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君且慢

第17章 思归

第十八章思归

秦景至今都记得一部带给她很多童年阴影的片子——《小龙人》,一个头上有犄角,身上有尾巴的小龙人。随着止戈看到的真龙,就是一个光溜溜的小龙人,约略是三五岁的样子,头上长着两肉角,身后倒是没看见尾巴,一双乌丢丢的大眼睛天真无比地看着止戈,连止戈都不由得为这双天真的眼而“心”力交瘁。

“小阿景,龙有五魂九魄,它只有三魂七魄,生来便是人身,因无法化形而被逐出龙族领地,并弃于玄武湖中。”说是弃于玄武湖中,实则,弃在玄武湖中算是种保护,玄武湖附近乃玄武一族领地,在这里倒也能平安长大。止戈思量片刻,把这话也跟秦景说了。

而秦景这会脑子里想的是,《小龙人》的编剧该不会就是捡着这样一个小家伙,然后才写出这么一部剧来的吧。脑洞一开,她就有点停不下来:“那你问问他愿意不愿意跟我们走,愿意的话,可以给他提供他需要的……一切?”

秦景是在问张峥嵘,张峥嵘点头,秦景又把语气加重,重复一遍。那小龙人刚开始会讲话,会的自然是龙族天赋语言,目前小龙人还只能跟止戈沟通,止戈也是到刚刚才知道,它居然会龙语。小龙人再是缺两魂两魄,也是能飞能跑的,小家伙自己就跟着止戈跑过来,压根不用他们多哄。

等小家伙过来,用一又天真的眼打量着他们时,连张峥嵘都不禁啐了一口:“这得多狠心的爹妈才能把孩子扔湖里。”

小家伙也不知是不是把他们当作同类,没有龙息没有龙威,比他魂魄还缺得多的同类,张峥嵘抱着小胖子,小胖子就顺势搂他脖子,那亲呢劲差点让秦景怀疑这是张峥嵘和某只母龙那什么什么之后生下来的后代。不过小胖子对秦景也一样亲,谁抱他他都用软乖软乖的眼神,可天真可灿烂地看着人,眼底软软的还带几分水光,可见被抛下于他并非一点痕迹没有。

“我们是要离开此界的,你可愿意跟我们一道走?”张峥嵘跟小胖子很严肃地开始谈论起来。

小胖子能听懂他们说话,但是他不会讲,只用力点头,弯着眉眼烂漫如春花般的笑开颜。张峥嵘好半天,伸出手摸摸小胖子的软毛,叹道:“回头先想办法把这角消了,等到玄门时便当是无应山弟子罢,忘记这里的一切,会好起来的。”

“四师叔?”张峥嵘连那惯见的漫不经心都收起来,整个人身上透出一丝惆怅,秦景看着有点不对。

张峥嵘倒也不遮掩,收起眼底的那一点惆怅,道:“我原也是被师父捡来的。”

秦景“噢”一声,没再开口,她实在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盼着沈小师叔赶紧睁开眼。哪怕是才见不久,她也更适应张峥嵘老不正经漫不经心的模样,但现在看着更像是生活态度,而非本心本性。

小师叔还是很体贴的,没等秦景找话,他就睁开双眼,见张峥嵘脖子上还挂着个包着长袍的小孩,亲昵得跟父子一样的大人小孩让沈长钧都不由得来一句:“四师兄的孩子?”

“瞎说什么,这就是那真龙,只是少两魂两魄,生来就是人身。”张峥嵘把小胖子被抛弃玄武湖中的事跟沈长钧说明,小胖子并不是刚被抛弃湖中,小胖子在这里已经有小半年,只不过到现在才能发出龙吟,拥有龙息和龙威。按说这些,是幼生龙一出壳便拥有的天赋武力加成,小胖子却没有,要不是龙族血脉被同为神兽的玄武认可,小胖子早不知死多少回。

有小胖子在,一行人也算超额完成任务,折回石洞去收拾一番,张峥嵘便叫启程去金猊群居的溪谷:“长夜最多还有一个时辰就要降临,我们得快些,一入夜,这兽谷中便如炼狱一般。”

也不知张峥嵘在这里经历过些什么,此时不是多问的时候,三人一龙连忙启程,金猊溪谷离张峥嵘的石洞不过百里,驭剑飞去很快便到。因有小胖子在,金猊溪谷半点波折也没有地进入,便有几只大乘渡劫的金猊出来,也不过远远一看,见他们没有来捉小金猊的意思,也没有伤族中金猊的举止,便只叫其中一只远远看着,并不上前。

刻着星图的石壁就在金猊溪谷的瀑布边,被水经年累月冲刷,竟一点痕迹也没有,浅浅的星图刻画半分也没因水而消失。星图开启也很顺利,但星图开启前,沈长钧就叮嘱他们:“星图开启后先不要动,我在苍亡海星图外留有一缕神魂烙印,只要能感应得到,便可回真法界。”

张峥嵘闻言竟怔在那里,星相天宫都说必需一个星相一个星相走下去,直到将所有星相通过,才能回归本界。是以这么多年,他几乎都已经绝了回去的念头,见到沈长钧时他还悔当初不该传求救玉符,竟把沈长钧和秦景也牵连进来。此时忽闻可以回归,饶是张峥嵘道心坚定,也不由有些神思不属:“可以回去了?”

