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血域

第129章 断龙崖

北风烈,寒凤刺骨。

龙岚山地处龙脉,自然人杰地灵,绵延千里的龙岚山接壤伏龙山脉,适合修炼的宝地多不胜数。

不过多数都已经被一些资深的核心弟子占据,而一些最为玄奇的地方甚至会被长老会直接掌控。

断龙崖。

万丈悬崖峭壁看起来惊魂悚魄,独独一块平台延伸宛若悬崖峭壁伸出漫长一条独臂,山崖上洞穴若干,灵力回荡在整个悬崖间回荡着诡异的音啸,而那灵力也是浓郁的仿若即将凝结灵液。

伸出的石壁将整个龙岚山撕开分成东西两截,盛传这是断龙刃,天堑的悬崖将龙岚宗的龙脉斩断,也盛传这是千百年前神魔战争魔龙被大能劈断陨落之地。

总之,前者怎么看都是乱七八糟的穿凿附会,后者看起来倒像是有板有眼的勉强能说通。

至少龙岚宗如今是雄霸天南的巨无霸,谁敢断其龙脉。

然则,断龙崖如此宝地却没有武者染指独占。一则这里常年刮着飓风,那强悍的风势紫丹境武者难捻其锋。二则,这里似乎存在无法理解的强悍威压,那架势就算虚府境武者长久待下去也难以消受。

这也是后面传说能够被大家认可,都说断龙崖此地葬有龙魂,那威压乃是龙威。

长久下来,断龙崖倒是成了一处诡异之地,灵力充沛却也只有武者来此磨练而不敢长期修炼。

如今,化凡尘盘膝而坐,任凭飓风划过脸庞在浑身千万个毛孔里狂妄肆虐,然后呼啸着透体而过直接将五脏六腑洗刷。

剧烈的疼痛感袭击着几亿神经,但是化凡尘却没有丝毫起身的样子。

如此又过了大半刻钟,化凡尘终于忍受不住体内那一波高过一波的疼痛几个起跃离开了石臂。

盯着那狂风呼啸的断龙崖,化凡尘眼里忍不住翻出一抹震惊,这断龙崖用来磨练心智和灵力都是上佳之选。

有了那诡异的音啸跟莫名的威压,对于精神力跟灵力的潜修无异于锦上添花。

不管斩杀萧潜还是打败白寒都是精神力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也让化凡尘敲响了一道警钟。

若有人生死对战中突然爆出他也无法抵挡的精神力冲击,那后果……化凡尘不敢想象。

这也是化凡尘凝聚了神丹后也无法忘却的惧怕。

毕竟,奇招并不只是化凡尘有。

盘膝而坐,任凭寒风刮骨,盯着那烟雾缭绕的断龙崖,化凡尘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时间又已经过去两月,与白寒一战虽然没有受到致命创伤,却也是让全身经脉受创不浅,经过接近两个月的调理这才并无大碍。

对于力量的渴求,让化凡尘几欲疯狂,当日若没有帝龙铠抵消了白寒那连绵叠加的刀气或许化凡尘早已身死道消。

可是,若遇上的对手连帝龙王也无法抵挡呢?

化凡尘经常这么想,自身实力才是修炼路上的王牌。

三月,整整三月,蝶梦寒没有消息,犹如在整个天南地界销声匿迹,拜托大长老找寻没有丝毫消息。

化凡尘苦笑,若蝶梦寒一心要走,找不到也是理所当然。

然而,冰婵也没有消息!

化凡尘摸出玄冰龙玉感受着那侵骨的幽寒,注视良久,一声长长的叹息。

白寒打败了,可是化凡尘真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一袭白影。

三个月,白寒重创隐入白家调养,龙狼当日玲珑别院一别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而胜过白寒,整个龙岚宗上层诡异一样的安静。

龙山那老狐狸倒是经常来,一来告知关于蝶梦寒的消息,二来,包括奖励龙岚六子的灵髓,灵器,灵诀,灵药都尽数交给了化凡尘。

甚至,前一个月,秋试归来的武者尽数已经前往藏经阁收获不菲。

化凡尘对这些东西丝毫不感兴趣,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全扔给苏香香,而他整个人天天都闷在断龙崖。

不知道为何,仰望龙岚宗的天空,总有种乌云压城的压抑感。

风雨欲来?

浪展翰下落不明,蝶梦寒也下落不明,冰婵也下落不明。

似乎有一双手在黑暗中拿捏着一切。

要想挣破黑暗,实力才是杀器,虽然体内有着了不得的广陵玺,强悍无匹的帝龙王,远古神兽残魂青鸾,天道神兵残魂紫川。

然则,本身实力不过虚府中期罢了,若被剥夺了外物,化凡尘能够继续前行?

