧。一声『先考』追魂魄,真要修斋真命休。」

康熙初间,海宁查孝廉伊璜继佐,家伶独胜,虽吴下弗逮也。娇童十辈,容并如姝,咸以「些」名,有「十些班」之目。小生曰风些,小旦曰月些,二乐色 【俗误称脚色,以乐与脚音相似也。】 尤蕴妙绝伦,伊璜酷怜爱之。数 【朔】 以花舲载往大江南北诸胜区,与贵达名流,歌宴赋诗以为娱,诸家文集多纪咏其事。至今南北勾栏部必有「风月生」、「风月旦」者,其名自查氏始也。伊璜下 【去】 世已久,十些无一存者。庚寅秋,查太史德尹嗣瑮,偕予饮烟雨楼,述之啧啧,因作八绝句以追艳之。兹艳二首:「查氏勾栏第一家,十些新变楚词耶!骚翁独绝歌郎绝,魂宕风些与月些。」「生魂蚤为艳歌招,十色花曹双领曹。睨杀月些钩乍吐,风些香到 【一作吹向。】 郑樱桃。 【风些姓郑,本名阿桃。】 」

西泠吴子尺凫焯,筑瓶花斋为同人谈燕地。一日奏乐,客言:「长安有内府第一乐曰『一三班』者,名新甚,不知何取?」汪子次颜熷答曰:「此唱叹 【平】 之义耳。」 【次颜极精俪偶之文,且有谈风,西泠名流也。】 予闻之解颐,因作一诗:「勾栏筵上评 【去】 勾栏,一曲常排我辈闲。转想长安美风月,唱叹不绝一三班。」

杜诗:「教 【平】 儿读文选 【去】 。」又「熟精文选理。」宋人雪浪斋日记云:「文选烂,秀才半。」初学记云:「唐士则士,惟熟文选。」可不知选学乎?然须读之至熟且烂,而后理斯精也。恐 【去】 非易也。

近于禾中识周子松龄永年,有诗才,爱其咏物之作数首,采录于此。橹和尚 【俗又名橹人。元微之诗「橹〈穴上叕下〉动摇妨作梦。」按字义:〈穴上叕下〉,丁滑切,穴中见也。又穴中出貌,想即今之橹眼,或三或四,着于橹者也。】 云:「铁作 【佐】 僧形亦自修,寸长济用木兰舟。日行苦海遭摩顶,夜泊横塘冷秃头。一点圆光空月色,数声欸乃 【二字音袄霭。】 也 【去】 风流。身无移步支持力,划破长江万里秋。」又缠 【去】 足云:「免教 【平】 屌底被 【去】 人讥,切莫逾闲约束稀。玉笋乍抽纤带箨,白莲初蕊嫩包衣。 【一作五霸横行休解纵,巨魁倔强要重围。】 弓弯月色全藏鞘,阵败 【一作散】 。风流半曳旗。屈指到今成底事,凌波争羡捷如飞。」又蝶影云:「化物终虚况化周,纵非实相 【去】 也风流。迷离花蕊成空恋,乱点春香不当 【去】 偷。戏舞讵惊花片打,将栖还伴粉痕收。月明更有魂销处,虚掷金钱下 【去】 翠楼。」又莲蓬人二联:「红衣落尽清流出,蓬户空来君子寒。挦破青衫仍束带,生成黄面怪加冠。」风味并佳。松龄曾举缪山子缃咏火石一句:「顽能点首通三昧。」予云:「不若『点头顽亦通三昧』似较胜,然颇难属对,试别偶一语。」松龄即云:「下 【去】 泪泥犹感一灵。」时几上有泥美人,触而得之。盖松龄曾学诗于张君博山劭,宜其为美才也。

有入赀为鸿胪寺序班者,友某于书院中见之。其人意气甚盈,翘翘自得也。时有馆僮执炀器,抒水烹茗炽垆,友即为诗以讽之:「煎烹一任掌童曹,纔入洪垆气便高。小器那能容大物?一杯白水泛波涛。」其人闻吟,急趋避去。

潘岳出市,妪掷以果;王蒙出市,妪遗 【于贵切,音位。】 以帽。埴谓:巾帼亦具眼,爱少俊郎君,而投物致殷懃耶!因有诗云:「遗帽浑 【平】 同果掷车,两边市妪并谁家?潘郎貌美王郎美,惹得香奁月旦夸。」

「悠悠前途,莫问荣枯。得之本有,失之本无」。见 【现】 苕溪渔隐丛话,有道之言也。夫世间俚语,有极有理者,如:「少饮不济事,多饮济甚事?有事坏了事,无事生出事。」若能守此戒,岂复 【扶又切。】 为酒困乎?又「闻事莫说,问事不知,闲事莫管,无事蚤归。」若能践此言,岂不省事乎!唐诗云:「莫将闲话当闲话,往往事从闲话生。」诚有味乎其言之也。

黎贞谪辽左,同里马某亦在焉。黎宥归而马不预,马之兄盛筵邀黎,黎辞不赴,寄诗云:「可怜孤雁长城外,叫断云南总不知!」其兄为之坠泪而罢宴。

曩在扬州预李给谏翔时宗孔宴,座客多谈往,因述渔洋山人官司李摄郡篆时,一日驾出,见一饮阁,题牌作「者者居」三字。疑而驻舆,呼 【去】 讯之,则以近悦远来之义对,渔洋一哂,遂骑 【去】 拥去。明日杜康,即题诗其处云:「酒牌红字美何如?五马曾询『者者居』。何但悦来人近远,风流太守 【去】 也 【去】 停车。」扬人以太守物色诗翁咏吟,于是集饮如云,酿价百倍矣!

