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妃

第16章 郑氏的恨意

郑氏尖叫一声,身子一晃终于忍不住气晕过去了。

“娘亲?!”南宫姝连忙扑过去扶住郑氏,哭泣道:“爹,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就让大姐这么糟蹋娘亲么?”

“我说错了么?”南宫墨无辜地望向南宫晖和南宫绪。南宫绪有些尴尬地偏过头道:“墨儿,以后别听那些话,夫人……嗯,夫人不是从楼子里出来的。”

“那是哪里?”南宫墨眨眼,“李夫人哭诉的时候我听到了,她说聘者为妻,奔者为妾,连娘家都没有,又不是当家夫人做主抬进门的,自甘做妾的都是贱人。”

搂着郑氏的南宫姝只觉得臂弯里一沉,郑氏这次是当真晕过去了。

“够了!”南宫怀怒瞪着南宫墨道:“我不管你是真不懂还是故意的,你给我好好学学规矩!再敢胡闹,小心扳子侍候。还有你们……刚刚的话敢传出去半句,小心你们的小命!”冷冷地扫了一眼在场神色各异的下人。众人连忙道不敢,心中不由暗叹大小姐厉害,居然能将夫人给气晕过去。

“还不送夫人回房休息!”轻哼了一声,南宫怀怒气匆匆拂袖而去。南宫姝虽然心有不甘,却也不可奈何,只得幽怨地望了南宫墨一眼,亲自送孙氏回房去了。

大厅里顿时清净了许多,南宫墨耸耸肩淡定地看向两个神色复杂的兄长。

许久,南宫绪方才叹了口气,道:“二弟,送墨儿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南宫晖点点头,道:“墨儿,咱们走吧。二哥早吩咐人将你的院子收拾好了。”南宫墨点点头,“有劳。”

“不必这么客气,我是你二哥,有什么缺了短了的直接跟二哥说就是了。”南宫晖满脸歉意地道。

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点点头轻声道:“有劳二哥。”

南宫晖顿时笑逐颜开,“快走吧,看看喜不喜欢院子,不喜欢二哥给你换。”

目送兄妹俩离去,偌大的大厅里只剩下南宫绪一个人。南宫绪深深地叹了口气,墨儿还没有叫过他一声大哥呢。罢了,慢慢来吧。

内院,郑氏的房间里。郑氏脸色扭曲地靠在床头上,一挥手将南宫姝送上的茶水掀落在地,清脆的瓷器碎裂声将南宫姝也吓了一跳。

“娘。”

“姝儿……娘的命好苦啊。”郑氏愣了愣,搂着女儿放声痛哭起来。南宫姝连忙劝道:“娘亲,你别难过,爹爹一定会替咱们做主的,南宫倾她得意不了多久!”郑氏冷笑一声道:“做主?指望你爹?”

南宫姝疑惑,“怎么了?爹爹可是最敬重娘亲的。”

郑氏摇摇头,道:“姝儿你不懂,你爹若是真得想要替咱们做主,刚刚南宫倾说了那些话他岂会那么轻易地放过?你爹素来疼你,但是今天若是说那些话的人是你,只怕你爹爹也不会手下留情。”南宫姝蹙眉,不信地道:“难道娘觉得,比起我爹爹更疼爱南宫倾么?”若是爹真得疼爱南宫倾的话,又岂会将她扔在丹阳好几年不闻不问?

郑氏叹了口气,终究没有在说这个话题。话锋一转,咬牙道:“是我小看这个丫头了,下一次,绝不能如此大意!”一想到南宫墨在大厅里的话,郑氏就觉得胸口一阵一阵地作痛。南宫姝轻哼一声,娇声道:“娘亲担心什么?只有她一个人还能翻出天去不成?等女儿将来嫁入了越郡王府……女儿一定会好好孝顺娘亲的,一定想办法给娘亲挣一个诰命夫人。”

郑氏将南宫姝搂在怀里,道:“还是姝儿最孝顺娘亲,不像那两个白眼狼……”

“娘亲,你是说……”南宫姝微微皱眉,南宫姝不是最聪明的,却也不算笨人。娘亲没有生下嫡子,将来继承楚国公府的就只能是大哥。以后她需要依仗的也是大哥和二哥,若是他们让南宫墨给拉走了可就不妙了,“娘亲想多了吧,大哥和二哥好多年没见到大姐,自然是免不了想念和愧疚。但是,咱们这十多年相处的情谊又岂是那么容易抵消的?娘亲可千万别动怒,反倒是让别人捡了便宜。”

听了她的话,郑氏也立刻冷静了下来。点点头道:“姝儿说得对,这么多年了……娘亲绝不会到现在才功亏一篑。南宫墨……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

南宫姝掩唇一笑,“娘亲明白了就好。娘亲,我……真的不能去看看皇长孙么?”

“这……”郑氏有些为难,“你们现在到底……”无名无份的,若是让人发现了对姝儿的名声可不好。南宫姝有些忧伤地道:“可是,我担心皇长孙啊。何况,见了皇长孙,我也好将我和他的事情说清楚一些。不然……”

郑氏思索了片刻,想起燕王对南宫墨的看重,心中更是憋着一口气。就算得了燕王看重又如何?嫁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郡王世子能有什么出息?等姝儿做了越郡王妃,皇子妃,甚至是……到时候一定要那个丫头好看!

“娘知道了,娘帮你就是了。”郑氏道,“这事千万不能让你父亲知道,明白么?”

南宫姝乖巧地点了点头,娇美的容颜上笑容更加美丽。

书房里,南宫怀坐在书案后面写字。南宫绪沉默地站在跟前,好一会儿南宫怀才抬起头来道:“你有什么话要说的。”

南宫绪沉声道:“墨儿这些年独自一人生活,受了不少苦,也没有人教导她规矩礼仪,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求父亲原谅。”南宫怀轻哼一声道:“你倒是疼她,她是我的女儿,虎毒还不食子,你以为我会对她怎么样?”

“孩儿不敢。”南宫绪低头道。

南宫怀挥挥手道:“我知道她心里有不满,这次的事情我便不计较了。你去告诉她,以后收敛一些,一个女孩子家,那些污言秽语挂在嘴边成什么样子?”

南宫绪点点头,道:“孩子知道了。”

南宫怀叹了口气,道:“这次让她代嫁也是无可奈何,姝儿和皇长孙已然定了情,虽然不合规矩,但是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若是强要她出嫁,只怕到时候闹起来大家都不好看,更是让南宫家得罪了太子和皇长孙。”

凤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