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侯爷

第79章 小年夜

PS:新的一卷,新的开始!

冬日有气无力的挂在天上,长安城的冰雪,在这样的天气里,开始逐渐消融,朱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牛车,装载着满满一车的积雪,一点点的往城外转运。

这场武德九年的大雪,将长安围困了整整一月之久,而今终于开始消融了,可转眼间又有一个大难题来了,如果不赶在冰雪彻底消融前,将这些积雪都清理出去,那么等到冰雪彻底消融,长安城就该变成一大片烂泥沼了。

朱雀大街上在忙碌,各个坊中也在忙着清理积雪,赵谌所在的兴化坊的坊正,一大早就挨门挨户的通知,求爷爷告奶奶的,陪着笑脸让那些大户人家多派出些下人出来,可惜没人愿意搭理。

轮到赵府上时,原以为又是如先前一般,吃一顿闭门羹,结果预料之外的是,这位新近在兴化坊落户的小公爷,答应的异常痛快,一听说要清理坊中的积雪,二话不说,立刻就让管家带着所有的家丁出动。

有了赵谌这样有军方背景的小公爷带头,原先还对坊正不屑一顾的其他大户人家,立刻就派出了所有的家丁,统一由坊正调动,热火朝天的清理起来。

人多力量大,当别的坊正还在求爷爷告奶奶的四处找人时,兴化坊这边的积雪,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被清理出去,不到一天功夫,整个坊里的积雪都被清理了出去。

“真想不通那些人!”赵府的一间厢房里,马周舒服的坐在熊熊燃烧的火炉边,手捧着一杯热茶,一边悠哉的喝着,一边说着今早的事情。

“世人多有私欲!”赵谌此时站在一张书桌后,神情凝重,正在提笔抄写着一篇碑文,听到马周的话后,头也不抬的说道:“总是在斤斤计较,不肯比别人多付出一点,认为这就是不公平!就如今早的事情,明明知道这场大雪一旦消融,会是什么后果!可惜,就是不愿多出一份力!”

说着话,赵谌直起身退后一步,看了看刚刚抄写的碑文,失望的摇了摇头,将笔搁下,端起桌上的一杯茶来到马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望着马周说道:“为何?不就是觉的自己出力比别人多了,感觉不公平嘛!”

“私心作崇啊!”马周听了赵谌的话,仰头长叹了一声,望着赵谌苦笑着说道。

赵谌闻言,却只是轻笑一声!私心每个人都有,假如这世上人人都没有私心,那这世界又该是另一个模样了!

就比如,他、隐门以及李二之间!

隐门一行人在赵谌的府上逗留了将近半月,每日里赵谌好酒好菜的伺候着,闲暇时便跟老头几人坐在一起讨论格物算学,这也算是赵谌从侧面落实隐门的真实情况。

然后,在这过程中,赵谌惊讶的发现作为隐门大长老的姬老头,乃是真正的一个学术宗师。这老头似乎什么都有所涉猎,经史子集、医卜星相、奇门遁甲等等,说起来头头是道,听的赵谌这个经史白痴,一愣一愣的。

不过等到赵谌说起格物和算学时,老头几个人立刻就变成了赵谌先前的模样,只有听的份,根本就没有任何插嘴的机会。

一连半个月,等到终于要离开时,老头终于跟赵谌开诚布公的谈了一次,当然这次谈话只在赵谌跟老头之间进行,别说李二知道了,便是老头身边的肌肉男姜超也被排除在外。

而这场谈话之后,赵谌得到了一枚黑黝黝的木牌,虽然搞不懂这块木牌在隐门代表着什么,不过赵谌从老头给他木牌时,脸上露出的表情中可以看出,这块木牌的份量,应该不轻。

开春后,隐门就会先期派出一部分人到长安过来,等到长安的学宫建立起来后,再派出一部分人过来,这是赵谌给李二的回复。

李二终究还是答应了隐门在长安落户,不过前提是由隐门建立的学宫,必须是属于官办的,也就是说,里面的博士、助教等必须得有大唐颁发的告身,才能上任。

没问题啊!赵谌回去跟老头合计了一下,立刻就答应了下来,不过条件是,这个被任命的博士、助教首先是他们认可的。

李二想了想,居然也答应了。于是,这座由官方和隐门合办的长安学宫,就这么决定了下来,而赵谌作为两边都信任的人,摇身一变,就从一个不入流的格物院院判,神奇的变成了长安学宫的第一任祭酒博士!

