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纪元之黑暗之门

第23章 凝霜短刀

接到河间镇的信鸦飞报,大水车城的圣殿骑士连夜赶往河间镇。第二天天亮时,圣殿骑士带着一个随从一路快马疾奔进了河间镇。

只是,圣殿骑士并没有带来武士头领期盼的圣殿法师。

“七天前,接到信鸦传报,法师赶回圣殿了。看样子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发生。”

圣殿骑士说道。

“可是,河间镇也发生了非常紧急的事情。那些死难的镇民,还有手下的武士,都突然间就又活了过来,变成邪恶的活尸,可怕的邪恶的活尸。这不是更要紧吗。”

武士头领说着,禁不住身上一阵阵地发抖。

“我会调查清楚的。等到明天,接替的圣殿武士来到这里,你们就换防回去大水车城。”

看着武士头领吓破胆的样子,圣殿骑士接着说道:

“你放心,我会一直呆在河间镇,不会再发生邪恶的事情了。”

询问了河间镇的情况,和圣殿武士驻地的损失,圣殿骑士来找冷刃了。冷刃正坐在店门外打磨剑刃。

圣殿骑士身材魁梧,披着一身重甲。他的随从擎着一面圣殿的旗帜跟随在身后。

看到冷刃,圣殿骑士搬过一个凳子坐下来,打量着冷刃手中的赤金长剑。

“这是一把好剑。这么大的赤金石锻造出这样一把双手长剑,整个风暴大陆也没有几个。”

圣殿骑士说道。

冷刃拿过布巾擦掉剑刃上的磨石粉末,擦净剑身,把赤金剑收入到剑鞘里。

圣殿骑士对于河间镇的那些普通镇民来说,代表了权威、代表了圣殿赋予的神圣力量。看到圣殿骑士的到来,很多恐惧的镇民激动得流出了眼泪。但冷刃并不觉得这些圣殿骑士跟普通人有什么两样。这些年做赏金猎人,冷刃见到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哪怕是这些受到过圣殿祝福加护的骑士,也会做出一些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这一路是从仙霞村来的?”

“流沙城。”

冷刃头也不抬地说道,抽出龙牙短刀浸入水中。圣殿骑士皱起了眉头。

“流沙城出了什么事?”

圣殿骑士问道。

“被半兽人攻破了。”

冷刃拿起龙牙短刀轻轻荡过磨石,刀刃划在磨石表面发出艰涩的沙沙声。

圣殿骑士笑了起来。

流沙城驻扎着五千圣殿武士,三百名圣殿骑士,驻军数量甚至超过圣殿总部所在的双洋城。而半兽人,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被圣殿赶尽杀绝。哪里又会冒出那么多半兽人去攻破流沙城?

看到冷刃瞟来了的目光,圣殿骑士收住笑。

“流沙城被攻破了,那仙霞村呢?”

“一片废墟。”

是啊,屯有重兵的流沙城都挡不住半兽人,小小的仙霞村又怎么可能逃过灭顶之灾。

圣殿骑士叹了口气,喃喃说道:

“真是多事之秋。天河城的老城主刚刚被人刺杀,流沙城又被半兽人攻破了。”

冷刃磨刀的手顿了一下。

思芮曾说在天河城错杀了一个人,被事主紧追不放,难道是天河城主?天河城主受到圣殿保护,如果真的是思芮干了这件事,不管是有意还是错杀,都是闯下了大祸。

“你是要送仙霞村出来的小姑娘去双洋城圣殿对吧,明天动身?”

冷刃看了一眼圣殿骑士答道:

“有同伴受伤,要等伤口愈合才能走。”

圣殿骑士点了下头。

“如果有事,就来驻地找我。你走之前我会放出信鸦,通知沿途村镇接应你们。”

说完,圣殿骑士站起来。

“愿圣辉沐浴我们。”

离开了。

思芮每天换药,伤情逐渐好转,已经能够下床走动了。

铜牙在教红月使用刀剑,红月学得很认真。冷刃不知道教一个女孩子学习杀戮好还是不好,但学会使用刀剑防身也不算是坏事。

河间镇有了圣殿骑士驻守,镇民们放心了很多。埋葬了罹难亲人的骨灰,陆续忙碌起自己的活计。冷刃一路打听,来到镇上的铁匠铺。红月学会使用刀剑,应该有一把自己的护身短刀。

河间镇的铁匠平日里敲打农具,不会制刀。冷刃翻遍铁匠的库房,找出一块白森森的铁疙瘩,端在手里透着一股凉气。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冷刃问。

“这个,这是几年前一个南北往来贩货的客商,走到我们镇上时病倒了,花光了身上的钱,就想用防身的长刀跟我换钱。我们河间镇一直安享太平,又有圣殿武士驻守,要刀剑做什么。我没要他的刀,接济了他几十个硬币。那个客商病好离开时把这个铁疙瘩送给我,说这是一块好铁,是他在北方跟巨人部族换来的。我试过几次,这东西吃火吃得厉害,炉火根本化不开。你要有用,送你好了。”

铁匠说着,脸上露出憨直的笑。

这是北疆冷钢,普通炉火当然化不开。冷刃卸下贴身的勾环锁甲,脱掉上衣。

“给我鼓炉。”

冷刃说道。

那块北疆冷钢,冷刃整整锤打了三天,每一次锤打后都要加入冰魄浸淬。再重新加热烧红、投入炉火中让它随着炉火熄灭慢慢冷却。三天后,打出了刀形,又花上两天时间打出刀锋,最后再用一天磨出刃口。河间镇的铁匠拿出一根牛角送给冷刃做刀柄。离开时,冷刃摸出二十枚银币交到铁匠手上。

“哪里用得了这么多钱。”

铁匠极力地推托着,不敢收。冷刃笑了下。

“这块铁,值这个钱。”

说着把银币塞到了铁匠手中。

那块北疆冷钢经过冷刃反复锤炼浸淬冰魄,制成了一把细身薄刃的短刀。牛角制成的刀柄上嵌着一棵珊瑚珠。北疆冷钢本身就异常冰冷,加上浸淬了冰魄,短刀出鞘后,刀身上就像结出一层冰晶一样,在阳光下散出缈缈白烟。冷刃把短刀交到红月手上,红月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给我的?”

红月问道。冷刃点了点头。

“你学会了用刀,就要有一把自己的刀。”

铜牙瞪圆了眼睛盯着那把刀,啧啧称赞道:

“好材料、好手艺、好兵器!真是一把好刀!”

铜牙说着看着冷刃。

“想不到你还有这本事。你这打刀的手艺哪学的,是不是偷学了我们矮人的?”

冷刃笑了下没做声。

“你要给它起个名字。好兵器都要自己的名字,它们一旦有了自己的名字就像有了灵。兵器有了灵就能跟主人一起以一杀百,杀得敌人哭爹喊娘!”

铜牙跟红月说道。红月问铜牙:

“你那把大斧子叫什么?”

铜牙哼地笑了起来。

“我那把斧子?我那把斧子可是厉害了,那是高地最厉害的兵器工匠用了一年时间一点一点敲打出来的,千金不换的好兵器。我那把斧子叫做饕血。饕血,他们告诉我说就是喝血的意思。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它喝血,它的主人我呢,就喝酒。”

红月抬眼看着冷刃,冷刃点了点头。红月盯着手里的短刀,半晌说道:

“破风拒雪、斩绿摧红。我叫它凝霜。”

铜牙挠着头,一时间没明白这句文绉绉的破风拒雪斩绿摧红是什么意思。冷刃看着红月。这个身形柔弱稚气未脱的小姑娘,身上已经现出凛凛的杀气。

真不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