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且慢

道君且慢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肥肉

沈小师叔自不会把陈年旧事跟个“小孩子”讲,毕竟不过私人恩怨,倘把各自门人也搭进来,私怨升级成两宗派之间的恩怨,对谁也没好。随是秦景怎么好奇,沈长钧也没向秦景透半个字,只叫她晚上老老实实炼丹,她欠着丹堂的那好几十瓶大回春丹,可容不得她有丝毫偷懒的机会。

因秦景已经筑基,既可独自操纵丹火,也可独自合药,沈长钧若无事时还是会去丹房看着她,有事就叫她自己在丹房里作蓬头垢面的烧火丫头。今天这便算是有事,沈长钧和照日真君之间那点恩怨,小辈们不清楚,自沈长钧他们这一辈往上却没有不清楚的。

沈小师叔有个恩人,那恩人早已烟消云散在时光里,那位身死道消与照日真君脱不开干系。照日真君倒是没动手,不过若不是照晶真君一语道破那位的事,凭那位的修为,想弄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早多年前,沈长钧与照日真君还颇有交情,为着那位,翻脸不说还跟仇人一般,见面就得掐。

当然,沈小师叔和照日真君之间的仇啊怨啊,跟秦景没什么干系,跟秦景有干系的是,她答应早早把大回春丹炼好送去,不能失信。是以,晚上顶着鹅毛大雪,秦景也得乖乖去丹房炼丹,今夜既钧峰中除她只有个竹露,别说,一少个沈长钧,山中雪夜显得格外空旷清寂。那大风夹着雪片刮来,没小师叔的剑气挡着,直接就灌进秦小景脖根里,冻得她浑身一激灵,差点与止戈一块栽雪里头。

幸好止戈能稳得住:“驭剑时分心,便是渡劫期修士,也能从万里云天上栽下来,你不过筑基期修为,某下来和凡人一样得摔成肉泥。”

秦小景立马老老实实收心,认认真真驭剑飞落偏殿,今日偏殿的琉璃灯盏下却站着个往日早早睡下的竹露。秦小景对这位“哼哼”可没什么好感,不过也没必要交恶,便问了一句:“竹露姐怎么在这,可有什么事?”

奇的是,往日里一见面就得“哼哼”的竹露没哼她不说,还有点神思不属,脸上带着点慌张惊恐之色,甚至还有几分尴尬犹豫。秦小景不太明白,既钧峰这位名为侍女,实为大小姐的哼哼姑娘到底想干嘛,但她可不想跟竹露在这里吹冷风,就把竹露请进屋里去。

竹露本就复杂的脸色又带出点意外来,竹露不能不意外,她对秦景平日如何,她心知,秦景也一清二楚。秦景也不像是那种以德报怨的,居然还会请她进去,竹露脸上的尴尬之色遂又深几分,倒褪去了犹豫与慌张:“秦姑娘。”

秦景一边启开丹炉晴虹施个清水诀洗净丹炉,一边答应:“竹露姐有什么事就说。”

平日里从不主动找她的人忽然跑来找她,秦小景就是再迟钝,也知道肯定得有事呀。

她问完,竹露便没再迟疑,竹筒倒豆子似的,把来这里的目的说出来:“我……我想求长春造化丹,药材我都已备好,只是……只是我不会炼丹,也找不着合适的丹师。”

原来是为炼丹,多正常,秦小景想想,也不推辞,用别人的药炼别人的丹涨自家修为,她有什么不乐意的:“等等,长春造化丹,竹露姐要那丹药作什么?”

长春造化丹是女修用来维持容貌的,但随着筑基寿元增长,修士是可以选择维持现有容貌还是继续成长的。有些人就爱作中年妆扮,而女修多扮会维持在二十左右的年龄,像秦小景就打定主意,等到二十三四哪哪都长妥的时候,再掐掉岁月对她无情的摧残。

秦小景漫天胡思乱想时,竹露开口道:“我结丹失败,恐再难有成,只能先准备着。”

秦景惊讶地看向竹露,竹露资质其实并不差,筑基到现在都还没结丹已经叫人意外,居然结丹还失败。结丹失败再加上长春造化丹,秦小景也已经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寿元将尽时容貌是无法维持住的。据元昊真君给她的玉符里的丹方讲,除非寿元已不足十年,否则并不需要用长春造化丹:“总还要继续试试,长春造化丹固然可以维持容貌不老,但还是只有修为增长才能……”

才能继续活着,这话对着寿元不足十年,容貌也即将发生改变的竹露说,实在有点残忍。就是竹露平时再怎么哼哼她,也不过小节,生死却是大事,她们之间也没到因那点小节而枉顾生死的地步。

竹露却面带感激,修士之间向来是恩也重怨也重,没想秦景居然还肯好说好话的对她,不过要竹露道谢她却也难开口,只脸上带着几分笑来,却因惊恐而显得苦涩非常:“总要先维持着,否则就是能成功结丹,将来容貌也转不回。”

