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与魔尊重楼

第112章 入教之后

独孤求败见其意甚诚,于是说道:“好徒儿,既入本门,自当遵循门规,任我行,你来念!”

独孤求败一言甫毕,任我行便高声诵读道:“凡入我教,必遵从十戒,包括不妄语﹐不贪欲﹐不杀生﹐不贪淫﹐不偷盗﹐不欺诈或托言魔术﹐不二心或不疑念不怠惰,除此以外,还有七施,三印法门等。”

他身材甚高,一头黑发,穿的是一袭青衫,长长的脸孔,脸色雪白,更无半分血色,眉目清秀,只是脸色实在白得怕人,便如刚从坟墓中出来的僵尸一般,说起话来格外的阴森,直把东方白看的汗毛直立。

独孤求败眼开眉展:“这些话你要记住了,只有落实明王的教诲,裂魔见网,解诸缠缚,才能消灾免难,出离六道,实现人间净土。”显得十分和蔼可亲,虽然害怕任我行,但她不敢违拗圣令,当即跪下:“徒儿都记住了。”

重楼听的糊里糊涂,心想:“人的业力不可逆转,又怎能出离六道?莫非要极乐往生不成。”但看他表情肃穆,却不像是开玩笑,倒也不发话了。

做完入教仪式,独孤求败说道:“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身法若离,敌人纵有千斤之力也打你不过,修习独孤九剑时,也许你已领悟了一些要义。”

东方白想起独孤九剑,“无招胜有招”的境界,心领神会:“招无定式,水无常形,身随意转,任意而至,才能让对手防不胜防。”

看到她彻悟,独孤求败欣慰的点了点头:“好,悟性不错,我就先教你第一招,追魂索命!”陡然铁链一甩,天外飞龙般勾住了一只鸟,一边施展一边介绍道:“追魂索命是我教的基本式,透露着“虚者实之,实者虚之”要义,一旦练成,无论飞禽走兽,还是草木虫鱼,都逃不出你的手。”

重楼满脸不屑:“不就是甩铁链子吗?谁不会?”独孤求败听到他的话,回应道:“别小看这招,链子一旦甩出,就如溟凤之印,让人无从躲避。”

两人伴着聒噪蝉鸣,聊的尽兴,让东方白独自操练,她悟性极高,不一会功夫,已将铁链使得环环相连,密不透风,转眼便月至中天,独孤求败自吩咐两人回房,自己独自坐在黑木崖上,看着寂寂空山,念道:“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

东方白透过窗棂,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你说大晚上,他在干什么?”重楼思索片刻,说道:“也许是想到什么心事了吧!”

东方白不解:“怎么清高寡欲的人,也会有心事?”

重楼叹道:“是人都会有烦恼。”东方白感同身受:“在这里赏落雁修竹,看月升日暮,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第二天清晨,独孤求败并未现身,只是吩咐任我行将两人带到藏书阁,里面全是由素木蛮石、粉壁青砖搭建的构筑,任我行指着最下面的一列藏书,说道:“这些书都是我教奥义,凡本门弟子都要熟背,你好好参悟吧!”

重楼问道:“他不教武功了吗?”说话很是盛气凌人,任我行嗫嚅道:“师父说了,习武固然重要,但也不急于一时,当务之急,是要参透本门的教义。”

重楼怒道:“真是着三不着两!”

东方白虽不情愿,但想到是师父的意愿,纵有千不情愿,也允诺下来:“既是师父的命令,弟子不敢违拗。”看到她应承下来,任我行冷笑道:“师妹,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可要好好的读书,别辜负了师父的苦心。”

东方白心里不悦,抱起一本厚厚的古籍,吹拂下一层的灰尘,翻开泛黄的扉页,登时眼冒金星,头昏目眩,原来书上所载大多为波斯文,纵然下面有一行注解,也是残缺不全,她抱着“不到黄河心不死”的精神,朗声阅读起来:“其五类魔黏五明身。如蝇著蜜。如鸟被黐。”

“如鱼吞钩。以是义故。净风明使。以五类魔及五明身二力和合。造成世界十天八地。”

”立十天。次置业轮.及日月宫.并下八地.三衣.三轮乃至三灾.铁围.四院.未劳俱孚山.及诸小山.大海.江河。作如是等。”

”当即分判明暗二力。不令杂乱。先降怨憎。禁於骨城。令其净气俱得离缚。次降嗔恚。禁於筋城。”

看到这里,东方白心情烦躁,抱怨道:“整天看这些晦涩难懂的文字,头都大了。”

重楼回答道:“我也不是太懂,不过大致讲的是光明王国的统治者,波斯称为察宛,也就是他们所称的明王,而他的对立面,便是黑暗王国,光明和黑暗数次大战,黑暗魔王使恶魔生下了人类的祖先。因为人类是黑暗之魔的子孙,大明尊便派遣光明使者,用光明分子来拯救人类的灵魂。”

东方白更加的糊涂:“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些教义,与她的观念背道而驰,难免会心生抗拒,但接下来的文字,却让她眼前一亮:“

神还虚领,疏影以避,

焚光未通,虚化三花,

阴气下凝,月满则亏,

阳气乍露,日中则昃”

读到这里,她终于醒悟,这是一本武功秘籍!原来神教弟子没有圣令,不得出入藏书阁,自不解其中蕴含的奥义,然却被她察觉,心中大喜,照着书上的方法修炼,果然觉得神清气爽,心静体松。

不知不觉,一轮红日渐渐落下,朦胧的月色悄然升起,重楼翻阅着书籍,奇道:“为何这所有的书籍,都只记载了近二十年的事,而对之前的事避而不谈?”心中疑惑只增不减,不由翻箱倒柜起来。

东方白独自靠在峭壁上,叹道:”在无尽的天地间,人是那样渺小,就如蜉蝣朝生暮死,来来去去。”只觉得寂寞难堪,无聊透顶,偶然想起小蛮的话:“我何不吹吹海螺,说不定那小丫头,还能为我排忧解难呢!”打定主意后,她便从怀中取出海螺,吹奏起来。

沧海狂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