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霸九荒

第27章 魔王?少女?

叶凌天看到黑衣面具人后退,顿时大喜。

时机转瞬即逝,真要黑衣面具人杀上来,逼到死角的叶凌天还真没有自信躲得过去。

当下哪里还管什么异常,转身一跃,凌空从悬崖下飞下,直奔湖泊。

生死之间,只有一线生机。

既然不能退,那就只能进了。叶凌天一咬牙,果断飞跃,朝前扑去。

至少,落入水中还有一丝逃生的机会。

人在半空之中,聚集起体内残余的一点真气保护自己体表重要部位,强烈的空气摩擦令呼吸一滞,整个人如一发炮弹般直落湖泊中。

噗通~!

许锦松急道:“尊使,不能放过他啊!”

黑衣面具人低吼道:“聒噪,滚,不想死就闭嘴!”

许锦松悚然而惊,第一次见到尊使如此焦躁的状态。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不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么?

看着眼前的尊使戒备的样子,许锦松忽然觉得错过了什么。

“踏入本尊的领地,打扰本尊的清修,你们,该死!”

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突兀的传来。

黑衣面具人大惊,再次滑出数丈,紧张戒备的扫视着四周,想要知道声音到底从哪里传出来的。

平静的湖面之上忽然一阵阵涟漪波动起来,紧接着湖水开始慢慢旋转。

旋转,旋转…。

无数的湖水渐渐收拢凝聚成一道身影。

少女?萝莉?

精致的面孔,吹弹可破的肌肤,大大的眼睛,神奇的站立在湖面之上。看着大概只有五六岁的年纪,但是那双迷人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这样诡异的场景让人联想到一些秘闻。

黑衣面具人大惊,急道:“我等不是有意闯入此地,还请魔王大人原谅,我等这就走!”

二话不说,黑衣面具人转头就跑。

魔王?

天啊,那么小的魔王。

然后他就想到了那个传闻,在恐怖森里里你要是遇到单独的陌生人一定要特别小心,那可能是魔王化形。

许锦松也不傻,哪里还不知道闯入了一个魔王的领地,看到黑衣面具人跑的瞬间,他也转身就逃。

“现在才想逃,不觉得太迟了点么?”少女般的魔王发出冰冷的声音,伸出粉嫩的小手向前一抓。

从碧绿色的湖面上,从旋转的漩涡中,探出一只大手,晶莹如碧玉,带着凌厉的气势,铺天盖地一般向着黑衣面具人抓去。

黑衣面具人转头一看到这一幕,大骇,眼见巨大的手已经腾空抓了过来,当即怒吼一声:“天蚕丝!”

嗖嗖嗖嗖!

从她身上激射出无数的黑色丝线,密密麻麻,数以万计,迎向那只大手。

这数量可比之前追击叶凌天之时多了太多。

由此也可以看出,当初她不过是在戏弄叶凌天罢了。

如今到了生死关头,她却是不得不拼命了。

“去死吧!”黑衣面具人发出一声厉啸,黑色丝线轰击上去。

噗噗噗噗!

黑色丝线扎中巨手,破空而出,似乎并不如何坚硬。

“也不过如此!”黑衣面具人低笑一声,忽然脸色大变。

那只巨手任由黑色丝线扎破,速度不减的依旧拍击下来。

轰!

只是简单的一抓而已,就让天地变色,山崖之上凭空击出一个天坑,巨手化作洪流爆炸开来,水流横飞,狂暴汹涌,水雾弥漫。

哗!

洪流散尽,天坑之中,一道高大身影摇摇晃晃的出现。

这分明是之前黑衣面具人化身的高大鬼物再次出现在坑底,只是浑身的气息显得有些萎靡,那些翻腾的黑炎有些将要熄灭的迹象。

“不愧是魔王,领教了。”黑衣面具人虚弱的说道,身形一闪,化作一团极小的黑炎包裹住身躯,就要离去。

危急关头,黑衣面具人化身高大鬼物硬抗了少女魔王的一击。

这高大鬼物状态的防御力惊人,竟然顶住了这声势骇人的一击。可即便如此,黑衣面具人付出的代价也不小,现在的她急需要找到一处地方修养生息才能保证境界不掉。

这一趟出来,实在是亏大了。

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许家而起,黑衣面具人对许家的憎恨一下子深刻起来。

水面之上,少女皱起好看的蛾眉,似乎想不到这一次竟然没有得手。

她咬着手指想了一会,似乎有些不高兴了,再一次探出手抓去。

又一只巨手平地生成,呼啸而来。

黑衣面具人回头一看,骇得神魂差点出窍,以现在的状态哪里还能承受一击?

黑炎的速度比许锦松快了不少,后发而先至的就要超越许锦松。

错身而过之时,黑衣面具人神色一冷,嗖的一声拉出一根黑色丝线,一下困住许锦松随后朝着巨手一甩。

许锦松大骇,大叫道:“尊使,不要!”

