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福

第50章 巧遇

越是靠近火炎河,寒流越是强劲,葛凯琳似乎还能听到旱地山背面隐约吵架声。

“汪,汪汪。”

“啊——。”

“绪向阳,老子拍死你这两个鬼娃子!”

“有胆子你就来,看谁拍死谁。”

“呀——。”

“啊——。”

随着那一声尖叫,葛凯琳打了个冷战,她很明显地感觉出,此时的寒流是两股,一强一弱,强的是她所熟悉的,而弱的,跟强的有所相似,又有所不同。

“憨琳,你上山干啥。”

一个声音打断了葛凯琳,她刚才所有的感觉像被掐断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清冷的空气中,除了偶尔的鸟叫声,就是烧干柴的噼噼啪啪声。

葛凯琳看看周围。

可不是,自己已经过了旱地河,正往旱地山上走。

回过头,见是高争气在河岸边烤鱼,棉衣被他扔在一边,高争气上身只穿了一件单衫子。

葛凯琳刚才只顾聚气凝神追赶寒流,倒没注意到逃学出来的高争气。

自从高六指失踪,家里少了一个主要劳力,为了能让宝贝小子像以往一样,不愁吃穿,高满囤和黄苹果没白没夜地干活,白天在地里挣工分,晚上做点手工活,或是捞鱼捕虾,挣得的钱紧着宝贝儿子花。

不知道高满囤听谁说在城里收破烂能赚钱,就一个人去了城里,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汉子不在家,里里外外的活,都是黄苹果一个人干,她根本就没有时间管高争气。

虽已入冬,天气却还没有到最冷的时候,河面只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高争气所呆岸边的河面上,冰被砸破,很明显,高争气手里的鱼,是他自己在河里弄得。

“滚蛋,你听到有人吵架吗?”诸葛琳居高临下问高争气。

高争气嗤笑:“咱村离这里最近也有两三里地,哪能听到吵架,能听到鬼叫还差不多。”

说完,他还鬼哭狼嚎了几声,眼睛还看葛凯琳的反应。

见葛凯琳没有被吓到,高争气觉得没意思,低头接着烤鱼。

葛凯琳突然惊叫:“呀,滚蛋,你姐咋坐在冰面上呀,你赶紧把她拉过来,要是冻住了可不是好玩的。”

“哪儿,哪儿呢?”高争气急得四处张望。

“那儿呢,咦,咋不见了呢?”葛凯琳的手往河面上乱指一通。

“你真看见我姐了?”高争气的声音有点发抖。

葛凯琳犹豫:“嗯——,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你姐,她低着头,我看不太清她的脸,反正身上穿的衣服挺像的,可咋就一眨眼的功夫,她就不见了呢。”

高争气扔下手里用木棍叉着的鱼,也不管正在烧着的干柴,使劲往坝上爬,由于手脚哆嗦,几次都出溜了下去,还差点掉进水里,慌得他朝诸葛琳叫喊:“憨憨,快点,拉我一下,我姐会把我拖下去。”

高六指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村里人都猜测她已经死了,连她家里人都是这么想,她失踪的地方,就在这附近,葛凯琳这猛地一说看见高六指坐在河面上,是个人都会心生恐惧。

葛凯琳撒腿就往村子方向跑,边跑边喊:“快跑呀,水鬼抓人了。”

自己只是一报还一报,也就吓唬吓唬高争气,本来看他慌手慌脚的,还准备拉他一把呢,没想到他竟叫自己憨憨,这和叫憨琳的性质可就不同了。

从高争气嘴里叫出来,明显带着歧视的性质。

葛凯琳想教训一下这个混蛋娃,故意丢下高争气不管,他人高马大的,哪能爬不上坝来。

被葛凯琳这一吓,高争气还真就没命地使劲爬,很快爬上了坝,没一会儿就追上了人矮腿短的葛凯琳。

就在高争气和葛凯琳并排的一瞬间,高争气突然出手扯住葛凯琳使劲往后甩,葛凯琳没防备,被高争气甩得往后滚了几圈才停住。

而高争气自己更加拼命地往前跑,头都没回。

这一下摔得不轻,半天葛凯琳才爬起来。

高争气这是把葛凯琳当垫背了,有人在他后头,水鬼要抓也是抓离得近的人。

说我憨憨是吧,我就让你尝尝真正的憨憨是啥滋味。

看着高争气越来越小的背影,葛凯琳心里冷哼,自己玩笑开得是有点过,可高争气这样做,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不管高争气是存心让她垫背,还是根本就只是坏心眼地想欺负一下弱者,没有别的目的,葛凯琳都准备给高争气一个更大的教训。

明着攻击人的事她才不干呢,这样会给家里惹下麻烦,要让高争气体会自己曾经不能言不能动,心里却跟明镜儿似的感受,还得毫发无伤,那就只有使用催眠术了。

问题是,这催眠术也不是啥时候都能用,施术者必须距被施者很近才行。

就是近距离,施术也是要时间的,而且必须得有规律地多次施术,循序渐进,慢慢催化才能达到预期目的。

高争气年年都上一年级,葛凯琳是二年级学生,俩人不在一个班,就是制造巧遇,也不能老是巧遇吧。

她只顾考虑怎样才能接触到高争气,却没有仔细想过自己怎么会催眠术的。

走着想着,直到看见葛辛丑骑着车从另外一条路过来,葛凯琳都没想到办法。

“爸,今儿个又不逢礼拜,你咋回来了?”葛凯琳朝葛辛丑喊。

听到宝贝闺女叫唤,葛辛丑拐了个弯儿骑到葛凯琳跟前。

看到女儿满脸满身的土,葛辛丑绪吓了一跳:“你这是咋了,伤着没有?”

葛凯琳作势拍拍身上,笑着解释:“没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骨碌,爸你不用紧张,反正我摔跤也是常事,这穿着棉衣棉裤咧,一点没伤着。”

葛辛丑一把捞起葛凯琳搁到车前梁上,责怪:“你咋一个人跑地里来了?”

下雪后地里会有狼出没,可谁敢保证没下雪狼就不会来。

葛凯琳嘿嘿笑:“我馋肉了。”

“那你弄到肉没有?”葛辛丑明知故问,闺女手里啥都没有。

“嗯,可能是有人给它们通风报信,我啥也没弄到。”葛凯琳耍赖。

葛辛丑好笑:“呵呵,就你会作怪。”

三个娃子性格各异,葛辛丑自己虽然活得中规中矩,却没打算拘束娃子们。

小娃子还是随他们的天性好些,别都变成自己这副怂样。

旱地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