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血域

第538章 罪恶之城之恶

石壁。

农臧海一脸阴沉的看着手上的伤势被包裹而起,那朴素妇人眼里的担忧隐藏的很好,眼见农臧海受伤也没有开口追问的意思。

似乎早就习以为常。

龙雎抱着剑任凭凤凰在他那早就千疮百孔,伤痕密布的手上捣鼓着。

化凡尘看着石壁内默不作声的几人感觉有些头痛,而石壁之外真龙殿的武者已经全部调集过来密切关注着这边的一切。

“今日若没有尘老弟,我这把骨头可就交待在他们手里。”农臧海极为直接。“取酒来。”

当下妇人默默去拿酒。

而化凡尘却是回忆着之前的战斗,将那气息与记忆中的印象开始重叠印证,只是非但没有答案,反而疑问更深了。

巷子里的战斗不可谓不快。

从交战到结束化凡尘都没看清楚那些袭击大伙的人是何种身份。

但是正如农臧海所说,今日若没有化凡尘一开始就发现那血海灵阵的端倪,今日农臧海众人若想脱身可不是留下几条性命带回几条伤疤能够善了。

“若那些人真是人皇手下,可见那人皇也不是什么善茬。”化凡尘说。

“罪恶之城没有什么善茬,就连我也是满手血腥。”农臧海不知道是自嘲还是解释。“而且,今晚的人也未必是人皇的人。”

“此话何解?”化凡尘对罪恶之城一无所知,哪怕已经参与了一场死斗。

“不知道尘老弟有没有听过罪恶之城的三皇五帝。”农臧海咕噜咕噜灌下一大碗酒,酒气喷出来,老远都能闻到。

“略有耳闻。”化凡尘也不托大,作出有些迷茫不解的样子。

“这三皇便是人皇裘千愁,鬼皇诺黄泉,神皇冼鸿,五帝的话就指武帝杨光,刀帝罗阳,丐帝华雄,剑圣潘寒光以及杀不死溥杰。”

“杀不死?”化凡尘还第一次听说三皇五帝的名号。

“是啊,这三皇五帝当中也就这杀不死溥杰最为神秘,也是罪恶之城崛起最久的存在,大概有将近百年了吧,这溥杰的名头仍然响亮。”农臧海又喝下一口烈酒,眼里涌出不知名的神采。

“那农兄是如何得罪人皇裘千愁的?”化凡尘对今晚的战斗比较在意,而且从头至尾龙雎都没有给过他很好的解释,虽然农臧海还没有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

“得罪人皇?”农臧海哈哈一笑,“什么叫得罪人皇,恐怕若是公布真相,罪恶之城都是我的敌人。”

化凡尘不知道如何开口,雷修云也恰好投过来不解的目光。

“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农臧海似乎没有打算对化凡尘隐瞒。

“今晚上的人绝对不是人皇的人。”农臧海眼里涌出寒光。“罪恶之城这些小砸碎,我早就看透了他们的套路,既然敢做有什么不敢当的,打着三皇五帝的称号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农臧海这么一说,化凡尘便是心里明白了,但是仍然不知道农臧海到底掌握了什么秘密,这秘密又是如何让他们成为整个罪恶之城的敌人。

回到半个钟之前。

农臧海手里长枪如电轰击得那血色武者节节后退。

而身后巷子里杀出的武者极为拼命,见人就砍,一副就是血海深仇的样子。伏击的家伙早就算准了农臧海的实力。

八品轮回的农臧海被牵制,龙雎,和尚与凤凰都是有人针对,而且队伍中好几个好手都面临围攻的艰难处境。

人算不如天算。

进攻的武者根本没想到化凡尘与雷修云也队伍中。

所以当攻击雷修云的武者龇牙咧嘴对着雷修云一剑斩出的时候,却不料被雷修云反手一巴掌拍的鲜血狂吐,电的乌几吗黑加外焦里嫩。

攻击蝶梦寒的武者尚未靠近便是诡异的口吐白沫,耳鼻流血倒下缩成一团,而进攻化凡尘的武者还没出手便已经捂着脖子倒下。

这个时候,事情的变化不过一瞬间,整个进攻的节奏都是一愣。

死在雷修云手里的是两品轮回,蝶梦寒手里的四品轮回,而死在化凡尘手里的是六品轮回!

六品轮回,大意之下被化凡尘秒杀!

一、剑、封、喉!

崩盘理所应当。

这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三人这尚没被算计的战力顿时成了扭转战局的关键,所以当化凡尘手持长剑消失在虚空中后。

血腥味便是彻底炸开。

墙壁上的阴影,水沟里的眼睛,街角矗立雕像……

那些自以为隐藏的很好的杀手,一霎那成了待宰的羔羊。

鲜血喷灌。

一剑必杀。

凶神恶煞。

逃无可逃。

血色武者显然没有料到农臧海会有如此强援,所有当化凡尘提着寒光闪闪的长剑逼近后,那血色武者瞬间爆开,然后一道极为狼狈的身影亡命逃亡。

然。

“这么急着走?”化凡尘手里长剑轻扬拦住了对方的退路。

“你又是谁,在罪恶之城得罪人皇就不怕……”武者有些色厉内茬。

“鲜血绽放后变成仇恨就无法再次收回去,你觉得呢?”农臧海拖着长枪缓缓逼近,雷修云与蝶梦寒一脸不怀好意的已经占据了巷子的制高点。

真正的逃无可逃。

“哼。”那武者显然不会跟农臧海硬拼,化凡尘才是他认准的突破口,他只是七品轮回的修为,借助灵阵与秘法能跟农臧海鏖战,但是阵法已破,助攻的武者已经崩盘,他没有理由留下来送死。

他出手极为狠厉,对着化凡尘就是一拳。

血腥味道极为浓郁的一拳,带着崩山裂石的力道,甚至虚空都呼啸作响。

但他认为化凡尘不管是硬抗还是躲避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不过四品轮回。

“别想逃命。”那武者显然对化凡尘站在前面拦住他的去路不屑一顾。

“或许。”化凡尘说。“逃命的是你。”

众人以为化凡尘会出剑,那一剑封喉秒杀六品轮回的一剑,那武者也是做好了抵御的准备。

偏偏太出乎意料了。

化凡尘胆大妄为到举拳相迎,一道极为璀璨的青光裂开。

双拳轰然相撞。

太出乎意料了。

胜负如何?

