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邪凰三小姐

一品邪凰三小姐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4章 谋杀亲夫

“暗狐阁下,你什么时候再来呢?”赵管事也不恼,在墨灸歌身后开口问道。

“明天吧。”清冷的声音在空中飘散,只是那道纤细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出了斗场,墨灸歌又去赌场赌了两把,看到自己手中的五个金珠变为五百个金珠,这才满意地收手。

不继续赢下去不是因为实力不够,而是她不想太引人注目。

在赌场耗费了差不多大半时间,她有输有赢,就是为了转移别人的目光。

在西区这种地方,没有身份背景,毫不掩饰地赢一大笔钱出去那就是一傻逼。感觉五百个金珠差不多到了那些人承受的底线了,墨灸歌才开始收手往药店走去。

感受到身后鬼鬼祟祟的两道身影,墨灸歌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尽管她装出要输有赢,没想到还是被人盯上了。

拐进一家小巷子里,直到前面再无出路,墨灸歌才停下脚步。

“哈哈哈!这小子倒是蠢得可以!我们正愁不知道在哪里下手了,他自己就为我们寻了处好地方。还是一条不通的死道,这小子太逗了。”一道嚣张的大笑声在拐角处响起,一名二十七八的男子走了出来,捂着肚子笑个不停,一手指着墨灸歌道,“太蠢了!太蠢了!劳资第一次见到这么蠢的小子。”“大哥,我怎么觉得不对劲。”一名年轻一点的男子畏畏缩缩地跟在那名粗衣男子身后,神色之中有些害怕。

就算被他们打劫的那小子真的傻,连路都不知道怎么走。

但是人家这么淡定,一点都不像是个即将被人抢劫的人的模样啊。

他总感觉现在的情况有些诡异。对方好像是故意带着他们绕进来的。

那名被叫大哥的男子一巴掌打在年轻男子的肩膀上,“范桶,挺起胸膛来!你这幅畏缩的样子像个啥样?!凶一点,对……对……就是这样。”范桶努力地狰狞着脸,龇牙咧嘴,瞪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墨灸歌,心中欲哭无泪……

瞪着眼睛好累啊……眼睛好疼,可是大哥说不能眨眼,一眨眼就凸显不了他们劫匪的气质了。

噗!范桶?!墨灸歌看向年轻男子,这名字倒是起的好。

“对嘛!这样才对!劫匪要有劫匪样。我们以当劫匪为骄傲,以当劫匪为自豪。我告诉你啊,气势是最重要的。就算你打不过对方,也要努力营造出一副老子很强老子很硬的气势,对方才会把钱财乖乖交给你。想你大哥当年,就是以这种方式坑了无数人。”墨灸歌双手怀胸,兴味地看着哥俩的互动。

逗比劫匪二人组,今天她运气不错。

教育完自家二弟,元二这才看向墨灸歌,在见到墨灸歌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俩时顿时怒了,“看什么看!没看见大哥教小弟当劫匪啊!”

“确实没看见过。”墨灸歌淡笑着回应,清淡典雅,不用做多余的动作,虽是一张清秀的容貌,却自成一世界。

那劫匪俩竟一霎那看呆了。

元二猛地一拍脑子,努力裂开嘴巴,瞪大虎目,粗声粗气道:“小子……”

“识相点把钱交出来。”清丽的声音骤然打断他的话。

元二又是一愣,然后怒气狂飙,猛地向墨灸歌冲过去,“你竟抢老子的台词!看老子怎么教训你”

“砰!”又是一道亮丽的抛物线。

缩在一旁的范桶甚至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他只看见一道笔直的黑线猛地向元二冲去,下一刻,刚才那淡然浅笑的少年已经单脚踩在了元二胸口。

墨灸歌下巴微抬,单手撑着脑袋,笑眯眯的好不好和善,雌雄难辨的声音带着少年特有的清丽,“错了!那本来就是我的台词。教出钱来。爷心情好,还可以饶你一命。”草老娘的!黑吃黑啊!元二心中泪流满面,踢到铁板了!尼玛少年,你竟然有这实力,还那么瘦弱干嘛,装得像只好宰的小绵羊,这不是故意坑人吗?害他踢到铁板嘤嘤嘤!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黑虎帮的!”努力装出一副很有底气的模样,元二怒瞪着墨灸歌,企图用眼神杀死对方。

