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与魔尊重楼

第119章 计退雄兵

望着玉虚冰冷的躯体,她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为人妻子当与夫君,举案齐眉,红袖侍书,可是,这些我都没有做过,甚至,连一口交杯酒也没喝过,玉郎,我们还有好多好多事没做。。。"

蓦然间神志恍惚,思绪迭起:"你曾说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一生向善,却惨遭横死,哪些贼道恶贯满盈,却仍逍遥自在,这世道,难道真的容不下我们。。。"

正伤神间,一道光华披撒而下,像沐沐阳光,归邪俯身跪地:"属下救驾来迟,还望神尊恕罪。"

妖后冷气横秋的看着他:"罢了,你去妖族调集兵马,待本宫元气恢复,定要荡平蜀山,以泄我心头之恨。"

苗疆,月牙湖,日和风清,时而有小舫往来,惊起一滩鸥鹭,龙幽端坐在高楼上,轻酌一杯酒水:"小蛮姑娘还真找了个好去处,湖光秋色,亭台水榭,美酒佳肴,样样不少。"

小蛮笑道:"那是,本姑娘的眼光还会错吗!"

东方白看着阁楼的牌匾上写道:"更忆瑶台逢此夜,水晶宫殿挹琼浆",心中畅快:"这诗写得好,当真有云中下榻,天上喝酒的感觉。"

龙幽看重楼郁郁寡欢的样子,上前轻斟了一杯酒:"重楼大人,为何不和我们赏湖?"重楼接过酒碗,一饮而尽:"本座纵横多年,三山五岳,四海列国,早已看的厌了,倒不如独享清欢。"

这时,忽然一阵幽怨的胡琴声传入众人耳中,犹如杜鹃啼血,断断续续,伴着嘶哑的合奏:"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长叹,一剑一婆娑。"

东方白粗通音律,暗想:"此曲幽怨缠绵,演奏的人似有万种闲愁却无处诉说,只能通过琴音表达出来。"当即抱拳施礼:"久闻衡山派琴心剑胆,听一曲夜雨潇湘,便可忘了三世情仇,前辈可是潇湘夜雨莫大先生?"

莫大一捋胡须,笑道:"小姑娘慧眼识珠,老夫正是。"

东方白不明他为何不远千里而来,忙问道:"前辈身居掌门之位,为何孤身一人来到苗疆。"

莫大长叹一声,似有无尽心事:"那华山派的岳掌门,表面上是个正人君子,背地里却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为了一己私利,竟勾结魔教的任我行,公然与朝廷为敌,妄想身登大宝,我等不从,便被他贯以东厂细作的名头,死的死,伤的伤,老夫现在宁可云游四方,无论魏晋不知有汉,也不愿看到江湖再起血雨腥风。"

小蛮皱了皱眉:"看香馨一点点碾碎,自己的门派一天不如一天,你就不能采取点行动吗?"

"衡山势单力薄,无意与他们争短长。"莫大无奈的摇了摇头。

"胆小怕事!"小蛮喃喃道。

看她没大没小,龙幽赶紧说道:"这也许是明哲保身之举,想当年我夜叉族也是忍辱偷生,才得以在魔族中有一席之地,若都似你所说以命搏命,斗狠斗硬,恐怕如今也没有我们夜叉族了。"

重楼纵览古今:"自盘古开天,拙而浊者,沉为地面戾气,这戾气伴随着欲望,使人杀伐不断,延续至今却是有增无减。"

东方白想起自己昔日经历,至今心有余悸,叹道:"他们争权夺利,只为自己的荣华富贵,却未曾想倘若战事一起,有多少的百姓流离失所,又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

莫大眼里流露出敬畏之情:"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姑娘的侠义之心,老夫自愧不如,长江后浪推前浪,接下来,就要靠你了。"当即将蓝凤凰鼓动五毒教相助任我行的情况,事无巨细,一一告知。

苗疆金蟾寨,密密麻麻的藤蔓缠绕四周,像一条吞云吐雾的滕蛇,枯树生花,暮云缭绕,山林靡靡,门外桃木,小蛮提醒道:"这里瘴气很重,毒虫极多,大家小心。"

重楼一挺胸膛:"便是所有毒虫,毒气齐上,本座复又何惧。"他早已百毒不侵,自是不惧。

忽然,从丛林中走出一苗疆女子,面色情冷,肤白如雪,小蛮嘀咕道:"这是五仙虺蛇堂的堂主石蕊,想来是臭毒影派来报信的。"

东方白柳眉一挑:"那再好不过了。"霍"的长剑出鞘,只见一阵寒光闪过,石蕊已倒在血泊之中。三人正自摸不着头脑,她已取出书信,朗声读了起来:"奉仁义英明,古今无双的教主之命,请本教众堂主带领麾下人马,即刻前往覆天顶,不得有误。"

重楼煞有其事的说道:"毒影剑指中原,定是与任我行有什么勾结。"

"我们即刻随尊王大人去灭了她们。"龙幽热血沸腾。

"杀鸡焉用牛刀,我自有办法。"东方白淡然的说道,边说边取出随身佩戴的小刀,去割石蕊的脸皮。

"这是。。干什么?不行,我晕血。"小蛮捂着头,连连叫苦。

东方白胸有成竹的说道:"千变万化,神龙见首不见尾,可不是玉面飞狐的专利,易容术这东西,我也会。"

重楼恍然大悟:"你易容成她,便可随意发号施令。"

龙幽于心不忍,指东说西:"芍药芙蓉,怎可与姑娘的国色天香比,这种换脸的事,就免了吧。"东方白并不领情,反问道:"你杀过人吗?"

龙幽不知所以然,回答道:"这个,,自然是杀过的。"东方白笑道:"人都杀过了,割个脸算什么,这么漂亮的脸蛋,就此入了坟垆,岂不暴殄了天物。"

金蟾寨高台之上,锣鼓喧嚣,热闹非凡,易容成石蕊的东方白举起五毒旗,高声说道:"奉仁义英明,古今无双的教主之命,请各教众各自回家,休养生息。"

话音未落,人群中便炸开了锅,五仙教的女子个个口若毒蛇,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议论,更是响彻云霄,人群中一人率先发难:"我们苗疆女子个个英勇无畏,教主更是气壮山河,威震天下,早就看中原那群汉狗不爽了,只等教主一声令下,我们便直捣黄龙,怎的会突然收回成命,难道这封信是假的?"

"就是,假的!"众教徒异口同声的喊道。

小蛮捏了捏手心的汗,暗暗叫苦:"这下骑虎难下了吧。"

东方白举了举手,平静的说道:"众位姊妹稍安勿躁,我们苗家女子,本来秉性淳朴,温婉多情,只因江湖险恶,才以毒虫毒蛇为伍,唯求护住一方水土,而非去裭夺他人的土地,干戈止武,方为真武,开疆拓土终是匹夫之勇,修信和睦才是解决之道。"

"对,只有最多情的女子,才能感化最无情的毒兽。"一名五仙女子高声附和。

东方白顿了顿,继续说道:"纵有千丝万足,何及人心可怖,我五仙自创派以来,与世隔绝,不问世事,可是魔教任我行却企图控制我教,陷我教于水火之中,幸蒙教主识破此人的诡计,我教才免遭一场浩劫。。。"

这一番话说的堂堂正正,众五仙女子皆心服口服:"教主高瞻远瞩,深谋远虑,都怪我们考虑不周,差点让歹人的奸计得逞。"

沧海狂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