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肴记

第14章 闲话

周小米很着急,林氏进屋以后怎么没动静了?她想下地去看看,奈何后脑的伤实在是疼,她根本无力起身。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零乱的脚步声,“娘,娘!”

是二哥的声音。

周小米一喜,随后又觉得不对劲,二哥喘着粗气,语调也像失了魂似的,好像被气着了一样。

怎么了?

周翼兴推门走了进去,结果发现自家娘亲正在背着身子抹眼泪。

“娘,你怎么了?”周翼兴拧着眉毛,不是好声的问:“是不是他们又欺负你了?”

林氏抹了抹泪,转回身来,红着一双眼睛道:“没有的事儿,是被吹迷了眼。”

周翼兴不信这话,这天热得连个风丝都看不见,哪里就会被吹迷了眼?他随即想到了什么似的,又问:“娘,你,你不会是也听到了关于小米的那些话吧!”

周小米在隔壁间,把这话听了个真真切切。

关于她的那些话?哪些话?

尽管此时她有些虚弱,可是还是强打着精神,想要再听些什么。

林氏微愣,抬头问:“你在外头听到啥了?”

周翼兴脸红脖子粗的道:“还能是啥好话,我听狗子他们说的,村里都传遍了,说咱家小米手脚不干净。”

林氏只觉得天旋地转!

这样要命的话,怎么会传得人尽皆知?

“娘,这话是不是小姑说的?”周翼兴才十岁,连他都能猜到的事情,林氏会猜不到?

林氏又悲又痛,恨不能冲到上房去撕了周秀儿的嘴,可一想到那瘦弱懂事的女儿,她就冷静了下来,名声名声,手脚不干净影响名声,不孝更能影响名声,如今自己若是冲动了,公婆只怕会把黑的说成白的,日后不仅是小米,三个儿子也再无名声可言了。手脚不干净,这种话是能随随便便传的吗?上房那些人到底长没长心肝,小米是他们老周家的孙女啊!屎盆子扣在小米头上,他们能占到什么便宜!!!

周翼兴见林氏不说话了,知道自己猜对了,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回来!”林氏吼了一声,硬是叫住了二儿子。

“娘!”周翼兴双眼通红,才十岁的小人手握成拳头,攥的死死的。

林氏抹了抹泪,“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你别管了。”

“娘,难道就由着他们瞎说?那,那小米知道了,还不得屈死!”小米,他们全家的宝贝,自小就聪明懂事,才几岁啊,在别人家的小娘子管爹娘要吃食,讨嘴的时候,小米就知道帮着娘收拾屋子,下菜园子帮着捉虫,还拿着水瓢挨个儿的给秧苗浇水。自家妹子心气高,平时里受了二房两个堂姐的气,声也不吭,却总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找回来,别人看不出来,总当小米是受气包,实则吃亏最多的,还是别人。

“兴儿,你听娘说,关乎你妹妹名声的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你悄悄的去镇上找你爹,让你爹回来一趟。”

周翼兴一听这个,顿时垂头丧气起来,找爹?找爹有什么用!他自从懂事以来,除了看到爷爷,奶奶,小姑,三婶他们欺负娘以外,也看到了爹在欺负娘!明明是娘受了欺负,可爹就只会让娘忍,还不让娘还嘴。

“娘,找爹有啥用,他在爷奶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林氏心强硬道:“你别管了,找回来就是了。”

周翼兴不敢回嘴,不甘心的跺了两下脚,转身又跑了出去。

隔壁屋里,周小米把这让人糟心的事儿,听了个清清楚楚。长房的房子年老失修不隔音,周翼兴是个急脾气,有话也不知道压低声音说,林氏呢,以为自个睡着了,就大意了。娘俩的对话一字不差的钻到了她的耳朵里。

手脚不干净?

这是周秀儿给自己安的罪名吗?

周小米转了转眼珠,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想必是娘抱着自己看大夫的事儿被村里人看到了,周秀儿心里有鬼,怕娘把自己受伤的真正原因说出去,所以干脆恶人先告状,说自己手脚不干净。这样一来,就算是她失手把自己推倒了,别人也只会说她教训小辈手重了些,不会说别的!反而会把所有的过错都扣到自己头上。

周秀儿啊周秀儿,明明是你推了我,险些要了我的命,可你为了保全自己的名声,居然说她手脚不干净!

周小米太了解周秀儿了,这人胡说八道的本事简直无人能及,如果非要给胡说八道这项本事设定个专业考试的话,周秀儿一定是十级。

周老爷子和许氏再糊涂,也不可能把这事儿往外捅。倒不是说他们怜惜小米,反而是因为家里还有个姑娘没出嫁,而二房的大麦,小麦再过两年也该说亲了,他们不顾及别人,也得顾及周家的名声,断然不会把这话往外送。二叔一向老实,二婶虽然精明,可她这个人一向明哲保身,这种引火烧身的事儿,一不留神就能烧到她两个女儿身上去,她是不会做的。

全家最没脑子,最自以为是的,就属周秀儿了,这话铁定是她外传的无疑。还有一个人也有嫌疑,吴氏!这个人惯会煽风点火,她自己没有姑娘,大宝还小,她又一向看不惯老爷子和许氏宠着闺女,所以极有可能是她在周秀儿背后撺掇!吴氏小有心机,周秀儿又是个棒槌,两人一拍即合,把这事儿捅出来也就顺理成章了。

三人成虎,她周小米就算是没手没脚的人,恐怕如今也不能从“手脚不干净”的这个泥堆里择出去了。

周小米冷笑,慢慢悠悠的翻了个身,后脑刚沾在枕头上,一股刺骨的痛便传了过来,疼得她直咧嘴。她的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房顶看,脑子里一遍一遍的过着周家的事。

周家是外来户,早年老爷子带着老太太,抱着才一岁大的周大海,也就是她的父亲,来到了林家集村落脚。村里对这对夫妇挺好奇的,变着花的打听他们的来路,老爷子也不瞒着,只说自己的老家在白河山,那里山贼土匪太多,常下山祸害百姓,他们一家老小苦不堪言,早就想换个太平的地界另寻出路。可无奈高堂父母无论如何也不愿离开故土,因此他们家就一直提心吊胆的在白河山生活,直到后来二老过世,他才变卖了家产,带着妻小离开了家!

恕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