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本五十六传

第6章 航空之梦的实现(2)

飞机那非凡的本领和广阔的前景,立刻引起了各国高度的重视,各国军方更是对其青睐不已,纷纷要求大量购买,而当时的飞机生产国主要是法国和意大利。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几乎所有的大国都组建了航空队,随着战争的进展,飞机在各个方面的使用价值日益突出,使得各国纷纷行动起来大力发展军事航空,大大提高了飞机的作战能力和飞机的制造技术。等到大战将要结束的时候,飞机集中作战的原则基本上被确立下来。

在陆基飞机发明不久,相对于陆上飞机,一些人便试图发明水上飞机。1910年,美国首次使用舰载机起飞成功,宣告了航空母舰的诞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最早将舰载机投入战斗。但是,这时航空母舰技术还很不成熟,连飞机起飞跑道都没有。直到1918年,英国才建造了第一艘真正意义上的航空母舰。

舰载机虽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中被使用,但是并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战绩,虽然后来各国都在大量建造航空母舰,但是各国仍然保持着传统的观点,认为海战仍然只能依靠巨舰和大炮,并没有把太多的精力投入到海军航空兵和航空母舰身上。这种认为海战只能依靠巨舰和大炮的观念,被称为“巨舰大炮主义”。

随着战争的结束,在欧洲出现了一种新的观点,那就是“空军制胜论”,他们高度认识到飞机的价值,认为航空兵在战争中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因此主张大力发展航空兵并且夺取制空权,而不认为飞机只是一种简单的辅助力量。

随着“空军制胜论”的出现,引发了世界军事理论的大讨论,那就是“巨舰大炮主义”与“空军制胜论”到底哪个正确,也就是战舰和飞机到底谁的力量更大。正当欧美各国还在为这两派观点争论不休的时候,山本五十六果断而敏锐地选择了新出现的观点——“空军制胜论”。

现在,山本五十六已经完成欧美考察回到了日本,对于下一步的工作他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去海军省做副官,第二个选择是在海军的战舰上工作。不过,山本五十六放弃了这两个比较熟悉的工作,而是选择了自己非常陌生的海军航空兵工作。

1924年9月1日,山本五十六终于如愿地被派往了霞浦海军航空队,并在不久之后被任命为霞浦海军航空队的副队长兼教育长。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踌躇满志的他一开始就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当时的航空队司令是一位叫小松直干的少将,副队长兼教育长是一位叫和田秀穗的大佐,战术科长兼内务主任是一位叫松永寿雄的少佐,副官则是一位叫大崎都信的少佐。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他们全都是航空专家,尤其是副官大崎都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参加过空战。

现在,山本五十六来到了航空队,一个连飞机都没有碰过的人,居然继任为副队长兼教育长,大家对这个人产生了一种抵触情绪。他们觉得这个门外汉跑来当领导,一定是出于其他的原因,否则是不可能进来的。

正在此时,一个见习教官被安排做山本五十六的副官,这是一个叫三和义勇的中尉。当三和义勇听到这个安排的时候,他坚决不肯,向内务主任抱怨道:“一个快要当飞行教官的人,偏让去当甲板军官,实在难以从命。”

内务主任让他去找山本五十六回绝,可是刚刚见到山本五十六,就被他的威严给震慑住了。山本劈头盖脸地说道:“我到任的第一感觉是本队的军纪需要加强,不好的军纪不能成就优良的军队,要改善军纪首先要从禁止迟到早退开始。从现在开始,就从我们两个做起吧。”

三和义勇满肚子的不满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不知所措地连连点头道:“好的好的,我会全力以赴,尽职尽责。”

就在这一天,全体官兵奉命集合,山本五十六走上讲台,扫视着全体官兵,正当大家等待着一通拖沓冗长、冠冕堂皇的长篇大论时,他只是平静地说了声:“本人从今天起担任副队长兼教育长……”说着突然提高了嗓门,“各位军官以及士兵请注意,凡是留有长发的人限一周之内全部剃掉,我的报告完毕。”

全体官兵听了如此简短的报告,一个个都愣住了,那种不屑一顾的表情还没有来得及表现,取而代之的是怅然若失的迷惘。

山本五十六之所以提出剪发的要求,是因为当时日本海军航空队的飞行员的缘故。这些飞行员个个训练有素,技术精湛,因而一个个表现得桀骜不驯。同时,他们还受到英国皇家海军航空队的深刻影响,所以很多人都留着长发。

