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风语

绾风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章 本宫很窝火

香雪一路陪着青念,却不敢和她搭话。回了宫的青念虽一言不发,但冷静地出奇,看得香雪担心不已。翌日一早,云荷就来到了流华宫。她围着青念,看了又看,竟怪道“公主,彭都知虽是个太监,可他有我喜欢的容貌。您就是再不待见他,也不能就这么轻易让那个什么花雨占有他吧”

青念看着一脸不甘心的云荷,不由头痛道“昨日刚发生的事,云荷姐姐你这么快就知道了”,顿了顿,又平静道“那个死太监的事和本宫无关,你也不要瞎操心了。一个死太监而已,你有什么好可惜的”,异常地严肃。

云荷又看了看她,却笑道“我从来不会口是心非,不过今日一见,公主您倒真是违心”,说着轻轻地戳了戳青念的脸,拆穿道“明明一脸的在意,还和我这般嘴硬”,自在地坐了下来。青念一愣,她才没有在意,她不知多心平气和。云荷见她不语,不由提议道“公主既然不在意,那和云荷去御花园走走吧”

青念连忙点头答应,只为了证明自己。御花园内,她一路不语,毫无精神可言。云荷却想去看看那个花雨,总是有意无意地将青念往皇后宫中领。青念走着走着也就发现了云荷的小心思,她见能借此向云荷证实她所言真心不假,不由自然道“姐姐想去看那个女人就直说,青念这就带你去”,说着已是迈步进了皇后宫。

皇后宫内,皇后见是青念和云荷,好不高兴。云荷更是坐在了皇后的身旁,乖巧道“云荷许久不见娘娘,很是想念您”,却四下偷看着。皇后听了,不由笑道“云荷你这丫头就嘴甜,想念本宫怎么不见你过来?”,轻轻地拍了拍云荷的手。

云荷尴尬地笑了起来,赔罪道“云荷日后得空就会过来看娘娘您的”,又乖巧地看向了皇后。皇后慈祥地笑着,只是见青念在一旁不语,忍不住关切道“青念,你平日的话最多了,今日怎么这么安静?”,说着已是向青念伸出了手。

青念这才清醒,连忙拉住皇后的手,坐到了她的身旁,回道“母后,儿臣没事”,却始终无法高兴起来。云荷看着青念,知是指望不了她了,只好直言道“娘娘,云荷想见见您宫中的花雨姑娘”,当真是好奇极了。皇后看着她,疑惑道“怎么突然想见花雨了?”

云荷笑了笑,回道“娘娘,云荷只是好奇和彭都知对食的姑娘长什么样子”,直言不讳。皇后听了,这才明了,不由笑道“你这丫头,总是爱凑热闹。不过花雨是个害羞的孩子,你别吓到人家了”,说着已是让人去叫雨花了。

云荷见皇后这么了解自己,忍不住扑哧地笑了起来,只等花雨了。才一会儿功夫,花雨就低头进来了。待她施过礼,云荷才看清她的样子。确如皇后所言,花雨是个害羞的姑娘,红红的小脸乖巧非常。细眉媚眼,面若桃花,虽不算倾国倾城,却也是个标致的美人。云荷不由暗叹,这个恬静温柔的女子倒是很配彭暮言那个冷冰冰的人。

青念也在看着花雨,她不是第一次见花雨,只是今日才发现花雨的美貌。如此一来,青念的心中更不是滋味了。皇后看着这两个表情不一的人,也不知她们意欲何为,只好让花雨先行下去了。而云荷也不再提花雨了,又和皇后话了话家常,就同青念离开了。

刚走出皇后宫,云荷就笑道“那个花雨还挺出众的,怪不得我听说彭都知毫不迟疑地就答应了”,看着青念不放。青念也看着她,问道“姐姐总看着我干嘛,本宫不像你,才没心思去想这些事情”,一副高贵不可侵犯的样子。

云荷又笑了笑,也不好再多言,又与青念走了一段,就离宫了。而回了流华宫的青念也无异常,只是难得地拿笔作画了。一旁的香雪看着,突然问道“公主,您画得是?”,画中人虽初具眉目,却已能辨识出是何人了。青念嗯了一声,回道“就是那个该死的太监,等画好了,香雪你拿去打小人”

香雪见青念这么认真,不由笑了起来,又遵命道“香雪一定会打走所有的晦气”,心说公主还真孩子气。青念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又专心地作画了。画了好一会儿,青念才落笔。香雪仔细地看着,忍不住称奇道“公主画得像极了”

