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逆天:浴火之凰

第8章 深洞寻冰

“娘亲,娘亲,怕!”小东西眼泪汪汪的看着冰蓝,小短爪子狠狠把这冰蓝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手腕的伤口,本要凝固的鲜血再一次流出,血水顺着冰蓝的手留在小东西的身上,小东西忘记挣扎,竟然抬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冰蓝的伤口,冰蓝只觉得手腕处暖暖的,然后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冰蓝微微惊讶,以至于她没有看到小东西在舔了她的血之后,眼睛竟然从原本的红色变成了蓝紫色的,但瞬间又恢复了原样,额间也多出了一个浅浅的类似闪电的痕迹。

冰蓝看了眼伤口,又看了眼小东西,微微叹了口气,算了,好歹也是个神兽,或许以后出门在外没有干粮了,就把这个小东西煮了吃,填饱肚子也不错。这样安慰自己,冰蓝勉强接受了这个小东西。

小东西笑呵呵的看着眼前这个在想着怎么把自己煮了吃的“娘亲”,毫不担忧以后的命运会如何。

“小东西......”冰蓝说着忽然想到,毕竟是自己养来的食物,总的起个名字吧。“以后就叫你小东。”

如此随便的名字只有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家伙不会反对。此时的它正咧着嘴吧高兴地喊着“娘亲。”

将小东放到怀中,迈步向远处的山洞走去,她能感觉到,那里的寒气更重。

山洞很深,越向深处寒气越重。冰蓝明显感觉到四肢好像被冻得有些僵硬,但重点是,她到现在连个冰碴都未见到。

她的步伐明显变慢了许多,反观蛋怀里小东却是越来越不安分,冰蓝第四次拽着小东的短腿要塞到怀里,终于忍无可忍了。

看着飞奔在自己前面小东,冰蓝也懒得理他了。

“娘亲,饿。”像个复读机一样不停地在冰蓝脚边转着圈,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着。

“娘亲,饿。”

冰蓝完全不想理他。她很奇怪为什么都走了这么深了还是没有见到冰块。

“娘亲,饿。”小东孜孜不倦的表达自己的饿意。

冰蓝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走了这么久,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可冰块的影子却没见到分毫。

就在冰蓝犹豫着是否继续前进的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没有冰系衣服护体,就算走到寒冰洞深处也见不到冰。”

听到声音,冰蓝全身戒备的抬头看向声音的发源地。

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但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头上有人。

冰蓝暗自懊恼自己的大意,随即快速向后退去,双手悄悄凝结成一道冰刃,她现在还不适合暴露自己的实力,她在等,等对方先出手。

“娘亲,饿。”与现在的气氛完全不搭调的声音。

冰蓝低头狠狠瞪了小东一眼。

可能是被娘亲的眼神吓到了,小东难得的安静了下来,迈着小短腿向冰蓝走来。

“这小东西怎么在这?”头上的声音再次响起,冰蓝总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听过。

冰蓝懒得回答对方的话,自己从昨天开始就好像一直处于备战状态。她不过是想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貌似有些困难,但那又怎样,阻碍她的,遇神杀神,遇佛弑佛。将一切不平淡的铲平后不就是平淡的了?这就是冰蓝一直遵循的宗旨。

“下来。”完全命令的口气。

昏暗的山洞瞬时静了下来,小东好像感觉到了气氛的压抑,站在冰蓝不远处一会看看娘亲,一会抬头看看上面。

冰蓝只觉得手脚被冻得有些麻木,她在想这怎么摆脱某处危险的怪人。

就在她还在思考着的时候,突然眼前一晃。

一道白影便落到了她的面前。

“是你?”站在冰蓝面前,一袭白衣的男子便是早上那个神秘男子,当然现在的他依旧神秘,脸上的面具在昏暗的洞穴中冒着寒光。

“说过我们很快会见。”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手中却忽然多了件衣袍。

冰蓝眉毛微挑,魔术?

“穿上。”跟冰蓝一样命令般的语气,池湮伸手将手中的黑袍递给她。

看着池湮的动作,冰蓝心中不解。但还是伸出手......她不是要接衣服,而是快速将手中的冰刃袭向池湮。

对方是否会伤害自己,她不知道,但她知道先下手为强,吃亏的就不会是自己。

池湮没想到冰蓝会突然袭击自己,看到她手中的寒光,心中暗道不妙,快速侧身躲闪。但两个人离的很近,池湮也不想伤到她,所以完全没用幻力。单纯的靠自己的力量躲避,因此看到自己的长袍被冰蓝的偷袭划了一道大大的口子,心中也没多少惊讶。

这个丫头怎么像只野猫一样,说挠人就挠人。

看着自己突袭失败,冰蓝有些气愤,还是第一次有人能躲过自己的偷袭。

“穿上。”依旧是那两个字。

冰蓝站在原地看着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神秘男人,她能感觉到对方并不想伤害自己,不然以他的实力杀了她就像是捏死只蚂蚁一样简单。尽管冰蓝很讨厌现在这么弱的自己,也无法不面对事实。

看着冰蓝乖乖的披上自己手中的卫衣,池湮转身向里面走去。“外界传言丞相府二小姐,可是幻力全无的废材。”

冰蓝知道池湮话中的意思,一个没有幻力的她能释放橙级水幻者才能凝结的冰刃确实很需要解释解释。但冰蓝并不觉得现在有什么不妥。“你都说了是传言。”

“你不是她。”池湮看着她,没有动作,只是静静地打量着他。

冰蓝依旧面无表情,但心中明显一惊,这个男人的话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我不是她?难道是你?”不管怎样,身体确是韩如玉,就算是在现代也没有什么高科技能检查出她的真实身份,他又没有证据,一切不过也都是推测而已。

池湮什么都没说,转身向洞里走去,既然这个小丫头不说,那他就慢慢的查。反正他有的是时间查出真相。

见对方不说话,冰蓝也懒得理他。不过身上这件奇怪的衣服确实有什么特殊功能,现在的她已经感觉不到刚才刺骨的寒冷了。

芒果吧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