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运之主

第56章 彩头?

考试的考场,在两府书院的‘中汇讲坛’,这里本是听大人们讲座的地方,非常的大,中间有一个方正的做台,学生们可以坐到四周,然后听先生们的讲课,今天,这里便是考试的地点。

临天和拓飞顺着人流,很快来到了这里,此时,已经是人山人海,众多的书生文人,早都已经开始准备进场了。

临天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在考场的外围,来了很多的马车,临天知道,有一些地位高的门户,可以进到书院里面来观看秀才考试,想来,这些马车应该是这些人的。

朝廷的官兵来了很多,结成了队伍,被安插在考场的四周,在进入考场的大门前,站着书院的几位先生,是专门登记的,若要进去考试,就必须拿出两府书院的身份证明,也就是临天之前来的时候,书院所给的腰牌。

考试的时辰快到了,登记门前,很快便排起了长龙,临天与拓飞默默地排在其中。

书院外围站满了沧州的百姓,秀才考试这样的热闹,人们是不可能放过的,而且,每年的科举考试,据说都能牵动气运,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沾沾光,享受一下气运的福泽。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更多的,便是聊起这考试的八卦新闻,这才是人们的重点。

“这次的秀才考试,想必是十分的激烈啊,你们说,此次的秀才榜首,会是谁呢?”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王大人的儿子,王明了啊!”

“我看到是未必,你们前段时间不知道吗?清明文会上,有一个叫临天的,一首《叹清明》压过了王明,我看啊,这次也会是他。”

“我看啊,清明文会那次,是王明疏忽了,我听说了,那临天只是一届寒门子弟,你想想,王明来头可不小,他凭什么争榜首?”

“恩,说的也是,寒门子弟,出来读书本就是难事,若是还想考试上榜,恐怕很难。”

“恩,没错,我倒是认为,拓飞公子还有点可能,毕竟都是出身名门,倒是还有希望争夺一下。”

“那拓飞成天花天酒地,怎么可能同王明相比?我看这次考试,也就只有王明能技压全场了。”

此时,所有的人,都在不停地讨论着,不过很明显,大多都是认为王明是最有能力获得榜首的。

科举考试,每个阶段都有榜单,根据考试之人的考分,会在帮上排名,秀才考试的榜单,就被称作秀才运榜,考分越高,则气运越多,在特定的运榜之上便会有排名,这样很容易,便可分出此次秀才考试的优秀之人。

而且若是能获得榜首,可想而知,对今后的文修之路,一定是有非常大的溢处。

临天半睁着眼睛,在人群中排着队伍,默默地调整着心态。可能是之前,听到拓飞讲了若语郡主的事情,让临天多少有些波动,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赵若语,临天就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态。

拓飞倒是有些不同,无所谓的东看看西望望,可能这种场面见多了,所以并不是很紧张。

拓飞回头看着临天,说道:“临兄,等这次秀才考完试,不如我们都放松一下,我带你去……”

“停!我不会跟你去的,你不要再说了,你去的那种地方,我是不可能去的。”还没等拓飞说出来,临天就已经拒绝他了。

拓飞愣了一下,看着林天有些不解,说道:“额,临天兄啊,误会了,我是说带你去京城走走,怎么你还想到别的地方去了,我拓飞是那种人吗?”

临天无奈,最近可能是已经成了习惯,只要一听到临天说去哪里,脑海中就不自觉地浮现出‘青楼’二字。

临天笑了笑,说道:“哦原来是这样,我倒是误会你了,不过这考试还没开始,你就先想着玩了,是不是有操之过急了?”

拓飞无所谓的说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临天兄,就凭你的才华,考上一个秀才,那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你可是功名诗啊!若连你都不能考上,那我们就更别提了,嘿嘿,说不定你还能抢个榜首玩玩。”

临天无奈的摇头,“这榜首怎是想上就上的?我可能还没那么幸运。”

“临天兄此言差矣,我看这秀才榜首,非你莫属了,等你成了‘临榜首’,我带你回京城玩玩,那可就是有面子了,我跟你说,京城的‘花楼’比沧州的还要厉害,以你秀才考试的榜首之名,嘿嘿,想必大把姑娘投怀送抱啊,哈哈哈。”拓飞此时有些想入非非。

临天嘴角有些抽动,心中在想:“我就知道,一定是这样,十句离不开‘花酒青楼’。”临天很是无奈,干脆不接他的话,看向了别处。

可就在这时,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临天兄这么有信心啊,看来是对着秀才榜首势在必得了?”

临天和拓飞应声回过了头,便看见王明和文家三子一起走了过来。王明还是一样,心高气傲,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文家三子,倒是收敛很多,在一旁默默地注视着临天。

王明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声,此时,周围的很多人都看了过来,可能心中都是在想,‘看来今天有好戏了,王明一定是来报复清明文会之仇了’。

拓飞有些不屑,说道:“哟,这不是王公子吗,怎么,我说临天是榜首你有不服?难道好了伤疤忘了疼吗,清明文会可还没过去多久。”

王明皱了皱眉头,轻蔑的说道:“哼,跳梁小丑,你还没有这个资格,我在和临天说话!”

拓飞说道:“不管你怎么说,这次的秀才考试,怕也是要让你失望了,你是休想拿到榜首之位!”

王明看了看拓飞,众人本以为他会和拓飞吵一架,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王明并没有理会拓飞,而是看向了临天。

“哼,临天兄,在这书院童生之中,能让我看上眼的,也就只有你了,不过很可惜,这次的秀才考试,我是不会再让给你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再比试一次?我们私下赌点彩头?”

东望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