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血域

第365章 啼血鬼崇

那一道惊世而起的煞气,直拔云霄,邪冲霄汉。

“小月,你看那是什么!”荨涵手心紧握苍龙,死死盯着那山谷轰然暴走的死气,本相对平和的死气此刻却是如同翻江倒海。

这方天地突然惊啸而起一道灵魂为之一抽的恐怖波动,那是一种突然被抽空丢失三魂气魄的错觉,这中气息只是昙花一现却是让白妖月的心不安的开始躁动。

“你不要去。”眼看荨涵似乎要杀入那山谷,赶忙阻止,“这山谷内的大邪恶出现了,即便轮回境进去现在也是死路一条。”

“化凡尘在里面,荨涵眼里泛出一抹决绝。”

“他没事!他能捣鼓出这玩意显然一时半会儿生命没问题,但若你贸然闯进去说不的会坏了他的好事,你看!”白妖月狼首猛然啸惊苍穹。

那九天黑压压的云层似乎受到这一声狼啸,突然挤出一道血色残月。

“这?”荨涵不解,似乎不知道白妖月作为。

“这苍穹血月本来只是魔族才会惯用的伎俩,他对魔气的增幅以及怨念的增幅极为厉害,你看那一道气息,如我我没感应出错的话,那应该是绝世凶兽穷奇的气息!”

“这里怎么会有穷奇的气息?”荨涵吓得亡魂皆冒,那穷奇可是跟梼杌,饕餮与混沌号称四大绝世凶兽,“这等凶兽若是面世,那青龙海绝对难逃浩劫。”

“你错了,这穷奇并不是潜伏在这死亡山谷的绝世凶兽,而这漫天死气也不是穷奇造成的。”白妖月看着那九天愈渐明显的虚影,在那虚影的胸膛之处有着一道金光闪烁。

直到这一刻,荨涵才看清楚那一对巨大牛角虚影的怪兽高达万丈从山谷拔地而起,在那胸膛位置闪耀着一团耀眼的金光,隐约有龙吟之音晃荡,而那金光萦绕的盘旋一直将那死气阻挡在外。

而另一边,简直惊天鬼泣,那山谷内同样崛地而起一道更为狂暴的的虚影对着那穷奇撞击而去。

吼!

愤怒,惊惧,暴躁的怒吼传遍整个小岛,而寂静的岛屿突然沸腾了一样,无数夜宿的倦鸟在黑夜中冲天而起消失在天际,宛若世界末日降临。

仔细看来,那死气萦绕的魔兽似乎如同一条巨蛇?

“那是什么鬼!”荨涵不解,但是那一股极致的死亡气息传来,一道道生机被剥夺的强力腐朽气息,那波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那山谷散发而去。

荨涵看着脚下瞬间枯死的树木,眼里泛出一抹惊骇,那一种死气即便已经进阶死玄之境的她也感觉一种生命力被强制剥夺的错觉。

“离远点。”白妖月瞪着一对眸子,突然拉着荨涵便是疯狂后退。

“吼!”

巨吼,海面轰然波动而起一道巨浪放肆的拍打着海岸,而无数生活在海里的妖兽竟然不顾一切的逃离这片区域。

荨涵回头,只见如同斑驳的光影飘散,那大地溃散成灰色的粉尘直接往苍穹蒸发一样,那道道拔地而起的黑色光柱,传出的死亡气息让荨涵抵御不住,唯一能看清楚的便是那无尽死气当中,那一道金光如同狂风暴雨之间的小船,疯狂摇曳,似乎下一秒就会覆灭。

“他会坚持住吗?”荨涵银牙紧咬。

“应该吧。”白妖月看着脚下不断蔓延而开的枯黄,万物被死气剥夺的残酷,似乎整个岛上的生机都在被死气剥夺,他也不确信化凡尘能不能坚持下去,但是对穷奇的凶名她却是有一种期待。

但是,她却不知道,若是真正的穷奇自然不惧这死气,但若是尚未是完全体的穷奇呢?

死亡山谷,那一条从无尽沟壑内弥漫而出的死气瞬间将化凡尘的灵力剥夺,那一种所向披靡的架势,转瞬之间便是将化凡尘的血肉腐蚀。

当那诡异的骨骼展现,那虚空中的虚影便是再也按捺不住。

吼!

