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老公,我们隐婚吧

第36章 宓宓(1)

“主子,这是最后出现的,是个草坪,但是看不出是哪里的。”利奥将视频停在这里,指着图片上歪歪斜斜的草坪说道。

“草坪?”方寒诺听到这瞳孔变大,眯了下眼睛,直直的盯着屏幕,眼中的寒光几乎让屏幕结了霜。

在回忆过程中出现这个草坪,这肯定是那一周失踪的宝贝言言被囚禁的地方,或者说经过的地方,这是个很大的突破口。

“凯文,将这草坪发到凯撒组织欧洲整个信息网,只要和草坪有关的地方,人物,事情,不管是什么,都给我纠出来。”方寒诺微怒的将声音压的很低,沉重压抑的命令,在书房里回荡。

听到这的利奥,惊了下,抬头看看自家主子,也没说话。

而凯文跟着方寒诺已经几十年,却从未见到他让一件事情逃离自己掌控,每次都能做到云淡风轻,这次夫人的事。

只是他们十年前那时候忽略了,夫人一年的自闭与失忆,等到以后恢复了生气,大家都以为事情过去了。

毕竟也是大家心里的一个伤疤,也没有人再次提起。后来也未见夫人想起过,以为是夫人闭口不想谈,他人更是不会问起。

却不知,被迫的忘记了,但是潜意识里,却成了梦魇。这样悠悠转转几乎十年过去了,都相安无事,直至半年前,那个雪夜。

“是,主子,我马上安排下去。”

“都下去吧。”方寒诺吩咐了下,看到他们都出了门,揉揉紧蹙的眉心,靠在背椅上,对着关着的门发愣。

听到外面开始下雨了,没几分钟,雨点就开始猛烈的击打着窗户,整个清幽园,都笼罩在上帝的哭泣之中缠缠绵绵。

此时此景,更让人容易伤怀。

第二天早上。

雨已经停了。

阳光早早已经出来,将整个地上的水分都蒸发的差不多。

鸟儿也早在树枝上歌唱,清幽河的水还是涓涓流淌。

外面的丛林树木上,偶尔还有几串水滴,顺着树叶,低落在地上。

一副初夏,盎然的画卷。

末轻言已经醒了好一会了,只是愣愣的看着天花板,某男的手臂紧紧的缠在她的腰上,她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在他怀里。

因为此刻,她好累。

身体好像是大洋大姐说的那样,重组了一遍。难道昨天说的没在米千千身上应验,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呜呜,不要啊。

做了很久的思想动作,这才转动头,看向某男,他此刻仍紧闭这眼睛,长长的睫毛一跟跟弯弯的翘起来,某女看到这笑了笑,在他怀里动了动,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然后开始一根一根的数着睫毛。

继续往下看,某男脸上竟然有黑眼圈,末轻言就猜想昨晚是几点睡觉的,她好像也不清楚。因为在外面散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后来的事早已没有了印象。

从被窝里面掏出胳膊,准备好好给自家亲亲老公揉揉疲惫的眼睛,结果刚伸出来,就被塞进被窝里。

“别动,”沙哑的男声想起,方寒诺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在被窝里面大掌裹住她的小手,“你现在不是很累吗,再睡会。”

“咦,诺诺,你怎么知道我昨晚被鬼压床了?”

“宝贝言言心里想什么,老公都知道。”方寒诺将她环着她细腰的手臂紧了紧,把她往怀里拉了拉。

“呜呜,怎么办,要不要弄个道士做做法?言言现在好难受。”末轻言一把鼻涕一把泪就往某男胸膛上抹,看到某男脸色黑了下,狡诈的笑了笑。

末轻言再次从被窝里面拿出手臂,准备淘气的揉揉他的鼻尖,结果就看到手腕上的一道红印。

方寒诺看到那红印,眼里闪过一丝懊恼。虽然昨晚抹了最好的药,一晚上几乎看不出什么伤痕,但是末轻言白嫩嫩的胳膊,这点红印还是比较显眼的。

“啊啊啊,”炸毛的就要从某男怀里做起,“诺诺,真的是鬼压床了。”

指着手腕上的印子,对着还在床上优哉游哉看她的某男说。

“呼,呼。”拉过末轻言的胳膊,轻轻的对着它爱惜的吹着,眼里一瞬的气恼趁着某女还未发现就恢复正常,但是被某女抬头抓了个正着,正按照自己的思路理解,肯定是个色鬼抓她。

“诺诺不要生气,肯定是个男色鬼,抓我,”夺回自己的胳膊,搂着某男的脖子,“恩恩,所以不抓你了。我不要谁看上你,就算女鬼,也不行。”

“宝贝言言。”方寒诺轻喃了句,将某女紧紧抱在怀里,头抵在她的肩上,背过她,眼神里面有太多的痛,心里默念了句,“对不起,言言,既然想不起,那就不要想。”

然后一个猛起,将某女打横抱起,“去洗澡。”

“啊,”然后勾住诺诺的脖子,“我自己去,洗完赶紧上班。”

“嗯哼,现在好像都早上十一点了?”方寒诺看着怀里的某女,对她邪恶的笑了下,“都快下班了。”

“都怪你,我上班的第一周,就迟到了。领导对我印象肯定很不好了,又会在背后说我末氏千金。”

“竟然在A市坑蒙拐骗,宝贝言言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方寒诺抱着她转了个圈,向怀里某人眼神示意了下,他接的对不对。

某女抱着他的脖子挺了挺身子,邪恶的笑了下,“诺诺,你是我现在的监护人,你去。”然后从他怀里跳出来,蹦蹦哒哒没穿鞋子就进了洗浴室。

某男看到她的样子,笑了笑。

从昨晚十二点开始,这个欧联已经是锦薄旗下。

这锦薄总裁总裁夫人不去上班,看哪位敢说一声,“你迟到了!”

进了洗浴室,末轻言关了门,脸色就开始变的清冷。对着洗浴台的镜子看了再看,头皮上有些伤痕,再结合手腕上的红印,昨晚肯定发生了什么。

揉揉自己的头发,对着镜子鼓一口气,吐出来。还是想不起,难道真是鬼压床了,还是男鬼,更是个色鬼,肯定没她的诺诺好看,她才不要的。

酒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