这些早已习惯长发的人对山本五十六的命令感到极为不满,一个个地都想去找他辩论,可是大家根本就看不到他的人影。然而,人家毕竟是长官,于是,大家全都无奈地把头发剪掉了。

在山本的严格要求之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航空队的军风大为改观,那些人对他满肚子的不满也渐渐消失了,人们称山本五十六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魅力。

在整顿军风军纪的同时,山本还争分夺秒地抓紧时间学习航空知识,阅读了大量的航空书。除了学习相关知识,他每天还接受几个小时的飞行训练,以至于40岁的他,飞行水平逐渐达到了单飞教练的程度。

随着山本五十六对航空了解得越来越多,他也越来越确信海军航空兵可以弥补日本跟英美海军主力舰的差距,只要自己能够有针对性地训练,就一定能够为日本建立一支航空母舰特种部队打下基础。

为了实现自己的想法,山本五十六利用码头和模拟飞行甲板的驳船对飞行员进行了严格的训练,甚至到了残酷的地步。无论是细雨纷纷的白天,还是漆黑如墨的夜晚,飞行训练都要照常进行。很多飞行训练甚至是夜以继日地进行,这就使得很多飞行员不堪劳苦而意外死亡,而且这种死亡率在日渐增加。

这位铁血军人把死亡之人的名字记了下来,制成一张表挂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每当新学员进来的时候,都让他们对这个名单敬上一个礼,然后加以鞭策,从而激发他们好勇斗狠的精神。

1925年10月2日,由于残酷的训练,已经死去了20多人,山本五十六针对训练死去的飞行员,创建了霞浦神社,对死去之人进行招魂祭祀。这个活动同样有两个目的,一是出于对牺牲者的缅怀,二是要求新人继承战友的遗志。

两个月之后,山本又接到了新的任务,他被任命为日本驻美国大使馆的副武官,于是结束了15个月的航空队生活。这时的飞行员一改当初对山本五十六的反感,对山本的离去都感到非常惋惜。因为他们知道在山本到来之前,他们不过是处于简单的模仿阶段,而经过严格的训练之后,他们才开始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

1926年1月21日,山本五十六正式起程离开日本,他乘坐“天洋丸”号舰船从横滨港前往美国,为了同山本五十六告别,航空队的飞行员们想了一个非常独特的告别方式,他们驾驶起整整一个中队的飞机,在“天洋丸”号上空缓缓飞行,并且一架接一架地从船头前俯冲而过。这样同领导惜别的方式,是日本海军历史的先例。

4.一路重任

山本五十六来到美国之后,就开始密切关注美国航空事业的发展,经过长期的观察,他发现比起美国的航空技术,日本的航空技术实在是大为落后,根本就不能与其相提并论。

为了更加全面和深入地了解美国的航空技术,山本五十六命令自己的副官三和义勇对美国航空的新动向进行追踪研究,并且要求他提出一些接近实际的观点和意见。

三和义勇不负山本五十六所托,经过一番深入的调查研究之后,终于提出了自己的一个认识,那就是要进行跨越海洋的长距离飞行,单单靠个人直观经验是不够的,还得依靠天体导航和仪表检测。

最后,三和义勇把自己的认识写成了一份报告,递交给了山本五十六。他在报告中详细阐述了如果不注重研究和使用导航仪器的话,海军航空队的发展将陷入危险境地,同时,他针对如何改革海军航空队提出了所应采取的种种措施。

这份报告得到了山本五十六的赞赏,当他看完这份报告之后,满意地说:“讲得很有道理,我对此完全同意。报告暂时留在我这儿,我打算进行更加完善的修改。”

山本五十六主要修改了报告的结论部分,然后把报告发往国内,刊登在海军内部的月报上。

经过多年对海军航空事业的关注和研究,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航空之路,也为日本海军航空兵的发展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1928年3月,山本五十六在美国的任期结束,回到日本后被任命为“五十铃”号舰队的舰长,不久之后又被任命为“赤城”号航空母舰的舰长。可是,正当他指挥部下进行严格训练的时候,山本五十六又受到了政府的征召,要他前往英国参加国际海军裁军谈判。