事情就这么完美的解决了,各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只等开春之后,隐门的人到来,就可以大兴土木,在长安建起一座稷下学宫一样的大唐高等学府。

老头一行人来的时候,只有一架破破烂烂,看起来随时随地都要散架的爬犁,这还是在蓝田时,遇上老尉迟的运粮队,这才受了启发,临时做的。

不过,走的时候,老头一行人却是带了满满两大车的东西,看起来就像是跑来长安打劫了赵谌一样。

只不过当李二派去的人跟踪到洛阳时,老头一行人就神秘的消失了,两大车的东西都原封不动的留了下来。

赵谌听到这个消息时,不由的展颜一笑,那些东西本就是为了迷惑李二视线的,等到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两大车东西吸引时,老头一行人,早在过黄河时就已经离开了。

君心莫测,尤其还是像李二这样控制欲特别强的,所以,赵谌宁愿相信隐门的老头,也不愿相信李二,这也是他来大唐后,一直小心谨慎的原因!

隐门的人一走,赵谌整个人都清闲了下来,每天跟马周下下棋,或者在马周有系统的教导下,开始练习书法,很难!这对一个从小到大拿惯了钢笔的赵谌而言,无异于难上青天。

每次等赵谌写完一张纸,拿给马周看时,赵谌明显注意到马周那使劲抽搐的嘴角!

今儿是小年,也就是传统的祭灶神的日子,过了小年就是大年了,也就是大唐新的一页篇章开始了。

武德年将会如日历一样翻过,引来的将是全新的一个时代,也将是属于李二留给世人浓墨重彩的贞观之治。

小年夜家家户户都要做麻糖,还要包饺子、放爆竹,热闹的不得了。张禄一早就招呼着家里的人打扫屋子,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全都打扫了一遍。

灶王爷今儿就要上天去汇报了,得老早的打扫干净,还要给灶王爷爷嘴上抹了麻糖,免得到时给家主脸上抹黑,这事儿可不能马虎了!

赵谌看到张禄等人那么积极,一高兴,当场就袖子一撸,亲自到厨房包饺子。饺子这玩意儿还是自己包的好吃,结果一旁的马周见到赵谌此举当时就是脸色一抽。

君子远庖厨,赵谌如今都是长安学宫的祭酒了,怎可轻易的就能下厨,不过看到赵谌在那里忙的不亦乐乎,只好将出口的话,生生又给咽了下去。

这段时间,他跟赵谌相处下来,已经有些麻木了赵谌的所作所为,他算是看出来了,赵谌在外面如何,还能有点让人接受,可一回到府上,立刻就变成了另外一人。

那些在他看来需要遵守的礼法,到了赵谌府上,那就是个摆设,就像现在这样,谁家的家主还跑到厨房来,教下人们包饺子呢?

“晚上谁包的饺子谁吃,没包的那就看着别人吃吧!”赵谌站在面板前,动手包着饺子,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旁边的马周,看到马周转身准备离开,顿时放大了声音,故意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马周本来都要转身要走的人,结果冷不丁听到赵谌这话,硬是生生的停了下来,脸颊的肌肉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最后只得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有些生硬的道:“这个马某不会啊!”

“可以学的嘛!”赵谌包好了一个草帽饺,在身边一群人的吹捧下,转过身笑眯眯的望着马周,说道:“马兄不会,我可以给马兄教啊!”

那就躲不过去了,马周使劲一咬牙,长叹了一声,脸上露出一副悲壮的神态,洗了手,便加入了包饺子的大军当中。

扁扁饺、草帽饺、船儿饺,赵谌变着花样的包,看的身边的人眼睛都直了,一个个玲珑剔透,花样百出,光是看看,就让人食欲大开。

马周本来抱着消极的心态包饺子,自然包出来的惨不忍睹,别说是下锅了,光是放在面板上一会儿,都能立刻开肠破肚。

可后来一见赵谌将所有人包的都单独分开,摆明了就是要各吃各的,谁也不能混淆了,这一来马周那还有半点马虎啊!

饺子还没包好,程处默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一进来就嚷嚷着,家里的厨子做的没赵谌好吃,小年夜他可不能亏了自己的肠胃。

赵谌听的相当无语,程处默家的厨子,可都是他教出来的,虽然手艺还没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不过比起以前来,可就是天壤之别了!

不过自家兄弟嘛!明知道他就是来骗着喝赵谌的葡萄酒的,你也不能当面戳穿不是。

马周自程处默进门后,目光就一直盯着赵谌的脸,意思很明确,既然谁包的饺子谁吃,那程处默既然要吃,也让程处默来包吧!

“处默就是个粗人!”赵谌望着马周解释。

马周一听赵谌这话,顿时悲愤的收回目光,默默的包起饺子。

金枪太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