下一刻,一团血雾爆开。

许锦松的身体撞到巨手上,惊骇的表情凝固在死亡那一刻。

噗!

化作一团绚丽的血色烟花,葬在那片喷起的水雾里。

带着家族任务出来的许锦松恐怕到死都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结局。

世界,多么残酷。

生死,不过是别人一念之间。

黑衣面具人化作的黑炎嗖的一声加速窜入了丛林中,消失不见。

黑衣面具人走了,那个所谓的尊使走了。

她没有看到的是,在某一个灌木丛里,一个年轻人拼命的捂住了嘴巴,双眼之中眼泪横流。

这个人,是许锦荣。

因为实力弱,而被暂时落后的许锦荣,怎么会想到,他竟然看到了哥哥被无情抛弃的一幕。

他想叫,可是他叫不出来。

对方的实力如此强大,强大到让他战栗,他怕自己的任何一点声音都会让自己也如同一只蚂蚁一般被捏死。

他只能拼命的压抑自己,将所有的情绪都憋在心里。

可是,那是他最亲的哥哥啊,同胞兄弟的哥哥,号称许家最有天赋的年轻一代。

如今却被无情的抛弃,最后死骨无存,化作一团血雾。

“哥!”

许锦荣无声的大喊,状若疯狂,双眼之中流出了血泪。

怎么会想到,跟着哥哥出来任务,竟然会成为两个人此生最后一次永诀。

这是什么尊使?我许家为什么要与虎谋皮,为什么?

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许锦荣想要呐喊,可是他喊不出来,过度的惊恐让他已经失声。

在这样一个危险的恐怖森林,一个六品境的小武者,活下去都难。

许锦荣想要死,可是他又不甘心这样死去,还要给哥哥报仇,报仇!

他猛然抬起眼来,双眼一片猩红。

有些人,活着,却如同死去。

……

噗通!

叶凌天身体如同炮弹一般落水,溅起无数的水花。

从几百丈高的悬崖跳下,直插入水。

水下一路冒出无数的气泡,视野渐渐染成了碧绿的颜色。

叶凌天憋起一口内息,整个人弧形的从水底绕了一个圈,开始渐渐上浮。

想起上面那个恐怖的黑衣面具人,叶凌天忽然心中一动,整个人陡然凭空消失不见。

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一个细小的石子大小的东西渐渐落在了湖底,躺在一堆泥沙之中,看不分明。

嗖!

炎阳宫内,叶凌天的身体陡然出现,站立起来。

拧了拧衣服上的水珠,又将头发上的水珠抹干,叶凌天这才神舞飞扬的道:“还是老子聪明,这炎阳宫本身就是一个洞府,简直就是放大版的储物戒指嘛。以后要是遇到危险,老子往炎阳宫里一躲,只要不被人发现这炎阳宫所化的戒指,看你们怎么找。”

“我靠,我真是太机智了。”叶凌天洋洋得意的想着。

外有强敌,叶凌天只得意了一会,就沉静下来。

盘坐在炎阳宫内,叶凌天心想,那黑衣面具人的实力极端强大,连右眼空间都看不透。看来打算全部依靠右眼的念头还是不对,一切还是得靠自身实力。

拥有了足够的实力,又哪里需要躲在这炎阳宫内?

叶凌天想通了,当即开始修炼。

体内催动千幻神功不断运转,脑中不自觉的闪过与黑衣面具人对拼的镜头。

天蚕丝的速度很快,虽然右眼显微镜能进一步放慢速度,但是如果天蚕丝很多的情况下,根本避无可避。

还有千幻指。

在对决的时候,虽然可以点杀天蚕丝,但是对自己的伤害极大,手指都有些麻木了。

“归根到底,还是肉体太弱啊。要是我能拥有一门锻炼肉体的法门那该多好。”叶凌天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异想天开。

锻炼肉体的法门何其稀少,就算有,那也是绝世宝书,哪里那么轻易得到。

修行路,还是靠自己一步步脚踏实地的登上巅峰。

叶凌天收起心绪,潜心修炼。

反正在这炎阳宫洞府内打坐修炼个几个月的也没有关系,我就不信那黑衣面具人能一直守在湖边?

修炼无岁月。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凌天只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达到了一个饱满的程度,从外界吸收的真气再也无法继续收纳于丹田之内,似乎那里已经饱满了。

叶凌天陡然睁开眼来,皱眉道:“看来是到了将要突破的边缘。洞府之内毕竟天地元气稀薄,看来需要去外界突破了。”

打定注意,叶凌天嗖的一声出了炎阳宫。

碧绿色的湖水,再一次包裹了全身。

叶凌天伸手一捞,将沉落在泥沙之间的如同黑铁戒指一般的炎阳宫捞起,戴在了自己右手之上。

憋住一口内息,叶凌天开始向上上浮。

呼!

破开水面,叶凌天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双这一辈子再也忘不掉的眼睛。

“你…。你干嘛?”

直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