“是。”沈长钧回答得简单而坚定,只一字便掷地有声。

张峥嵘点点头,在星图彩光交驳时,搂着小胖子竟有几分泪意。

阔别三百岁,如何不思归。

是不能归,是以为此生此世也不可再归,于是便将心思深藏,既已人生际遇难测,便随遇而安。只要不死,终有相会之时,但他以为会是千年万载的长别,长到物是人非之后,却没想归去的时间来得这样快,来得这样突然。

“阿湛,多谢。”张峥嵘在光柱中轻轻道出这么一句,语气无比轻松而愉悦,虽带泪光,却是归家的喜悦。

“若我被困,师兄亦会不远万里来搭救。”所以,并不须言谢。

张峥嵘与沈长钧相视一笑,一个豪迈却又透着几分岁月慢慢积累下的温柔,一个含笑盛春山却有种无言的力量。秦景在旁边看着,都有点鼻子酸酸,这两人之间的情谊,真令人不由得心怀激荡,却又同时宁静安然。谁的人生里,都应该有这样一个人,不管遇上什么事,不管多么艰险,他都肯不远万里,水里火里来相见。

哪怕不为搭救,只为同行作伴呢,毕竟在他们没回到真法界前,谁也不能确定,留在苍亡海星图石壁前的神魂烙印是否能真正把他们带回真法界去。

不过,还好,当光团消失时,他们见到的是苍亡海那石笋林立的地陷坑,周边熟悉的天地灵气,也令他们舒适无比。只有真正属于此界中的人,才能真正完全与这方世界的灵气相呼应,否则……张峥嵘怎么会这么多年修为毫无进境。

回玄门的路上,沈长钧还特地拐了个弯,张峥嵘“嗯”的拉长声,似感叹似调侃:“师弟,不好好的回无应山,你想去干嘛,又背着……不,如今师弟不用背着师父下山。已是三百载过去,阿湛要找的人找到没有?”

“已找到,资质尚算不错,我想将她带回无应山去,叫她拜在大师兄门下。想来,不管如何,总会是个练剑的好胚子。”沈长钧望着董府堂前两株殊兰花树,淡淡含笑的眼角如藏着一整个春天的光。

秦景:再笑下去我就要醉了……诶,好白菜都已经叫别人买走,好心塞呐。咳,算了,男神是董少女的,她还是努力一下看看能不能修成女神。

低头看平胸,再摸瘪屁|股,再被无良的师叔取笑,悲愤之情无以言表!

“我会长大的。”

“是,师倒还小。”

真不想跟这不正经的继续玩耍,秦景在心里悄悄拿个抹布,把刚才因沈长钧和张峥嵘相视一笑而起的那点感动抹去大半,再把张峥嵘身上刚罩点的淡淡光圈全部抹去。这位师叔不正经是常态,正经才是变态呢,元昊真君再怎么说,好歹也装得像个正经人是吧,这位可好,装都不带装的。

沈长钧去接董秋韶了,秦景只能和张峥嵘在外大眼瞪小眼,秦景深觉得是因为张峥嵘太不正经,怕吓着董家人,才不叫他们一同去的:“四师叔,董秋韶到底是什么来历?”

“长辈的事,打听那么多干什么,小孩子家家的一边待着。”张峥嵘可是刚刚被感动过的好师兄,怎么可能卖师弟呢,咳……更重要的是,他也知道得不多,就知道他小师弟一直在找个于他有恩的人。

秦景:果然不是个能愉快玩耍的!

过得片刻,沈长钧便携董秋韶出现在董家门前,董家的长辈都出来相送,等沈长钧带董秋韶过来会合时,董秋韶还兀自红着双眼悄擦眼泪。美人垂泪真如芙蓉含露纷飞,叫人心肝也都颤动不已,连秦景都想上前搂着董秋韶安慰安慰她才好。

没想沈长钧和张峥嵘居然可以视而不见,任由董秋韶一路悄悄抹泪直到无应山,秦日记本以为董秋韶会被沈小师叔收作徒弟,没想居然扔给元昊真君,还是一样从普通弟子作起。元昊真君更可以,见着美人跟没看见一样,反拖着秦景的手把沈小师叔骂个狗血淋头:“你居然敢带着阿景涉险,万一回不来呢,万一回来也是万八千年后呢,你缓片刻他会死吗?像他这样千年不死万年不灭的祸害,搭理他去死啊!当年再三叮嘱不许他去不许他去,居然敢跑去,看什么看,去外边给我跪上三天再说。”

与其说元昊真君再气沈长钧带秦景涉险,不如说元昊真君在恼火四师弟不乖,竟一声不吭跑去闯星相天宫。张峥嵘理亏得很,只得埋头认骂,而董秋韶被晾到一边,颇有些讪讪,那几人恨不能抱头痛哭,她在这算个什么,怎么都像是个不相干的外人。

——————————————————————

真喜欢张峥嵘,漫不经心地自娱自乐着,热血而暴力,事来时该严肃严肃该镇定镇定,事去如流水逝白云,半点不留痕。这[样一个可逗比可神经病还不坑队友的,才是真男神啊,我家女主眼真瞎!

脸红的小师叔就给她吧,张峥嵘我就毫不大意地自留了~

弈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