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路风华

第17章 瞒天过海

“这孩子手笨,也就是会写几个字,什么女红烹饪之类的她是一窍不通。”薛老太太听着是自谦,其实也是事先告诉对方自家孙女的这些缺点,省得以后嫁过去说三道四。

此刻,薛无忧已经悄无痕迹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冷眼望着那几个人来回的客套。过了一刻,薛老太太便对无忧说:“你娘还病着,你赶快回去陪她吧!”

在大齐,虽然民间可以派媒人或者是家里人来互相相看相看对方的公子小姐,可是未出阁的小姐也就是出来打个照面,让对方大体的看一下容貌举止而已,断然没有长时间陪客的道理。

“二小姐,这个镯子还是我家嫂子从娘家陪嫁过来的,你这白嫩嫩的手戴上肯定好看!”吴夫人在无忧还没有起身告辞之前便把一个金镯子戴到了无忧的手上。大齐的规矩,如果相看的姑娘男方满意要留下一样见面礼以示相准了,如果不满意就寒暄几句起身告辞,如果女方愿意,就备上一份回礼,如果不愿意,当然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低头望望手腕上的金镯子,无忧知道对方是相看上了,而眼角的余光看到祖母和李氏脸上都露出了笑容,李氏赶紧吩咐丫头道:“赶快去把回礼拿过来!”看来,这门亲事就这样准了。

“二小姐……”见自家小姐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在她身后的连翘着急了,小声的唤着她。这门亲事如果定了可就不能反悔了。

而无忧却是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见,躬身对着吴夫人和祖母福了福身子道:“无忧告退了!”

在吴夫人的笑容里,无忧转身朝大门走去。连翘见事已至此,无奈的赶紧跟了过去。就当无忧走到高高的门槛前,还没来得及迈出左脚的时候,她突然眼睛往上一翻,脚下一软,便栽倒在了地上!

“二小姐!”跟在身后的连翘见状低呼一声,慌得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听到连翘的声音,在座的众人往门口的方向一看,只见刚才还好好的无忧躺在地上,不禁都大惊失色,薛老太太赶紧扶着身旁的燕儿快步往门口走去,李氏和吴夫人也都好奇的跑了过去。来到无忧身侧,低头一望,只见地上的人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连脸庞都变了形,都愣在当场,不知道该怎么办?

连翘虽然奇怪自家小姐好的很,怎么会突然抽起风来?和二小姐在一起这么多年,多少也知道一些急救的方法,她赶紧把无忧抱在怀里,把自己的帕子塞进了无忧的嘴巴里,生怕她会因为抽风而把自己的舌头咬断了!

“二小姐,您这是怎么了?二小姐……”抱着无忧,感觉她浑身的抽搐是实实在在的,根本就不是装的,连翘最后的一丝疑虑打消,便带着哭腔喊了起来。

吴夫人见状,不禁皱了眉头,而且看这二小姐身旁的丫头好像很知道怎么办,应该不是第一次发病了吧?所以便有些恼怒的转头问着李氏。“薛二奶奶,你家小姐原来有隐疾啊?”

事出突然,李氏也没有料到,所以赶紧解释。“没……没有!她的身体一直都很好的。”是啊,从小到大,好像就没有听到她得什么病,自己的三姐还时常受凉什么的呢。

“还没有?你看看人都抽成什么样子了?有什么都说到明面上,你们薛家这样不是骗婚吗?”吴夫人心底已经带了气。

“唉,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什么骗婚?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家少爷是个傻子啊?”李氏向来是个跋扈的人,怎么能允许别人这么教训她。

“我……我家侄子是心眼实,可是我们也并没有瞒着啊,是你们家自己愿意的呀,我说你们也算个书香门第,怎么愿意嫁给我那侄子,原来是这么回事!”吴夫人得理不饶人。

“你……”李氏还想说什么。

这时候,薛老太太在一旁火了,训斥道:“还在这里拌什么嘴?还不快派人去请大夫?”薛老太太虽然不喜欢朱氏,捎带着也不喜欢她生的女儿,但是到底也是自己的孙女,看她抽搐成这个样子,心里也不落忍,而且听刚才李氏和那个吴夫人的对话,便对李氏起了怀疑,看来那个吴少爷并不是心眼有些实那么简单,她肯定是在哄骗自己,所以心下便有些不高兴!

“是。”在薛老太太面前,李氏不敢造次,赶紧卖出门槛喊人请大夫去了。

吴夫人的眼睛扫了一眼无忧手上的金镯子,然后对薛老太太笑道:“老太太,这要是别的物件也就算了,可那镯子是我家嫂子的陪嫁,是留给未来的儿媳妇的,您看这……”

“既然亲事不成,我家自然没有留你家东西的道理!”薛老太太的脸上冷若冰霜。

听到这话,连翘当然是求之不得,赶紧从自家小姐的手上摘下了那金镯子,递给薛老太太的丫头燕儿,燕儿又递给了那吴夫人带来的婆子,吴夫人扫了一眼那镯子,便皮笑肉不笑的对薛老太太道:“老太太,打扰了,我们告辞了!”

“恕不远送!”薛老太太咬着压说了一句。

吴夫人走到前厅的大门前,低头看了一眼基本已经不抽搐的无忧,轻轻的谈了一口气,眼眸中露出一抹可惜之色。像是在自言自语的道:“好好一位小姐,可惜了!”说完,就带着身后的两个婆子离开了薛家。

一间简朴而干净的房间里,青色的幔帐散着,无忧静静的躺在里面,她的手腕伸在外面,一位五十开外留着长长的胡须的大夫正在为她把脉。薛老太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地下站着闻讯而来的朱氏,李氏,以及宋妈,连翘等一干人等。

等到那大夫号脉完了脉,薛老太太马上问:“先生,我孙女得的是什么病?”

那大夫皱了下眉头,然后一只手捋着胡子,慢吞吞的道:“小姐脉相平和,看不出有什么毛病!”

“可是刚才她怎么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不止?”想想刚才的状况,薛老太太就心有余悸。薛家怎么能背上个骗婚的名声呢?

“大夫,她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被平儿扶着的朱氏着急的问。

灵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