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蜜意:王妃,有喜啦

第62章 好戏就要上演

“烤鱼!”

一见那树叶的形状和树叶里面散发的肉香味,大花就晓得是什么了,忙拍着手笑着。

不过,随即,她就像是怕被人听到似的,赶紧捂紧自己的嘴巴,还眼珠滴溜溜转的四处看看。

“烤鱼,烤鱼!”小花这吃货,听得动静,也忙连蹦带跳的跑了过来,却被大花也赶紧捂住了嘴巴,不让她出声。

生怕,被二房以外的人听到,再抢了去。

“吓,是烤鱼啊——”

安氏也压低了声音,欣喜的到。但是话音刚出口,就担心的看了一眼在一边的王有喜。

她可是怕王有喜再不分青红皂白的,呵斥乐儿。

“乐儿,烤鱼哪儿来的?”

果然,王有喜听得动静后,又看到乐儿手里有条烤鱼,就停下手里编篮子的动作,皱紧了眉头,表情严肃的问。

虽说王家村边上就有条小河,但是鱼可不是谁都能抓上来的。更何况乐儿这么小的小丫头?

开始,他确实想跟安氏想的那样,大发雷霆,怀疑乐儿做了什么坏事,才弄来这条烤鱼的。但是事到临头,他忽然又想到前两天安氏和乐儿采摘刺五加赚到钱的事情,不免心下有些愧疚。就有了几分耐心,怕他再贸然发火,冤枉了乐儿。

“爹,是乐儿以前救过一个猎户,他送给女儿的。”乐儿就笑的天真无邪,捧着那条烤鱼给王有喜看。

现在他们有独立住房了,有些事情该面对的,就要面对。她以后要经常往家里带吃食,不能总避讳着王有喜吧?

“是啊,他爹。乐儿救人的事情,我们也知道的。”

怕丈夫王有喜怪罪乐儿,安氏也赶紧说到。脑海里,旋即就冒出赵元浩那个俊俏少年郎的脸来。

“是的,是的,乐儿救的小哥哥很能干的,还会抓野兔——”小花也跟着蹦跳的说,却是还没说完,就被大花一把又捂住了嘴巴,拉到一边去了。

怕她再说下去,把赵元浩送乐儿猎物,乐儿换钱自己揣起来的事情也说出来。

“嗯,我知道了。”

见家人都在这么说,还没有一丝作伪的神情,王有喜的疑心总算是都散去了。就低下头继续编着篮框,却是手底下的动作有点慢了,像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娘,给你,大花姐姐,小妹——”

乐儿见过关了,就笑着,把烤鱼拆成小块,分给家里人吃。

想了想,又捧着剩下的半条烤鱼,走到王有喜跟前。

“爹,给你吃一块。”

家人都给了,王有喜又在跟前,不给他也不成啊,更何况,他整天干活,没个闲时候,确实也挺劳累的,该补补。

“爹不吃。把这些给爷奶他们送去吧。”

王有喜是个大孝子,有好事总不忘爹娘。

开始见到乐儿拿回烤鱼来,他就想这么说来着。但又不好抢孩子嘴里那两口吃的,就暂时没出声。现在看还有剩余的,他自然是要给宋氏和王老汉送去了。

“爹,我不去。”乐儿才不干呢。

王有喜想孝顺宋氏和王老汉,她能理解。谁家孩子不孝顺爹娘?

但宋氏和王老汉是怎么对她的?

她摔坏了,王老汉他们不光不为她请大夫治病,还想趁着她病,就要卖了她换钱。

随后的日子里,更是百般苛待她,即便是家里有条件,也不给她吃饱穿暖。还处处算计他们二房,欺负安氏和王有喜。

对这样偏心的爷奶,她能爱的起来吗?

更何况,本尊早就死了,她只不过是穿越来的,跟宋氏和王老汉一点感情都没有,就更谈不上爱他们了。

“你这孩子!”

王有喜就表情严肃的,想教训乐儿一下,让她知道孝顺爷奶,但又想到宋氏曾经对乐儿的所作所为,就叹了口气,皱紧眉头不再说下去了。

“大花,你去送。”王有喜又指着大花让她去。

“爹——”

大花就可怜兮兮的看着王有喜,紧紧抱着安氏的大腿,眼含热泪,惴惴不安的不肯去。

就奶奶宋氏那个脾气,她去送,还不被宋氏给活扒了皮?

这么一看,人精似的小花忙眨巴眨巴眼睛,怕王有喜找到她头上,忙往安氏和乐儿她们身后躲去,就缩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他娘?”

见孩子们都不愿意去,王有喜只得转头看向安氏。

“她爹啊,不是我不愿意去,就她奶那个脾气,还有菊花——”安氏就直抹眼泪。

只怕他们今天把烤鱼送到上房去,这后果啊——夸奖是得不到的,还得挨宋氏一通臭骂,回头,再带着人来屋里搜,把鱼全抢去。还得打人。

“哎,还是我去吧。”

看了一圈,二房没有一个人愿意给宋氏他们送鱼。王有喜只得站起身子,接过烤鱼,亲自去上房了。

只是,起身的时候,他就深深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苦相更浓了。

既为宋氏他们在二房的人缘有些失望,也为他自己此去担心。

王有喜不是不知道宋氏的为人,他这趟去,准捞不到个好。

可是宋氏和王老汉是他亲爹娘啊,他有好东西,拿去孝顺爹娘,这是应该的啊!

不送,他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还有,王有喜心里也存了个侥幸,觉得他怎么也是送好吃的去的,爹娘总不能分不清好赖,伸手打笑脸人吧?

“快吃,快吃,一会就吃不到了。”

见王有喜有些微驼的身子出了灶房门,乐儿赶紧催促大花小花和安氏吃东西。别留下什么东西。

说完,又嘴角微微一翘,似笑非笑的看着王有喜离去的背影。

等着瞧吧,王有喜这一去,肯定会有好戏看的!

果然,王有喜去了没多久,就听得上房那边,上房揭瓦的,嗷嗷开始吵吵起来。

其实,也没有什么争吵的声音,就是宋氏高着声调,在紧一句,缓一句的厉声责骂王有喜。中间,还偶尔杂乱的夹杂男人的声音,却像是王有喜弱弱的求饶声。

又过了一会儿,只听正房的屋门砰的一声巨响,就见宋氏和王菊花雄赳赳气昂昂的推门而出,提了裙摆直扑灶房而来。

飞飞蜻蜓

作家的话
此段不计入字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