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所寄

第9章 坐姿里有灵魂的样子

刘世芬/文

刘世芬,笔名水云媒,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石家庄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国内多种报刊,著有散文随笔集《看不够的〈红楼梦〉,品不完的众人生》《开在刀疤上的花朵》等。

有一次,作家周晓枫到河北作协讲课。开讲前,主持人先做介绍,周晓枫坐在台下第一排座椅上,我就坐在她身后。此时的我,作为听众,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极为放松。可我前面的周晓枫,却没将身体向后倚靠,她自始至终将身体离开椅背两个拳头的距离,正襟危坐。从后面看,她的双臂应该是整齐地叠放于胸前,绝对是那种芭蕾舞演员的身姿,朴素安然,雕像般一动不动。

这种坐姿,显现的是一种自律。这种自律唤醒我记忆深处的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当时是西安某大型集团总裁助理,27岁,清瘦,文弱,苍白,眼神悠悠淡淡,声音细细微微,神情羞羞涩涩,一招一式,生怕惊动了什么。扎在叔叔阿姨辈的人堆里,特别是在那群德高望重的行业老前辈面前,“乳臭未干”这个词,像是为他定制。

在周一例会上,我所带的实习团队一律坐到后排,观摩并等待集团为我们举行的欢迎仪式。那“孩子”与那群久经沙场的老前辈一起围坐,研讨上周工作,总结一周得失,言谈举止间,仍是静悄悄的青涩模样。

如果不是仪式后他坐到后排时那个腰板笔直的姿势,我至多仅记住这样一个安静谦恭的背影。例会结束,欢迎会开始,集团领导与先前坐于后排的实习团队易位。我们的实习团队围坐到会议桌前,那“孩子”与集团领导则退居会议桌后面——只留三两个中层领导致欢迎词。

前一分钟,他们还在汇报上周各自分管的工作,谁都明白,这一次的例会大有不同,因为后面坐着我们这些外人。他们虽非首次“登台”,可是有“观众”在场,毕竟有别于平时的“例行公事”,每人都极为“重视”,一板一眼,一本正经,生怕在外人面前出错。此刻毕竟坐到了后面,可以稍事放松,只需用耳朵听前方的欢迎词和答谢词,允许紧绷绷的状态分神懈怠,比如让身体倚在靠背上,或者低头看看手机放松一下……总之,不必再正襟危坐。

然而,我还是从会议桌对面第二排一眼看到了他:就在一片静悄悄的松懈中,那“孩子”依然像国旗班士兵一样身姿挺直。能够让我牢记并心有所感,是因为这个姿势的唯一和抢眼。

起初,我还以为他有过军旅经历,他的坐姿真的很“军人”。曾见过部队官兵们持帽端坐,那神情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庄严与敬畏。此刻的他,双腿笔直并拢,笔记本平摊其上,目光平视,而腰板和脊柱,就那么直直地挺立,自始至终,纹丝不动。

这个坐姿,将我狠狠地“蜇”了一下。

在我心中,如此一坐,“泄露”了自励与自持,功力与涵养,为一个初涉职场男孩的一生提供了一套绅士密码。这个姿势还所涉极多:砥砺、坚韧、卧薪尝胆,还有那些表象背后不为人知的心灵熬炼和那些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成长。

这样的坐姿,看起来似乎缺少那么一点倜傥、洒脱,十足的青涩、懵懂。可是谁又敢说,自己的成长曾有青涩缺席?只有青涩才不为世俗所囿滞,才能秉持梦想的鲜纯与清俊。他就是以这个姿势迎向未来,挺拔的身姿中,蕴含着令人心动的蓄势待发。

十年后,我遇到几位西安作家,向他们打听那“孩子”。那大型集团在全国已如雷贯耳,而那“孩子”已成功甩掉“助理”二字,升任总经理。

不知他现在是否显得成熟了,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他的坐姿肯定一如既往。

是的,他和周晓枫的坐姿透露出的是自律。这残忍的自律!我有时想,有这个必要吗?但同时我又明白,自律,让他们有一种“时刻准备”的姿势。自律以一种水滴石穿的韧性,成就其人生的辉煌。

而且,这样的坐姿,给人的感受,正与身陷绵软沙发时那种昏昏沉沉的感觉相反——那样正襟危坐的人,其心灵是清澈灵透的,其灵魂是可以飞翔的。

王蒙、阿来、刘亮程等著 卞毓方主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