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乱世之倾国权臣——高澄传

第76章 别有忧愁暗恨生(下)

娄夫人看似没有着意去留心谁。但是目光扫视之际,她已经把高洋的伤势,高澄的怒意,元仲华的左右为难、委屈、生气都看在眼里了。最后,她把目光落在了儿子高澄的身上。

娄夫人的目光中满是严厉之色,还有暗含的警告。

高澄略略低下头,把头偏过一边。

高洋往前一步,“阿母……”

“这成何提统!”娄夫人打断了高洋,又扫视了一遍现场的每一个人,谁都感觉到如芒在背。“世子如今当朝理政,庙堂之上诸公尚要尊他敬他。府里大丞相不在时世子便是一家之主,连我也须听他之命,何况别人。”说着她看了一眼二儿子高洋。

这番话说出来颇有几个人心里惊讶。其他人都默然应命。其实细想起来,娄夫人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世子高澄是未来的高氏之主,若是不尊他敬他,高氏便成散沙,将被人轻易击溃。以娄夫人向来之目光长远而说出这番话来自然在情理之中。

娄夫人把目光从高洋身上收回来,盯上高澄,“如今你们兄弟年纪渐长,我虽为母亲,自然也管不了你们的事。只是再像小时候一般打架,让外人看来成什么样子?”她顿了顿又道,“子进毕竟年纪幼小,还须兄长慢慢教导。”

娄夫人一眼看到元仲华蹙眉低头,便吩咐道,“都散了吧。”

唯有娄夫人身后的高远君有点不知所措。

高澄一眼盯上还立于当地未动的冯翊公主元仲华。

正午的时光已经在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混乱中悄然流逝而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艳阳不再,午后天气阴晴不定。大片的乌云遮住了太阳,而太阳又时不时地从乌云中崭露头角,给乌云镶嵌闪亮的金边。从极远的地方传来闷雷滚滚。

心中最惴惴不安的人是阿娈。也许只有她心里才最明白,世子今日这一场无名之怒,直搅得宫中、府中俱不安宁,其实只是为了一个人——世子嫡妃冯翊公主元仲华。

此刻世子高澄旁若无人地径直走回到自己的院子里。他听到身后那又轻又慢,弃满了怯意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在他身后一个说远不远、说近又不近的地方停了下来。他立刻转过身来,果然看到他的妻子冯翊公主元仲华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看着他。显然她是有点怕他的,但是她却不回避,与他对视。

高澄又看了一眼元仲华身后的阿娈等人。阿娈显然是真的怕他,俯身低头不敢看他。高澄向着元仲华一步一步走来,眼睛却是看着阿娈的。走到元仲华身边,慢慢开口道,“汝等服侍殿下却犯了如此大过,鞭笞……”

“夫君!”元仲华忽然惊呼一声打断了他。

“郎主恕罪。”阿娈等人太知道这个顽劣世子的脾气了,早吓得体似筛糠。幸好被世子妃这一声呼喊,世子才没有把话说完。不然他若是说鞭笞一百,恐怕这些奴婢个个都要于今日命丧于棍棒之下。

高澄蹙眉看向元仲华,一时之间安静得可怕。元仲华又急又惧,极注意地看着高澄面上喜怒,就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在观察等待父母的反映。

高澄看元仲华表情心里觉得有趣,实在忍不住忽然大笑起来。他这一笑却让不知所措的阿娈等人心里更生惧意。

“出去,都出去!”元仲华生怕高澄再怒责奴婢,情急之下脱口喊道。

谁都没敢动。

高澄直盯着元仲华,良久才淡淡说了一句,“都没听见殿下说话?”

阿娈等人才如奉恩旨般一窝蜂散去。

院子里只剩下高澄和元仲华两个人。元仲华觉得极紧张,受不了高澄冷冷的目光,如被针刺,微微偏了头。

“既然殿下把她们都遣了去,是要自己来消我心头之怒?”高澄又逼上一步问道。

他低头仔细瞧着元仲华,发现长久不见,她又长大了许多。看不到她的眼睛,只看到睫毛密密地护着眼睛在轻微颤动。极有兴致地抬头看了一眼,目光敏锐地感觉到连她头上的那一只金替钗似乎都在微颤,他立刻便察觉出了她的紧张。他伸出手来,用手指兴趣盎然地慢慢缠上垂在她肩头的流苏状发丝。

元仲华下意识地往后一躲,又急又窘,忽然冒出一句,“世子为何盛怒?”

高澄面上一僵,但很快便表情回复,还是极温情地抚着她的发丝,一字一字慢慢反问道,“殿下真不知道为什么?”

元仲华听他问得认真,不解地抬起头来看着他。

“我说的话殿下全然当作耳边风。”高澄一边说一边忽然想起刚才高洋握着元仲华的手的情境。分明自身难保,却能那样置身事外地只对着她一个人。

元仲华见高澄不说话,却目中如幻,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好奇地瞧着他。

高澄又想起了那年从建康回来时在府门口看到高洋和元仲华在一起。一时之间两人并头低语的样子又重叠在两手相牵的影子之上。他的呼吸忽然粗重起来,但还是努力压抑着。这样忍怒,拼命地压抑,反倒让元仲华害怕起来。他向来为所欲为,此刻如此隐忍又是为什么?