“你放心,长春造化丹不算太高阶的丹药,我先试一炉,看看情况,你药材够吧?”秦景问道。

“够,我只需二十八枚即可,这里有五炉丹的药材。”长春造化丹一炉能出十二至十六枚,竹露等于是多给了三炉的药材,既可以当谢礼,也可以当酬劳。自然,竹露为维持容貌,还是肯下本的,除这三炉药材,竹露还另备下了酬劳。与药材一同递到秦景手里的,是一枚玉简,“这是一位大能所遗,那位应当也是剑修,我参着有些深奥难解,便予你作谢礼。你既能上剑阁九层,想必悟性还是不错的。”

听着这句颇有点傲傲娇娇味道的“想必悟性还是不错的”,秦小景好努力才忍住笑,竹露大概还是很不适应来求她帮忙这件事:“好,那我先炼一炉,你看着,要是能成,今晚我就把丹药给你炼出来。”

“嗯……”竹露有意道谢,可怎么都说不出个“谢”字来,只能走到一边去,示意秦景可以开始。

长春造化丹不算太难,自从秦景用筑基丹狠刷熟练度后,高阶以下丹药,只要小心着点,基本都能成功,至于成丹的上中下品,那就只能看运气了。纵使这样,第一炉丹药也失败了,秦景一点不气馁,立刻涮了丹炉开第二炉,因长春造化丹里并没有特别稀罕难寻的药材,竹露倒也不心疼也不着急。秦景的炼丹天赋,沈长钧私下里念过两句,只说很好,竹露就想着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果然,秦景第二炉就成功合药出庆,中品,够竹露用的,上品丹药当然更好,不过中品已经能够满足所需。第二炉成功,秦景就接着炼第三炉,第三炉丹才升火下药,殿阁外就传来飞剑破风雪的声音,秦景看着丹炉呢,自没那工夫,竹露便去殿阁外看。沈长钧不在即钧峰,竹露就担着大半个家,自然事事都需要上紧。

到殿阁外,竹露却是先看到沈长钧,然后才看到另外一个,却是照日真君。竹露还没开口问好,这两人就一前一后闯进殿阁中去。一个嘴里讲“沈长钧,你以为你拦得住我”,另一个嘴里讲“且试试看”。竹露不知到底怎么回事,便进殿里看,却被一道剑光直戳面门,竹露赶紧退开,匆匆一眼间只来得及看到照日真君把秦景跟人偶似的拎在手里,小小个儿的秦景在瘦高个照日真君手里,她还不住挣扎,越挣扎越被照日真君攥得死死的。

“便是你今日拦下我又如何,你以为传扬出去,你能保得住她?”照日真君冷笑满脸,话里满满的嘲讽就是秦景这被拎在他手里的都能听得出来。

“今日已非当时。”沈长钧日日修炼不辍,便是因曾经想救的人救不下,如今一切又仿佛重现般,又是照日真君,又是一块招狼的“肥肉”。然沈长钧已非当时那个连自己的性命都捏在旁人手里的炼气期小修士,他如今已是化神后期,放诸真法界之内,也是可以横着走上一走的。

“那便试试。”

照日真君长剑指向沈长钧,沈长钧也同样拿剑对着照日真君,两人谁也不打算退一步,照日真君将秦景随意往边上一扔,便与沈长钧缠斗起来。只见两人从殿阁里打到殿阁外,从地上打到天上,剑光或如流星或如电,把罗预峰的元昊真君也给招来。元昊真君一来,就忍不住破口大骂。骂痛快后又吼一声道:“照日既然敢来无应山撒野,阿湛,你也不用客气……往死里揍。”

竹露才知道元昊真君的真面止居然是这样的,而秦景从殿阁里爬出来,对她师父的举止言辞一点也不感意外,她还添油加醋地告状:“师父,他还掐我来着,我都被他掐得快断气了。”

这状告得,竹露也才知道秦景居然是这样的,不过拎着她手臂而已,居然能被掐得断气?

元昊真君立马飞身下剑,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见秦景蹦得比谁都欢实,便知她没什么事,不过元昊真君可是好疼弟子的好师父,就算秦景屁事没有,他也依然火冒三丈:“阿湛,你等宵夜呐。”

眼见元昊真君也有提剑上来砍人的意思,照日真君自知一个且敌不过,何况两个,便且打且退,不消多时便退出无应山。元昊真君将护山大阵一开启,便把沈长钧喊回来问道:“怎么回事,他为何来为难小阿景?”

沈长钧却看一眼秦景,不知该如何开口。

元昊真君见沈长钧面有难色,便心知不妙,他这师弟,天大的事也不会觉为难,秦景居然叫他为难的不知道怎么说,看来他这小徒弟的事儿小不了。

弈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