然后在无数武者惊骇的注视,那血色影子倒退而回,农臧海手起枪落,一枪扎个透心凉。

霎那的寂静,然后是欢呼。

化凡尘仅仅只退了三步。

而也是以这三步之威,在农臧海的队伍里建立起了神秘又恐怖的地位。

龙雎与和尚眼里爆出精光,甚至凤凰那性感的唇角咧出一个性/感的弧度。

一场伏击便是在化凡尘神乎其神的帮助下化险为夷。

“他们既然不是人皇的手下,可是为什么还敢伏击,而且消息又拿捏的那么准?”化凡尘的言外之意农臧海不可能不懂。

但是。

“这些很正常。”农臧海说,似乎并不想多纠结这个问题。

“我们不是想揉就揉的。”农臧海又灌下一大碗酒,好似千杯不醉的海量。

“那农兄是怎么打算?”化凡尘变得饶有兴趣,也不再讨论伏击的是什么人,消息又是如何传递与走漏。

“等着吧,很快就有消息。”农臧海极为自信,果然就不过三巡,天还未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有人进来耳语了几句。

化凡尘极为懂水的告退,顺便带走了龙雎与和尚三人。

“说吧。”化凡尘回到只有龙雎带来的那些真龙殿武者看守的房间。

龙雎与和尚以及凤凰这才撕下伪装的面具,看了看雷修云与蝶梦寒然后这才缓缓提起解释的话题。

“当初我们支援青龙海后,在出海后遇见了一群海盗。”龙雎缓缓道来,还原出一个石破天惊的秘密与话题。

“你是说,幽魂的基地在这罪恶之城?”化凡尘眉毛一跳。

“准确的说,是幽冥界的入口。”龙雎神色阴沉。

“是幽冥一族的幽冥界?”蝶梦寒一愣。

“幽冥一族?”龙雎与和尚不解。

当下化凡尘简单的说了下幽冥一族以及阴阳打开了幽冥之路以及他与魔元子的勾结。

“我并不知道这幽冥界究竟是幽鬼的幽冥界还是幽冥一族的幽冥界。”龙雎直言不讳,但是绝对会跟天南幽鬼逃不掉干系。

“你是从青龙城一路追踪而来?”化凡尘看向龙雎。

“本来我们打算在青龙城等你,但是青龙城一个叫段青灵的女子到处要找你报仇我们行动很难展开,而且她背后有着幽鬼的支持,所以我们损失了一些人手后只能选择撤退。”龙雎将他们的计划说明。

龙雎打算借助农臧海的势力来渗透罪恶之城的实力,然后将幽冥界的具体位置摸清楚。

“这农臧海能抗的过三皇五帝的攻击么?”化凡尘不解,八品修为都不能称王罪恶之城,显然这罪恶之城的水深的要命。

“会有战尊么?”蝶梦寒更为直接,说出去的话更是让龙雎与和尚汗颜。

他们还没见识过战尊之威,所以蝶梦寒说的话对他们极有冲击,毕竟他们总算看出来蝶梦寒不是普通人,将战尊挂在嘴边还跟个没事人一样。

可怕。

“除了杀不死。”龙雎说。“凤凰这几个月收集的情报还得值得参考,除了杀不死溥杰难以猜测,其他的三皇五帝顶多都在九品或者巅峰。”

“我们怀疑溥杰是青龙海那些顶尖势力的人,或者说是青龙海一些不出世家族的人。”和尚说。

“这战妖之地牵扯的东西很大,不仅仅是表面上说的那样。”凤凰说。“据极度有限的消息推测,罪恶之城是有心人直接构建的。”

“什么意思?”雷修云一愣。

“有人直接将一些无恶不赦之徒赶到了战妖之地。”凤凰说。

“果然鱼龙混杂。”这下化凡尘眼里涌出一丝精光。

“这其中牵扯利益太大,之前我们不敢决定,现在你来了就最好。”龙雎突然哈哈一笑,竟然直接将烂摊子甩给了化凡尘。

“你们有找到幽鬼的下落?”化凡尘也不管龙雎的小九九。

“有点眉目,但是不好动手。”显然龙雎三人组,只有凤凰能胜任情/报搜集。

“人皇还是鬼皇。”化凡尘嘴角一抽。

“你怎么知道?”龙雎与和尚一愣。

“猜的。”化凡尘也是滚刀。

“那你就再猜猜是人皇还是鬼皇?”龙雎干脆也直言了当。

“这还用猜。”雷修云撇嘴,“你也不看看名字,明显是鬼皇,幽鬼幽鬼,鬼皇鬼皇,一看就是一丘之貉。”

龙雎与和尚直接无视了雷秀云,眼睛只是看着化凡尘。

沉吟了半响。

化凡尘缓缓吐出了一个人名。

不仅仅是雷修云与蝶梦寒一脸不解,甚至明显也是出乎了龙雎与和尚等人的预料。

年少以梦为马

作家的话
猜下幽鬼正真首领是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