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蜜意:王妃,有喜啦

福田蜜意:王妃,有喜啦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老实人吃亏

没想到,王有喜这臭小子,今天竟为了那几个赔钱货,想舍了她,去自卖为奴?

她真是白养他这么大了!

“二弟,你咋说话的?看把咱娘给气的——”

在一边一直囧着脸,不太好意思说话的老大王有功,这时候忙殷勤的跑上前去搀扶住宋氏,给她顺气。还一脸责怪的扭头斥责王有喜。

“就是二哥,父母在,不远游。你却要自卖为奴,这可是大不孝!还不快退下。”

老四王有财也摆起读书人的谱,开始义正言辞的斥责王有喜。

王家众人就把矛头纷纷对准王有喜,东一嘴,西一嘴的,把他给说的,脸色通红通红的,好像犯了什么大错似的深深低下了头。

不过王有喜木讷是木讷,却认死理,认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就倔强的跪在地上不肯起来,虽不说话,却也不肯退让半步。

“够了,够了!三两银子呢,也不能光靠老二家解决。这事儿咱们再商量一下?”

见闹得实在不像话,又看老二王有喜就是不肯妥协,王老汉也只得长叹了一句道。

“要不这样,三两银子分三份,公中负担一份,老大家负担一份儿,老二家负担一份儿吧。”

吸了两口旱烟,王老汉又皱着眉头提议。

“不行,不行,咱每年就进那么点银子,供老四读书都不够,哪能再负担一两银子的债务?”

宋氏却是不肯的,王老汉一提出来,她立马就跳起来反对。

“那就分两份儿,老大和老二家平分。”爱和稀泥的王老汉又建议。

“爹啊,我家这么多口子,我媳妇还怀着身子呢。你就忍心看着我们被逼死?”王有功和赵氏也不干,七嘴八舌的都摆手表示反对。

虽说这事儿是狗蛋和栓子闯出来的,但他们可不想还这个债!

“那——”

王老汉一想也对啊,老二家媳妇又怀上娃了,说不定还是个金孙,咋也不能亏待他的宝贝孙子啊?

就把期盼的眼神,又殷切的看向了家里最软弱最老实的老二王有喜一家。

那意思就像是在说,老二你看啊,各房家都有困难,要不,这三两银子的债务,你就全接着?

“爹,我,我们哪有这能力啊——”王有喜和安氏一听,就急的额头上汗珠子在冒。

他们就是个普通的庄稼把式,在家里种田赚点口粮还行。哪里会赚什么银子啊!

就是偶尔农闲的时候,王有喜去外面打个短工,一个月能有几十文工钱收入就不错了。这回来,还得大半交给宋氏呢。

三两银子的巨额债务,他们哪里还得起啊!

“爷,这事儿是狗蛋和栓子闯出来的祸事,你咋光按着我们二房,不让大伯他们负担一点儿呢?这要传出去,还不让人说咱们老王家净欺负老实人?”

听得这儿,安乐儿真是再也忍不住了。

见过不要脸的,可是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一家人!

当即,就不顾大花和小花的阻拦,在里间高声插嘴道。

“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老二,你看你咋教的孩子?”

可是,乐儿才说出了这句话,一直在一边装平和,企图让众人都忘了他们狗蛋和栓子做过坏事的王有功,忙急吼吼的跳起来骂人。

也别怪他急,三两银子的债务呢,今天要是乐儿的提议被通过了,他们家至少得负担一大半!

“他大伯,乐儿也没有说错。祸是狗蛋和栓子闯的,不让你们家全赔了就不错了,咋还能都让我们全赔?”

没想到关键时刻,安氏也是个能立得起来的。没有像王有功想象的那样,按照他的意思,软弱的把乐儿拉过来责备一顿,再给他道歉,反而站起来跟他对抗。

“你,你,老爷们商量事情,你一个女人家掺和什么?没规矩!”

安氏这席话很有道理,把王有功顶的脸色又青又红的,忙气急败坏的找个理由剥夺她的发言权。

“大哥,今天爹把咱全家叫来了,就每个人都能说话。再说,咱娘不是女人?也不能说话?”

王有喜这时候也嘴巴利索了,忙回护着安氏。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王有喜就是再木讷、再老实,也深知今天他不能全接下这债务。

不然,三两银子还不上,他们二房还得卖儿卖女,妻离子散!

“老大,我看这债,你们还真就脱不了干系,得分一份儿。”这时,宋氏也脸色阴沉沉的,被王有功说得很不高兴。

她也是女人,老大说这话,是从今以后,再也不让她在家里说话拿主意了?

“是啊,大哥。到底是你们家狗蛋闯出来的祸,不能不担着点儿。”

一项爱插嘴说话的小姑王菊花也阴阳怪气的数落起王有功了。

她到不是想帮着二房,只是家里的事情她也爱掺和,大哥这话,她听的特刺耳。

“娘,我,我们也没——”王有功可没有想到,一句话就惹恼了这么多人反对他,不由得被说的有些哑口无言。

“我看这样吧。大房分一两银子债务,二房分二两银子债务!”

见又要闹起来,最后,王老汉只得趁热打铁的拍了板,拿了主意。

不过,到底还是偏向大房一些,只让他们负担了一两银子,多半的债务,还是归到了二房头上。

但见王有喜他们还是面有难色,要说什么,王老汉心知不能逼得太过了,就又叹了口气,接着到:

“还银子的时间,我明天再到王地主家去求个情,或许还能往后推推。老二你不用急,慢慢来。”

说完,也不容王有喜一家再分辨什么,一甩烟袋锅子就回屋去了。

“哼!”赵氏和王有功也是一甩袖子,撅着嘴巴很不满的回屋去了。

就留下满脸苦色的二房两口子,眼对着眼的,在堂屋里发呆。

飞飞蜻蜓

作家的话
此段不计入字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