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血域

八荒血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2章 暗流涌动

闪电轰然落下,这诡异的九层妖塔内就是个活生生的世界一样,竟能风云变幻。

不过,也不知道那凶猛无双的狻猊被圣祖那气息吓到了还是咋滴,反正化凡尘抬头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到那遮天蔽日的身躯。

也好。

化凡尘觉得没那么大压力,反正不来也省的去找他它,到时候总是少不了跟那畜/生一战,而以化凡尘的理解,那狻猊是绝世凶兽,而且在这九层妖塔内不仅只有一只。

这很妖孽,反正目前就已经发现两头,鬼才知道这片千年前葬送了青龙圣族的空间,隐藏了多少吃人不吐骨头的绝世存在。

至少凭借当初整个青龙圣族的力量,依附的圣兽与神兽难以估计,更何况青龙圣族本族的一些大能随便来一只破土而出也没人可以轻易相与。

至少目前的他不能,眼下这些人也不行,似有所觉,化凡尘悄然闭眼,精神力便是如同幽魂悄无声息散发而出。

化凡尘摸出一片紫色的方巾缓缓将眼睛遮住,那方巾之上绣着一尊飞扬咆哮的巨龙以及一面看一眼就能感觉到血腥扑面而来的血色冰龙旗。

不怪他,那眼里的六芒星太过逆天,能看到许多寻常之眼不能注视的东西,这也算了,但是那对精神力的消耗太过强大,甚至化凡尘怀疑,若是真正动用那六芒星的力量,消耗的不仅仅是精神力。

会是生命力。

每一次当化凡尘聚精会神想要御动那六芒星的时候化凡尘内心都会传出一抹悸动。

将眼睛挡住却无法挡住化凡尘的视野,也不知是何种手段,或许是因为圣祖又或者是因为太上圣尊,如今的化凡尘闭上眼睛都能将四周明察秋毫。

总之。遮住那六芒星,化凡尘的境界更能收放自如。

雨点噼里啪啦落下,苍穹幽暗,抬头那在雨中绽放金光的大荒镇魔碑犹如一尊绝世珍宝。

化凡尘叹息。

在他前方的整个圣城在接下来的某个点,将再次化为吞噬生命的修罗场,时隔千年?万年?

这沉浸在青龙之禁内的九层妖塔将要掀起漫天腥风血雨。

因为他,因为龙宫,因为云阁,因为妖王岛,因为东海仙山,因为青龙门,因为神秘的面具势力。

大家齐聚一堂,各自以为自己很隐秘,各自以为自己掌握了先机,但是谁也不知道在这圣城最为耀眼的一处,也是最高点,一双眸子无情的注视着他们的一切。

“真的要这样么?”一股白妖月无法理解的精神波动将她跟化凡尘那显眼无比的身躯萦绕。“御动归墟不是更好?”

化凡尘缓缓摇头,虽然归墟可以将所有行迹掩藏,但是却终归会让六感敏锐之辈有所察觉,那轻微的灵力泄露或许就会打破眼前剑拔弩张的局势,甚一个不好会成为众矢之的。

当下九转星图悄然萦绕,配合着精神力双管齐下,这个魔气纵横的地域,反而比归墟更安全,更能快速掌握稍纵即变的局势。

因为。

就在他们脚下一队身着锦衣的武者紧张以待,那为首的武者身上绽放的气息已入轮回,而身后一位老者却是一双眸子精光隐晦待而不发,那身上衣服袖子与领口处都是纹绣着张狂的巨龙腾飞。

龙宫。

雨点啪啦啪啦,在地上溅起涟漪起起落落,似是要将整个城市的罪孽洗刷,龙宫的武者没有发现头上的那双冷漠眸子,他们有着他们的谋划。

而就在龙宫武者的前方不过千丈,同样一位浑身灵力萦绕不休,气息不俗的武者抬头看着苍穹悉数落下的雨点,眼里似有精芒吞噬,身后同样跟随着一脸冷漠的武者。

一张张犹如刀削的面庞偶尔会有血腥味闪过,而周身似乎有着特殊的结界,一道道隐晦的气息波动不休。

妖王岛也来了。

这圣城最南边,人数最少的一班人马,也是唯一一队能察觉到化凡尘的存在,那里的武者浑身笼罩在黑袍里,脸上的面具妖异,诡异,狰狞,和蔼不一,但是那领头的武者却是一直盯着化凡尘所在位置。

已经很久了,化凡尘不在意,他有把握没人能发现,对方顶多只是察觉到异常罢了,这一场战都早晚会打响但是导火索不会是他,而很快那人就会被爆发的变故吸引注意力。

会有人按捺不住的,化凡尘坚信不移。

果然。

簌簌。

簌簌。

白妖月的眸子里泛出一抹不可思议。沿着她的正前方,清道军就像一只过街老鼠,身后跟随着十多个云阁修罗卫,此刻他那小心翼翼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好笑。

不过没人笑,不是没人不笑,而是没人敢笑。

与此同时清道军根本就没发现,在他前方的必经之地,一道隐晦的精神力在隐忍待发。

失去了化凡尘,云阁的队伍在这九层妖塔内将失去了先机,而他们云阁的身份注定会成为一个无法抛弃的针对目标。

“为什么他们都来到这里。”白妖月不解,“要帮清道军么?毕竟你是云阁统领。”

化凡尘没有言语。

龙宫、妖王岛、神秘势力,云阁都出现了,但是青龙门却久久没有现身。

这反常的厉害,化凡尘的眸子紧紧聚成一堆。

“他们一定会来的,或者说他们一直都没离开。”化凡尘冷笑,“罪恶王冠虽然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但是他们定然是有些手段知道这九层妖塔内的情/报,太上圣尊跟圣祖造成的动静不会被他们忽视,所以他们绝对会忍不住的。”

