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血域

第624章 杀个公子先

生死一刻,危机时分,化凡尘那是准备爆发强悍的精神力来个绝地反击,即便暴怒了行迹也在所不惜。

可。

噗嗤。

连窜的闷响,剩下的几个侍卫就那样瘫软在地,化凡尘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

抬头,眼里的精芒消失不见,倒影着的是那个倒酒的木头人。

“你是那个倒酒的木头人。”化凡尘直言不讳,却没有轻易言谢。

对方身份未知,敌我未明。

“木头人?”那人看了一眼化凡尘,一道极为不易觉察的香味飘袭而来,化凡尘的汗毛倒立,却仍然被那香味萦绕,魔气抵挡不了那香味。“这是你给我的名字?”

灵药师?

这幽冥界也有灵药师?

魔气无法奏效,化凡尘也生生压下用灵力的念头,正值疑虑。

“小心点,他是魔药师。”凤眼里充满警惕,确定了化凡尘的猜测。

化凡尘吸入那香气,顿觉那气息是如此熟悉——君不归。

“你也是来取我性命?为了林家?”虽然暂时那木头人并没有异动,但是已经吸入了那异香,化凡尘已经准备来个鱼死网破。

“哦?”那木头人并没有太多的情绪,“真头痛,看来你还是欠下我一壶酒钱。”

化凡尘眼里闪过一丝精光,那木头人消失不见,而化凡尘身上的伤势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只有化凡尘心里清楚,这次愈合之力不是他那圣骨之力,而是那君不归的疗效。

添香阁,化凡尘说等有钱再喝君不归,未曾想,那木头人竟然救下他一命,或者说,那木头人竟然一直跟随在他身后,而化凡尘竟未曾察觉。

“虽然不知道你为何境界不稳,但是我看你不是凡人,在这九河州要想不再惧怕林家,即将举办的九州夺魁会是一条好出路。”

木头人的声音伴随着他的人影一并消失不见。

“敢问尊姓大名?”化凡尘知道这个神秘的倒酒人没有恶意。“区区林家还不足以让我……”

“若是四季坊呢?”木头人开口,告诉化凡尘林家的后台。“你不是已经给了我一个名字么。”

化凡尘满头黑线。

“我将如何找你。”化凡尘又问。

“有缘自会相见。”

“多谢。”化凡尘站起身来,正式道谢,虽然他未必会死,但是木头人也让他少了许多麻烦,更何况林家的侍卫一直在追踪他的踪迹。

可那人早就消失不见。

化凡尘看着已经了无生息的侍卫,选定方向便是消失在这街道的尽头,不一会儿,林家侍卫便是抬回了一个小队的尸体。

林家。

林氏竹勃然大怒。

“人呢?”林氏竹看着地上排列整齐的尸体。

“禀家主,不见了,那人就像消失了一样。”武者小心翼翼的答道,生怕一不小心触怒了正在发怒的猛虎。

此刻,林家二公子,林汉一脸狰狞的坐在大厅内,眼里的愤怒足够将整个九河州焚烧。

灌下大量君不归的林汉,筋脉尽毁,即便林氏竹花了大代价也仅仅留下他的性命。

毕竟林家的魔族血脉也是有限。

在魔族,实力为尊,林汉筋脉尽毁,简直就像被宣判了死路,前程陷入无尽的黑暗。

如今他将所有的愤怒与怨恨都算在了化凡尘头上。

“父亲,你可要为我报仇!”林汉龇牙咧嘴看着林氏竹。

“汉儿放心,为父定为你报仇血恨,区区一个散人敢欺我林家,我定让他悔恨来到这个世界上走了一遭。”林氏竹看着林汉,眼里的杀意暴涨。

“传令,提供那小子行踪者,赏魔晶一万,带回那人的尸体赏五万,活捉赏二十万!”

“是。”武者领命而去。

不过半天,九河州属于林家势力的范围便是贴满了悬赏的告示,一枚枚魔晶当中刻画出了当日化凡尘在添香阁的一切所作所为。

包括容貌,动作以及装束。

化凡尘。

战尊府内天翻地覆,帝龙王说也奇怪在吞噬了拥有类似销魂露的君不归后,前几天那是翻天覆地的在战尊府内闹腾,可是到后面几天,反而整个都沉寂在了那战尊府内。

除了他身上萦绕的魔气之外,倒是并没有给化凡尘造成太大的影响,境界也恢复到了战尊境,只是帝龙王身上的充足的魔气反而让化凡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魔族子民。

魔气纵横。

一出相对于比较偏僻的院落,化凡尘盘膝而坐,这一个院子化凡尘当日狼狈而来,只是看中了院子中一处天然的地洞,如今帝龙王开始稳定。

化凡尘便是从地洞当中转移到了地面。

九转星图全天将整个院子笼罩,不管是天上而是街道,只要林家那标志性的徽章路过都不能逃脱化凡尘的法眼。

不知道帝龙王究竟出了什么状况。

化凡尘在前几天愣是被林家追的如同丧家之犬,当日要不是那添香阁神秘的倒酒木头人,化凡尘可能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如今境界稳定。

化凡尘不会放过林家。

不过化凡尘不傻,这是魔都可不是在青龙海可以肆意妄为,更别说凤凰推测这九河州的守护者极有可能一个圣境的魔阵师,还有可能是太极境的上古魔阵师。

化凡尘心中已经计较,他的吞噬之力可以轻易模仿被他吞噬的敌人,他的归墟可以潜行无双。

要弄林家,并不难。

但是。

咻。

一道魔气轰然而起,化凡尘顿时满头黑线,他听到了林家侍卫靠近的声音与呼喝。

“帝龙王,你这是公报私仇还是咋滴,你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化凡尘无奈,战尊府内原本稳定的帝龙王突然睁开了双眼。

