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俏邪妃

盛世俏邪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7章 决斗

黑衣中年男人突然带着诱惑的说道,那声音不由得让方疚疚一阵恶寒,望着男人脸上也渐渐的满是厌恶。

“你听不懂话嘛!你是杀不了濮阳冥寒的。”

很简单的话,但却让众黑衣人的手紧紧握了握,望着方疚疚眼神满是狠意,“丫头,你不要不知好歹,你知道主子看上你,是你的幸运嘛!”

突然站在黑衣中年人身旁的男人有些忍不住的站了出来,望着方疚疚狠狠的说道,带头的黑衣中年男人立马皱起了眉头,跟着男人对视,让男人身体一寒,不由退了下去。

“丫头,现在由你来说话,所以你对濮阳冥寒来说挺重要的把!要是我用你来要挟啦!”

拿出腰间的剑,黑衣中年男人开始不断用手抚摸着,脸上的表情太过暗沉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倒是凌羽和溪风立马警惕起来,挡在了方疚疚的前面。

“呵,不要太激动,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注意凌羽和溪风的动作,黑衣中年男人轻笑起来,方疚疚跟着凌羽和溪风对视,让他们不要太紧张。

稍稍的向前迈了一步,随意的坐在了马车上,望着眼前的一切,眼神非常的平静。

“我不会让你用我对他要挟,我不会成为他的负担,宁愿让你杀了我,我会先杀了我自己。”

方疚疚的话太过平静,平静到,仿佛已经看破了生死,倒是让众人十分诧异,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不该是这样的,可是方疚疚那股沧桑感,是透露着骨子里散发出的。

黑衣中年男人抚摸着剑的手一顿,抬起头望着方疚疚,抿了抿唇,“我不该承认你聪明的,你简直就是傻,为了一个男人值得嘛!”

“值得,怎么不值得,人一生能有几次真爱,我遇到他,就是今生最大的幸福,我很幸运在我年轻的时候,遇见他,哪怕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接受我,我可以努力,为他牺牲,不!不算为他牺牲,这是我爱上他,他该得的。”

方疚疚的话让众人一愣,是的,方疚疚她说的话没错,人一生能拥有几次真爱,而太多人因为太过在意别的东西,而忽略了她,等到回过神来,它已经不见了,她能现在就遇到,并且追逐着,这是幸福的。

“那你这是看破生死了吗?”

此时的方疚疚和黑衣中年男人平静的诉说,就像此时的他们不是敌人,只是在彼此诉说的知己一般。

他不得不承认方疚疚的话牵动了他的内心,让他不由想起了印象那个温和的女人,因为他,最后。最后消失在他的眼前,他想要抓住她,可是等回过神来,她已经消失不见了。

而他这次就是,为了寻找那个女人。

“看破?不,不是看破,其实我还希望我能陪他一辈子,只是人要学会满足,满足眼前的这一切,这样自己才会开心。”

满足于眼前的一切,这话让黑衣中年男人一愣,是嘛!学会满足,这个女孩不是笨,也不是傻,她只是将自己所有的心都投入在自己所爱的人身上了。

想着濮阳冥寒,嫉妒吗?不!不嫉妒,因为曾经有个女人也是这样爱他,只是他,太过混蛋,让她走了,所以他才要追回她。

“濮阳冥寒,这个女孩很爱你啊!你很幸运,不过让一个女人来面对我,这,不是你的作风把!”

突然威严一声,让人感觉整个林子都在颤动,林子里的鸟儿飞起,翱翔在天际,而林子里却是一片静寂,一瞬间静的有些可怕。

突然只见一阵劲风划破虚空朝着黑衣中年男人袭去,只见黑衣中年男人脸色平静,那在手上的剑挡在自己的面前,“啪!”顿时剑碎成了两断,而黑衣中年男人顿时就飞了出去。

而濮阳冥寒那一尘不染的白色身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因为内力相撞的冲力,也数退多步。

黑衣中年人男人单脚跪在地上,一只手抚在胸前,一只手撑在地上,望着濮阳冥寒的眼神不明,倒是那些黑衣刺客突然大动起来,一个个开始靠近濮阳冥寒,将濮阳冥寒团团围住。

方疚疚的脸色一下就急了起来,一个她不担心濮阳冥寒,就怕那些人围攻濮阳冥寒,就算他再厉害也不没有那么多的双手啊!

所以激动之下就要跳下马车,可是,“住手,这是我跟他的战斗。”

黑衣中年男人突然出手,众黑衣人的手慢慢的停下开始退后,黑衣中年男人慢慢的站起身,“九王爷,果然不简单啊!”

听着黑衣中年男人的称赞,濮阳冥寒并没有开口,只是眼睛紧紧盯着黑衣中年男人,带着深寒的气息,仿佛来如地狱的修罗。

如果说中年男人是如同神邸一般的男人,那么濮阳冥寒的身上气势更甚,仿佛已经超越了神。

手慢慢的背到了身后,然后再一次伸出,手上面已经再一次多了一把剑,剑柄华丽,剑背散发着森森的冷光,透露着点点死亡的气息,让众人明白这把剑一定沾过很多的鲜血,更明白这把剑的不简单。

“九王爷不拿出武器。”

黑衣中年男人看着濮阳冥寒空空如也双手,皱了皱眉头,淡淡道。

倒是濮阳冥寒的脸色从未改变,一如既往的清冷淡然,但是眉间却是满是傲然,似不屑,但又不似这么一回事。

“不需要武器。”

薄唇微启,平淡的吐出这句话,但却让黑衣中年男人愤怒起来,在他看来就是濮阳冥寒看不起他,倒是安海露出讽刺的一声,望着濮阳冥寒眼神满是不屑。

濮阳冥寒也太高傲了些,不需要武器,待会要是被打哭那就搞笑了。

突然做出兰花指,对着剑身轻轻一弹,只听一阵悦耳的声音响起,黑衣中年男人望着濮阳冥寒的眼神凌厉,沉默半响后开口,“真的不需要武器。”

“不需要!”

简单的开口,声音依旧淡然,没有不耐烦,却让你黑衣中年男人的怒火更甚,嘴角微微勾起不爽的弧度,“狂妄的小子,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

邪king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