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美缘

五美缘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9章 易道清立毙杖下陈武氏得放回家

话说林公将易道清带上问道:“你是那里的道士?住居何处?”易道清禀道:“小的是本处人氏,在清虚观修行。”大人道:“你做了几年道士?”易道清禀说:“道士做了十余年!”林公道:“你做了十多年的道士,可害了多少人的性命?”易道清听了,吓得一跳禀说:“道士出家人,怎敢害人的性命?”林公喝道:“你将人害死,拖在深塘,还说什么没有害死人命?快快招来!本院开你一线之恩,活你的狗命。若还抵赖,看夹棍伺候。”易道清口中强辩,林公大怒,吩咐夹起来,众役一声答应,拖下丹墀,拉了袜子,套上夹棍,往下一踹,易道清大叫一声,昏死过去,半个时辰,方才醒来,心中叫道:“救苦天尊!”林公道:“招与不招?”易道清喊道:“大老爷夹死小的也是枉然!”大人大怒,吩咐一声收足,众役答应一声,又是一绳收足,易道清死去,半晌醒来叫道:“大老爷,小道愿招了,五年前有一孤客借宿,小道化他十斤灯油,就允了。我当时就将灯油银称下,露出帛财,小道起了歹心,将他用酒灌醉,背上绑一块石,沉在深塘。这是实情。”林公道:“共有多少财帛?是那里人氏?”易道清道:“只得四十余金,却是山东人,到江南做生意的。”林公大怒骂道:“你这个丧良心的贼徒,为四五十两银子,就害了人性命,他父母妻室子女倚门而望。”吩咐将银还了本院,也没有什么法抵偿他人之命,把一筒签子往下一倒,众役吆喝一声,把易道清拖下丹墀,打到三十以外,堪堪气绝,众役禀道:“道士打死了!”林公吩咐拖出荒郊。众役答应,个个害怕,人人恐惧,正是出生入死,衙门好生利害。大人吩咐带陈有妻武氏上来,武氏吓得魂不附体,战战兢兢答应一声,报门来至丹墀跪下,林公点过了名,只见这妇人生得十分俊俏。大人问道:“陈有可是你原配夫妻么?”武氏道:“小妇人是后婚嫁与陈有。”林公道:“你先前丈夫得何病症而死?棺材在那里?”武氏吓了一跑,禀道,前夫痨病而死,棺材是火烧了。”林公道:“守几年孝后嫁与陈有?”武氏禀道:“小妇人守了四年孝,只因家业凋零,又无儿女养活,因此嫁与陈有。”林公问道:“头顶金针致命之伤,是你教陈有验的么?”武氏道:“是小妇人说的?”林公把惊堂一拍,两边吆喝一声,骂道:“你这泼妇,还在本院面前支吾,把从前之事,与何人通坚谋杀亲夫,从实说来!如有半字虚言,本院刑法利害。”武氏道:“没有此事!”大人大怒取上拶子,拶起这个泼妇,众役一声答应,将武氏拶起,武氏大叫一声,昏死过去,半个时辰醒来,叫道:“大老爷,小妇人受刑不起,情愿招了。”大人问道:“你前夫叫什么名字?”武氏道:“前夫叫做王齐,是个木匠,早出晚归,家中无人,隔壁有个张友与他交好,为夜间不能常会,故此陡起毒心,将金针害了亲夫性命。”大人道:“张友如今在那里?”武氏道:“只因与小妇人来往数年,得了痨病,去秋死了,小妇人才嫁陈有。”林公听了沉吟半晌,想张友已死,不必究问。对陈有道:“你这妻子不是良善之人,谋害亲夫,本院不究,宽恕他了,重责几板,与他领回,小心带他。”陈有叩头谢恩。林公吩咐将武氏松刑,带上来,本院要问你谋死亲夫之罪,今姑宽免,后来务要改过,莫起歹心,倘若再犯,难免刀下之苦。伸手向签筒内抓出六根签子,往下一掼,责你几板,禁你下次,不许如此。众役一声吆喝,将武氏拖出仪门,打了三十大板,打得皮开肉绽,死去还魂,带至丹墀跪下,林公道:“你知自己之过么?从今后休起不良之心害你丈夫,去罢!”武氏叩头谢过大老爷,陈有领妻子回去不表。大人正欲再问别事,听得辕门外人语喧哗,大人传问中军出看。只见许多百姓拥挤在外,中军问道:“所为何事?”百姓禀道:“小人们是海州百姓,因州里有一护国寺,来了一个坚僧,名唤水月和尚,是当今万岁爷什么替身,住持此寺。这个坚僧滢人妻女,内里起造土牢,无所不为,百姓受害无处伸冤,望大老爷代万民除害。”众人各将公呈递与中军,中军呈上大老爷面前。大老爷观看良久,摇头道:“那有此事?”忽然想起本院下马宿庙,梦见一轮明月映在水中,莫非就是这个和尚,叫做水月。叫中军把这些递公呈的百姓,唤几个为首的上来,待本院问他。中军走出叫了几个百姓,进来跪下。大人问道:“据你们公呈上说,这和尚如此凶恶,难道地方官不知么?”百姓跪禀道:“因他是皇上御替身,故尔地方官不能管他。”林公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今待本院细访,如果属实,待本院替尔等除害。”

众百姓叩头而去,大人吩咐带那出殡的妇人上来听审,也不知什么口供,且听下回分解

佚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