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面

第7章 特别的关心

第七回特别的关心

回到家,我望着空空的屋子,这里没有人欣赏我做的任何事,只有吴妈最会逗我玩,我拿出了那包吴妈媳妇的旧衣服,找了一件带着斑点狗形象的卡通运动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洗掉了自己的一脸铅华,把头发梳了梳,吴妈过来帮我扎了个小辫子,好幼啊,我把那只KT猫夹在了辫子上,吴妈笑了。我也笑了。

“像极了中学生!”吴妈说。

其实不如说像个没长大的宝宝,可宝宝有那么老吗?其实人不会大,那么就没这么多事了。我在床上翻了几个跟头,突然想起了件事,拍了几张萌照。可是就看了十几分钟就删了,这也太不像话了,给人看见还了得?

“出来玩行吗?我想见见你什么样。”网上那家伙又开始叫了。

说起网络,我的业余生活就泡在那上面了,那上面好啊,没人知道你是谁,网友网友,可以用不见面,胡说八道没人计较。

“老婆,我们都三年了,你说你连相片都没一张,你忍心吗?”网上老公又在叫我。

说起我网上老公,就是花心萝卜,你别以为他就叫我一人老婆,其实他至少有三个老婆。

游戏世界里的帮主夫人,他的正式大老婆,还说是他现实中的同事,反正天天和他粘在一起的,她也是我的网上闺密,我叫她草姐姐,他呢,是大帮主,我们帮里所有女号的偶像,我呢算是他二老婆,因为我管仓库,他们管我叫管家婆,帮主见到谁都是叫得那样亲密。

“见不见都一样,反正每天都会见到你。”我回道。

“我想我们有可能也是同事。”他说道,“只是你在总公司工作。”

“你见过我啦?”我故意问道,无聊的他尽套我的话。

我的电话响了,这个电话是白天我打过的,那个冒失鬼的电话。

“我从我大老婆那边知道这就是你的电话。”他大声说道,可恶的草姐姐怎么会把这个号码告诉他,草姐姐自己却没有给我来过电话,因为孤独的我一直想约她出来,至少网友不会有太多的奢求。草姐姐也是个谨慎的人,她答应过我不会把我的电话告诉第二个人的。

“我想我们一定见过面,只是我们都不知道。”他说。

“见过又怎么样,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说道。

“出来,让我看看你是谁。”他说道。

“我是谁,关你什么事,一码是一码,在游戏里,你可以做花心萝卜,现实世界里没有人会那么随便。”

“我大小老婆都见过了,就是你这个老二没见过,就算解决一点我的好奇心。”

我知道他见小老婆可可的事,草姐姐也说起过这件事,可可的事让他备受打击,因为可可不是女孩,枉他和可可网恋了三年,他曾为可可每月付电话费,他为可可每年生日快递礼物,他和可可整天亲亲我我,据说可可告诉他,她是一名幼儿园教师。

我说道:“难道你这么想见我吗,你不怕我结婚了吗?”

“至少,听声音,你应该是女的。我又没打算在网上找女朋友,只是普通朋友,你怕什么?”

我知道他现在在游戏中更加是游戏人生,随便搭讪,问题我也没有想过和他见面,不过那个冒失鬼应该挺好玩的,他是谁?我心里突然也有了好奇心,大不了约他出来,却不去见面。我忍不住想看一下了,于是说道:“那么你在城西公园边上的那家肯德基等,记得带上一本最新的漫画世界。”

“我怎么认你?”他说道。

“有你这么心急的吗?想见就见啊,我还要看看你值不值得见。”我说道。

见网友,这不是我日程上安排的,那是无聊,八点钟的城市已经灯火阑珊了,我独自一人乘着公交前往目的地,解决自己的好奇之心,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这个城市有那么多人,谁会关注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呢。

“你给我让个座。”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说道。

我说:“我为什么要让你?”是啊,我为什么要让,老弱病残,她不是很老吧。

“我累啊,我干了一天活,累得站不了了。”她说道。

我看了看她,她也看了看我,我决定还是让了这个座算了。我正要站起来,一个人却抢在了我前面:“这位阿姨,到我这边来坐。”我回过头,看见了他,拉屎王,他也看见了我,他挤到了我的身边,笑着说:“真巧啊!”

我挤出笑容说道:“是啊。”就不想理他。他好像无所事事,就要往我身边凑。

“我们不熟吧!”我说道,那意思就是离我远点。

“我没那个意思,我和云少爷一起去见朋友,正好乘了这辆公车。要不我挤到门口站?”他说,他越解释,我越不是味,我就算是和他不熟,也不用这么不给面子吧。门口下车人多,那边站不舒服,我于是说:“不用了。”他手里拿着一本最近的漫画世界,我想不会是他吧,不可能,我们帮主很帅的,见过他的人都那么说,他应该还够不到这个标准吧。但是我还是忍不住问他:“你爱看漫画世界?”

“期期都买,我存了十年了。”陆羽说道。

十年前,第一期出来的时候他就买了吗?还期期不漏,晕啊。我突然生了邪念。我一把抢过他的书,把它撕成了两半,一股爽的感觉升了起来,我想看见他哭,但是他没有哭,其实他是一个大男人又不是十几岁的小男孩,一本杂志破了,不可能会哭,不过表情上不自然了,但是嘴巴还是很硬:“你撕了,我大不了在去买本,你们女人的脾气怎么会是这样的?”

我也许真的心理有问题,我曾经怀疑过很多次,我在做什么啊!都说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我掩住了自己的脸,稳住自己的情绪,挤出几个字:“谁要你早上在我面碗里放那么多香菜。”我自己都知道这根本就是借口。

随风飘零一

作家的话
此段不计入字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