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风语

绾风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本宫终于可以安枕无忧了

一夜安稳觉,青念醒来时就看到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的彭暮言。她也不奇怪他会离自己这么近,只是想着他整夜都在陪着自己,不由有些开心起来。但青念还是看不惯他的面无表情,已是伸手捏住了彭暮言的脸,又轻轻地拽了拽,睡眼惺忪道“笑一笑嘛”

可彭暮言还是面无表情,只是冷冷道“放手”,恨不得杀了这样的青念。青念却笑了起来,又拽了几下他的脸,才舍得放手。她受彭暮言的欺负实在是无法细数,如今能戏弄他一下也是不错的。可她还没高兴多久,就看到不知何时来了的徐睿正看着她与彭暮言。

青念这下彻底清醒了,她尴尬地笑了笑,问道“徐睿你怎么来了?”,却想起了徐睿要她远离彭暮言的。徐睿这才走近,回道“彭都知连夜让人通知我竹蜻蜓一事,所以我就来了”,脸上阴晴不定着。青念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彭暮言,尴尬地笑了起来。

而彭暮言瞪了她一眼,就起身离开了。青念见如此,却忍不住骂道“这个该死的太监,总是这么毫无礼数……”,可还在尴尬着。徐睿则坐了下来,笑道“青念,你为何这么慌乱?”,心中却满是疑问。青念却狠狠地打了他一下,怪道“我才没有”

徐睿却又笑了起来,也不强求,只是认真道“你不该怪彭都知的,他为竹蜻蜓一事也没少用心思。他有一计,可让那个人主动现身,我觉得可行”,他从不否定彭暮言的才能。青念看着他,也认真起来了。徐睿也不耽误,便将彭暮言的计策告诉了青念。青念虽也觉得可行,却不服气道“我为何要听他那个死奴才的,还有我才不要去见那个人”

青念会如此说,徐睿也不奇怪。青念就是这样,嘴硬却不固执。徐睿也不急,只是分析道“我们也只有这一日的时间了,今夜子时前再抓不到那个人,怕是又要再等一年了。现在不是你和彭都知置气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抓到那个人”

青念嘟了嘟嘴,作罢道“好啦,好啦,都听你的就是了,年纪轻轻地就这么啰嗦”,佯装生气着。徐睿一听,不由轻轻地敲了一下青念的额头,怪道“苦口婆心还不是为了你,你还嫌弃我……”,却忍不住笑了起来。青念摸了摸额头,也笑了起来。

而彭暮言出了流华宫,就依计行事了。他守了青念一夜未曾合眼,待安排好了一切,他就准备回去休息了。只是路上遇到了几位近日刚入宫的妃嫔,彭暮言平日里无礼数惯了,见了这几位娘娘亦是迎面而遇也不施礼。其中一位俢媛却喊住了彭暮言,责问道“身为宫人,为何见到众位娘娘也不施礼?”

彭暮言也不畏惧,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位俢媛。只见她眉眼极高,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这样的新妃嫔彭暮言见多了,无非是仗着年轻貌美又有皇上宠爱才得意忘形。他本是不想计较,可他却瞧见宸妃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那俢媛见彭暮言如此直视着她,更气了,忍不住骂道“该死的奴才,不知你的主子是如何管教你的,想必也是个不懂礼数之人”,还是趾高气扬的样子。彭暮言也不生气,只是冷冷道“奴才的礼节是宸妃娘娘教的”

那俢媛只是哼了一声,不以为然道“本宫还以为是谁呢,也难怪你这个奴才如此了,她就是个不分尊卑之人……”,却被一旁同行的昭媛拽了拽衣角。还不待她反应过来,就见身旁之人皆施礼道“宸妃娘娘”,她这才知自己失言了。她看了看依然面无表情的彭暮言,才知自己被他设计了。

而宸妃也不言语,只等那个俢媛给她行礼。彭暮言却不愿多留,道了句“宸妃娘娘,劳您教教这位娘娘什么才叫尊卑”,又冷冷看了一眼那位俢媛,就离开了。宸妃却笑了起来,她认识的彭暮言还真是一点也没有改变,总是毫不掩饰他那凶狠的一面。与此同时,她也为她与彭暮言之间的默契感到欣慰。有些事,果然他没有忘记。

那位俢媛有些怕了,施过礼,就解释道“娘娘,妹妹方才被那奴才气糊涂了。一时失言,并不是妹妹有意的”,也知理亏。宸妃却笑了笑,亲切道“妹妹严重了,本宫只是不分尊卑,却不是计较之人”,冷静地吓人。

她若责怪几句倒也没事,如今这般亲切可人才叫人害怕,那俢媛更是不知所措起来。宸妃见如此,又亲切道“但是刚才的那个彭都知却是个事事计较之人,妹妹日后可要少招惹他”,说着又笑了笑,辞别道“几位妹妹再聊会,本宫就不多扰了”,说着就带着随行之人离开了。

