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妃哑妻:邪王情深

第39章 雪骊宫与寒冰洞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户射进寝宫,驱除了满室的清凉,宫女优伶进来直接走到床边撩起鲛绡宝罗帐,见诗如画怔怔坐在床上,手指抚着嘴唇沉思。

“姑娘,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疑惑的目光落在优伶身上,心中有些疑惑,早晨醒来的刹那,她感觉到嘴唇被人亲了一下,虽凉却有温度,可是,睁开眼睛却空无一人,罗帐依然挡住外面的一切。

“姑娘,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优良焦急,怕她昨晚在外面呆的时间过长着了凉。

收回神,诗如画摇摇头,轻轻一笑,示意优伶不必在意,下床穿好衣衫,宫女巧鹊进来恭声道:

“姑娘,竡谒和潶飺大人守候在外面。”

诗如画挑眉,不解这二人是谁,目光扫向优伶,带着询问。

优伶一边摆放早膳一边悄声解释:

“姑娘,竡谒大人和潶飺大人是殿下身边的护卫,终年不离殿下左右,是殿下的心腹。”

诗如画了然点头,昨晚蒆慯菫曾说过会派人过来保护她,没想到竟然把贴身护卫派来,想到这里,她微微皱眉,既然是贴身护卫法力肯定极高,那么,也就增加了逃跑的困难。

“姑娘,趁热用些早膳吧,凉了就不好吃了。”诗如画瞥了几眼早膳,既然蒆慯菫不在她也就没必要强迫自己吃这些东西,饿了的时候再说吧,摆摆手,举步就要向外走去,

宫女巧鹊急忙上前躬身,颤着声音开口:

“姑娘,殿下闭关之时曾交代,奴婢二人务必让姑娘吃东西,如姑娘不进饮食,殿下出关必定会重重责罚奴婢二人,请姑娘可怜可怜奴婢二人。”

诗如画皱眉,眉头皱的很深,面无表情的盯着巧鹊和优伶,二人被诗如画凌厉的眼神惊吓,急忙跪倒在地,头垂的很低。

无奈,叹口气,诗如画转身坐下,优伶和巧鹊大喜,急忙起身走到桌边伺候。

诗如画也真的是不饿,简单喝了几口粥,便放下小勺,喝口温水,起身向宫外走去,她要渐渐那两个护卫,看看有没有机会劝退他们。

来到外面,一片银装素裹,绵绵白雪装束着漫山遍野的银色,琼枝玉叶,粉妆玉砌,浩然一色。

耸入高空的冰雕挂满白雪,风雪覆盖,一夜忽来,飘然飞洒。

漫天白雪飘扬,像美丽玉色的蝴蝶,似雾似醉!像吹落的蒲公英,似飘如飞。

鹅毛般的大雪,依旧在下!!

宫女优伶急忙拎一件厚重的黄色披风出来为她披上,望着满天飞雪,呼了一口热气。

“姑娘,今儿个想去哪里?”

诗如画眸光落在出现在宫门的两抹身影上,满头的白发与风雪交缠在一切,融为一体,紫色的眸光看见诗如画的瞬间,光芒闪烁。

诗如画眉宇微微一动,举步向对方走去。

“姑娘,竡谒和潶飺大人过来了。”优伶急忙跟上。

一眨眼,二人也来到诗如画面前,一黑一白在天地间形成极致的鲜明对比,尤其是那双泛着紫光的眼睛,深邃而富有魅力,黑色的瞳孔给人很强的压迫感。

“竡谒、潶飺见过如画姑娘。”竡谒和潶飺一起拱手示意,诗如画挑眉,微微点头,嘴角勉强扯出一抹淡笑,眸光却淡漠的似冰。

竡谒撩了一眼跟在身后的优伶,摆摆手示意她退下,优伶惶恐急忙躬身离开‘如画宫’。

诗如画心中一动,不解的看着竡谒,唇角的笑不变。

“如画姑娘,没想到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潶飺向前一步,紫色眸光灼灼闪动,神色略微激动。

诗如画讶异,后退一步,远离他的气息包围圈,看着他闪动如星辰的紫色眸光,犹豫许久才用意识传音:

“你们,认识我!”

竡谒和潶飺相视一眼,苦笑,,看来殿下说的没错,她已经忘记千年前的所有事情,更不可能记得他们二人。

“算是吧,我们兄弟二人曾暗中跟随殿下,所以见过如画姑娘。”竡谒不知道再说什么,紫色的眸光浮动着深深的失落,虽然心中早已知道她忘记了所有,但真正面对时心里上还是难以接受。

“如画姑娘,在这里还习惯吗?”潶飺低头拂去落在黑袍上的白雪,借以掩饰紫色眸光中难以掩盖的深深难过,失去记忆,变成哑巴,这些就是当年那个人对她的惩罚吗?这未免有些重了。

诗如画点头,伸出纤细冰凉的手指慢慢移向竡谒的眉间,指尖轻轻划过竡谒浓厚粗犷的双眉,在他眉心点了一下,带笑的意识在竡谒和潶飺脑海中回荡:

“你的眉毛和你的长相太不搭配,细眉会更适合你的紫色眼睛。”

竡谒和潶飺震惊,裹在披风内的身躯突然颤抖了几下,多么熟悉的一句话,千年前,他们兄弟二人第一次见到她时,她也是做了同样的动作,说了同样的话,那时候,他们与殿下和她徜徉在一片碧绿如仙境的生活之中,是那么的安逸,惬意,潇洒。

诗如画也是一僵,急忙收回手指,微微皱眉,尴尬的朝他们二人笑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刚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不受控制的....。不好意思。”传递的意识尴尬不已,自己刚才好像真的着了魔似的,手随心动不受控制的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动作,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不,如画姑娘,不必道歉。”潶飺神色有些激动,眸光中的紫色变得光华流转,黑色的瞳孔像是回忆着烟云般流逝的往事,神秘,迷人。

竡谒极力稳住激动的心神,冰冷的脸像阳光一般绽放笑容,轻声道:

“如画姑娘,我们兄弟二人陪你畅游都广之野,可好?”

诗如画心中大喜,脸色不变,露出犹豫的表情,心中已决定正好借机可以熟悉都广之野,找到逃离的出口。

“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意识怯怯的,明亮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像映着明媚阳光的两池春水。

“不会,我们兄弟二人愿意效劳。”竡谒笑着,侧身,抬手,示意诗如画现在就可以走了。

诗如画扬唇,眸光明亮,像两股泉水,清澈见底,一袭黄色披风迎风而展,里面冰蚕雪丝红袍在漫天飞舞的白雪中展现耀眼的风华。

脚下踏着白雪,发出嘎吱嘎吱声响,在空旷寂静的山谷中回荡,一片碧绿依然在寒风中卓卓生长,不畏严寒,不畏狂风,就那么独立世间,任世人瞻仰。

站在山崖边,寒风吹的更加凛冽,发丝舞的更加疯狂,飘扬在风中,雪中。

远远望去,一片宫殿楼阁,晶莹剔透,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迷人的蓝光。

天,很高,蓝天白云却又好似低到与边际连成一线,蔓延下去,成了模糊的一点。

唯有那‘如画宫’的冰雕耸入天际,尤其是冰雕顶端旋转不停的夜明珠,发出一层层光晕,就像一盏指路明灯,照耀着都广之野。

眸光再一转,都广之野的东南角有一处宫殿,不高,却被一层淡淡蓝色光芒笼罩,风雪丝毫不入。

远远望去,那座宫殿就像镶嵌在雪地上一样,云白光洁的宫殿倒映着泪水般清澈的水晶珠光,空灵虚幻,美景如花隔云端,让人分不清何处是实景何处为倒影。

“那座宫殿很漂亮。”意识轻轻的呢喃,诗如画确实被那座宫殿吸引,心不由分说的躁动着,想要去看看。

竡谒和潶飺看了一眼那里,相互凝视片刻,竡谒才笑道:

“如画姑娘,那里是殿下闭关修炼之地‘雪骊宫’。”

“啊,是他修炼的地方,本来我还想参观一下呢,既然是他修炼之所,我还是不去了。”

诗如画急忙收回兴趣很浓的目光,飞身掠起,飘向另一片有着奇怪钟乳石和冰石的山洞,竡谒和潶飺急忙跟随,紫色的双眼闪过一抹笑意。

飞身落在洞口,诗如画被里面光怪陆离的钟乳石吸引,举步踏入,整个人顿时陷入一片蓝色紫色的霞光中。

洞内很深,一直蔓延到深处看不到边际,洞内到处都是钟乳石,湿润清新,有的像玉柱从顶垂直到地,有的像雨云倒悬空中,有的像白浪滔滔,波涌连天,真是气象万千,蔚为奇观,好像置身另一个世界,到处是光泽剔透,形状奇特的幻景。

紫色的玉锥倒挂而泄,散发着迷人的紫色光晕,由深入浅,一层层一波波散开,霎时,光彩夺目,掀起阵阵旖迤,迷花了眼。

步入蓝色的空幻之地,蓝色的钟乳石壁起伏延绵,忽高忽低,像一片流动起伏不定的沙漠,粗犷原野,倒挂的蓝色玉锥尖端闪耀着蓝色星光,就像漫天的星光,又像波光粼粼的湖面,令人呼吸凝结,乱了心房。

“哇,这里好漂亮。”意识惊呼,诗如画举步还想再里面走,被潶飺抓住手腕。

“如画姑娘,别再往里面走了,寒冰洞里面很深,乳石层很低,越往离去压的越低,不好进去,也有危险。”潶飺望了眼深处,虽有霞光闪耀,但那里是禁地,不可擅自闯入。

诗如画也看了眼深处,确如潶飺所说,越往里走洞顶越低,要想进入那里可能要猫腰才能进去,她今天出来只是看看环境并不想引起任何人怀疑,想到这里便点点头,转身退离山洞。飞身落在山洞上面,竡谒和潶飺落在她身边,瞧着她满脸的好奇,心中不免荡漾着一缕喜悦,她真的和千年前不一样,千年前她如谛仙,纤尘不染,高雅脱俗,一举一动之间仙气弥漫,风姿卓越,倾国倾城,人虽在眼前,像隔着一层纱,可看不可触摸,也只有那个人才能穿透一层纱,真正走进她心里。

