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神王

第105章 绝不姑息

轰隆!

剧烈的碰撞毫无延迟的响起。

气浪翻腾,如一阵急促的烈风吹袭,尘埃纷飞,漫散诸天星辰!

两人的对碰,也并没有纠缠太多时间,仅仅是一碰便分。

紧接着,一阵咔咔的响声传来。

苏辰身上的玄武神盾在这一刻寸寸瓦解,消散殆尽,而牧云的拳意轰破了苏辰的防御神盾之后,也余劲残败,剩余的劲道在苏辰身上,让苏辰狠狠的退后了十来米的距离才停了下来……

“噗!”

苏辰这次是真的被打的吐血了。

连连两口鲜血喷出,体内的灵力也开始剧烈的翻腾起来,似乎有压制不住的趋势。

牧云的这记攻击着实太强,不管是力量,速度,还是其他,都已经完全超越了牧云紫府中期的修为,好似一下子牧云就发出了紫府境后期的实力……

不仅如此,牧云的拳头上,还带着不弱的灵魂攻势,在轰中苏辰的那一刻,苏辰甚至有种窒息的感觉,恍若成为了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而已。

如果不是苏辰有玄武神盾作为第一重防护,又有强于他人百倍的强很体质作为后盾,加上灵魂强度早已达到紫府境圆满之境,估计在这一拳之下,还真有可能从躯壳到灵魂被牧云给一击必杀……

难怪,牧云敢如此有恃无恐,却是仗着这等拳法和拳意作为凭仗。

反观牧云,他虽然一拳轰中了苏辰,可是他自己也不好受。

他眉头紧紧的凝在一起,脸色苍白无力,嘴角也溢流出一丝丝猩红的血迹。

出拳的那只手臂恍若掉在肩膀上,若不是有皮肉相连,估计早就掉了下来。

刚刚那一拳,他完全没讨着好处,虽然打飞了苏辰,但是强烈的碰撞反震所带来的能量,直接将他的手臂骨头给全部震的粉碎,剧烈的疼痛,让他心底已经彻底麻木了……

而且,修罗拳这套拳法,被他用了秘法强行提升了攻击力,导致他现在体内的灵力紊乱,下盘不稳,摇摇欲坠,随时有可能扑倒在地的可能……

只是,牧云满脸的不甘之色溢于言表!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动用了地级高等法诀修罗拳,甚至不惜动用了秘法加大攻击威力,这样的攻击,就算是比他高一个境界的人,也不敢硬接,可是苏辰硬是仗着王八龟壳接拦下来,而且看苏辰的模样,还只是受到一点点小的创伤,并没有性命之忧……

这怎么可能?

苏辰仅仅是一个淬体九重,连紫府都没开辟的小家伙而已,怎么可能接下自己攻击力如此强劲的武技?

牧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

可是,他没有再继续出手的机会了。

一方面,他本身伤势就很严重,想要继续出手,已经是不可能,另外一方面,刚刚发出声音的人,已经是到了学院门口,就站在他们两人中间……

牧云的心中恨啊!

他放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因投靠魔煞教,替魔煞教办事人而被处以死刑的结果了。

现在,他唯一的希望,便是苏辰拿不出自己投靠魔煞教的证据,一切都只是苏辰一个人胡编乱造,污蔑与他的!

两人的战斗落下了帷幕,而一位老者已经赫然出现,站在苏辰和牧云中间,丝毫没有给两人再出手的机会,无论苏辰还是牧云,如果想继续攻击,就得先面临这位老者的攻击……

这老者一身青衫,头发已经花白,脸上的皱纹沟壑明显,经过岁月侵蚀的肌肤看上去干巴巴的,只是再他的脸上,挂着浓浓的不悦,怒意显而易见……

他乃天一学院长老团中位高权重的长老——贾是真!

之前苏辰的喊话,他听到了,事关魔煞教,容不得他不在意,所以他从闭关的小屋子里出来了。

人还没到,便感觉到学院门口浓烈的战斗气息,为此,他不惜用声波,震落了牧云手中的阔刀,原本以为能够阻止这场战斗风波,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他没有想到的……

牧云虽然阔刀被震落,却并没有就此停手,而是动用了更为骇人的地级高阶法诀修罗拳,对苏辰发动了攻击,一副要将苏辰斩落于此的架势……

这一幕,贾是真看的真真切切,也因此,贾是真心头才怒意难消!

贾是真背负着双手,静静的站在交战中心,回头瞥了撇苏辰,又看了看牧云,厉声道:“我叫你们住手,你们都当做耳旁风吗?牧云……!”

话音刚落,贾是真刷的转身,看向魏一凡,指着魏一凡的鼻梁,厉声喝道:“还有你,魏一凡,你身为刑堂堂主,却任由他们在天一学院门口胡来,你这刑堂堂主是怎么当的?”

“贾长老,我,我……。”魏一凡战战兢兢,心头一震恐惧,吞吞吐吐的说道:“我阻止过,他们不听,我也没办法啊!”