走远后,灵儿便问道“娘娘,要如何处置那个俢媛?”,她自知宸妃不会就这么放过那个俢媛的。宸妃抚了抚发髻,轻松道“这么个不分轻重的小丫头如何能侍奉皇上,和王公公说一下,日后不许让她再侍寝”

而彭暮言回去后睡了一个好觉,人醒来后只觉神清气爽。待他听了小夏回禀了诸事的进行情况,就只等入夜了。流华宫内,青念在为晚上之事挑着衣裳,而徐睿则在一旁读着书。太监汪明远走了进来,低声将宸妃与彭暮言联手教训了那个俢媛一事告诉了青念。青念却不多想,只是遗憾如此好玩之事少了她。

平静又普通的下午终于过去了,流华宫内已是掌了灯。一切准备妥当,青念就按计划一个人出宫去了。两年的竹蜻蜓徐睿都看过,他知道那个人喜欢红色,就让青念穿了一袭红色长裙。青念出了流华宫后不久,他也去了约定之地暗中保护青念了。

观稼殿外,谷稻收获也有一段日子了,此时的空旷在夜色中更显得阴气森森。青念鼓足了勇气,人已是走了进去了。掌了灯,她四下看了看,又对着空无一人的宫殿喊道“本宫诚意而来,竹蜻蜓上的话本宫也都看了。你若来了,就出来与本宫见一面吧”

青念的话在宫殿里传了好久才绝,此情此境早已让青念浑身发冷。可她又不能表现出来,为了能永绝后患,她必须坚持到那个人出现为止。不过想到徐睿和彭暮言都在不远的暗处,她也就宽心多了。于是顿了顿,青念又喊道“不管你现不现身,本宫都会等下去的”

只是四下还是一片死寂,始终无人应答。青念见如此,只好坐下来苦等了。如此过了一个时辰,青念已是有些放弃了,更要去骂彭暮言出了个馊主意。可突然左侧柱子后面传来幽幽一句“我知道这是陷阱,我也知道公主你只想抓我,不过我还是忍不住要来见公主你一面”,继而就走出来一个人。

青念吓得连忙起身,躲在了椅子后面才敢去看那个逐渐清晰的人。只是那人和青念想象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不猥琐也不丑陋。仔细再看,更可以说是相貌堂堂。那人看着惊吓不已的青念,不由笑了起来,宽慰道“公主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想给你讲个故事”

青念想了想,也就点头同意了。那人看着青念,有些感激,于是坦言道“前年的寒衣,那天特别冷。身为护军的我换班后,本要回房休息的,却在路上遇到了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那个小姑娘在寒风中捡着路上的小石子,捡了好久,我也在寒风中看了她好久。后来才知那个小姑娘就是公主你,而我也无法忘了那个寒风中的公主”

青念听着,想起那天她因宸妃与仁宗吵了起来,赌气就在仁宗寝殿外捡石子。那日确是寒风,仁宗哪里忍心,没过多久就亲自出了寝殿将青念带了回去。而仁宗对她非但没有半句责骂,那之后对青念更是百依百顺。那人见青念想起了那日之事,不由继续道“公主一定没有看到我,可我却想忘都忘不掉你。可我只是个护军,卑微至极,也无非分之想。只是去年寒衣,却做了那吓到公主之事,但没料到却得到了公主你的注意。所以今年寒衣我又故技重施,只为不让公主你忘了我”

此时青念已听懂了,而那人却突然沉默了。只见他向青念走了过去,而这时藏身于暗处的彭暮言,徐睿和一班护军已出现在殿内了。那人也不奇怪,只是停住了脚步。彭暮言和徐睿走了过去,站在了青念的前面。那个人却笑了起来,毫无遗憾道“公主,能和你这样独处已是奢望了,我已知足了”,说着又看了看彭暮言和徐睿,对他二人道“我无心伤害公主的”

那彭暮言却只是挥手示意,护军就将那人制服了。青念见让她恐惧不安之人已被抓,她却没有预料地那么畅快。想了想,她就走到彭暮言面前,请求道“你答应我,只逐他出宫,不要伤害他”,还不等彭暮言答应她,她就回身去看那个人了。

那人见青念如此对他,心中好受多了,也不枉他的自投罗网。他又笑了起来,本以为只为见青念一面就心甘情愿牺牲自己的举动很傻,如今才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看向青念,最后道“公主,我已心满意足了”,说着已是挣开了押着他的护军,掏出了袖中的匕首。

彭暮言看着他那生无可恋的笑,就知道他会自尽的,早就用手遮住了青念的双眼,不让她看到这血淋淋的场面。青念心中明白,又听得那人的倒地声,不由猛地转身扑到彭暮言的怀里哭了起来。彭暮言叹了一声,却有些钦佩这个人的勇气,竟惋惜道“将他抬去葬了吧”

青唐

作家的话
此段不计入字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