无尽死气被那一道狂暴的气息吞噬的瞬间,那虚影也是感觉到一股来自灵魂的威压,只是不知道为何那压迫并不是绝对,当下那虚影御动万千死气直捣黄龙,准备强势抹杀那一尊骨骼的灵智。

会得逞,啊?会得逞?

化凡尘的精神力轰然爆开,九天那一道血月突然落下一道红色光芒,穷奇那一金一灰的眼眸瞬间化为一金一红。

然后九天狂暴而来的怨恨之力瞬间将化凡尘包裹。

灵力的倾泻瞬间停止。

“帝王之怒。”化凡尘冷哼,眼看那虚空中蹦出一道虚影,那明明是蛇身却是长着一个狮子一样的头颅,而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那蛇躯之上竟然有着两个极为明显的肉瘤,似是有什么东西即将破体而出一样。

怎么说,这架势倒是有点像一个即将要长翅膀的蜥蜴,只是无法忽视的是那头颅上长长的崇毛如同头发一样泛着幽光在这夜空极为诡异。

一看就是大凶,不好招惹的大凶,或许它就是白妖月嘴里的大恶。

帝龙王进化而来的穷奇,虽然没有完全掌握穷奇的传承,但是如今那架势却也不是一般玩意能够捻其锋芒。

果然,这一拳轰下,那山峰一样大小的拳头轰然对撞,一道极为明显的怨恨之力泛出涟漪轰然砸在那巨蛇身躯。

轰!

那巨蛇身躯竟然如同虚幻了一丝,将穷奇那力道无穷的一拳避开,而整个山谷的死气萦绕而起,转眼之间竟然化为无数巨蛇对着穷奇扑击而来。

而与此同时一道红光同样被那诡异妖兽从血月吞噬,转眼之间那妖兽竟然身上弥漫而出极为明显的血光,那血光极为明显,看起来极为粘稠,一种难言的恶心感传来。

化凡尘亡魂皆冒。

“帝王拳!”

穷奇有着自己的一丝灵智,眼见那血光弥漫而来,似乎那动作都缓慢了几拍,当下哪里肯作罢,无尽力道轰然炸开,对着那巨兽又是一拳。

只是这一拳似乎是因为那血光的阻碍,仿似落入沼泽的石头,如雷的攻势竟然缓慢了不止几个阶层。

而那妖兽的速度却是已经无法衡量。

只觉大力撞击,化凡尘整个人落入山腹,而那妖兽第二次的撞击已经不知道何时再次袭击而来,那被无尽崇毛包裹的头颅突然张开一道裂缝。

对,就是裂缝。

那宛似在域外虚空所见的空间裂缝一样,只是那血盆大口里面弥漫的不是死气,而是鲜红滚滚的血液一样。

啊呜!

那巨兽也是放肆,竟然一口咬在穷奇虚影之上。

难不成想要跟穷奇比吞噬,化凡尘冷笑,虽然身躯暂时无法动荡,但是穷奇的凶名岂止如此就会败退。

但是,下一刻。

化凡尘眼里涌出一抹迷茫之色,似乎眼前的世界突然有了改变。

而那巨大的穷奇身躯突然爆出一道长吼,那一道痛苦的嘶吼让整个小岛都是爆发出地动山摇的抖动。

“这是!”白妖月听到穷奇那一声惨叫,脸色剧变,“这玩意是跟穷奇不相上下的啼血鬼崇!”

“啼血鬼崇?”荨涵不解,不过不待他追问白妖月已经转身急退,原路而去,“你在这里等着,千万不要靠近,那穷奇血脉不纯,而那啼血鬼崇的修为足以逆天,若你接触那血光转眼之间便会将血肉化为脓水!”

荨涵眼皮子一跳,果然在那山谷周围的山石竟然被腐蚀了一样,渐渐荡漾出一道诡异的波动,山谷周围已经成为方圆千丈的死地,寸草不生,山石腐朽。

而此刻那啼血鬼崇一口咬在那穷奇身上,一道极为明显的血光正从啼血鬼崇的嘴部蔓延而开,而穷奇被那血光覆盖竟然无法动弹。

“吼!”穷奇显然被那啼血鬼崇的狂妄激怒,当下一道极为明显的吞噬之力爆开,那本就饱受摧残的大地竟然活生生下陷了两三寸!

这、简、直、生、猛!

