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画狂

第5章

“阿天,阿天,快起床,要迟到了!”毕罗天还在梦里漫游,觉得很远的地方传来让他起床的声音,他一激灵,忽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原来是老妈在叫他起床。大概是昨晚上与白皮鲨聊天迟了,今天早上一直醒不过来,直到刚才还在做着美梦呢。

应该是美梦吧?虽然梦中的情节很模糊,已记不太清,但肯定是与金凌樱子有关,好像还与她做模特有关。毕罗天感到奇怪,自己平时很少做梦,怎么昨晚白皮鲨说了学校要成立模特队的事,夜里就做梦了呢?而且为什么会做到金凌樱子呢?难道真的会发生什么吗?

再一看挂钟,已经是7点钟了。不行,不能再胡思乱想,该上学了。

“你怎么不早点叫我?肯定要迟到了。”他怪老妈叫他太迟。

“我看你睡得像死猪,很累的样子,想让你多睡一会。”老妈心疼地说:“你没有不舒服吧?”

“没有!不过,我不吃早饭了。”说着,他冲进卫生间,胡乱地洗漱了一下,拎起书包就往门外冲。

“哎,阿天,带上两个小蛋糕,不然会饿着的。”母亲赶紧追出来,递上小蛋糕。毕罗天一溜烟似的消失在楼道口。

他跨上新买的捷安特“剑齿虎”自行车,一阵猛蹬,不一会儿功夫,就到了校门口。还好,离上课还有几分钟。毕罗天定了定神,推车进了校门。

只见校门口右侧的布告栏前围满了人。什么事?往常这个时候布告栏前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的人,一定是有什么重要通知。毕罗天停好自行车,看看还有时间,也就挤进去看个究竟。

哇!看来这回白皮鲨的确没有吹牛,大家围着布告栏议论纷纷的正是一张关于招聘模特的通知。通知如下:

关于我校成立业余模特队及招聘模特的通知

为了进一步提高我校美术专业基础课的教学质量,解决专业模特严重不足的问题,经研究,决定成立校业余模特队。计划在本校高一年级中招聘男、女同学各十名,有意者请在三天内到校政教处报名。

报名条件:男,175CM以上;女,165CM以上,容貌端正者。

符合条件的报名者经审核,由专业教师培训后上岗,在课余时间为高二和高三的素描和速写课服务,服务费为每课时10元。模特工作出色者,可参加校勤工俭学优秀学生的评选。

希各知照。

校政教处

除了说招的全是MM这一点外,白皮鲨的小道消息真是千真万确。这是谷蔺美高破天荒的事,同学们都异常地兴奋。高二、高三同学兴奋的是从此以后可以不用一天到晚画冷冰冰的石膏像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充溢着他们。高一年级的同学更多的是关心自己是否符合条件,参加模特队会不会有人说闲话等等问题。

毕罗天因为事先已经得知这个消息,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激动,不过,脑子里又一下子掠过了金凌樱子的影子。他用力挤出人群,急匆匆地赶到教室。教室里,同学们也在乱哄哄地议论这件事,没等他加入议论的行列,上课的铃声响了。

数学课对高二(2)的同学来说是最头痛的,不仅仅是课程枯燥乏味,还因为数学老师师晏雄的严厉。

师老师50开外的年纪,戴一副深色宽边眼镜,微黑的皮肤,始终板着一张严肃的脸,背地里,同学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四眼熊”,不过,没人敢当面这样叫他。他与蓝梦儿正好形成强烈的反差,每次上完蓝梦儿的色彩课,要是接下来正好是他的数学课,那简直是从天堂一下子跌落到地狱的感觉。

要论教学经验,师老师那是没得说。但同学们似乎并不需要他的经验,他们需要的是自由,而师老师恰恰是全校最严厉、最古板的。正因为如此,大家都有些怕他,虽然不喜欢上他的课,也只能硬着头皮忍着,如坐针毡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不过,也有例外的,那就是梵哲。百分之九十的数学课上,梵哲总是以睡觉的形式度过。师老师虽也有过几次如门外罚站之类的严厉处罚,梵哲也不顶撞,只是我行我素,毫无悔意。好在梵哲睡觉并不影响人家,最后,师老师只好把他归为“无可救药”的一类,随他去了。

这会儿却有点例外,梵哲睡觉的打鼾声越来越响,引得同学们忍不住嗤嗤地笑,教室里严肃的空气一下子被打破了。师老师忍无可忍,走到梵哲座位前,一个毛栗子重重地打在他头上,梵哲哼哼着总算醒了过来,抬头一看,师老师的大黑眼镜就在面前,这下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同学们趁机哈哈大笑释放一下紧张的情绪。

“我早就说过,就算把我倒过来叫,我还是你的师老师!所以,不怕你造反!”师老师扯着嗓子大发雷霆。

梵哲倒好,一点也没有造反的意思,不慌不忙地说道:“对不起,师老师,我不睡了。”

对于梵哲这样的“无可救药”者,师老师也是无计可施,见他态度温和,也只好自找台阶,严肃地对大家说:“继续上课!”