高澄的手指从她的发丝中抽离,他将她从发髻打量到面颊,忍不住伸手抚上她的面颊。那样娇嫩,让人不忍触碰。但是他很快便将手落在她肩上,顺着肩头沿后背下滑到腰际,然后突兀地停顿在那里。

似乎原本是想有个目标便一路而去。可是中途想起目标并不存在,所以无法再前行。是啊,那枚玉佩原本是她常用之物,可是此刻他的手并不能摸到那枚玉佩。它在他弟弟的腰上带着。

高澄不自禁地拉起了元仲华的手,用力地握在自己手里,忽然怒道:“大婚的赏赐,殿下的随身之物,都可以轻许于人,殿下置我于何地?阿母尚知以尊就卑顾全于我,殿下尚不知耶?”

“世子是与元氏宗室女子成婚,今已得矣,还夫复何求?”元仲华的手被他捏得极痛,努力想挣脱。高澄要的不就是她这个元氏宗室的身份吗?而且为了他们的大婚,皇帝特敕封她为公主,这还不够吗?他究竟为什么生气?他究竟想要什么?

看元仲华这么努力地想摆脱他,高澄忽然扯着元仲华向上面那几间安寝的内室走去。他只管大步向前,丝毫不管他身后被强拖着的元仲华足下踉跄,几欲跌倒。

走到房门口,高澄抬腿一脚踹过去。一声巨响,房门洞开。高澄拉着元仲华进了室内直向里面走。然后他挥臂狠狠一甩,元仲华身轻体弱,被他甩得几乎飞出去,又是一声巨响,接着是元仲华的惊呼,然后便安静了。

“不错,下官要的是元氏宗室女子,今已得矣,别无所求。如今殿下已经长大成人,想要的又是什么?不过是帮着主上笼络权臣。既然如此,下官以殿下为妻子,殿下以下官为夫君,我们便相安无事,下官也别无所求。”他忽然停顿住了,他反复在说别无所求,真的别无所求吗?

犹豫之间他还是狠下心来,又冷又硬地缓缓道,“既然互有求取,殿下该当以世子嫡妃的身份顺时应势。下官脾气秉性如此,望殿下体谅。若是殿下频频犯了下官的忌讳,不是要迫着下官休妻再娶吗?”高澄振振有辞。

一下子又安静下来。黑暗里能看到元仲华的身影,她似乎是倒于榻前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听到了夫君高澄这样的狠话是什么心思。这话说的是多么霸道无理。就因为他给了她一个世子嫡妃的虚名,她就要顺着他的脾气秉性,不能有丝毫的违逆。可是不如此又能怎么样?连皇帝不顺着大丞相都要被诛杀,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假以公主之名的宗室之女。说是休妻再娶已经是相当客气了。

高澄见黑暗中没有一点动静,一时诧异,静默片刻,刚才的怒火早已熄尽,忍不住向元仲华走近了几步。她还是一动不动,他虽未将她放在心上,但毕竟是他的嫡妃,名份在此,就算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也不能不管不顾。

于是高澄走到近前,蹲下身来,将手抚上元仲华的身体,她还是一动不动。此时方觉得有问题,而且感觉到手上似乎沾染了什么,是湿的。他伏身将地上的元仲华抱起来,一边大声唤婢仆,一边将元仲华放在榻上。

婢仆们呼之即至。乱哄哄点燃灯烛,高澄趁亮方看到元仲华早就晕过去了。不知是刚才被他甩开时撞到了哪里,额头上满是血迹。看她此时一动不动闭目躺在榻上的样子分明还是个小女孩,立刻便后悔自己下手太狠了。

不用世子吩咐,阿娈等人自然又乱哄哄去请太医。一时之间清洗伤口,用药,人来人往直闹到黎明将至。太医来了又走,高澄失神般只坐在榻边,过后完全不记得太医说了什么。至于阿娈等人做了什么,何时又全都散去,他也完全不记得了。也不记得这一夜他睡了或是并未入眠。当他神志彻底清醒时只记得听到有人呼唤。

高澄遁声看到婢仆以疑问的眼神看着他,便问道,“何事?”

那婢仆方才明白,刚才世子什么都没听到,便又回禀一次,“回禀世子,是黄门侍郎崔季舒在外面求见世子。因是公主内寝,不敢进来。”

“不见。”高澄想也不想就回绝了。他转头看着依然在榻上昏睡的元仲华。

婢仆领命出去了。但是不长时间又回来了,说是崔季舒有重要的事请世子出去,是宫里的事。

高澄现在心思全不在此,只觉得思绪如乱麻,连声怒喝道,“不见,不见,命他快走。”

婢仆只得又出去传话。

可是没过一会儿,高澄便听到外面崔季舒在大声呼喊,“世子!叔正有急事!”

高澄再也忍不住了,气极起身便向外面奔去。

崔季舒见这么快世子便出来了,正暗自窃喜,上前低声道,“郎主,于谨给主上……”还没说完,忽然被高澄一把拎住了衣领,崔季舒大惊,忙唤道,“郎主,是叔正。”

“真是来催命的。”高澄怒道,“今日不谈朝务,你且回去。”说着已经放开崔季舒。

“郎主,叔正料想于谨给主上献了计策,必不会错……”崔季舒还想接着往下说。

“住口!”高澄心烦意乱,他已经有点承受不住了,“快快出去!”

崔季舒是最了解高澄脾气的人,便真的不敢再说下去。否则真是什么事都有可能会发生。

这时,阿娈忽然从里面跑出来,唤道,“世子,殿下醒了。”

听了这话高澄转身便走,把崔季舒看得目瞪口呆。等他反映过来时,世子早就踪影不见了。

沅汰原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