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情缘

第26章 意外

一个人在街头漫无目的地游荡着,这座从小长大的城市突然让灵澈觉得很陌生,从小活在爸爸妈妈营造的温室中,从未真正见识见过社会的残酷。伴随着父亲的去世,这个世界最黑暗的一面一次又一次赤裸裸地呈现在她的面前。过去的理想轰然坍塌,各种失落、茫然夹杂着愤怒找不到出口。那些行色匆匆的人群,有多少是怀揣着梦想来到这里打拼,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如愿以偿呢?

灵澈突然觉得很孤独,她拿出手机,拨通了向柯的电话,只有想起他,才能温暖她稍稍有点寒冷的心。

过了许久,电话才终于接通,沈思佳甜美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灵澈,是你吗?我是思佳。”

灵澈愕然地点了点头,“沈小姐,你好。”

“哥哥在外公的书房里谈事情,我看到是你的电话就忍不住接了。”思佳道:“要不要我拿进去给他?”

“噢,不用了,没什么事情。谢谢你。”灵澈黯然地挂断了电话。向柯最近和爷爷的关系在一点点修复中,两人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向柯父母的雷区,试着去敞开心扉接受彼此。灵澈也很希望向柯漂泊的心能够早日回到属于他的家中,可是对于这个家,不知为什么,她却有一丝丝畏惧。盛世集团的阴影下,灵澈总觉得自己的世界太渺小,渺小到随时可以被这金融帝国的洪流冲垮。若向柯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律师,她可以很自信地站在他的身边;可是当有一天他以盛世集团继承人的身份站在她面前时,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更何况,身边还有那么多因为向柯身份虎视眈眈的觊觎者。灵澈觉得自己很矛盾,这种矛盾早晚有一天会将她彻底击垮!

想到这里,灵澈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肚子的饥饿将她从纷飞的思绪中拉回了现实,转身看看周边的环境,和上次向柯带她喝粥的地方非常地近,灵澈决定试着去找一找,看看自己还能不能找到那家粥铺。

事实证明,人的记忆并不是总是那么的可靠,它也会偶尔打打瞌睡,出现一点点偏差,苏灵澈在老巷子里饶了两圈就已经完全迷了路。这一群低矮的平房显然和这高楼林立的城市格格不入,很多墙上都写着一个大大的拆字,除了几户准备搬走的人家外,长长的巷道里看不到什么人烟。一条黑猫从背后蹭地窜了出去,发出一阵阵婴儿哭泣般地嚎叫,灵澈望着远处的高楼地标,又累又饿,只想赶快走出去。

可是越急越乱,灵澈正懊恼地脱下自己不小心断了根的高跟鞋时,一个头发毛毛的少年嬉笑着挡住了她的去路。

灵澈警惕地望着来人,大脑飞快地思索着应对的策略。她从包中小心翼翼地掏出钱包用力向前面扔去,同时转身正准备向后退去,背后不知何时窜出的两个黑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包里的手机拼命地唱着歌,划破了夜空的宁静,灵澈犹豫着不敢动,少年却狐疑地从她的包中掏出手机,利索地按了两下,呱噪的声音停止了,世界顿时静了下来。

灵澈感觉到冰冷的利刃划破了她的外衣,硬硬地抵住了她的脊背,温暖的血液黏黏地顺着后背静静地晕染开来,伴随着皮肤撕裂的灼热。少年的声音如鬼魅般热乎乎地从耳边传来:“不要再多管闲事。”

仿佛梦魇一般,三个少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夜空下,寂静地巷子里空无一人,只剩下灵澈犹如惊魂般瑟瑟发抖。她颤抖着捡起被少年丢在地上的手机,努力摁了几下终于开了机。屏幕一亮起,熟悉的号码便拨了进来,看到向柯的名字,灵澈的眼圈顿时就红了,向柯焦急地问道:“灵灵,你在哪里?为什么突然关了机?”

