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乱世之倾国权臣——高澄传

第79章 记得小苹初见(上)

孙腾暗自察言观色,看高澄有点神思不属,也没有别的吩咐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但他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高澄显然已经被打动了。于是便自作主张地吩咐那舞姬,“汝与世子同车,随我一同回府去。”说完便向自己的牛车走去。

走了几步,忽然止步回身。只见舞姬已经走到高澄的牛车前面,正要上车。孙腾又吩咐道,“路上好好服侍世子。”那舞姬应命上车。这时高澄虽然坐着未动,但是忽然向舞姬伸出手臂来。舞姬抬头看看车里的世子,嫣然一笑,也向高澄伸出手来。她的指尖轻轻触了触高澄的手,便被高澄的手忽然用力紧握在手心里,然后便被他用力拉上车来。

而他的力道轻重适宜,在她刚刚上车后就收了回来,只在黑暗里安静地看着她在他身侧坐好。舞姬如同一片白云,从天际飘落到高澄身边。

夜幕深沉,夜空深邃。车轮桀桀之声在黑夜里听起来格外清楚,愈显得万籁俱寂。不知道孙腾乘坐的车里他在做什么,高澄的牛车中只有两个人安静对坐。舞姬微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她的头又同时微微转向没有挨着高澄的那一侧。高澄坐在位子上,一直一动不动,在黑暗里注视着她。

月色皎洁,月光明亮。眼睛在黑暗里适应得久了就可以看到东西。舞姬头微侧的样子极美,而从高澄这边看来,总觉得她是一种欲迎还拒。终于,过了良久,高澄缓缓开了口,“你叫什么名字?”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慵懒。

听到郎主问话,舞姬赶忙抬起头,在黑暗里看着高澄答道,“奴婢名叫元玉仪。”

高澄心里一颤,没说话。元氏宗室女子,他的嫡妃冯翊公主元仲华不就是这么说的吗?他娶她只为了元氏宗室女子的身份。不用问,元玉仪定是庶出,所以和冯翊公主元仲华才身份相差如此悬殊。

元玉仪见高澄并不再说话,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自然更不会知道他的心思早就飘回了渤海王府,回到了冯翊公主元仲华的身上。

可是就在她在黑暗里瞧着高澄猜测的时候,忽然听到他又幽幽地开口道,“我见过你,白纻舞跳得极好。”他稍一停顿,好像是想了想,又道,“不只是在孙龙雀府里,长公主和驸马都尉大婚你也曾在长公主府里献舞吧?”

元玉仪欣喜若狂,这对她已经足够了。但是她并不多言,只是极温婉应道,“世子说的是。”她觉得高澄的声音极好听,又似乎带着一种巨大的魔力。她还记得世子的样貌堪比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绝美无比。元玉仪只顾陷入自己的遐思之中。

“你什么时候到龙雀府上的?一直就是他的家妓吗?”高澄似是风清云淡地随意一问。

可是这一问却猛然击醒了元玉仪。在黑暗里她咬住了唇,似乎全身的血都涌到面颊上来。唯一可以庆幸的就是此刻夜色漆黑一片,可以很好地帮她掩饰住了难堪之情。

“是。”元玉仪还是极温婉地应答了一声。因为一下低沉下去的情绪,让她的声音也显得更温柔驯顺。

可是高澄却忽然侧过身来正对着她,他倾身向前,一下子与她近在咫尺。还没等她反映过来,高澄已经伸出手挑起元玉仪的下颌迫她与他对视。其实在黑暗里谁都看不清楚对方,但是他们都感受到了对方温热的呼吸。气氛一下子暧昧起来。

“世子……”元玉仪看起来似乎慌乱极了,她在黑暗里又惊又怕地看着高澄,可是又不敢挣脱、躲闪。

“我不在乎你是什么出身,只要你是元氏宗室。”高澄恨恨地道。一刹时积在心头郁结久了的气恼,还有今日宫变带给他的压力和难堪全都喷薄而出,他急于找到一个渲泻的出口。

高澄带着不容人反抗的威仪将元玉仪拥进怀里,同时低头吻上她的双唇。元玉仪简直不敢置信,她却没有反抗,迟疑了一刻用绵绵如柳的双臂圈上高澄的后背。见她主此顺从又主动,高澄心里情动如火觉得无比适意。

正在此刻忽然牛车停止了。高澄并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依旧我行我素。

“世子,已经到了,请世子下车。”外面传来孙腾的声音。

云清宫,在洛阳城外翠云峰顶。

当整个洛阳城陷入夜色中,城北的翠云峰也同样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从宫中脱身而出,皇帝元修和左昭仪元明月并没有靠着牛车慢行的方式到达目的地,而是一路策马扬鞭带着兴奋、喜悦的心情一口气便跑到了邙山。

邙山,古往今来多少王侯将相在此葬身,得到永恒的归宿。但是在元修看来却觉得获得了新生。就算是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要回宫去,继续做那个傀儡皇帝。可是他相信自己最终还是能摆脱宿命,成为真正呼风唤西的大魏天子,能堂堂正正地在朝堂上指点江山。

此地偏僻,云清宫又在翠云峰顶,一向人迹罕至。翠云峰郁郁苍苍,山势雄浑,藏于邙山众多山脉之中。尤其到了晚上,夜静更深,除了虎啸虫鸣少有人声,不免让人心里有惧意。元明月从小生长锦绣丛中,从没有在这样的荒野中留宿过,所以难免害怕。但是元修却与她完全不同,他只有无比的惬意。鲜卑男人潜藏在心里最深处的原始狂野感被激发,那种感觉喷涌而出,让他激奋。