而现在的她,却像真实的人,就在眼前,可以触摸,可以仔细端详,水汪汪大眼睛里盛满好奇,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可爱调皮,又刁钻古怪,丝毫没有亵渎仙女的感觉。

“这个山洞很长啊,你们看,凸出的拱形就是洞顶,延长到那么远。”诗如画抬手指向拱形隐没的边际。

“这是当年雪族老祖宗开凿出来的,也是都广之野一大奇景。”竡谒望着边际,叹息。

千年已过,物是人非,千年之前,这里也是她最喜欢流连忘返的地方。

诗如画笑笑,飞身落地,漫天飘落的大雪随身形而动,飘舞。

拢拢披风,诗如画吸吸鼻子,吸入一股寒气,鼻腔里一阵酸痛,大眼浮现一层淡淡水雾。

“怎么了?”落在她身边的潶飺低头瞅她,她太小了,瘦瘦的就像未长大的孩子,一切玲珑曲线都掩藏在红袍之下。

“就是有些想念外面的世界,这里虽好,可每天都是冷冰冰,晶莹剔透,冰的世界,少了人气。”叹息的意识在二人脑海中回荡。

竡谒瞅她一眼,紫色眸光闪烁几下,笑道:

“如画姑娘如果太寂寞,我们兄弟可以带你去都广之野城内逛逛,那里人气多,热闹。”

“那里啊,还不都是雪人幻化的,又不是真的人,况且,满城的楼阁跟这里还不是一样,冷冰冰,少了一些尘世气息。”意识全无兴趣,诗如画举步往回走。

竡谒和潶飺对视一眼都明白诗如画话中之意,潶飺沉思良久才道:

“如画姑娘,想要出都广之野还得有殿下的手谕才行,况且,殿下是不可能放你出去的。”一句话堵死了诗如画心中所有的谋算,脚下的步伐重了几下,踩出深深的脚印,向前走的身形越发快了,令竡谒和潶飺苦笑。

回到‘如画宫’诗如画坐在床边,凝眸沉思,逛了一天竟然找不到任何借口打探出口的位置,只不过知道了蒆慯菫修炼之所‘雪骊宫’,可这又有什么用。

叹息,起身,走到窗前,静静凝望窗外漫天飞舞的大雪,一抹身影出现在视线内,诗如画凝眸,居然是简梦蝶,只见她袅袅移步,向这边走来,宫女优伶和巧鹊急忙应向,躬身。

门外,简梦蝶挥手斥退优伶和巧鹊,举步踏入殿内。

诗如画依然望着窗外没有动身,一股清凉的气息卷了过来,简梦蝶站在她身侧,笑道:

“你今天倒是很高的雅兴。”

冷冷扫她几眼,诗如画掀唇无声冷笑,眸光淡漠,不言语。

“你又何必对我这么大的气,好在我们也是相识的,就算成不了朋友怎么也能成为说说话解解闷的人。”简梦蝶娇笑,双眸里闪烁着戏谑。

转身面对她,诗如画淡漠的动了动嘴角,无波无澜的意识在简梦蝶脑海中响起:

“当你背离赫离蕘的那一刻起,你我就不再相识,简梦蝶,我说过,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保不定我会动手杀了你。”

简梦蝶一扭腰身,手指缠绕着落在肩上的发丝,一声娇笑,酥媚入骨:

“如画妹妹,好歹我们也有过共同的男人,你怎能如此狠心对我,呵呵呵.。。”

“你真是无耻至极!”意识冷斥,脸色冷如冰,手指一动,一股强劲的光芒闪现,隔开简梦蝶,弹的她连连后退几步才稳住步伐。

简梦蝶变色,勉强扯着嘴角笑道:

“如画妹妹,今儿个听说你在竡谒和潶飺大人陪伴下逛了‘寒冰洞’。”

“哼,你消息倒是挺灵通。”意识充满嘲讽,无视她转身坐在桌旁,端起温水喝了几口。

“真没想到平时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得‘寒冰洞’,你竟然毫无阻碍的进去,竡谒和潶飺大人对你倒是宽容的很。”

“你什么意思?”诗如画也是一怔,她并不知道寒冰洞不允许人随意进出,竡谒和潶飺也没告诉她但也没阻拦。

“如画妹妹,寒冰洞可是都广之野的禁地,只有殿下才可以随意进出,据说那里面藏有一种东西,不过,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人见过,传言不知是真是假。”简梦蝶惋惜的叹口气,掩藏在修长睫毛下的双眸闪过一抹厉光。

“有无东西对我好像都没有多大吸引力,简梦蝶,你想要就明说,何必拐弯抹角,徒惹人笑话。”意识冷斥,诗如画嘲弄的瞥她一眼。

“如画妹妹,这话可不能胡说,传到殿下耳里可是要人命的。”简梦蝶神色变了几变,松开卷着发丝的手指,十指交握在一起。

秀屿熙

作家的话
此段不计入字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