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霸九荒

第57章 机关

猫妖死死的盯着南宫离,直到确认他的肉体已经沉没在岩浆中这才歪倒在地。

瞳孔之中的猩红之色褪去,猫妖显得特别衰弱。

“嗷呜~”

猫妖低低的嚎了一声,怔怔的看了一眼叶凌天,想动却又动不了。

先前跌落岩浆之中,依靠激发猫妖一族体内潜力这才避险脱离险境,但是它的四足其实内部早就被烫坏了。

一个能将法宝外衣融化的岩浆,猫妖落入进去,不死也得脱层皮,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是猫妖出离的记仇,它死死的记住了南宫离,所有的仇恨都集中在他身上,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他毁灭。

猫妖彻底的狂暴了。

不顾四足的疼痛,超乎视觉的捕捉痕迹,它不断的提高自己的速度,不断的撞击南宫离,不断的攻击,疯狂的攻击。

终于,那个人死了。

猫妖觉得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它报仇雪恨了。

至于那个帮着它一起出手的那个人,看着似乎也不那么仇恨了。

猫妖躺在石板上,嗷呜的低呼一声,脑袋歪倒在地上,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它太累了,想休息一会。

叶凌天丝毫没有注意到猫妖已经死去,他还在盯着南宫离的尸骸,他还不敢置信,那个炼气期九层的家伙竟然就这样被干掉了。

那可是比他高了足足九层境界的高手!

虽然他自信有时候越级挑战不算什么,但是这相差也太大了,足足相差九层境界也能被弄死!

一个信念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

那就是,即便是高手也不是无敌的,只要有一线机会,越级挑战那也不算什么。

转念一想,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下次遇到对手可千万不能大意。

你能越级挑战,别人也可以,谁能知道对手有怎样的底牌?

可不要像这南宫离一般惨死当场。

叶凌天思绪飘远,眼睛则死死的盯着南宫离的尸身,看着他一点点的被岩浆消融。

就在尸骸的四肢将要被融化之际,叶凌天眼光一紧,死死的盯住南宫离右手无名指上一个黝黑的疙瘩。

“那是……储物戒指!”叶凌天目光一凝,神色激动的身形一闪,伸手探出焚天棍,一把挑起南宫离破碎的尸身,将右手上的储物戒指摘了下来。

尸身之上再无他物,叶凌天一脚将尸体踢下岩浆,眼望着手中的储物戒指,脸上笑开了花。

“哈哈,发财了!一个炼气期九层高手储物戒指,想必应该有不少宝物。”

想起那两个抛下老大独自去偷欢的小弟,叶凌天收起了笑脸,此地不宜久留。

此番虽然侥幸赢了一个炼气期九层,未免有些乘人之危,不是君子所为。但是生死关头,死道友不死贫道,那也只有对不住了。

叶凌天将储物戒指抛入随身携带的炎阳宫内,转身欲走。

“不对!我还遗漏了什么。”

叶凌天忽然停住了脚步,眉头微蹙,潜意识里总觉得似乎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他的目光扫过四周,最后还是落在南宫离的尸骸之上。

那具肉身彻底被岩浆摧毁的尸骸骨架通体洁白如玉,不断在岩浆中沉浮,顺着岩浆流向缓缓向龙首流去。

龙首……血池……

叶凌天想起刚刚初见南宫离时见到的诡异场景,还有那株神药……

对了,那株神药,它去哪里了?

叶凌天眼睛一亮,终于找到自己遗漏了什么。

神药,那可是神药啊。

那种散发着晶莹剔透的雾霭,闻之神魂一颤,精神大振的神药,到底去了哪里?

南宫离难怪这么牛逼,竟然能够吸引一颗神药进入体内,那是多么逆天的奇遇。

之前破开头颅,神药直接进入了颅脑之内,这样看来那株神药应该是寄生在他体内。

“那到底是一株怎样的神药?”叶凌天嘴下喃喃,顺着石道来到龙首旁边,打算打捞起那具尸骸再仔细看看。

就在这时,龙首雕像嘴巴陡然一张,那具尸骸连同大片岩浆落入龙首雕像嘴中消失不见。

变化太快,叶凌天惊得后退几步,站上来龙首,就听到轰隆一声,血池陡然一空,里面那些冤魂缠绕的血水直落下去也不见了。

种种诡异,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这些机关一般。

“我还会再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的。”南宫离的声音响彻耳际,叶凌天悚然而惊,身上的冷汗涔涔而落。

“难道他还没死?”

这个念头一出来,叶凌天被自己吓住了。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更何况,这南宫离不是蛇,而是一头猛虎啊。

他要是不死,那叶凌天恐怕以后都要寝食难安了。

“呼~”

山洞里很静谧,叶凌天大口的呼吸着,平息着内心的恐惧,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冷静,冷静,我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

“既然有机关,我就探查清楚,他现在只是一具枯骨,是他最虚弱的时候,乘他病,要他命,绝对不能给他任何的机会,这机关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得去闯一闯。”

血池底洞开,露出地下漆黑的地洞,像是一个野兽张开了大嘴,等着猎物上钩。

那些血腥的血水失去阵法的掩饰之后,外围散发着难闻的腥臭。

去还是不去?

这已经不是问题,叶凌天一咬牙,跳了下去。

“砰!”

石洞很深,落入之后,头顶石板一开一合,陡然封住,四周一片漆黑。

没有退路了。

叶凌天心中一沉,出弓没有回头箭,前面就是刀山火海也必须往前闯。

就在叶凌天进入山洞之后不久,两道身影摇摇晃晃的来到了石台前。

“风哥,怎么样?那小妞的滋味正吧?”旁边一个人拍了拍风哥的肩膀,猥琐的笑道。

风哥呵呵一笑,脸上露出一丝醉意,打着酒嗝,道:“正!正!下次咱们还要去。”

那人得意的一笑,打了个酒嗝,道:“只要大哥……呃,大哥不知道,咱哥俩就逍遥快活。”

风哥拍着胸脯,踉踉跄跄的道:“兄弟,你放心,大哥那我给你兜着!”

直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