月过中天,元修仍然毫无睡意,来回在云清宫后殿暂作寝宫的那一处殿宇前面空地上来回踱步,似乎是想停止都停止不了。这院子又大又空旷,况且又在山顶,总感觉距离月亮更近,就好像是天上的庭院一般。举目远眺,在黑暗里也能隐约看到群山连绵起伏。夏夜,翠云峰顶的空气带着一种冷冽的清新,这让元修觉得呼吸格外舒畅。这所有的一切都激起了元修的雄心壮志。

元明月在殿前看了良久,元修好像根本就没有要入寝的意思。她不得不拾阶而下,走到元修身边,轻轻唤了一声,“主上。”

元修被她这一唤,好像如梦初醒,这才看到身边站着元明月,极度温柔地道,“昭仪怎么还未安寝?”

“更深露重,怕主上染了风寒。”元明月一双眼睛系在元修身上。

元修忽然大笑起来,笑罢了道,“昭仪也太看轻孤了。孤是堂堂鲜卑男子,鲜血白骨尚且不惧,独怕风雨乎?”

元明月从没见过元修这么胸有成竹般地自信。阴郁不羁之气一扫而光,而平时久被权臣牵制的忿忿不平也被宏阔的气度所取代。元明月心里也试着忘记过往,她只想和眼前的这个男人平静地共度以后的日子。

元明月唇上发自内心地浮上一抹微笑,忽然贴近元修轻声道,“主上也该遣人去问问皇后殿下在潜香寺的境况,毕竟皇后是独自一人,不比臣妾得陛下照顾。”她一双眸子直瞧着元修。她心里也可以放下与高常君的恩恩怨怨了。

元修听她提到高常君,目中的光彩暗淡下来,一瞬间好像又被拉回了现实中。顿了一顿,像是自语般道,“昭仪说得是,若不是皇后施计,孤与昭仪岂能出宫?日后倚仗皇后处更多,只不知道她一个人往后如何自处?”元修的声音如梦如幻。

元明月说不清楚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她看着元修那般牵挂的眼神眺望黑夜里看不清楚的群山。她终于明白,自己心里的五味杂陈之中,最多的还是苦味。她没再说话,只有暗自回味心里的苦。

孙腾府中酒正酣,舞正欢。

乐声袅袅之中,高澄高踞上坐,与孙腾把盏对饮。高澄并不多言语,手里把玩着那只青玉酒卮。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只能看到他眼睛盯着堂下跳舞的元玉仪。可是他眼睛的内容太多,好像专注眼前,又好像不是。

元玉仪还是穿着刚才的白色丝绢舞衣,跳着白纻舞。她身姿极其曼妙,随着乐曲的节奏翩翩挥舞长袖。不知是因刚才在车上与高澄动了情,还是有意逢迎世子,今日跳的白纻舞格外不同,一舞一动之间摄人魂魄。更兼她时不时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总是将目光投注于高澄,任谁都能看明白,这位绝色舞姬有心于世子。

孙腾观察良久,等一支白纻舞跳完了便挥挥手示意舞姬乐妓们都散去。闲人散尽了,堂内安静下来。孙腾看看高澄,觉得他并未有醉意,便试探着开口问道,“今日宫内生变,世子当如何处置?”

高澄一蹙眉,没说话,先是端起玉卮饮了酒,反倒又问孙腾,“将军有什么主意?”他语气似乎漫不经心一般。

“自然是要把主上和皇后都请回来。天子岂能轻易离宫?日后就算是皇后殿下再震怒,也请世子劝慰皇后不可让主上轻易出宫。”孙腾看着高澄,一边说一边等他的反映。

见高澄还是不说话,孙腾又道,“皇后殿下向来不是如此任性,世子是否还要在殿下左右安置些可靠的人,不要让皇后殿下为人所利用。”

这话点到为止,高澄心头一震。忽然觉得,从小到大与自己最亲近的长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与自己越来越疏远了。他口里却道,“龙雀确是为我着想,你可先遣人去‘卫护’主上和左昭仪。主上自然不日就回来。”

孙腾看他说的肯定,自己责任算是完成了,便笑道,“夜已深了,世子既然疲惫,便可在我府中安寝,免于奔波劳累。”

高澄没说话,也算是默然准了。

元玉仪不明白为什么奴婢们来把灯都熄灭了,说是世子不许点灯。她实在是摸不透这位世子的脾气。若说他是权倾天下的渤海王世子,可他明明还是个刚及成人的少年。而与他在一起时,却处处感受到他的老成练达。她心里真是既爱他又怕他。

正思绪纷杂而起的时候,忽然听到脚步声,又缓又重。她慌乱地站起身来想迎出去。刚刚走了几步,房门已被推开,在黑暗里果然看到高澄走进来,他的影子长身玉立,如此挺拔。

元玉仪走近他,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她刚刚叫了一声,“世子……”高澄就迫不急待地吻上她的唇,似乎是有意不让她说话。直到过了好久,他才抬起头离开她的唇,声音慵懒地说了一句,“只要你是元氏宗室,我便娶你……”他抱起她,“立你为世子嫡妃。”

沅汰原创

作家的话
帮大家回忆一下:这个擅跳白纻舞的舞姬前面出现过至少三次,都是瞬间的片段,还记得吗?书里前面说过她年幼时眉目依稀有点像元明月。世子被勾起的更深的记忆不全是关于这个舞姬的,是他心里因为这个舞姬而被触动到的其他记忆而产生的感应。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