青念却哼了一声,厌恶道“本宫讨厌的人,画得自然像。这画先放着,咱们晚上打小人”,说着就去休息了。午后,锦湘公主邀青念一同许愿去。流华宫北侧不远处有棵古树,相传只要在冬日里将心愿埋于树下就会心想事成。锦湘公主在新年三月就要出嫁了,自然要求事事和美了。

青念本也无事,就欣然陪锦湘公主去许愿了。待宫人将锦湘公主的心愿埋好后,她不由问道“青念,你没有心愿吗?”,好奇地看着青念。青念想了想,摇头道“整日在宫里,哪里会有什么心愿”,又想了想,还是没有。

锦湘公主却凑到青念面前,低语道“听说徐学士很受欢迎的,青念你可要许愿他对你不变心?”,偷笑起来。青念脸一红,怪道“姐姐你也取笑我,冬日风大,还是去我宫中坐坐吧”,说着挽着锦湘公主的胳膊就回宫了。

只是走到宫门口,却撞到了正要进去的徐睿,锦湘公主拍了拍青念的手,笑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姐姐就不打扰你们”,已是转身离开了。青念也知拦不住她,只好改日再邀她来宫里一聚了。而她走近徐睿,才见他手上拿着一个盒子。青念看了几眼那盒子,问道“里面的是什么?”

徐睿也看了一眼盒子,神秘道“说不得”,往身后藏了藏盒子。青念一听,更好奇了,连忙伸手就要去抢。徐睿却后退了一步,轻松地躲开了,而扑了空的青念却整个人跌在了他的怀里。徐睿抱着青念,宠道“没有一次你能从我手中抢到东西,你还试”

青念哼了一声,怪道“那你还不让着我点”,还不忘伸手去抢那个盒子。徐睿忍不住笑了起来,本想将盒子给青念,却见彭暮言一行走了过来,不由道了句“彭都知”。彭暮言本不想理会这样抱在一起的二人,但见徐睿如此,只好住了脚,眼中的寒意却过于吓人。

而终于将盒子抢到手的青念站好后,看了一眼彭暮言,就连忙侧脸不理会了。偏小夏不知其中内情,无心道“公主您还和徐学士玩抢东西呀,您就没赢过”,还天真地笑了起来。青念听了,不由转身怒目看着他。小夏看着这样的青念,只好又笑了笑,躲到了彭暮言的身后。

彭暮言听着小夏的话,又想着刚才青念和徐睿抱得那么紧,心中又生了怒火。他冷冷地看了一眼青念,就一言不发地离开了。青念也不管他,拉着徐睿就往宫里去了。入夜后,青念拿出了仁宗送她的小匕首就在彭暮言的画像上一刀刀地划着。香雪站得很远,试探道“公主,不是说要打小人吗?”

青念又划了一刀,才回道“不打了,本宫现在觉得划花他的脸才更痛快”,恨意十足。她又划了几下,见香雪还不回应她,不由怪道“香雪,你不是害怕那个死奴才吧?”,已是看向了香雪。香雪用手遮着面,对看着自己的青念指了指她身后,就退了出去。

青念见如此,也知是彭暮言来了。果然她一回头,就见彭暮言正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自己被划得破裂不堪的画像。青念却一点也不害怕,彭暮言来得正好,她这一肚子的恨意也有处可发了。彭暮言看了一会儿就不看了,向青念走近了一步,夸道“画工不错”

青念哼了一声,得意道“那是自然,本宫的画连父皇也是赞不绝口的”,盛气凌人的,也不觉得自己将他的画像划成那样有不对。彭暮言却不予置评,只是又走近青念一步。青念手里依然握着匕首,她瞪着彭暮言,煞有介事道“你不要走得太近,不然本宫也不知道下一刀是划在画上还是你身上”

彭暮言哪里会在意,面无表情地又向她走近了一步。青念见如此,只好放下了匕首,拿起了桌上的糕点就扔向了彭暮言。扔完糕点,又将纸揉成团也扔向了彭暮言。彭暮言这下倒是老实了,站着不动任凭青念的无理取闹。

待青念累得手软气喘时,彭暮言才冷冷道“你出完气了,现在轮到我了”,说着上前一步就将青念给推倒在桌子上了。青念看着他,也没脸红,只是气呼呼道“你说对,你我已无再见的必要”,在挣脱着彭暮言。

彭暮言还是面无表情,死死地按着她道“赵青念,你我之间要不要再见是我说了算”,有着青念不容置疑的霸道。

青唐

作家的话
此段不计入字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