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爱之心机嫡女

第38章 质疑

“掌柜的,为什么她会在里面,这就是你说的贵客!”于无垠气恼着。

“世子妃息怒啊,这,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君王爷在里面,我等,也是遵了王爷的命令,不然,怎么敢要您在这边而不给您安排呢。”掌柜的擦拭着汗珠,急切地解释着。

在听闻拓跋巍君也在内室,果然,于无垠的脸上,青白交替。

“为什么君王爷也在里面?”

“世子妃,我等也不清楚啊,自从朱大小姐时常光顾我们店之后,君王爷便也时常过来,只是,这王爷吩咐了,不许给人进去,所以这……”

“行了,我知道了,这是一百两!”于无垠打断了掌柜的的话,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拍在了桌上。“这!”掌柜的看着于无垠,果然,于无垠轻轻说着“这是给你的,我只是要,悄悄进去一趟,如何?”

对于于无垠而言,看着拓跋巍君这偷偷摸摸的举动,心里便疑惑起来,而这一百两的大手笔,她自信无人能抵挡这诱惑。

看着掌柜的一脸的纠结,于无垠安安静静地等着,果然,掌柜的迟疑道:“世子妃,那个,那你可要小心点,万一王爷知道了,小的可是掉脑袋的。”

“放心吧!”于无垠此刻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婢女,和掌柜的一个眼神的交流。

悄悄走进里屋,于无垠便听到了令自己生气的话语。“颜惜,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本王一点时间呢?”

“为什么我要信你啊!你自己说的,只要我能解除了和游世子的婚约,你就和皇上请旨娶我的!”

“可是,你为什么就算计于无垠呢?”

“为什么,你我早有夫妻之实,而你,却移情于她,既然是因为我和游世子的婚约你有所不便,那么,撮合他们,不是一举两得吗?”

“颜惜,你误会我了!”

“是吗?你自己没有发觉,我可是很清楚的,若是我不及时出手,你和她,难道不就要重蹈你我日久生情的覆辙吗?我不愿意,和人分享,还是和可能威胁我的人分享!”

朱颜惜的对话,一字不漏都在于无垠的耳里听了进去,而拓跋巍君的声音,还有二人的对峙,于无垠的心,七上八下。“你说的,只要我在皇兄的宴请上对她冷言冷语,你就不再纠结这个事情的,何况,她和本王,已经不可能了,不是吗?你何必如此的,不依不饶”拓跋巍君的话,在于无垠的心里,一石激起千层浪,此刻的于无垠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原来,拓跋巍君对自己,早就有了爱恋,而偏偏,这一切,都被朱颜惜搅和了。

“我不依不饶?君王爷,如今,还有柳烟鹭,你这一会一出的桃花,你要我,如何是好?”

于无垠在掌柜的的示意下,只能退了出来,而脸上,悲喜交加!

“小姐!你还好吗”婢女秋旋轻唤着于无垠。

“秋旋,你都听到了,你觉得,本小姐,能好到哪里去?”铁青着的脸,于无垠没有好脾气地,将怒火冲着秋旋而去。

扶着于无垠的手,秋旋一脸的愤愤不平,“小姐,如果按照刚刚说的,那么,岂不是君王爷其实对小姐有意?”

秋旋的话,重重击得于无垠喘不过气,自己的感觉,和别人说出来的怀疑,果然,还是不一样的。

阴狠,再次在于无垠的脸上出现。“朱颜惜!本来我就容不得她以媚药算计我,而如今,她倒是恶毒得很,失身君王爷在先,设计我在后,这一石二鸟的算盘,打得还真是精细。”

“小姐,你说,我们能怎么办啊,如今,你已经是世子妃了,再也……”

“啪”的一声,于无垠一巴掌甩上了婢女秋旋的脸上“不需要你来提醒本小姐!”

对于这个事实,于无垠心里的愤恨,越是积攒着,越是迫切需要宣泄。

在于无垠离开片刻后,掌柜的走入内室。

“阁主”只见掌柜的毕恭毕敬地对着二人行礼。

“吴叔不必多礼!”朱颜惜笑笑地,坐在了主位之上,而此刻的拓跋巍君,随着面具一揭,司空博淡漠的脸,出现在面具之下。

“阁主,博少爷,于无垠已经离开了。”

“看来,这会,就要等着于无垠那边的消息了。”朱颜惜噙着笑意,悠哉悠哉地品着茶水。

司空博蹙眉“颜惜,你这计划,秋旋可是个变数。”

对于朱颜惜的计划,司空博虽然坚持要求找人假扮秋旋,然而,朱颜惜却偏偏选择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则,这令司空博,很是担忧。

“司空大哥,你想多了,我们的计划,秋旋不知道,不是吗?她是个孝顺的人,于无垠见死不救,而你救了她父母,这个恩情,我相信,她不会忘记和害了你的,再说了,对主子的忠心,前提是主子值得自己忠心,不是吗?”朱颜惜笑了笑,安抚司空博道“何况,这秋旋也只是知道说,引于无垠生气,在无其他东西知晓,我想,这个你可以放心。”

尽管朱颜惜分析着,也丝毫没有令司空博卸下心防。

“颜惜,秋旋,已经被我送走了。”犹豫了许久,司空博皱眉说出。

突然停滞了下,“司空大哥,你做了什么了?”

“放心吧,我只是,送了她一家子,远离了京都。”司空博的话,令朱颜惜微微放心。

而朱颜惜不知道的是,司空博送走的,只是秋旋的家人,而秋旋,偏偏在司空博的密令下,等待着黄泉的不归路。

京都郊外,秋旋惨白的脸,认命地等待着刀剑下来。

哐当地一声之后,秋旋便被几名黑衣人救走,桀骜不驯的一句话,冷冷落下“尘阁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而朱颜惜,此刻却被蒙在鼓里了,当尘阁的人急匆匆地找着司空博的时候,司空博铁青的脸“颜惜,我先走了,有事!”

朱颜惜只是蹙眉,看着司空博离开的背影,“吴叔,我们先走了。”朱颜惜知会了一声,这才缓缓走出了玉石坊。

蝶舞依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