耳畔隐有低沉的乐音传开,婉转呜咽,如泣如诉,那一种纯粹由内心悲伤演绎的悲哀听得化凡尘眼皮一酸。

摸出紫官。

残缺的剑身已经不再残缺,道道紫光流转完全没有当初龙泉镇那破烂一样的外表,只是化凡尘摸过剑身还是能察觉到叔叔掌心那温和的温度。

他的英雄落幕在伏龙山脉,原因或许是剑宗,也许是龙岚,结局是生死未卜。

化凡尘并不相信一个手握神器残体的武者会葬身魔兽暴走,会被剑宗算计,不过有时间还是抽空回一趟龙泉镇。

六叔是否如愿开了一家酒馆,老头子还好么?

老头子。

外冷内热,以自己现在的程度还不至于让他亲手宰了我吧。

想起两年炼器,化凡尘嘴角翻出一抹微笑,如今血咒被帝龙王掌控,还能思念老头子的便是百步飞剑以及幻影剑舞还有

剑徽。

碎纹密布的剑徽让化凡尘想起了广陵府内那化为魔武的管家,大荒镇魔碑,浪展翰?

乐音萧条,这弹奏者也该是有说不出的悲哀与故事吧。

剑起,没有剧烈的音爆,没有滔滔剑意,随着思绪无限制的蔓延,化凡尘手握紫官,就地在断龙崖舞剑。

没有一招半式,没有进攻回防,有的只有心随剑走,剑由心发。

渐渐的,那漫无目的的剑光忽慢忽快,忽急忽缓,或苍劲有力或飘渺无迹。剑势随意自如却看起来无比矛盾,尽管矛盾却没有丝毫自乱阵脚,关键时刻总是能圆润自如的旋转舞动。

渐渐化凡尘闭上眼,感受着手里紫官的律动,在那冰冷剑躯里似乎有一丝无比火热的奇点跳出了束缚。

那是紫官的剑灵?

化凡尘一愣,手里的剑势却更加慢了几分,登堂入室的剑心似乎开始又有些躁动。

剑丹凝聚的虚府之灵在灵海内发出无比畅快的剑鸣。

似乎,有什么东西变化了,有什么东西在破茧而出。

看似胡乱的剑法,缭绕着无比玄奥的气息,断龙崖的飓风在化凡尘眼里停止了呼啸,刺骨寒风停止了飘行。

紫官突然紫光大泛。

“剑起,苍海游龙!”

没有丝毫多余的灵力溃散,紫官瞬间在空气中点出上千剑,朵朵剑花霎时被赋予了灵智。

隐有巨龙畅吟,一道悍然威压凭空而生,剑花跳跃涌动犹若巨龙甩尾,一道虚幻龙影咆哮着自紫官窜出直刺苍穹。

整个断龙崖的灵力一抖。

乐音停歇了刹那。

啵。

似乎无形的气泡炸裂,那是空气无法承受灵力压缩飙升的音爆。

肉眼可见的气浪将断龙崖的烟雾尽数剿灭,连那虚无缥缈的威压都是为之一顿。

化凡尘喘息着看着手里的紫官,脸上涌出一抹无法置信的狂热,哪怕灵海内的灵力尽数告罄。

葬龙剑歌第一式,苍海游龙竟然在这莫名的情景中诡异的习成。

三个月来,一有时间化凡尘就钻研那与衍神诀一同获取的葬龙剑歌,可惜每次都是隔着一层薄纱无法突破,如今不但突破葬龙剑歌甚至跟紫官的契合度又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手里跃动的不再是紫官似乎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如臂指使。

而那本就登堂入室的剑心更加圆滑,连带着虚府之灵都更加凝实。

这一切全因为那乐音。

是谁?

化凡尘转头。

愕然。

龙岚六子除了消失了蝶梦寒一字排开看着化凡尘。

“你们?”

“我们。”雷修云。

“恩?”梦芸。

“很惊讶?”梦薰。

化凡尘的眼睛却是盯着抱着古筝的苏香香。

“你?”

“我?”

“你弹的?”

“不行?”苏香香不置可否。

“琴音悲凉。”化凡尘。“你的仇,算我一份。”

“你都听到了?”苏香香愕然,玲珑楼的时候化凡尘不是昏迷着?苏香香眼里闪过一抹动容。

“恩。”化凡尘,“雷修云,你的我也占一份,或许他们本是同一伙人。毕竟我跟他们也有一笔账算。”

不知道为何,化凡尘突然想起伏龙山脉那剑光耀眼的夜晚,老头子空荡荡的袖子的确是一份血仇。

“也算我们一份。”血战天大嗓门直接的很。

“龙岚六子不可分割哟。”梦芸不置可否。

“我反正跟姐姐在一起。她打哪儿我就打哪儿,是不是呀姐姐。”梦薰似乎很黏梦芸。

“谢谢。”以苏香香的性格,眼圈也有些红意。

“或许,报仇的机会还没来,但是发泄的机会倒是已经来了。”突然有人说道。

“谁!”化凡尘脸色一变,竟然有人靠近而没被察觉。

年少以梦为马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