上课继续进行。好多同学仍很兴奋,觉得刚才的插曲还不过瘾,恨不得再多闹一会,不过,他们已经很感谢梵哲了,他做了他们不敢做的事,为他们出了气。所以,私下仍在说着悄悄话,极力赞赏他的酷哥行为。不一会儿,梵哲又进入了梦乡,还好这回没有鼾声,师老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管自己讲课。

今天梵哲睡觉打鼾的原因,恐怕只有乌豆儿知道,因为他陪了梵哲整整一夜,只是熬到后半夜2点,实在支持不住了,只好在睡梦中陪他,而梵哲则像个拼命三郎,直到早上6点半,吃了早点就匆匆赶到了学校。

原来,昨晚梵哲也在为壁画设计方案奋斗了一宿。

在新美术馆与毕罗天的较量中,梵哲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同学们的喝彩声也证实了这一点。可以说,在这一回合中,自己给毕罗天一个沉重的打击,但他知道,毕罗天不是草包,辩论中的失败只会激起他的斗志,在方案设计中加倍用心,所以,自己也必须更加努力,尽快拿出高质量的设计方案,否则,就会被人看成是光说不练的绣花枕头。到那时候,不但第一回合的胜利成果不保,就连“当代梵高”的美名也会被人当作笑柄。

梵哲还有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那就是自己对苏紫的看法。在外人眼里,自己从来不把苏紫当回事,就像走在两条道上的人。其实,自己是非常佩服她的。她不光是一个让人心动的MM,更重要的是,她除了打架打不过自己外,没有哪个方面会输给自己,特别是在文化课方面,简直让自己无地自容。正因为如此,他只能在她面前装作高傲的样子,其实他自己心里最清楚,这正是自己空虚和自卑的表现。

现在有这样一个能发挥自己特长的大好机会,又是在她的领导之下,自己无论如何要争口气,绝不能在她面前丢脸,一定要让她对自己另眼相看,否则,今后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因为有这样的活思想,梵哲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格外地拼命。倒霉的是他的忠实崇拜者乌豆儿,不过,也多亏有他的帮忙,梵哲的设计方案才能够顺利推进。

先是主题的确定。虽然在辩论中毕罗天谈到了主题问题,自己心里也是认可的,但那只是个很抽象的概念,并没有具体的内容,再说,自己也不愿意与毕罗天有雷同的内容。既要有明确的主题,又必须有生动的内容来表现,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乌豆儿东一棒西一锤地出主意,虽然多半是馊主意,却给梵哲不少的启发,总算在半夜12点以前敲定了主题。

接着是表现形式问题。在这方面梵哲要自信得多。因为在设计公司已经做过不少方案,梵哲对设计需要把握的要素已了如指掌,再加上放学后对新美术馆周围环境的实地踏勘,使他对风格的把握已经成竹在胸。不过,当他拿起铅笔在画纸上勾勒时,站在一边的乌豆儿仍不停地指指点点,一会儿说“这儿太夸张了”,一会儿又说“这条线还没到位”。虽然有点烦,但他的指手划脚也不乏可取之处。

“看不出你的专业水准大有长进哪。”梵哲对乌豆儿大加赞赏。

“还不是跟着梵哥学的拳头?”乌豆儿虽是在吹捧梵哲,实际上是得意洋洋地吹嘘自己。不过,他并没忘了大献殷勤,一会儿给他端水喝,一会儿帮他烧点心,忙得不亦乐乎。

他的殷勤决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崇拜。他不仅对梵哲桀骜不驯的酷哥行为崇拜有加,还对他的美术天才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钻研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更重要的是,梵哲的文化课成绩与自己差不多,甚至还不如自己,这就让他觉得梵哲与自己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少了一分距离感,多了一分亲切感,可以说,梵哲就是自己追求的目标。而对毕罗天和苏紫虽然也很崇拜,但他觉得自己离他们太远,只能敬而远之。

忙到后半夜2点,乌豆儿困得实在支持不住了,哈欠连天地对梵哲说:“梵哥,你哪来的那么大劲啊,我可是支持不住了,我要先睡了。”说罢,倒头便打起鼾来。

“睡吧,睡吧,省得烦我。”梵哲边说边看了乌豆儿一眼,见他已经睡着了,自言自语地骂了一句:“瞌睡虫。”

对于乌豆儿的忠诚和殷勤,梵哲真的很感动。因为从小的经历,梵哲一向来脆弱而自卑,怕让别人瞧不起,他只能以这种放荡不羁的方式来掩盖自己的弱点。这样,虽然在心理上得到了一点平衡,但他的朋友少得可怜,更不用说知心朋友了。现在,乌豆儿与自己同舟共济的决心,不仅让他感动,也给他孤独的心灵带来安慰。

不知哪来的一份柔情,梵哲找来一条毛毯轻轻地给乌豆儿盖上。然后,一直奋斗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看着一夜的奋斗成果,梵哲竟然毫无睡意,他计划明天再把这份设计稿用电脑做成三维效果,让同学们大吃一惊。

想到这儿,他得意地笑了。

吴一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