“没办法?好一个没办法!”贾是真冷笑了一声,道:“既然你身为刑堂堂主,都没办法执行刑堂的规定,那要你这刑堂堂主还有何用?你且站到一边,等我把事情查明之后,再来说说你的事情!”

“……”魏一凡忍了忍,却也自觉的站到一边去了……

“刚刚是谁喊的,牧云投靠魔煞教,屠戮百姓,残害同门的?”贾是真那深邃而怒的眼眸在场扫了一圈,问道。

“是我!”苏辰走了出来,当下承认!

“你?”贾是真皱眉看了看苏辰,道:“你知道说这句话的结果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苏辰豪然不惧,抬头看着牧云:“结果就是,他,牧云……罪该万死!”

“……”贾是真脸色上闪过一丝阴霾,这小子……到还真的会替别人‘着想’,自己如此一问,无非就是想让他知道事情的轻重,一旦被证明是污蔑,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可是他倒好,直接给牧云扣了一个屎盆子,连怎么处置都想好了!

“这就轮不到你操心了,如果你说的属实,学院自然会做出相应的责罚。”贾是真冷冷的说道,旋即,他看向魏一凡,道:“魏堂主,这是天一学院内部的事情,在这学院门口闹,算是怎么回事儿?将他们有关人员全部给我带回刑堂,接受长老团的审核验证……。”

“是!”魏一凡得到命令,丝毫不敢违抗,立刻站了出来,指挥着刑堂的弟子,开始收拾残局。

不过,苏辰可不太放心……

这魏一凡刚刚明确的出手帮助过牧云斩杀自己,虽然做的很隐蔽,可是岂能瞒过苏辰?

要是在这过程中,魏一凡又对自己使坏,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毕竟,魏一凡可是紫府境圆满的高手,自己就算再逆天,能挡住紫府中期的牧云攻击,又如何抵挡魏一凡?

“这位老爷爷……魏一凡刚刚可是出手帮助过牧云,想要杀我灭口的,而牧云又和魔煞教有关系,不难让人猜想,魏一凡和魔煞教也有联系,若是将此事交给他,估计我就性命难保了,我可不敢跟他走,万一他中途出手害我,我可就遭受无妄之灾了!”

“……”贾是真眉头微微一皱,这小子说得倒是在理,刚刚他在来的路上,也听见过苏辰的呐喊,说魏一凡帮助投靠魔煞教的牧云对付他!

如此一来的话,这件事情交给魏一凡来做,还当真不太合适……

可怜的魏一凡,顿时心中犹如万马奔腾一般的难受,恨不得一巴掌撕烂苏辰的嘴巴。

“你……你个黄口小儿,竟敢污蔑我,你才和魔煞教有牵连,我魏一凡行的端,坐得正,岂是你等小儿能够污蔑的?”魏一凡顿时大怒,喝道……

“那你刚刚为什么出手助牧云杀我?难道不是做贼心虚,怕我将事情说出来嘛?”苏辰厉声反问道。

“我……”魏一凡顿时语塞,浑身起得哆嗦颤抖起来:“若我助牧云,你还有开口的机会吗?”

“够了!”贾是真大手一挥,不悦的喝道:“魏一凡,现在没你的事情,让一边去,这件事情,我亲自处理,来人……护送相关人员前去刑堂,如有反抗者,就地打断四肢,拖进刑堂!”

——

天一学院门口发生的争斗,越演越烈,连长老团的贾是真长老都出面了,这件事情想要敷衍过去,也不再可能!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牧云投靠魔煞教,屠戮百姓,残害同门,甚至想要在天一学院门口当众杀人灭口的事情,便传遍了京城大街小巷。

事关魔煞教,很多人都将注意力放到了天一学院中……

作为当事人的苏轻语等人,也都进入了天一学院的刑堂之中。

苏家,韩家,冷家,关家等几大家族的掌舵人,听说自家后代被天一学院行唐拘留后,也都纷纷齐聚天一学院,要天一学院给一个交代。

事情一度发展到有些失控的地步,而贾是真也没有私自处理这件事儿,而是上报学院长老团,请出院长关福图出面来处理!

——

天一学院,刑堂……

此刻的刑堂,无疑是近些年来最为热闹的时刻。

偌大的刑堂主殿,此刻更是显得有些拥挤!

天一学院上到长老团,下到各堂堂主,无一人缺席。

京城的诸多豪门世家掌舵人,包括药王韩白发、苏博虎等人也都全部在列,等待着事情的水落石出。

身为院长的的关幅图自然是坐在首座,而齐下便是长老团十数名长老,借着再是豪门世家掌舵人,再接下来,便是苏辰等当事人了……

关幅图扫了一眼在场的人,抬了抬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各位,稍安勿躁,事情的真相如何,我天一学院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若是当真有我天一学院的弟子勾结魔煞教,甚至屠戮百姓,残害同门之事,我天一学院,也容不得这样的败类,倘若有人故意污蔑,试图陷害我天一学院弟子的,我也绝不姑息!”

“现在,就请洗耳旁听,听听当事人苏辰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血玉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