而那穷奇那一对牛角突然爆出一道灰蒙蒙到发白的光芒,牛角横切直接从那啼血鬼崇的身躯划过。

兹拉、

唳!

一道惨鸣,那啼血鬼崇身上涌出一道巨大的创口,只是那创口诡异的没有鲜血流出,但是无尽死气却是如同被划破的气球一样从伤口兹拉喷射而出。

顿时,山谷内的死气如同流动的水波一样对着那创口涌去,可是那创口处发白的光芒似乎能够阻止那死气的修复。

啼血鬼崇暴怒,竟然放开那伤口,一道怒吼,那之前两个肉瘤竟然兹拉一响猛然爆开,一对骨翅转眼之间便是形成。

唳!

小岛的上空就在此刻落下无数死气,整个小岛的生气如同将要灭绝,而荨涵能够感受到他生机在急速流失。

当下竭尽全力去抵挡那死气的侵蚀,只是效果却甚微。

那一飞冲天的啼血鬼崇如同巨龙翱翔天际,然后以雷霆万钧之势对着山谷内高大巍峨的穷奇杀去。

吼!

穷奇那一金一红的眸子瞬间尽数化为金光,然后一道极致的吞噬之力没有丝毫保留绽放,那小岛的虚空咔擦一声竟然裂化出裂缝。

何其恐怖。

“传承奥义之吞噬万物!”

化凡尘本有些迷茫的眸子在穷奇的思维主导之下,竟然爆发出无与伦比的白光,虽不及光芒万丈,但却是将山谷内灰蒙蒙的死气照亮,就像晨曦刚起的骄阳。

爆开,爆开。

无数虚空砰砰,砰砰炸裂而开。

瞬间。

啼血鬼崇便是穿过那裂缝密布的空间,兹拉,兹拉……

无尽漏气的声音绽放,化凡尘顿觉头晕目眩,接着便是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那啼血鬼崇好速度,突破了穷奇布下的杀招竟然再次一口咬在穷奇那万丈躯体之上。

这一口咬下,似乎便是生根一样,那穷奇与啼血鬼崇接触的肩头竟然显现出一道极为玄奥的阵纹波动。

“这是!”化凡尘顿觉一种麻醉灵魂的酥麻,转眼间竟然有些昏昏欲睡。

唳!

关键时刻,青鸾在识海内展翅啼鸣,那一缕精神力爆开直接撞在啼血鬼崇身上,那无比巨大的身躯竟然随风摇曳一样,而穷奇晃动那巨大无比的躯体都无法将那啼血鬼崇摔下去。

眼看那诡异的血色阵纹愈发明亮,一种生死危机在化凡尘心头炸开。

那啼血鬼崇竟然在同化穷奇!

同、化、穷、奇!

何其霸道!

那鬼玩意有着无尽死气加持,竟然能够抗衡穷奇的吞噬之力,然后还要妄到想同化穷奇,那身上绽放的血光也不知道是何种能量,竟然连穷奇都摆脱不开。

既然摆脱不开。

穷奇也不是那好相与的。

当下同样一道灵光直接在肩头炸开,吞噬之力竟然猛然爆出将那血色尽数吸收。

转瞬之间那吸收的程度简直就是如同鲸吞云吸也不为过,可是那看似长蛇一样的啼血鬼崇竟然没有被榨干,那源源不绝的血色能量竟滔滔不绝。

一时间穷奇与啼血鬼崇竟然陷入拉锯之战,而化凡尘却是明显感觉到骨骼上正在发生的变化。

以化凡尘为核心幻化的穷奇身躯竟然开始涌现诡异的血光,而化凡尘那仅剩骨架的躯体似乎被催眠了一样,眼睛重逾万斤,一种诡异的酥麻攀爬而上,而穷奇显然正跟那啼血鬼崇争斗到关键时刻。

那啼血鬼崇的身躯果然不是取之不尽,渐渐在穷奇吞噬之下开始萎缩缩水,而穷奇那虚幻的身躯差不多即将被血光布满。

那一对金色眸子也开始涌现一股不安,啼血鬼崇那隐藏在无尽崇毛内的眸子似乎突然涌出一道极致的死气波动。

“不好!”化凡尘瞬间挣扎着清醒了几分,然后看着啼血鬼崇竟然再次长出一个头对着穷奇的头颅咬下!

年少以梦为马

作家的话
第一章,咦,过了十二点了。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00:00:05。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