“我管你黑虎白虎。有钱就是肥羊。”笑眯眯地看着元二,墨灸歌伸出手来,“把你所有家当交出来。否则……”手指一指,啪的一声,右侧一块砖头碎裂成灰。

元二跟范桶像是和那砖头心有灵犀般,不约而同地抖了抖。

绕是元二再硬起,此时也软了。

他本身就是个混子。靠骗几个落单的外乡生活,但在这里混熟了的人都知道,元二只是能装而已,除了在演戏和一毛不拔上有些境界外,压根就没几分真本事。

至于他那小二弟,软脚虾一个,干什么都躲在元二身后。就是长得清秀了点,卖进小倌院倒是能有几个银钱。

谄媚地看向墨灸歌,元二缩了缩头,“那啥……大爷……你看你的脚这么矜贵……踩在鄙人的胸口上简直是侮辱了您的脚……要不……您先移移脚。”他生怕墨灸歌一个不小心,就把他给踩爆啊。

一块石头碎成渣还没什么,但如果是他自己碎成渣,肠子肉块四溅……想想那画面,他也是醉了。

“别给我耍滑头。”墨灸歌丝毫不为所动,“钱交出来。”一身匪气暴露无疑。

元二欲哭无泪,只能转头看向范桶,“范桶,把我们的家当拿出来。”

“是……是……”范桶低着头,将自己身上搜了个遍,又把元二全身搜了个遍,连衣服缝里都不放过,然后恭敬地将十枚银珠五十枚铜珠递给墨灸歌。

元二杀了范桶的心都有了!泥煤!老子是叫你交钱,但是没叫你这么实诚地交钱啊!老子特意将那保命的三枚银珠缝进衣服袖子里,你竟然都给老子翻出来了!

墨灸歌毫无愧疚地接下来,却并没有放过元二,“还有没有?”

元二如丧考妣,欲哭无泪,“大爷,行行好吧。小的真没有了。”眼中滑过一丝精芒。

“说实话。”

“小的哪敢骗你啊?”

墨灸歌勾唇一笑,脚下用力,“你信不信。只要我微微用力,然后你就会跟刚才那块石头一样,砰……什么都不剩。”

元二脸色变得一片死灰。

不行!他要坚持下去。那是他保命的压箱底,交出去就真的没得活了。

范桶泪眼朦胧地看向元二,“大……大哥……你……你还是招了吧……这样下去……你命都没了……要钱干嘛?我……我记得……你还有……三枚银珠……藏在……藏在你内裤!”范桶话音一落,元二整个人都不好了,“卧槽!范桶你个傻逼!怎么能把我们压箱底的钱说出去!银珠在内裤这个秘密说好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你不知道再撑一撑他就会相信我们了吗?!”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元二心中欲哭无泪,果然,像他这样高智商的人,范桶是不会懂的!

墨灸歌:“……”银珠藏内裤,她想想也是醉了……

这两人的傻逼程度,简直有得一拼。

一想到银珠藏在内裤里,她打劫的兴致瞬间如过眼云烟般消散了,恶心地收回脚,“算了,剩下三枚银珠就留给你们吧。”

元二见身上的脚移开,立马兴奋地爬起来,指着墨灸歌道:“看见没!学着点!打劫的最高境界,反打劫!看看人家,再看看你!人家根本就不在意我们那三枚银珠!那才是劫匪的气度,劫匪的风度!那位大人肯定是打劫贯了富家子,看不上我们这点小钱。”范桶听话地点了点头,“可是大哥……他拿了咱们十枚银珠……”

元二话音一滞,脸色一僵。

就在范桶以为他要去找前面的人算账时,元二一跃而起,在墨灸歌身后猛追:“大哥!大哥!教教小弟怎样打劫呗!”

范桶:“……”

离开的墨灸歌:“……”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甩开了两位跟屁虫,墨灸歌又去查了查天元大陆的草药,确定和自己认识的差不多才去药店。

“公子,这是你的药。一共三百金珠五十二个银珠,看你面生,去个尾头,三百金珠五十银珠。”掌柜的将一大包药材递给墨灸歌,心中有些好奇,很少见一次性要这么多药的,其中不少药非常珍贵,这些药的药性分散,有的是塑骨的,还有的有毒性,有养气补血的,还有温润筋脉的,也不知道他用来干什么。

“嗯。”将钱扔给掌柜,墨灸歌低低地应道,声音是伪装过的沙哑,长发遮过前额,看不清她的面容。

“寒晶草和黑心银边我们店里没有,公子可以去聚宝阁试试,说不定他们那里有。”拿过金珠,掌柜略一犹豫,建议道:“聚宝阁中有不少稀有的草药、灵器、珍兽,只是价格偏贵。公子若手头富足的话,可以去看看。”说完,打量了一眼墨灸歌,怎么看眼前的人都不是有钱的人,也不知道她从哪弄来的金珠。

爷本非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