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古卷:虫咒 尸降 噬魂灯

第47章 爆发(4)

这个时候巴蛇神的脸和我已经近在咫尺了,我几乎能清楚地看见它身上交叉纵横的疤痕和张大嘴后露出红色肌肉的腮帮和牙床,以及能闻到它口中喷出的腥臭味,那是比先前浸泡无数尸体的池子还要难闻十倍的味道,在我强大的五感下更是感觉比什么酷刑都要来得强烈。

不过,我也发现在它的脖子下方几厘米正中的位置,还有一圈和周围失去皮肤的红色肌肉颜色不一样的黑色,约有茶杯口大小,像是一块逆着生长的鳞片。

我心中一动,这样的怪物,不可能没有任何弱点的,连蛇都有七寸之说,这怪物身上明显是有蛇类的某些特征,而蛇类进化后传说就是蛟龙,而蛟龙也有逆鳞之说。这一块逆着生长的鳞片,莫非是它的弱点所在?

可是,尽管找到它的弱点,这个时候我手上却没有足够致命的武器。对付巴蛇神这样的怪物,如果不能一击致命,以它的恢复力怕是很快就会复原,而下一次它有了警觉,再要想这么攻击这个弱点就不那么容易了。

或许是天助我也,巴蛇神缠绕过来的尾部,其中一条肆意挥舞的细足上的四根指头,正好抓在了我的胸口,竟然无巧不巧地抓住了胸口的白色符石。

一股刺鼻的恶臭传来,那几根指头很快地从血色变成灰黑,接着像是遇热的蜡烛一样融化。而巴蛇神的脸上,更是罕有地出现了一丝惊慌的神色。

它和祭祀坑中的神像虚影一样,害怕我胸口挂着的白色符石!

我一下反应过来,决定冒险一试,如果不成功的话,就真的成仁了。

我猛地松开了巴蛇神的双臂,然后撞入它怀中,同时飞速地掏出胸口那枚持续发热的符石,扯断了符石的绳索,用尽全力朝它脖子下方的逆鳞部位按去。

符石上的符文线条似乎闪烁了一下,接着像是一块高温的石头融入到蜡中一样,竟然轻而易举地镶嵌在了这怪物的脖子下方,接着无穷的光热散发出来,让巴蛇神开始不停地挣扎。而我则趁着它挣扎的同时脱离了它的怀抱,极为狼狈地在地上打了滚,然后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开山刀和它对峙。

巴蛇神粗壮的尾巴四处横扫,周围的地面和墙壁如同遭了炮击一样纷纷破损,掉下细小的混凝土块。它毕竟是血肉之躯,尾巴很快就在无意识的到处横扫下和坚硬的岩石碰撞变得更加血肉模糊起来,喉咙里发出沙哑至极的惨叫,声音不大,听上去却十分瘆人。

在它的拼死挣扎下,符石啪的一下落在了地面,我心中一紧,那怪物却充满怨毒地盯了我一眼,然后突然朝地上的敖雨泽游过去。

巴蛇神居然还懂得围魏救赵?我来不及惊叹,连忙捡起地上掉落的消防斧猛地扔过去,却被它尾巴一甩不知抽飞到什么地方去。再度失去了武器,还好药剂的带来的力量还没有消退,为了不让它靠近敖雨泽,我奋不顾身地扑上去,死死抱住它的尾巴。

巴蛇神回过头来,眼中闪烁着阴谋得逞的光芒,我的心猛地一紧,感觉到不妙,果然,下一刻巴蛇神的整条脊椎骨似乎猛地抖动了一下,数十根骨刺从脊椎骨上冒出,而正抱着它尾巴的我立马被两根骨刺分别刺入小腹和胸口,如果不是我发现不对劲紧急偏了下脑袋,恐怕第三根骨刺就要刺入我的脖子。

小腹和胸口受伤带来的痛楚被注射的药物暂时压下去,可我还是能够感觉到力量在慢慢变小,而那怪物却趁机卷住尾巴再度将我提到它的正前方,张开大口朝我脖子咬过来。

我能够闻到它口中喷出的腥气,一股带着绝望的恐惧弥漫开来,我要就这么死了吗?

