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重生:妖帝的逆天狂妃

第52章 总是忍不住

“公子你……”无音紧张地打量了宁莫笑一番,发现他没有异常才把悬着的心放下来,他又很不放心地问:“公子,你的沉睡的时间缩短了?”

宁莫笑活动了一下依旧有些僵硬的四肢,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这次的沉睡来得突然去得也快,尽管如此,我感觉我的力量比之前强大了不少,境界屏障也有一丝松动。”

“那就好,那就好!”无音欣慰地拍着宁莫笑的肩,“你的境界屏障已经将近三百年没有松动的迹象了,说不定这次可以一鼓作气直接突破一个大境界!”

无音的话也引起了宁莫笑的共鸣,他握紧拳头,露出坚定的笑:“我相信若是沉睡时间再多一两天,我醒来之时定能突破,不过就算现在这样,突破也是早晚的事。”

说完自己的事,宁莫笑自然想到了颜慕晨,他脸上的戾气消失不见,转而是温柔的微笑,他冲无音一拜:“音叔,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无音赞叹道:“慕晨是个聪明人,我相信等她重塑经脉,一定能够一鸣惊人。云龙岛大比就要开始了,如果颜慕晨能够代表明山书院出战,相信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没有一个能掩盖颜慕晨的光芒。”

“她就像一轮初生的太阳,现在还很柔和,可当她凌空之时,无人能抵挡她分毫。”

一想到颜慕晨,宁莫笑不自觉笑了起来,那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让无音很是不解,可仔细一想,颜慕晨是宁莫笑喜欢的人,自己喜欢的人强大起来,感到高兴也是应该的。

“呵呵。”无音发出一阵低低的笑声。宁莫笑凑到无音耳边,勾住无音的脖子,八卦地问:“音叔,你是不是想到年轻时候追我娘的情景了?”

“我看你这模样,倒没有想到我年轻的时候,不过你现在和你爹当年有几分相似。”无音感慨万千地说。他遥望天空,宁莫笑顺着他视线看过去,那方向正是大陆的正北方。

一直朝着大陆的正北方走,大陆最边缘的一块地方便是北域,那里四季冰封,荒无人烟,时而暴风雪大作,但却有无数的天材地宝和珍稀妖兽。

宁莫笑意识到自己勾起了无音记忆中的不快,他立马转移了话题:“音叔,慕晨哪儿去了,怎么没看到她?”

“她就在外面,不过……哎,你这小子猴急猴急的,我话还没说完呢!”无音刚说完前五个字宁莫笑就像一阵风似的飘了出去,无音急忙跟在后面,免得宁莫笑看到颜慕晨现在的样子狂性大发。

无音和宁莫笑前后脚出了门,只是无音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宁莫笑。

“公子去哪儿了?”无音转悠了一圈儿也没发现宁莫笑的踪迹,不得已他只好用神识查探整座无声小筑。

“音叔!”宁莫笑突然从背后跳出来,还拍了无音一巴掌。

“慕晨呢?”

“我见她睡着了,就将她送回了房间。”宁莫笑解释道,随即将视线转向身后一直粘着自己的颜云:“音叔,这是什么鬼东西。”

宁莫笑脑子里大部分的东西都是从无音这里学到的,可以说无音知道的宁莫笑一定知道,而这个世界上无音不知道的东西屈指可数,所以宁莫笑这样问分明是在打击颜云。

“它叫颜云,慕晨从明山书院手里弄来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怎么,一匹马你都吃醋?”无音大笑起来,有些同情地看着颜云。

颜云被封的五感早就被宁莫笑无意解除了,所以它能听懂宁莫笑和无音在谈论什么。颜云发出一声悲鸣,前蹄高举想要趁宁莫笑不备,两蹄子把宁莫笑踏成肉泥。

宁莫笑背后似乎长了双眼睛,颜云的蹄子刚抬起宁莫笑就侧头看向它,那双浅棕色的瞳子闪着丝丝紫光,颜云像是受到了惊吓,惊叫起来,原本准备践踏宁莫笑的前蹄硬生生弯了下来,竟然跪倒在宁莫笑面前!

宁莫笑面带冷笑,他弯下腰轻抚着颜云的毛发,柔软的触感令人爱不释手。宁莫笑舔了下嘴唇,脸上染了几分邪气,他吞了口唾沫,仿佛眼前的颜云是一盘美味的烤肉,让宁莫笑垂涎三尺。

“聿——聿——”颜云目光闪躲不敢直视宁莫笑,嘴里的低鸣像是在求饶,高大的身躯在比它矮小许多的宁莫笑面前,竟然止不住地颤抖着。

“既然你是她的马,我就不把你怎么样,但你记住,若是你敢伤她,我定将你剥皮抽筋,令你永生永世受尽烈火灼烤。”宁莫笑笑得像个温柔的情人,说出的话却令人不寒而栗,他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专门收割性命。

“聿聿——”颜云拉长了声音表达自己的情绪,在宁莫笑面前它完全不敢反抗,宁莫笑似乎就是它的天敌。

解决完颜云的事,宁莫笑回到了自己房间,无音也跟着进去了。

布下防止偷窥的结界,宁莫笑急切地问:“音叔,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炎京城的事只要无音想知道,哪怕是掘地三十尺他都能知道,所以就算他人在无声小筑,十方商行的一切都没能逃过他的耳朵。

无音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诉宁莫笑,出于宁莫笑对自己的信任,也出于对颜慕晨的肯定,他擅自做主隐瞒了一些事,比如颜慕晨拍到灵玉时的情景,比如颜慕晨和云剑的约定。

告诉了宁莫笑想知道的,无音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请求:“公子,我挺喜欢颜慕晨这个丫头,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插手她的事。很多事情是关心则乱,可是你的关心是不是她所需要的,你并不知道,做错了事只会适得其反。”

“音叔,你说的我都懂,可我总是忍不住要知道她的一切,尽管我不会出手,可……”宁莫笑脑筋似乎打了结,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他纠结了一番,索性冲出房间在井边打了两桶水浇在自己身上。

“大半夜的浇冷水,上火了?”熟悉的奚落声从房顶传来,宁莫笑抬头一看,原本应当在房间睡觉的颜慕晨,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聆叹

作家的话
今天双更,这是第一更。求收藏、推荐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