灵澈咬着嘴唇,故作镇定道:“我迷路了。”

“那你周围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告诉我,我去接你。”向柯道。

“只是很多平房,看起来很像你上次带我喝粥的地方,可是我却找不到那家粥铺。”灵澈喃喃道:“向柯,我好怕,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你试着找找看,附近有没有电线杆?”向柯道。

“有。”灵澈颤巍巍地捡起地上的钱包,蹒跚地走到最近的电线杆下,借着手机昏暗的光,向向柯报出了电线杆上的数字。

“灵灵,呆在那里不要动,我马上就到。”向柯叮嘱道。

灵澈点了点头,就势在地上坐了下来。一晚上没有吃东西,她顿时觉得又饿又困,浑身冷得发抖,没有一丝力气,向柯的电话并没有挂断,他的声音暖暖的,像阳光一样照亮了灵澈的心,她像抱着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捧着电话。

向柯赶过来大概用了十几分钟左右,他看到瑟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灵澈,赶忙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紧紧包在灵澈的身上,轻轻地把灵澈抱在怀里,关切道:“灵灵,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碰上几个小混混而已。“灵澈轻描淡写,将脸紧紧贴在向柯的胸前,熟悉的气息温暖了她冰冷的脸蛋。

“你受伤了?”向柯不经意摸到灵澈背后粘稠的血,紧张道:“给我看看你的伤口。”

灵澈把脸埋在向柯的怀里,低声道:“只是划破了皮肤,不要紧的。”

“流了那么多血,我们去医院。“向柯抱着灵澈的手紧了紧,不禁加快了脚上的步伐。

伤口的确不深,对方显然只想恐吓一下灵澈,只是耽误的时间有点久,导致失血过多,灵澈看起来很虚弱。医生简单地帮她处理好了伤口后,吩咐她一定要注意休息,不要让伤口感染之类的。向柯却如临大敌般,细细地盘问起事情的始末。

想到这件事情可能和张毅的死有关,灵澈不敢大意,丁大发的叮嘱尤在耳畔,不能和向柯说实话,只能模棱两可地打着太极:“只是刚巧碰上了不良少年缺钱花了而已,你不要那么紧张。”

向柯一脸阴沉,掏出灵澈的钱包,钱包中几张崭新的红票票安然无恙地躺在那里,他将这些钱拿出来,摊在灵澈的面前,冷冷地望着她。

“你不要像审犯人一样嘛。“灵澈心虚地低下头:“我又没有什么事情。”

“工作上的事情你不肯说也罢。”向柯的眼睛深不见底,声音里却透着不容否认的权威:“明天我会帮你向丁董报假,不管什么事情等伤好了再说。”

“不要嘛。”灵澈本想反驳,抬起的眸子刚好撞上向柯凌厉的目光,只好讷讷地闭上了嘴巴。

熟悉的音乐声打破了空气中的凝重,向柯狐疑地拿出灵澈的手机,看到嘉瑞的号码在屏幕上闪亮着,眼睛里燃烧的火焰更盛,紧紧地盯着灵澈。

灵澈小声道:“又没什么事情,不要接了。”说着就要去挂断电话。

向柯眼疾手快一把抢了过来接通了电话,只听嘉瑞地声音焦急地从听筒那边传了过来:“灵灵,刚才我停车的时候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有点不放心你,所以打电话确认一下,你到家了吗?”

“灵灵现在和我在一起。”向柯冷冷道。

“哦。”嘉瑞道:“没事就好。”

“我的女朋友我会照顾,林律师有时间还是多陪陪家人的好。“向柯随手挂断了电话。

灵澈低着头,心虚地不敢看向柯的眼睛。

向柯却默默地帮灵澈把手机和钱包装好,轻轻地抱起灵澈,柔声道:“没有保护好你,是我不好。“

灵澈摇了摇头:“不要这么说,你已经很好了。”

向柯脸上的阴云一点点散去,手上却加大了力道,恨不得一把将灵澈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傻丫头,不用为了工作那么拼命,你是女孩子,冲锋陷阵的事情交给男人来做,没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安全更重要。”

灵澈赶忙点点头,将脑袋紧紧缩进向柯的怀里,心中的不安渐渐散去,变得像天边的云朵一样柔软。

为了不让母亲担心,灵澈刻意嘱咐向柯隐瞒了自己的伤情,向柯虽然不太乐意,却也只好配合着灵澈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究竟今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事关灵澈人身安全,灵澈自己不愿意说,向柯却不能不去了解一番。今天的事件明显是为了吓退灵澈,可是那肇事者实在太不了解我们这位倔强的小朋友了,她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岂是这么容易就屈服的?没办法从灵澈身上入手,向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打电话给丁大发问个清楚。听闻灵澈受伤的消息丁大发也深感意外,对于向柯的追问,他似乎并不愿意说实话,只是说最近交给灵澈的案子有些复杂,可能触动到了某些人的利益,他会安排其他人继续跟进。

“以我对灵澈的了解,如果她真的掌握了什么,一定是不会放弃的。”向柯开门见山道:“不如你把这个案子交给我来做。”

西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