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侯爷

第56章 亡命之徒

PS:努力码字中,拜求一切支持!感谢所有支持的兄弟姐妹们,鞠躬拜谢!

此时,夜幕已完全降临,赵谌带着秦明三人回到大街上时,那些难民正排队在各个粥摊前,领取粥饭。

不远处刘会之正在那里跟召集来的各坊正保长,商议着今晚安置这些难民的具体事情,人太多了,其中还有许多的孩子老人,总得全部都安置妥当了。

老远看见赵谌带着秦明几人过来,刘会之跟身边的人交代了几句,便笑吟吟的迎了上来。

赵谌看着刘会之胡须上挂着的冰渣,心里不禁有些感慨!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真正可以为民做事的人,比赵元楷这样的县令更像是一个县令,可惜这样的人却只是一个主薄,屈居于赵元楷这种蠹虫之下。

“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了!”刘会之一到了赵谌面前,就直奔主题,笑着说道:“如今,只要等着吃过了粥饭,这些人就可以跟着坊正和保长们过去了!”

“哦,那就好!”赵谌笑着打趣道:“这一来刘主薄也可以歇一口气了,从下午刘主薄可就一直忙着这些事,都没顾得上吃一口饭!”

“下官没事的!”刘会之说话时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这一天他都在惦记这件事,如今终于妥善处理了,他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倒是院判大人,此时不在县衙歇息,怎还又亲自过来了!”刘会之此时打心眼里佩服赵谌,先前还觉得赵谌未曾及冠,想不明白,陛下为何派了这样一个少年郎来蓝田。

但是,经过这一会儿的功夫,看到赵谌处理事情来经验老道,有条不紊,有些方面甚至连他都有些自愧不如,这才明白陛下为何派赵谌这样一个未曾及冠的少年郎,过来的意思了。

“索性在县衙呆着没事,过来看看这边的事情,顺便跟主薄商量一下,如何解决这些人的冬日的居所!”赵谌闻言,心中苦笑一声,不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解释道。

一听赵谌说起这个,刘会之瞬间便来了兴致,这本也是他这几天烦心的事,即便是马周,对于如何妥善安置这些人冬日的居所,而束手无策。此刻听的赵谌主动提起,刘会之顿时收起脸上的笑意,一脸认真的准备洗耳恭听。

只可惜,赵谌下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的忽然从东城方向,传来一阵厮杀之声,接着便是冲天的火光,从东城那边的一条小巷里,升腾而起。

众人吃惊的望向东城,赵谌震惊的望着那边的火光,下一刻,转头猛地在周围寻找起什么,只是粗略的一扫,赵谌的心顿时就沉了下去。

二百名跟随他们一起来蓝田的士卒,不见了!

同一时间,魏徽刚刚从二堂里出来,身上披着一件棉袍,准备出门去寻赵谌求情。

薛万彻的伤势他已经见过了,那支嵌进骨缝里的箭头,寻常的医师根本毫无办法,也只有赵谌能有办法取出了。

只是,他刚刚从二堂出来,正穿着靴子,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阵厮杀声,魏徽的表情只是微微愣了愣,下一刻连靴子都顾不上穿,就光着脚疯也似的奔向县衙大门。

出了县衙大门,目光赶紧向东城望去时,果然就见他刚刚去过的那条小巷子里,杀声震天,陡然间升腾起一股冲天火光,魏徽看到这样的情景,脸色一瞬间就变得苍白无血。

时间回到一刻钟前,就在魏徽刚刚离开小巷不久,孙寅便带着五十名悍卒进入小巷里。二百多人被他分成四队,每一队负责一面方向,而他本人则直接带着五十名悍卒,负责正面围堵。

孙寅乃是百骑中的一名旅帅,这次跟随着赵谌等人一起到蓝田,身上肩负着一道重要使命,那便是将薛万彻务必带回长安,陛下怀疑当日逃走的薛万彻几人已经悄然潜回了蓝田。

孙寅自到了蓝田,目光就始终如毒蛇一般盯着魏徽,而就在刚刚赵谌等人四处派人寻找魏徽的时候,只有他一人悄然的跟在魏徽身后,潜行跟踪,本就是他百骑擅长的,这一点任何人都比不了。

果然,当他跟踪魏徽来到这条小巷,进而发现魏徽进入一处破旧的院落时,孙寅兴奋的差点没昏过去!

陛下的猜测没错,薛万彻等人果然已经悄然潜回了蓝田,孙寅认得那个给魏徽开门的人,那是薛万彻手下最彪悍的一员校尉。

孙寅脸颊的肌肉都在使劲抽搐着,拳头不停的握紧、放松,双眸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身后的五十名悍卒已经悄然抽出横刀,每个人的目光里变得杀气腾腾的。

不能释放弓弩,这是孙寅下达的命令,陛下要他带回去的是薛万彻的人,不是死尸!

