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重生:妖帝的逆天狂妃

最强重生:妖帝的逆天狂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对战洗髓期

宋员外话中的威胁意味十足,颜慕晨毫不在乎,她沉声道:“养出这样的儿子,你也该死。”

声落剑起,宋员外拉着宋寒往后一退,却拉不动宋寒。自己往后退了一步,就见儿子用手中的宝贝挡住了颜慕晨的剑。正在他欣喜的时候,颜慕晨手腕再沉,“咔”,一声轻响,宋寒手中的扇子竟折断了。

“我……我……”宋寒双唇颤动,泪眼婆娑,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哗啦啦”的水声传来,不久风中就飘散这一股刺鼻的腥味。颜慕晨低头秀眉紧锁,嫌恶地看着宋寒下半身。

宋寒站的地方晕开一团水渍,还有水珠不断从他裤子滴落,“滴滴答答”声响彻整条大街。

“求求你,求求你,别杀我……”宋寒双膝一弯,扑通跪在地上,正好跪在自己尿中,他跪着前行,想要抓住颜慕晨的裤子。

颜慕晨往后退了退,躲过了宋寒的爪子。

“恶心。”颜慕晨看都不看宋寒,剑高举,“嗖”落下。

一抹猩红溅起,“嘭”一声,一个黑乎乎、圆滚滚的东西落在地上,两粒黑白分明的眼珠突出,格外恐怖。

“你……你……”儿子身死,宋员外全身力气被抽空,身子软趴趴的坐在地上。

剑尖在石板上划过,发出的声音对宋员外而言,无异于催命之音。

“我,说到做到!”低沉的嗓音,没有情绪,却有丝丝温暖在其中,然这丝暖意宋员外感觉不到,他的身体大概是被冻僵了,不能移动半分。

宋员外眼中泪光点点,嘴唇蠕动想要说话但发不出一个音节。颜慕晨神情冷漠,剑径直刺向宋员外心脏。

眼看剑就要刺进宋员外的身体,空中传来一声怒喝:“住手!”

一道强大的气劲应声而来,不仅将十凝弹开,颜慕晨也被震得退了几步。

“杀了我玄光门弟子,还妄图杀其亲属,将你投入丹炉炼成丹药也不足以抵消你的罪孽。”

颜慕晨循声望去,只见一道白影自空中缓缓飘下,像一片薄薄的羽毛,毫无声息落在颜慕晨和宋寒中间。

只是一个穿着白衣的男人,手中转着一根短棒。

“御空飞行,丹阳境?”

丹阳境,比颜慕晨高出五个境界。

如果来人真是丹阳境,这倒有些棘手。颜慕晨仔细一想,又觉得可能性不大——宋寒又不是什么资质卓绝的人,派一个丹阳境弟子来救,未免小题大做。

“难道是想给我施压?”一个可能闪过颜慕晨脑海,还来不及细想,白衣男子又开口了:“我劝你束手就擒,说不定师父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饶你一命。”

“玄光门人?”颜慕晨保持着镇定,杀了宋寒她心愿已了,加上手中有传送阵,随时可以离开,所以就算面前这人境界高出自己许多,也休想伤到自己。

“玄光门弟子吴隐。”吴隐自报家门,语气自豪无比,还有对颜慕晨浓浓的不屑一顾。

颜慕晨左手握着传送阵,便于随时传送;右手举着剑横放到胸前,面无惧色地看着吴隐。

“来战!”

颜慕晨话音落下,右手腕一转,手中长剑笔直地刺向吴隐。

吴隐一脚把宋员外踹开,手中短棒方向一变,轻轻拨开剑身。颜慕晨稳住身形,顺势扭转身体,剑由刺改为横劈。

吴隐短棒撑地,身体以短棒为支点高高跃起,剑刃刚好削过吴隐脚底。

“你不是我的对手。”吴隐落在地上,劝说道,“我看你也是个好苗子,不如随我回玄光门,做我的道侣。”

吴隐说得诚挚,颜慕晨“呸”了一声,讽笑道:“连宋寒这种人都收,我看你们掌门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你也差不多。”

一番交手,颜慕晨对吴隐的境界也有了一定了解——吴隐最多洗髓期,先前他在空中,大概是用了什么特殊方法吧。

“既然如此,抱歉了。”吴隐见颜慕晨倔强,也不再啰嗦,他握着短棒两端往两侧扯。

“喝!”

瞧见吴隐神情陡然严肃起来,颜慕晨心知不妙,再看吴隐的动作,颜慕晨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身体下意识就动了。

长剑再次劈向吴隐手臂,吴隐侧身躲过,同时短棒一分为二一抹银色光芒乍现。

短棒竟然可以变成一柄长枪!

“呼——”颜慕晨的气息渐渐不稳,比起经过洗髓的身体,她这具本就羸弱的身体,体力难以为继,更重要的是她的经脉不通,就算有灵气也无法使用战技!

“我现在还不能死,我还没有替父母报仇,我还没有替前世的自己报仇……”

“不过洗髓期,谁说我颜慕晨一定会输!”战意被激起,颜慕晨挥动长剑,如一道闪电快速刺向吴隐。

吴隐身体稳如山,挥舞长枪缠住剑身,颜慕晨步步逼近,他毫不动摇。剑纠缠着长枪,眼看枪头就要刺中颜慕晨,颜慕晨猛然抽出另一把剑,用尽全身力气向吴隐扔去。

剑光闪过,笔直的一条线冲向吴隐,吴隐脸色微惊,他显然没想到颜慕晨还有另一把剑。

可那又如何?

经过洗髓伐毛,不仅体内的污物排除,神识也明锐了许多,虽然颜慕晨的剑快到面前他才发现,但终究是发现了。

两指钳住射来的剑,吴隐冷笑道:“区区凝气期,还敢在我面前耍这些花招。”

颜慕晨呼吸越来越重,黄豆大小的汗珠顺着她的额头滑落,衣衫浸满汗水紧紧贴在皮肤上,无形中又给颜慕晨增加了一层压力。

吴隐抓住时机,长枪猛然刺过来,颜慕晨酸软的手臂举起十凝架住枪身,无力的身子仅用最后一丝意志支撑着。

肩膀传来一阵疼痛,颜慕晨低头一瞧,手臂不知怎么的,被划了一道口子,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衣。

“看来我是敌不过他,继续纠缠也无济于事。”看到吴隐的枪刺来,颜慕晨叹了口气,启动了传送阵。

枪划破空气,发出爆破般的响声,可没有如吴隐预料的那样血溅三尺——颜慕晨瞬间在自己面前消失。

聆叹

作家的话
某叹对前面的章节做了些小修改,主要是改错别字和语句不通,情节方面没有改动,有遗漏的地方希望大家帮忙提出来。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