关于山本五十六前往参加海军裁军谈判这件事情,我们有必要来了解一下这次谈判的背景。我们前面已经知道山本五十六最初在美国研修的时候,协助币原喜重郎进行过华盛顿会议的预备谈判。这次会议规定了日本同英美的主力舰比例为3∶5∶5,这一规定遭到日本海军里面强硬派的激烈反对,尤其是遭到海军少壮派的攻击,他们的反对得到了不明国情的日本普通民众的支持。于是日本海军就形成了两派,反对裁军的一派被称为“舰队派”,赞成条约的被称为“条约派”。实际上选择裁军是由于日本经济力量薄弱而不得已的选择,这个选择适应了日本经济的发展水平,但是由于普通民众的狂热和无知,反倒是“舰队派”受到了日本民众的强烈支持。

1927年4月,长州军阀田中义一开始上台执政,作为“舰队派”的支持者,他一上台就开始责备前一届内阁在华盛顿会议的屈从表现,并且很快召开了“东方会议”,宣布要对中国实行“铁血政策”。田中义一根据会议通过的决定,向日本天皇呈上了一份侵略奏折,这一份奏折几乎决定了日本从此以后的发展道路,那就是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田中奏折》明确提出了日本征服世界的计划,原文是这样讲的:

如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如要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满蒙”权利果真归我所有,那么,就可以用“满蒙”做基地,假借贸易来征服中国四百余州,就可以利用“满蒙”的权利作为司令塔来攫取整个中国富源,再利用中国的富源,征服印度及南洋群岛,并进而征服中亚细亚及欧洲。

日本为这个称霸世界的狼子野心,准备迎接对抗美国而引起的世界大战,而作为日本军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的工具,日本海军必须在舰队上跟英美进行抗争,自然不能固守华盛顿会议的比例。

另一方面,由于华盛顿会议只是规定了主力舰的比例,而没有对非主力舰的军事力量加以限制,在华盛顿会议之后,各国又在日内瓦召开了限制非主力舰的会议,不过这次会议毫无结果。为了限定主力舰辅助舰队的比例,英国首相麦克唐纳和美国总统胡佛进行磋商之后,决定于1930年1月在英国伦敦召开各国海军的裁军会议。

如今面对着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方针,作为“条约派”的山本五十六得知自己将要成为代表团的一员前往参加裁军会议时,不由得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因为这实在是一个极为复杂的问题。

一方面,山本五十六作为一个头脑清醒的务实主义者,深知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正是由于《华盛顿条约》所规定的比例,才使得日本的经济不至于走得太累,同时也为日本省下了大笔经费,从而秘密发展自己的海军计划,造出了四艘新航空母舰。另一方面,大多数日本人不赞成裁军,对前面华盛顿会议所规定的军舰比例感到不满,甚至认为这是日本的耻辱,所以坚决要求废除这个比例。

按照山本五十六的观点,他认为应该避免跟经济实力极为雄厚的对手进行战列舰的军备竞赛,应该把自己的发展力量集中到非正统武器之上,尤其是应该大力发展山本五十六充满信心的飞机。然而,山本现在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大佐,还没有自我决断的权力,一切行动还得听从上级的指示。实际上,山本所得到的命令是,日本与美国的比例要达到7∶10。

1929年11月30日,日本代表团从横滨起程,打算先到美国,然后再到英国。在美国逗留的时候,山本五十六希望利用自己的手腕,在到达英国之前同美国达成一个非正式的协定。虽然非正式协定的企图最后落空,但还是有一个巨大的收获,那就是山本五十六摸清了美国的底牌,他们将让日本获得一个接近于日本所要求的比例。

大家怀着愉悦的心情离开美国来到了英国,到达伦敦之后,代表团在当地的旅馆下榻,同时在日本大使馆的对面租了一栋房子用来办公。英国也按照惯例开始对与会前的各国进行探测摸底,他们派出的对日交涉委员是克莱祺。山本五十六凭着自己敏锐的洞察力,一下子就断定了英国的意图,那就是反对日本提出的七成军力的要求。

伦敦会议于1930年1月21日正式开幕,日本代表团首先提出了自己的三大原则:一是日本的水面辅助舰总吨数为美国的七成,二是大型巡洋舰为美国的七成,三是潜水艇保持现有的7.8万吨。但这三大原则一提出来就立刻遭到英美的强烈反对,美国要求非主力舰的吨位比例应该与主力舰的比例保持一致,同时,美国还提出废除潜水艇。于是,这场裁军谈判最后仿佛又回到了华盛顿会议上,开始了6∶10与7∶10的讨价还价。

明华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