孙寅深呼吸了一口气,将内心里的紧张和兴奋强行压制下去,而后慢慢举起手,猛地挥下,整个人‘轰’的一声,撞破破旧的木门,陡然冲了进去。

“杀!”身后的五十名悍卒,骤然齐声发出一声怒吼,杀声震天,猛地跟着孙寅身后进入破旧的院落。

木门被撞的四分五裂,孙寅挥刀进入的第一时间,骤然间便有一柄镔铁枪,犹如毒蛇一般,带着一股冷风迎面袭来。

孙寅骇的下意识的举刀去挡,下一刻便听的‘呛’的一声,兵器相交,刀身上溅起一簇火花,一股大力传来,震得孙寅的虎口一麻,手中的刀险些都脱手而出。

“某家等你们很久了!”先前带着魏徽来到这条小巷的魁梧男子,此刻挥舞着手中的一杆镔铁枪,放肆的吼叫着,犹如杀神一般,一个人一杆枪,堵在门口。

院子里还有两个魁梧男子,一名是脸色苍白的薛万彻,一名是先前给魏徽开门的那名男子,乃是薛万彻手下最彪悍的一名校尉。

薛万彻的脸色此时异常苍白,肋骨间的那截箭头几乎让他不敢移动分毫,稍一动便疼痛难忍。薛万彻紧紧咬着牙,用力攥着手中的铁槊,目光凌厉如刀,杀气腾腾的望着门口的厮杀!

薛万彻心里开始有些后悔,他不该过分信任魏徽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落入这样的境地。

他认为是魏徽出卖了他们,先前魏徽过来只不过是想确认一下他薛万彻是否存在,跟他说的李世民赦免他们的话,其实都是为了暂时安抚他们,以便此时全歼他们。

薛万彻牙齿咬的‘嘎嘣’作响,极度的愤怒和懊悔,使得他额头的青筋凸起,脸颊的肌肉都在急剧的抖动着。

一名士卒挥舞着横刀,斜刺里向薛万彻劈来,薛万彻只是转身一槊抽出,那名士卒便被抽的倒退数步,后背猛地撞在后面的墙上,嘴一张便‘哇’的一声吐血。

“薛万彻,识相的就乖乖束手就缚,你们今日是逃不走的!”孙寅手中的横刀已经断为两截,此时站的远远的,手握着一把弓弩,对着厮杀中的薛万彻吼道。

“滚你娘的,有种的过来跟某家大战一场!”薛万彻还未说话,倒是杀在最前面的那名魁梧男子,疯狂的大笑一声,一枪逼退眼前的一名士卒,头也不回的对孙寅吼叫。

“不用跟这厮废话,杀出去!”薛万彻咬着牙,忍着肋骨间的剧烈疼痛,舞动着手中的铁槊,紧紧跟在两名同伴的身后,用力嘶吼着。

五十名悍卒本就是沙场老兵,战阵经验丰富,奈何他们遇到的是薛万彻三个勇武超人的悍将。

狭窄的小巷里,方寸之间,血花迸溅,一名悍卒刚刚扑上来,就被薛万彻一槊贯穿腹部,薛万彻看着铁槊贯穿那名悍卒,眼里禁不住闪现一道懊悔,这可是自己的人啊!

然而,懊悔只是一刹那,薛万彻便毫不留情的一下抽回铁槊,猛地又砸向另一名扑来的悍卒。到了这种时候,自己的性命都难以保证,那里还顾得上别人!

三个人三杆铁槊,一路从破旧的院落里杀出,犹如三个杀神,又从狭窄的小巷里一路杀出,身后的雪地里,鲜血一路泼洒,将皑皑的白雪都浸染成一片血色。

孙寅咬牙切齿,他显然有点低估了薛万彻三人的武力,本以为有五十名悍卒足以对付薛万彻三人。然而,此刻看着五十名悍卒已经被杀的七零八落,孙寅恼恨之极,只得将所有的兵力都集中起来。

万不得已就动用弓弩!

孙寅临时改变了主意,薛万彻三人的武力超出了他的预料,若是照这样下去,剩余的人都未必能拦得住薛万彻三人。死尸便死尸吧,总比让这三人在眼皮子底下再逃脱要好的多!

厮杀从小巷里蔓延到了街上,一家店铺的门被‘轰’的撞开,这是一家桐油铺子。门被撞开的刹那,打翻了里面的桐油,厮杀中一支火把不小心掉落在桐油中,瞬间便听的‘轰’的一声一股火苗蹿升,刹那间升腾起一股冲天大火。

“杀啊!”薛万彻手下的那名校尉,张着大嘴,疯狂的吼叫着,整个人犹如疯了一般,披散着一头乱发,身上、头发上都被浓稠的鲜血浸染,在身后冲天的火光映照下,简直如同地狱里的恶魔。

金枪太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