“不!”我发自心底地怒吼着,小腹和胸口流出的血液已经沾满了怪物的尾部,那怪物使劲嗅了嗅鼻子,眼中罕见地闪过一抹恐惧,竟然停下了噬咬的动作。

而我却感觉一股几乎让血液沸腾的灼热瞬间沿着血管流遍全身,因为符石已经离开我的胸口掉落在地,无法再压抑住血脉中被药剂引发的力量,这股热流似乎让血液变得浓稠起来,就像是滚烫的沙粒在血管中流动,甚至让我的大脑也变得昏沉起来,意识渐渐模糊。

接着,我似乎能感觉到血液中似乎有无数看不见的力量解开了枷锁,被彻底释放出来。而突入起来的力量感还没享受多久,我就已经受不了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而晕过去。

在晕过去之前,我似乎听到敖雨泽轻轻地发出“咦”的一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醒过来时,发现眼前是还在一个劲摇晃我、喊我名字的敖雨泽。敖雨泽先前说得不错,那药剂的副作用果然很可怕。我艰难地转过头,正好看见巴蛇神血肉模糊的尸体,这次它是真的死透了,伤口没有任何要继续愈合的迹象。

等等,不对,我刚才不是快要死了吗?怎么我和敖雨泽都没事?

我挪动了一下身子,这才发现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似乎大部分肌肉都已经断裂了,连移动一下手指都会带来钻心的疼痛。

“怎么回事?”我皱着眉问。

敖雨泽玩味地看着我,最后幽幽地问:“你不知道?”

“你看我这鬼样子,知道个屁!”我没好气地回答。

“如果我说是你刚才晕过去后反而大爆发,将巴蛇神徒手撕裂了,你信吗?”敖雨泽笑着回答,看她这样子,先前被巴蛇神击中的伤势,竟然早已经好了大半。

明智轩的脑袋也凑了过来,一脸古怪地点了点头。同样,他的伤势也恢复了不少,虽然还不时咳嗽一声,至少不用人搀扶就能移动了。

敖雨泽说的是真的吗?我有些将信将疑,这个女人太会骗人了,说不定是我昏过去后她用其他的药剂增幅自己的力量呢。或者说她自己有其他的底牌不想让我知道,然后趁我晕过去才使用……

不过我也算了解了敖雨泽的性格,如果她不愿意说,就算我再怎么追问都没有用,只会被她顾左右而言他,甚至被她趁机调戏一番。而明智轩对敖雨泽几乎是骨子里的因爱生怕,如果敖雨泽不愿意说,他肯定也不敢轻易透露什么。

我决定识趣地不再追问巴蛇神是怎么死的问题,问道:“你们的伤……”

敖雨泽没有回答,而是将白色的符石递过来,是先前我用来对付巴蛇神时掉落在地的,估计是我昏迷的时候她帮我重新捡了回来。

我接过符石,将扯断的绳子重新打了个结接上,对它更加珍惜,这次如果不是它嵌入巴蛇神的逆鳞,大幅削弱了巴蛇神的力量,估计后面无论是我自己真的血脉爆发力量大增还是敖雨泽又使用了什么底牌,都不一定能将巴蛇神给干掉。

敖雨泽则从先前拿出药剂的金属盒子里,再次拿出一支金黄色的药剂,用注射器吸入后,扎入我的手臂静脉,缓缓推动注射器的尾部将药剂注入,然后淡淡地说:“正好我身上还有两支特效的药剂,我和明智轩各用了半支,你的伤比我们还重,剩下这支便宜你了,它能够缓解先前红色药剂的部分副作用。”

我心想最多就是缓解肌肉的伤痛吧,透支的生命力估计是不会回来了。

看着药剂注入自己的手臂,想起当年的余叔所携带的金属盒子中,有三种类似的药剂,红色、绿色和蓝色,而现在敖雨泽手中的金黄色药剂,似乎是第四种。

几乎不用过多考虑,我已经能够确定敖雨泽和余叔,或者说和余叔背后的组织有一定的关系了,时隔十几年的事情,不可能那么巧合。并且我也依稀能够猜到不同颜色药剂的不同用途:绿色的药剂解毒,红色的能够让人获得狂暴的力量,金色的可以治疗伤势,而蓝色的药剂……

我的心中突然闪过一片阴霾,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当年余叔手中的蓝色药剂,似乎对我使用过。至于它的效果到底是什么,我却至今都不得而知。

药剂的治愈力量超乎想象地强大,只不过几分钟后,我就感觉到全身上下受伤的部位一阵麻痒,似乎有无数的小虫子在爬,我知道这是伤口快速愈合的迹象,强行忍住了要去抓挠的冲动,又在地上躺了几分钟,这种麻痒的感觉才渐渐变淡,而我也终于能够稍微移动了下身体,在敖雨泽和明智轩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见我没什么事了,敖雨泽开始取出背包中的小刀,在巴蛇神身上割取了一些血肉组织,然后又用注射器抽取了它的血液和部分绿色的体液,最后犹豫了一下,然后残忍地用开山刀劈开巴蛇神的头颅,伸手在里面摸索。

鱼离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