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俏邪妃

第49章 闫玺闫雾?

所以濮阳冥寒才刚回到行云府就被方疚疚给拖了出来,凌羽和溪风两个人也只能无奈的跟上了,至于郭一,一到海沧就没影了,所以也没办法。

说来也奇怪,本来朴素的大街居然挂起了红彤彤的灯笼,还多了平时看不到的面具,“大妈,今天要干嘛啊!”

方疚疚拦着一个卖菜的大妈问道,只见那大妈看着方疚疚友善的一笑,“姑娘外来的吧!今天是以前我国成立的日子,所以举国欢庆。”

方疚疚对着大妈点了点头,以前海沧国成立的日子,海沧皇也才刚刚登基,还真是,日子都选到一块去了。

街上的人慢慢变多,方疚疚跑到濮阳冥寒的面前,握紧了濮阳冥寒的手,这么热闹,待会要是走散了怎么行。

而濮阳冥寒因为方疚疚的动作身体僵硬,但是抿了抿唇没有说什么。

拿着一张银白色的面具在濮阳冥寒的脸上比了比,方疚疚的嘴角扬着灿烂的笑,对!美人王爷就该遮一遮这一张妖孽的脸,免得老招花。

想着方疚疚就点起了脚尖为濮阳冥寒把面具戴上,方疚疚面前,濮阳冥寒穿着白衣的身姿高大挺拔,银白色的面具从鼻梁上方将整个半张脸齐额遮住,面具下的凉薄的唇轻抿,下颚弧线美好。

有片刻的静寂,方疚疚瞧着濮阳冥寒整个人都看呆了,果然那句话是对的,只要人长得帅,再难看的衣服穿在人家的身上,也能穿成名牌。

“好了,我们走吧!”

濮阳冥寒说着就要拿面具下来,方疚疚看见濮阳冥寒那个动作急忙伸出手拦住了濮阳冥寒,虽然说,濮阳冥寒戴着这张面具依旧好看,但是如果要她看着濮阳冥寒那张没有戴面具的脸去招花,还是戴着面具吧!

飞快的盯了凌羽一眼,凌羽摇了摇头,任命的给钱,卖面具的小贩接了银子,欢快的把面具给了濮阳冥寒,方疚疚这才满意拉着濮阳冥寒开始到处一蹦一跳的。

而濮阳冥寒望着方疚疚那活跃的背影摇了摇头,还真是……

“滚,我们戏团不在欢迎你了,一个男子弄得男不男女不女的,还不快滚。”

一家客栈,一名找的非常凶悍的男子将一名化着十分妖艳的妆的女子推到在地,脸上的表情满是厌恶,“真不明白团长怎么会要你,都说了你是个霉星还不信,就是你克死他的,快滚,快滚!”

说着,凶悍的男子就直接上前对着女子拳打脚踢,让围观的群众不由得摇头开始数落凶悍的男子,怎么能这样对一个女子。

凶悍的男子看了一眼众人,“大家不要被这个人给骗了,他才不是女子了,他是个男人,男人!哼!却偏偏装成女人,你们说他这是不是有病啊!”

凶悍男子的话引起众人一阵喧哗,看着地上狼狈坐着的人,这,明明就是女子嘛!怎么可能是男子?

男子会有如此的风华绝代?一瞬间人群中满是不解。

倒是地上坐的人儿脸色平静,似乎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情一样。

眼睛冰冷的看着周围的一切,闫玺嘴角微勾嘲讽的笑容,却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反正已经习惯了不是嘛!

“你说你是不是变态,明明就是一个个好好的男子,却喜欢穿女人的衣服,说来,你穿着女人的衣服还真是妖娆,难道你喜欢男人,哈哈!被我说中了吧!大家快看,这就是个变态。”

凶悍男子说着更加的大笑起来,而围观的人群听着男子的话更加议论纷纷,而闫玺的脸色终于有些变了,紧抿着双唇,手紧紧握住,但是却没有发出一声反驳。

受着男子的拳打脚踢,闫玺却没有发出一声痛呼,反而紧握着双手,脸上满是倔强,眼眸看不出的深邃。

透过吵闹的人群,方疚疚,濮阳冥寒等人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地上的闫玺,濮阳冥寒不认识闫玺,自然脸色平静,倒是方疚疚脸色赫然巨变,怎么说闫玺也救过她一命,而且她总觉得闫玺有种特别的熟悉感。

而看到男子打在闫玺那纤细的身体上时,方疚疚的心居然不明的有些疼痛。

“住手!”

刚想要喊出口,可是溪风却比她先出口,只见百年难得一见的面瘫脸竟然黑了下来,望着那凶悍的男子脸上满是寒气,仿佛要把凶悍男子碎尸万段一样。

凶悍男子显然因为溪风突然的凌厉的声音给愣住了,随后见着溪风一步一步从人群中走出来,嘴角不由得挂上了不屑,可是随后溪风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让凶悍男子不由得心一颤,有种危险的感觉,在他的身边围绕。

可是随后凶悍男子开始鄙视自己了,居然会被一个这样的男人吓到,比起常人溪风的身姿的确高大挺拔,但是对上凶悍男子,那就差了很多。

整个比溪风高了一个头,加上那彪悍的肌肉,配合着那张凶恶的脸,的确是够吓人的,但是对方是溪风,溪风脸上的表情没有因为凶悍男子而改变,只是那样看着凶悍男子,那样如狼的眼神,仅仅是看着就害怕的,何况现在他还是被盯着的猎物。

“小子,你还是滚远点,这可不是你该管的事情。”凶悍男子咽了咽口水,可是最后又想到了两人的差别,高傲的仰起头,一副看不起溪风的样子。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挑衅溪风,凶悍男子还狠狠得踢了闫玺一脚,闫玺的身体本来瘦弱的有些像女人,刚才忍了那么多打,现在,显然已经到了极限了。

狼狈的倒在地上,那无力的样子,仿佛再也爬不起来了。

溪风显然被凶悍男子的动作给激怒了,望着凶悍男子浑身充满了杀气,瞬间掐住了凶悍男子的脖子,将凶悍男子慢慢举了起来。

围观的人群不有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溪风明明看起来小男子一圈,可是现在却把男子给举了起来,何止围观人群的不相信,就连凶悍男子本身都不相信,可是脖颈上的疼痛让他不得不相信。

不由得望向溪风的眼神满是恐惧,动着唇,无声的发出求饶的声音,可是此时已经晚了。

邪king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