他那巨大的牛角萦绕而出密密麻麻的神秘铭文,然后一道精纯的魔气崛地而起。

化凡尘知道,这个院子不再是完美的藏身之处。

好在境界恢复,化凡尘也不惧怕林家的追杀。

“这笔帐,是时候开始清算了。”化凡尘冷笑,身上魔气一抖,境界便是从战尊境跌落到八品轮回。

既不能引人注目,也不能成为板上鱼肉。

迎着九河州的太阳,化凡尘跨出了院子。

“站住。”化凡尘并没有打算改变容貌,区区林家还不到让他龟缩的程度。

“久等了。”化凡尘看着眼前那佩戴林家徽章的武者。

“区区八品轮回,也敢招惹我林家,若你现在乖乖跟我回去,我可以承诺给你一个全尸。”那武者瞬间看透了化凡尘的修为,觉得这个将林家搅动的武者名不副实。

“若你现在离去,我可以不杀你。”化凡尘谈笑风生。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武者眉头一掀。“那就只好让我亲自抓你回去。”

“就怕你没那个能耐。”化凡尘招手,那人便是踏着化凡尘落下的话音出现在化凡尘身前,一拳轰出。

化凡尘应拳轰然炸开。

“二十万拿不到,五万也可以。”那武者脸上涌出一丝狰狞。

然。

一口黑血喷出,那武者眼里涌出一丝恐惧,然后便是痛楚。

势在必得的一拳,化凡尘应声炸裂,但是那武者顿觉背心一痛,然后便是感觉心脏莫名的一麻。

本该炸开的化凡尘竟然鬼魅般的一指点在他的背心,昙花一现的魔气瞬间刺穿了他的心脏,断绝了他的生机。

“不……不可能……你不是……八品轮回……”那武者还想说的更多,但是肉/体生机已经断绝。

一道黑光闪烁而出,亡命而逃。

“你不是八品轮回,你是九品巅峰!”那武者咆哮的就要逃亡,但是化凡尘屈指一弹,整个院子周围的街道都是瞬间静止。

“尊者!”那武者出乎意料,这一次眼里涌出的是惊骇。“尊者饶命……”

封锁虚空这能力可只有战尊强者才能施展,那武者知道自己招惹了不得了的对手,当下放下了所谓的尊严大声饶命,连带着搜索这一片的林家侍卫眼里都涌出了恐惧。

然。

“你知道的太多了。”虚空中悄然浮现的漩涡将那武者的神魂一口吞下,然后那一个个武者眼里倒影着惊骇被漩涡绞杀。

鲜血满地,林家的武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昙花一现的魔气波动。

“林家,小爷的命才值二十万魔晶,是不是也太便宜了点。”化凡尘眼里魔光一闪,霎那间的神光闪烁,那武者的神魂便是彻底被吞噬而散。

九州夺魁么?

化凡尘抬头看向九河州上空,哪里阳光正耀。

但是吞噬了那武者的神魂之后,化凡尘知道在悬浮的九河州之上还有一尊城上城,那是神秘的城主凌驾在整个九河州之上。

犹若天空之城的九河州如同一个巨大的阵法护佑着那神秘的城主府。

九河州九大势力割据征伐,如今化凡尘就要先从那林家开始动手,然后搅动风云。

“太极境的魔阵师,真想见识一番。”化凡尘叹息,然后消失在原地。

化凡尘消失之后,那血迹斑斑的街道很快被围观的武者指指点点,不一会儿不同的版本便是传遍了林家所属的势力。

毕竟林家好几个武者就那样被一个人秒杀,这等修为很快就会传遍整个九河州。

会是一匹黑马?还是昙花一现的垫脚石?

至少林家这次招惹了一个值得认真的敌人。

九河州的人都这么想。

化凡尘却是直接出现在了通往林府的大街之上。

好死不死,他遇见了林家二公子——林汉。

“你没死!”林公子看着大摇大摆出现在他面前的化凡尘,眼里的怨恨之色已经呼之欲出。

“你都没死,我哪里会死?”化凡尘摊摊手,“再说,你该不会真以为一群废物就能取小爷性命?”

呼啦一下子原本热闹的街道就马上空出了一个偌大的空地,林家武者里三成外三成将化凡尘围了个水泄不通。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林公子看着淡然的化凡尘,恨不得马上将化凡尘千刀万剐。“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那可未必。”化凡尘冷笑,看着同样被林家侍卫众星捧月守护的林汉。“谁生谁死那刻未必,至少我认为是你该死。”

“哼,即便你再强,今日你也难逃一死。”林汉咬紧牙关,“来人,给我活活剁了他!”

林汉咆哮出声,林家武者步步紧逼而上。

“你以为就凭这群废物能护住你?”化凡尘看着紧逼而来的林家武者,身上魔气一抖,八品轮回巅峰的修为便是尽数御动开来。

“区区八品轮回还敢放肆!”林汉看出了化凡尘的修为,内心一定,在他身边可是有好几个九品轮回的强者,这是林氏竹为了他的安全而特地调配的。

“杀你,够矣!”

化凡尘作势拉弓引箭,对着林汉虚空一瞄。

“拜拜。”林汉看着化凡尘的嘴唇一动,却没有感觉到任何魔气的波动。

众人都是不解,以为化凡尘被林家的人吓疯了。

可是……

“休得虚张声势,老子今天……”林汉在众人不可置信的注视下,拼命捶打自己的脑袋,然后一头倒了下去,话都没说完。

这下林家武者立马慌了。

在层层保卫之下,林汉还是着了化凡尘的道!

这可如何是好。

年少以梦为马

作家的话
有一章是一章,八荒群,291150058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