孙权、张济常谓人曰:「寻常行坐处,欠人酒债,欲质 【至】 此缊袍偿 【平】 之。」杜诗用其事。今人拉友小饮闲话,必曰:「诣坐处坐坐。」俗语亦有来源。予客吴门,偶应饮阁主人之请,为 【去】 题扁曰「寻常坐处」。

济南郡丞王君寄堂朝佐善缀北曲,宴予于历下亭,举似其泲上曲云:「笑任城,一个太白着不了,又添个杜陵野老。」又举似山东孙相君廷铨自笑曲云:「把一个洛阳街,花攒锦簇美前程;生扭作望江亭,风清月冷乔丰韵。」皆好词也。予挂口不能忘。

癸酉春,查太史夏仲北行,于邗上观桃花,有诗云:「此事今年真过分 【去】 ,江南、江北两回看 【平】 。」是秋应都试,举于京兆。而嗣君太守 【去】 求文克建,在南亦中 【去】 浙牓,遂为南北看 【平】 花之兆。

皮日休言:「严子重恽惜花诗『 【春光冉冉归何处?更向花前把一杯。尽日问花花不语,为(去)谁零落为谁开?』】 予美之,讽咏未尝忘。」埴爱是诗,亦云。一日,于仇少宰送春宴上诵之,少宰命埴代花作答,因吟一绝云:「休因不语恼花枝,问着花枝也不知。不知不语转自问,零落为谁开为谁?」少宰见之,遍索 【色】 赓和 【去】 者。

尹半檐颖慧崛起词坛,乃高邮之布衣也。宋中丞漫堂勘灾至宝应,憩于一梧庵,见其题壁游白门吴王旧府诗云:「依旧河山风日开,赤乌世业已寒灰。锄翻废圃孙王寝,艹压荒城汉世台。旧苑夜深磷似火,古砖雨过碧于苔。倦游归去骄乡曲,曾在吴宫醉酒来。」公即物色之,一见,询以杜诗秋兴八首是何作法,半檐答云:「此非作于一时也。」公叩其故,曰:「以『请看石上藤萝月,千家山郭凈朝晖。』二语,知为两日所咏。」公以为然,因为延誉。后偕游沧浪亭,献诗有「春风座上翻珠玉,绿野堂前叫凤凰」之句,于是半檐诗名顿起。刘观察在园廷玑,姚太守次耕陶并与吟和。

往闻之西河太史言:唐人罕一题数诗者,有之,自秋兴始。盖少陵因秋感兴,八首非一时之作。观其它诗,命题多略,偶然八首,遂合一题,以「秋兴」命篇。后人强作解事者,谓八首联贯如一首,颠倒不得,且不可缺一首。遂令纷纷效为秋兴诗者,数必满八,岂不喷饭?

天都闵隐君宾联麟嗣,于怀宗宾天后,不出应试,赋牡丹诗以志慨云:「何处移来此异香?年年培护在山堂。已知春去浑无主,不信花开尚有王。乱后名园多涕泪,先朝旧木尽荒凉。人间颇怪蒙尘土,合领春风入建章。」人因号为「闵花忠」。

吾宗古良,初名史,寻以字行。仪伟器宏,精绝绘事,而题跋独胜。其尤表表传世者,画无双谱,类陈老莲博古酒牌图而姿态过之。无双谱者,谱其古来独一者也。以子房椎击秦始王之类,凡四十事,事绘一图,且各有赞。阮亭王尚书极赏之,呼为「金无双」。越客游都者,谒朝彦巨公,必询之曰:「君行笈中有金无双画谱携来耶?」其为名流倾慕若此!二子可久、可大并继美,人物为丹青家称首。同时有里中王山眉崿图墨竹,风致俨然其人,一披展间而山眉欲出矣!秀水友人张浦山庚,以山水名,作画征录二卷,搜辑本朝图绘名家,各立小传,金、王并载入之。

吾郡太守俞公卿上官日,稽、阴二邑令例设曲宴,伶人奏苏季子六国荣封,连唱「卿家游说 【税】 ,伐秦有功」等语,太守怒,命治伶人。昔杨万里为监司,巡历至一郡,郡守盛礼以宴之,时官妓歌贺新郎词以送酒,其中有「万里云帆何时到」?杨遽曰:「万里昨日到。」其雅度如此!

旧传郡守某庆生,宴八邑宰新昌令吕姓者至独后,守怒,不得与,彷徨门左,嘱伶人致词,首唱八仙会,因曰:「绍兴太守岂凡人?乃是南山老寿星。今日八仙齐庆寿,缘何独少吕洞宾?」一仙曰:「吕洞宾候门久矣!」守一笑,命延入之。

兴化李相君春芳为母太夫人张寿宴,奏琵琶记。曲有「母死王陵归汉朝」语,而伶人易为:「母在高堂子在朝」。阖座庆赏。相君大悦,以百金为缠头劳 【去】 之。谁谓优曹不能弄墨掉文耶!

金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