“可是他们不傻,肯定也是知道周围黑暗中隐藏的危机。”白妖月看着清道军即将跨入那一个陷阱。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化凡尘伸出手指开始缓缓在虚空中滑动,“即便他们不知道之前的动静也会来的,因为这里可是隐藏着关于上古神器东皇钟的线索。”

“……”白妖月扫过一个个小心翼翼的武者,“青龙门的人呢?奇怪,怎么没看到,难道他们没有参与。”

“不会的,他们已经来了。”化凡尘突然眼里爆出精芒,手心滑动的速度突然一变。

嗡。

九转星图爆开的速度千息万变,就在清道军即将跨入那灵阵的时候,一道声音悄然在清道军脑袋里响起,

“想死,就再走一步。”声音冷冽,清道军脸色一变,手心瞬间一挥,身后的修罗卫散开,而清道军那抬起一半的脚就那样凝固在空中再没有落下丝毫。

清道军仔细探寻,终于发现了那一道极不可察的精神波动。不过转而清道军却没有继续观察那灵阵,反而眼睛直接看向化凡尘的方向。

“他发现了么?”白妖月一愣,跟清道军同行的时候可没发现云阁武者还有脱凡的灵阵师,或者说她又看走眼了?

“或许吧。”化凡尘脸色也是有些精彩,想来也是看出这个修罗卫大队长不简单。

云阁的武者突然停止了动作,好几个地方都涌动微弱波动,化凡尘看向他身后,脸色一变,却又是自信一笑,带着白妖月几个起落便是跃下那制高点,消失在前方的街道里。

雨点更甚,苍穹更黑了。

“嗯?”龙宫那一位老者突然轻咦。

“怎么了?”那首领看着清道军静止的动作。

“不对!”老者脸突然剧变,“快走!”

轰!

似乎晚了。

翻开的灵力瞬间从那头顶落下,毁灭般的波动裂开对着龙宫武者罩下,夺命而来。

瞬间两位负责外围警戒的龙宫武者眼瞳一缩,两颗头颅飞出,如同暗器射向那老者。

“哼!”老者手段不俗,一巴掌拍出将两个血淋淋的头颅拍成血雾,丝毫不顾及那是同门,不过眼下那些龙宫武者脸色虽然变幻,但是面对攻击也没说什么。

那领头的武者却是脸色一变,一道灵力便是拔地而起轰向那冲击而来的袭击,而剩下的龙宫武者遇惊不乱,对那袭击瞬间应对,同一时间绽放的灵力抵御而上。

“好一个云阁。”那老者似乎气急,“竟然躲过老夫的眼睛!”

“究竟是什么情况!”那龙宫统领如今脸色有些不好看,眼下也不知道是谁偷袭,若不是他布置得当,恐怕今天这一场博弈要吃更大的亏。

可,即便是这样。

接下来只要他们稍微示弱,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刽子手可不会手软,他们的手段可不会有丝毫仁慈。

就在那交战的瞬间,他已经发现了起码三道扫射而来的目光。

“青龙门!”老者脸色阴暗,“青龙门一直在我们身后!”

“什么,是青龙门?云阁呢?”

“好,好,好!”首领突然想到了什么,一剑划出率先突围而出。“先走!”

身后武者瞬间跟上,还好那偷袭的武者也没有打算跟龙宫拼个你死我活,龙宫武者留下两具尸体突围而去。

身后,一袭铠甲的武者看向龙宫武者突围而去,身后一位极为英俊的少年神色狰狞。

“师尊,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大师伯的仇……”

铠甲武者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听得少年的话语并没有什么表情。

“这样就够了,这一次龙宫所图很大,要不是之前在那地穴当中遭受损失,我们未必是人家的对手,现在让他们暴露出去已经很好了,真要拼个你死我活,只会让东海仙山等宵小得逞坐收渔翁。”

“可是……”

“没可是,按原计划进行,这个圣城可不是好地方,吃人头不吐骨头。”铠甲武者隐藏在头盔里的眼里闪过一抹凝重。“接下来若你不听命令我会亲自杀了你,否则必将扰乱计划,成为宗门的罪人。”

铠甲武者隐晦的杀意一闪而逝,少年后退几步,眼里的闪过一抹怨恨,却再不敢多说什么。

“你还小,等你再过几年便是明白。”铠甲武者没有回头,却好似知道少年的心思,悄然叹息。“你大师伯虽然葬身在龙宫之手,但是他却带回了宝贵的东西,至于这个仇为师答应你,到时候自会让你亲自葬送龙宫孽徒狗命。”

“罡儿晓得。”少年看着渐行渐远的龙宫武者,眼里涌出一抹煞气。

虚空一抖,一位不着铠甲的武者回到阵营。

“轮回境不假。”只是一句话,那人便是如同消失了一样。

“走吧。这里可不是我们一家独大的地盘,再待会儿恐怕就要步那龙宫后尘。”铠甲武者脸色一变,就在刚才那感应到一股极度微弱的探查。

当下几个起跃消失在大雨中。

身后一群身着铠甲的武者悄无声息跟上,虽然身披铠甲,可是却毫无波动与声音发出。

而他们的所行的方向正是龙宫武者的方向。

就在青龙门武者消失过后。

一道极度诡异的波动在青龙门埋伏的地方绽放,那虚影竟然由滚滚魔气包裹,看起来无比邪恶与恐怖,那一双猩红的眸子盯着青龙门消失的方向似乎充满了渴望。

也就是与此同时,前方一道惊天的咆哮炸开。

那虚影抬头看了一眼,似乎透过了阻隔看到了那一场鲜血喷洒的盛宴。

年少以梦为马

作家的话
书友安好,破刀想寻求推荐支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