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霸九荒

第67章 地黄草

叶凌天进了炼药堂,炼药堂的人数更少,堂前端坐着一位少女。

“这位师姐,弟子叶凌天,想进炼药堂学习一番,还请师姐行个方便。”叶凌天手持玉牌,恭敬的说道。

那位少女神神叨叨的,嘴里念叨着:“金银花,地黄草,鹿力膏,该怎么样配比呢?”

“师姐?”叶凌天探出脑袋问道。

“你……你谁啊,脑袋凑这么近干嘛?”那位少女忽然看到一颗脑袋凑到眼前,吓了一跳,唰的一声跳了起来,后退几步,防贼一般的紧盯着叶凌天。

叶凌天讪讪一笑,摸了摸脑袋,道:“师姐,我是来炼药堂学习的。”

“来学习的?玉牌拿来看下?”少女狐疑的看了眼叶凌天,伸手要玉牌。

叶凌天讪笑着将玉牌递过去,这可是身份证,没有他还真不好证明自己。

“哦,新晋外门弟子,难怪我说没见过呢。”少女将玉牌递了回来,忽然眼珠子一转,道:“要进炼药堂,需要交纳一颗地黄草。地黄草在炼药堂背后的药园子里有,只有具备一定的识药辨药的本领才可以进炼药堂。”

“还有这规矩?”看这少女张嘴说得头头是道,叶凌天皱起了眉头,是真的么?怎么其他堂口都不需要,唯独炼药堂需要。

“师姐说的就是规矩!你不会不认识吧?不认识就不用进炼药堂了,炼药堂里没有你要的东西。”少女看着叶凌天似乎不情不愿的样子,脑袋一撇,气咻咻的道。

“呃,那师弟这就去采药,地黄草是吧,请师姐稍候。”叶凌天无奈的转身朝着少女手指的方向掠去。

看着叶凌天远去的背影,少女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忽然,她嘟起了嘴巴,埋怨道:“臭爷爷,臭爷爷,不就是浪费了几十棵……不,最多十几棵地黄草么,竟然不让我去药园采药了。你不让我去,我有的是办法去,哼哼!那个方子,我一定要弄出来。”

炼药堂后面是一条小径直通山上,叶凌天沿路而走,看到一大片宽阔的药园,里面有些身穿绿袍的弟子在打理灵药。

一股股浓郁的药香飘来,叶凌天又像是回到了家里,那个满是中药材的房子里,从小便是闻着这些药香长大的。

一座小房子坐落在药园一旁,应该便是守园之人所在吧,叶凌天走过去,看见一名老者站在一旁,手里一会指了指这里,一会指了指那里,嘴里嘀嘀咕咕的道:“你你你,对,你们几个过去,将那亩药田的杂草除干净。还有你,去给灵草抓虫,对,说的就是你。”

叶凌天愕然,指了指自己,道:“长老,您说我?”

那名老者道:“不是你还有谁?新来的吧?玉牌拿来,赶紧做任务去!”

原来这老者是将自己当成了领了捉虫任务或者除草任务的外门弟子了,叶凌天笑了一声,上前行了一礼,道:“长老,我不是来做任务的,我是来求一根地黄草的。”

“地黄草?你求地黄草干嘛?”老者斜睨了一眼,疑惑的道。

叶凌天于是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道:“就是那位师姐说的,只有采了地黄草才能进炼药堂。”

“胡闹!”老者愤怒的站了起来,把叶凌天给吓了一跳。

老者缓了缓语气,道:“小子,老夫炼药堂苏清词。如果老夫猜得不错的话,你所说的那女子便是老夫的孙女苏陌。老夫这个孙女啊,这些日子折腾一个药方,损耗了几十棵地黄草。老夫一怒之下就禁止她再采集地黄草了,想不到这妮子竟然想了这么个办法……”

“那弟子怎么办?”叶凌天傻眼了,还有这样的事!

“罢了,你就去取一棵地黄草去吧,告诉她,就说老夫说的,以后不准如此了。”老者挥了挥手。

地黄草,玄参科植物,又名茅蒿,多年生草本植物。地下主根粗壮,旁生多数须根,黄白色。茎园柱形,多分枝,有纵纹,绿色或带紫褐色。叶互生,披针形,全绿,叶腋生小叶数片。茎叶均被白色细毛。夏日开白色花。

味甘,性寒,无毒。有滋阴,养血的功效,治疗发热、消渴、血症。全株皆可入药,新鲜根茎称鲜地黄、蒸熟的根茎称熟地黄、地黄叶、地黄花、地黄实都可供药用。

叶凌天脑海中回忆起关于地黄草的记载,想必师姐需要的是全株吧,那就寻找一株年份足够的即可。

药园内药香阵阵,很多的灵药的年份说起来都吓人。这种老药效果惊人,比平常五年十年份的比起来,药效强烈数倍。

很快,叶凌天就挖了一整株的地黄草回来。

苏清词看着叶凌天拎着一整株地黄草,心痛的训斥道:“臭小子,谁叫你将整棵都挖出来了?地黄草只取其叶,这点常识你都不知道么?”

叶凌天愕然,道:“长老,地黄草而已,咱们玄元宗这么大,不至于连这点药草都舍不得吧。”

“至于长老说的地黄草只取其叶的常识,弟子不敢苟同。地黄草乃是寻常用药,全株皆可入药,而不仅仅只是叶子。”

“打个比方说,长老请看,这个根茎,新鲜的,就是鲜地黄,如果放在太阳底下晒干,就叫做生地。将生地以砂仁、酒、陈皮为辅料,反复蒸晒至颜色变黑,质地柔软即为熟地。”

“不同的炮制手段导致的药效是不同的。生地与熟地药理作用是不同的。生地性寒,有凉血清热、滋阴补肾、生津止渴之药效,常用于治疗骨蒸痨热、咽喉燥痛、痰中带血等症。生地制成熟地后,药效就不同了,药性由寒变微温,成为一种补血药。”

这些不过是药学里面常见的知识,叶凌天侃侃而谈,讲得眉飞色舞,吐沫横飞,浑然望了眼前这位老者脸色越来越难看。

“好小子,你能是吧?老夫还要你来教训?”苏清词脸色彻底黑了下来,正要发作,却听到背后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

“这位小友看来对药学颇有研究,不知道老夫有没有这个荣幸,能旁听一会?”

“老师!”苏清词转过头去,看到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身后,顿时吓得浑身一震,恭敬的弯腰正准备行礼。

老者摆了摆手,径直朝着叶凌天走来。

直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